每日通勤4小时,公交地铁电驴切换,杭州上班族的残酷一面

慢点TALKING

慢点TALKING

· 2020.12.10

年轻人在拿时间换空间。

播放 暂停

每日通勤4小时,公交地铁电驴切换,杭州上班族的残酷一面

00:00 08:42

杭州地铁

杭州地铁

文丨慢点TALKING,作者丨骆驼骑士 

2014年,一组主题为“跨省上班”的纪实摄影作品在网上火了。

这组照片记录了住在河北小镇燕郊却在北京工作的上班族朝五晚九排长队、挤公交的场景。

几年前,慢点君也参加过燕郊某楼盘的开盘,该楼盘的广告语中这样宣传:“燕郊,不仅属于河北,更属于北京。”广告中称,抵达30余公里远北京国贸仅需半小时。

当年,由于燕郊不限购、房价偏低,有超30万的北京上班族选择到燕郊买房。每个工作日清晨,燕郊都有两三百米长的等车大军,不少人每日通勤时长达四五小时——地产广告中的“半小时抵达国贸”显然无视了堵车。

城市越来越大,上班路途越来越远。工作在京家住河北燕郊镇,工作在上海家住江苏花桥镇已屡见不鲜,遑论在偌大城市内的来回奔波。

类似的长途上班族,也存在于杭州这座日渐臃肿的城市。最近,慢点君就接触到这样一些人,他们穿梭于公交、地铁甚至高铁,偶尔还需骑上电驴飞奔公司附近打卡。

这些上班族们,需要通过漫长的通勤时间,兑换生存的空间。

01、每日4小时穿梭杭城

“我这互联网民工的腰背疼,算工伤吗!”30岁出头的赵新宇感慨,人未老体先衰。

每隔半个多月,赵新宇就会趁午休时前往园区附近的一家理疗店做推拿。他猜测,腰背疼痛的起因和每天漫长的通勤不无关系。每个工作日,他有超4小时消耗在了往返公司和家之间,“几乎每天都得在车上站2个小时”。

他的家位于杭州城西天目山西路上的“山×居”小区,属余杭区闲林街道管辖。而他所在的公司,远在36公里车程之外的萧山区信息港小镇。 从家到公司,从杭州城西到城东南,赵新宇几乎穿过整个杭州城去上班。

由于汽车挂了外地牌照被限行,跳槽换工作尚不合时宜,更不想有房子了还额外支付房租。每天乘坐公共交通通勤,成了赵新宇的首选。

他告诉慢点君,小区最近的地铁3号线以及公司附近的地铁7号线都尚未通车。从家里前往公司,都得在公交、地铁之间切换。 早上7点出门,往往9点20才能抵达公司。“单程超2小时是常态。”赵新宇说。

赵新宇从家里到公司有2条线路,但用时差不多。

线路A:乘B4C路公交至武林门后,换乘地铁至建设三路站;线路B:乘467路公交(返程不停靠)至杭师大仓前校区后,换乘地铁至建设三路站。无论是线路A或B,均需在建设三路站换乘微巴士或公交车抵达公司。

赵新宇的2条上班通勤线路示意

 “一旦错过巴士或公交车没掐好点就得打车,再不济,共享单车/电动车也得骑上。”赵新宇说:“千辛万苦赶过来,至少得进入公司企业微信信号辐射圈打个上班卡。”

在杭州,与赵新宇情况类似的人并不少,住家和公司相距二三十公里,每天往返奔波成为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同样在信息港工作的女孩儿彭帅,家住在江干区丁桥的“新城×郡”小区,家和公司距离约30公里,每日上班通勤时间也长达4小时。

“我们部门有个小伙儿每天坐高铁回桐乡(嘉兴市下辖县级市),都比我更早到家。”彭帅感慨。事实上,跨城上班族从杭州东站乘高铁到桐乡,最快仅需17分钟。

02、被忽视的隐性成本

 在一线城市,长途跋涉的上班通勤并不鲜见。

周旋是广州琶洲一家公司的职员,他的家在佛山市魁奇路地铁站附近。由于妻子在佛山工作且当地房价相对低些,他把家安在了佛山。 

在贝壳APP上,广州琶洲二手房高达四五万元一平,佛山魁奇路附近2万多元一平,对比之下,佛山的房价十分感人。

从家到公司近40公里,周旋乘坐地铁、公交车需耗费约1.5小时才能抵达,公交费用7元。“广佛同城没骗人,但每天路费很心疼。”

