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见面会,为啥谢天笑办了就得挨骂?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2020.12.10

乐队圈输不起。

播放 暂停

都是见面会,为啥谢天笑办了就得挨骂?

00:00 08:5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王榨沙,编辑丨范志辉

12月8日,知名摇滚歌手谢天笑的巡演“《再次来临》唱谈见面会”首站在北京糖果俱乐部雍和宫店举行。

作为中国摇滚圈的“现场之王”,谢天笑的演出一直以狂躁的摇滚现场著称,但当晚很多歌迷对演出质量并不满意,在演出还未结束时就高喊退票,其“唱谈见面会”的演出形式在社交媒体也引起了较大争议。

在娱乐行业中,见面会其实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演出形式,很多粉丝买票看到自己的偶像,也十分满足。为什么到了谢天笑身上,这种演出方式就不讨喜了呢?

巡演遭差评,谢天笑被质疑“割韭菜”

今年7月15日,与索尼签约不久的谢天笑发行了新专辑《再次来临》自选集,专辑将谢天笑知名度较高的十首歌重新编曲发布。专辑文案称,发行这张专辑是为了纪念谢天笑出道20周年。

专辑发行后,在媒体前一向低调的谢天笑有意提高了自己的曝光率,积极宣传自己的新作品:他为音乐排行榜录制宣传视频,向大家推荐自己的新歌,与新生代歌手黄礼格合作,将自己的代表作重新编曲,推出了Remix版本的《笼中鸟》,还参加了直播活动。

上个月,谢天笑发微博称,希望搞一个“特别一点的事情”,来个“不一样的聚会”。

很快,这个不一样的聚会浮出水面。

11月23日,谢天笑及其团队公布了“再次来临唱谈见面会”计划:这次见面会将在北京、天津、济南等10个城市进行巡回。消息公布后,歌迷们十分热情,次日,巡演10站中的7站开票当天,北京、济南、沈阳、西安4站门票迅速售罄,其余三站也仅剩少量余票。

然而,12月8日晚上首站演出开始后,舆论的风向开始转变。与很多观众的期待不同,在当日的演出中,谢天笑并没有带着编制完整的乐队一同演出,而是仅在一架电钢琴的伴奏下自弹自唱。

更让观众失望的是,在整场演出中,谢天笑只唱了8首歌,剩余的演出由其他艺人承担。这些艺人中,除了丝绒公路乐队能够得到乐迷的认可,其余歌手都是一些所谓的谢天笑的徒弟、学生,跟着伴奏带,对谢天笑的歌曲进行流行化改编。

据一些现场乐迷的反馈,新人们的演唱风格与谢天笑本身的摇滚风格差距很大,甚至乐迷在嘉宾演出期间高喊“退票”。当晚的演出结束后,不仅买票到场的乐迷纷纷吐槽,很多关注摇滚乐的音乐博主也对演出内容提出了批评,知名经纪人迟斌也发微博表示“这个演出策划真的太失败了”。很多购买了后几站门票的乐迷也开始考虑及时止损,试图退票或者转卖门票。

很明显,这样的“唱谈见面会”与很多乐迷的期待相去甚远,认为其根本值不了298元的票价。在以往的演出中,谢天笑的演出要么给人强烈的视觉刺激,要么以躁动的节奏将现场气氛拉满,要么在交响乐的衬托下格局恢弘。

当然,这是不是一场成功的演出,谢天笑本人也是心中有数。演出第二天,他在微博分享了自己的一首老歌,歌名叫《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都是见面会,为什么谢天笑办了就得挨骂?

作为艺人,除了常规的商业演出,举办线下见面会也是一项常规操作。很多粉丝对于这种活动也很愿意买单,甚至连斗鱼主播旭旭宝宝的粉丝见面会,门票都能炒到5000元一张。

谢天笑的粉丝对这场见面会不买账,或许错不在这种形式本身,而在于演出方事前不恰当地提高了观众的预期。

虽然在演出的宣传稿件中,我们能够看到演出方很清楚地说明了这场演出是“一个人用木吉他演绎”、“每场都会有神秘嘉宾”。

但一方面,这样的演出介绍往往就像互联网产品中的用户协议一样,大部分人往往不会仔细看,更奢谈从其中的某句话中发现蛛丝马迹,更何况谢天笑的门票往往抢手,留给观众们思考和犹豫的时间并不是太多。