魁奇路站属于广佛地铁一期首通段的末站,已通车10年,现在广州和佛山已经有两条地铁连接。早晚高峰的地铁虽然拥挤,但好歹能准点抵达。

但是,家在杭州的赵新宇就没那么幸运了。

赵新宇每天经过的杭州天目山(西)路沿线,正逢地铁3号线施工及绕城高速枢纽改造,不仅路面坑洼,便道、临时车道更是遍布沿途。“如果碰上前车剐蹭、追尾事故或大雨,光这段公交路程,就得多花上三四十分钟。” 

夏日雨中拥堵的天目山西路

按照单日通勤约4小时计算,杭州的赵新宇们,每周花在通勤上的时间长达20小时——如果周末不加班的话。这样的通勤时长,已不“输”北上广深。

根据高德地图等发布的2018年数据,北京的上班族们每天上下班要在路上花掉近 90 分钟。在这份报告中,杭州上班族上班日通勤时间也近80分钟。 

考虑到因2022年亚运会等原因,近两年杭州大规模上马基建项目,数量激增的道路施工又来添堵,杭州上班族通勤时间势必已经更长。

除了身体的辛劳,长时间的通勤还是隐性的上班成本。这一点常被忽略。

假设大家同时间上、下班,一位通勤时间4小时的员工,每天也要比住在公司步行15分钟距离的员工多上3.5小时的“班”,而且还是变相无绩效、不计薪的自愿“加班”。

03、年轻人的家在“乡下”

杭州,正在接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在11月的2020杭州国际人才交流与项目合作大会新闻发布会上,杭州公布了一组数据:今年1-10月,杭州市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达30.9万人,较2019年全年总数增长45.84%。浙江本地官媒预计,今年该指标有望达到37.08万人,远超去年的21万人。

根据杭州今年4月宣布的“招才”目标,3年内这座城市要吸引100万大学生。

在全年人口净流入规模方面,杭州也有望提前锁定排名,蝉联全国第一。2019年,杭州新增人口为55.4万人,超出第二名的深圳12万之多。

年轻人到杭州,安家是个必然的想法。而对于财富积累不久,资金实力偏弱的年轻人来说,市区门槛太高。

城区太贵,郊区实惠。赵新宇所居住的城西闲林板块是杭州出了名的房价“万年坑”,密布着几十个楼盘,商业、交通配套不齐全。 

与动辄五六万一平的市区相比,闲林板块两三万的房价尚能让年轻一族踮起脚尖够得到,是不少未来科技城的“睡城”。

从市区回家时,赵新宇时常调侃回“天目山西屯”,“从回‘乡下’的家里”。

而上述彭帅家住的“上东×地”小区,同样位于杭州城区东北郊的丁桥片区。该片区的房价和闲林类似,部分楼盘甚至在二手房价格飙涨的今年还有小幅回落。稍远位置,更有可容纳10万人居住的超级大盘“天×城”。

挂牌均价低于3万的杭州二手房板块(数据自贝壳,地图自百度)

除了闲林、丁桥外,杭州城西的青山湖、临安,杭州城北,大江东,萧山湘湖板块、南部“卧城”及东部地区,都是价格洼地。

这些地方的共同特点是,它们都位于杭州城区核心区域的外围,基本围绕杭州绕城高速内外侧分布,商业、教育配套不足,缺少产业支撑或产业竞争力不足。同时,它们也是财力不够雄厚的小年轻们迈入杭州的一扇低槛门,是实打实的刚需片区。

不过,对于年轻的上班族来说,如果能够在杭州安顿下来,早起一小时、晚睡一小时,公交、地铁多坐几个站,多费点时间在通勤上又何妨?

毕竟,年轻人拿时间换空间,看起来是笔划算的买卖。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名字为化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或作者制图。

本文系作者慢点TALKING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469人已赞赏 >
469换成打赏总人数46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