另一方面,在中国摇滚圈或民谣圈的绝大多数专场演出中,如果一个音乐人要办专场演出,被请来的嘉宾一般都会与整场演出的气质具有某种共同之处。比如,谢天笑就曾在痛仰乐队二十周年演唱会上被请去做嘉宾,二者同为现场气氛热烈,具有一定人文气息的音乐人,整场演出融合得就很好。

如果非要请与自己圈层不同的嘉宾,那往往是一步险棋。2010年,左小祖咒举行个人演唱会《万事如意》,请到了曾轶可当嘉宾,因为担心观众不认可,在曾轶可上台之前,左小祖咒还特意半开玩笑地对观众说:“请大家不要离开,给我个面子。”

但在谢天笑的见面会上,前来助阵的嘉宾中有两名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流行类歌手,无论知名度还是音乐风格都和谢天笑有着较大的差别,这显然与观众所期待的“神秘嘉宾”完全不一样。更重要的是,谢天笑本人的演出时间在整晚的演出中占比过少,这在宣传稿中完全没有提到,也难怪现场乐迷会有些“极端”了。

因为宣传偏差导致观众对演出不满,这类事情是有前车之鉴的。

2016年底,“假如我是罗大佑”巡演项目启动。在今天看来,这场演出的阵容不可谓不豪华,请到了田馥甄、张宇、彭佳慧,台北站还请到了林俊杰、陶喆、戴佩妮。但由于演出方在事前没有把演出内容说清,很多人以为这场演出是以罗大佑表演为主的,结果最后罗大佑只出来唱了一两首歌。在演完北京、上海站后,观众的失望导致台北站票务滞销,据《北京时间》报道,此次演出最终亏损上百万。

在演出前的宣传中适当扬长避短可以理解,但将观众的期待值高高吊起之后又重重丢下,实在是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即使是无心之过,也会大大影响艺人和团队的未来发展。

此外,谢天笑、痛仰乐队等为代表的摇滚音乐人,也有其自身特殊性。他们成名于21世纪头十年,当时中国大陆市场既没有成熟的唱片公司,也没有今天这样强大的互联网资本平台,早期也缺乏系统专业的商业包装,无法像现在那种随便出来溜达一圈就能贡献巨大商业价值的流量明星一样通过人设和特有的“偶像人格”吸粉,这批走到地上的乐队名气主要依靠线下演出慢慢积累。他们能吸引到的观众也更偏向于乐迷而不是粉丝,对于这批观众来说,如果只能和偶像见面,却不能欣赏一场完整的演出,那么这场活动的价值将大打折扣。

如果这类音乐人出于宣传作品等目的,一定要举办见面会,也往往会以免费或极低的价格邀请观众,更少有一次巡回举办多场。而谢天笑此次的见面会,一口气连办十场,且298元的门票价格比今年痛仰乐队的正式专场演出还要贵,自然会让很多不知情的买票乐迷感觉被坑了。

乐队圈输不起,搞创新和挣快钱都需慎重

和唱跳偶像不同,乐队并不是一个快速迭代的品类。同样是做艺人经纪的公司,偶像经纪公司可以经由选秀节目一年造一批偶像,但像主打独立音乐的摩登天空头部艺人中近二十年都有新裤子乐队,国内的音乐节基本上也长期是那几个乐队唱压轴。

对于摇滚乃至独立音乐市场来说,想培育出一个巨星是十分困难的,已经走起来的音乐人必须要具有长远的运营意识,经纪公司和演出方才能活下去。在进行商业化探索的时候,独立音乐人应当比流量艺人更加慎重。这不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也不能为了一时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公众形象,砸了口碑。

当然,以唱谈会的形式与乐迷见面未尝不可,面对面的谈心式分享也能让乐迷了解音乐人背后的更多故事。而站在谢天笑自己的立场上分析,昨晚的演出搞成这样大概率也不是他的本意。不过好在,主办方和艺人也实际行动在回应着舆论危机,据网友反映,今晚天津站的演出环节已经有所调整。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演出当玩笑。乐队圈输不起,搞创新和挣快钱都需慎重。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