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股民30年买20多套房,留下两成保命钱消失在牛市

谷雨实验室

谷雨实验室

· 8月7日

可以贪心,但是不能贪婪。

播放 暂停

职业股民30年买20多套房,留下两成保命钱消失在牛市

00:00 19:2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ID:guyulab),作者丨崔一凡,编辑丨金赫,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股市中诞生了许许多多的财富故事,也诞生了许许多多的悲情故事。K线图上那条细线的起落,牵动着心电图上那条细线的搏动。一位上海的股票从业者告诉我,“这个地方,它很迷人,但是又很危险。”这位32岁的男士表露出痴迷和敬畏,像个试图摘下玫瑰花的孩子。但这只是故事的后半部分,前半部分发生在五年前。2015年千股跌停,他操持的资金和他整个人也跟着跌停了。他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喝口水都要吐,“那是一种幻灭的感觉”。

跟股民们聊天要做好准备,他们的爱恨情仇都显得炽烈。情绪只关乎数字——红色或绿色,欲望则丰富得多,有人是寻求刺激(没有比股市更合适的地方了),有人要为人生翻盘。还有人想要证明自己,但结果却让他们丧失信心。

在越来越多的微信群里,股票开始成为中心话题。今年7月之前,股市已经在3000点附近徘徊近五年,直到两个月前,还有人在知乎上提问,为何股市总是停滞不前?变化发生在6月15日,创业板注册制正式落地。此后,大盘开始抬升。人们从各种数据中嗅到牛市的气息。过去一个月的23个交易日中,共有20个交易日两市成交额破万亿。券商提供的开户数据印证了市场的狂热——今年7月,中信证券的新开户数量环比上涨30%,海通证券今年上半年的开户数同比增长超四成。很多人都在谈论牛市,就像2015、2007和1996年时那样。

但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对此表示不屑,“我见的太多了”。在股市历经三十年浮沉,过去的一个月,他的微博粉丝每天几千上万地涨——涨粉有两个极端:一个是暴涨时,大家不知道买什么股,都来看微博;一个是暴跌时,大家都被套住了,也来看微博。

他叫周思,是微博上的股票大V。过去三十年,周思靠炒股实现了财富自由。他自由到不需要看起来像个有钱人。见面那天,他穿一件梦特娇的Polo衫,一条皱巴巴的、宽松的白色长裤,但手腕上戴着限量版劳力士。在他的讲述里,股市搏杀这么多年后,他攒下了20多套房子,全都买在靠水的地方。一般夏天他会去青岛避暑,10月去三亚过冬。

除了那些疯涨的金钱,和那些消失的金钱,谈到股市,人们还会说什么呢?善于技术分析的人,会把股票走势图画得越来越复杂。K线、上影线、下影线,然后又有了“十字星”、“斗鸡眼”。人们的欲望也就被耕耘地越来越精细。但当这个炒股三十年的职业股民坐在你面前时,他却告诉你,“这就是赌博”。你似乎很难不相信他的判断。7月24日,大盘下跌的那一天,他微博的粉丝数从64万涨到近67万,私信哗啦啦涌进来,大多是哭穷的、拜师的,“老师救救我”。

他的文章需要付费阅读,每月798元,愿意掏钱的粉丝超过五百人。我和其中的几个粉丝聊了聊,他们把他看成传奇。2014年到2015年那波大涨,他从1849点抄底,五千点附近清仓。几天后,千股跌停。如果说股市教会了他什么,那一定是谨慎——他的房车里常备棍子,出行时轻易不住酒店,就连在朋友圈发女儿的照片,也要在她的脸上打马赛克。

股市里没有神,“如果有,就是神经病”,周思说。

今年一月到六月,周思投的股指期货没有一单止损,但到了七月,因为过早做空,亏了17%。这符合他的逻辑。“连买了三把或者四把你都赚,最后一把你要大赔一场,经常是这样。” 最近一个月,股市的K线图显示出陡峭的上扬曲线,随后的下跌也一样陡峭,组成一个歪歪扭扭“W”。8月6日,这条线又开始向下。这是由数不清的金钱和欲望筑成的。有些人在波峰,有些人在谷底。而类似的觉悟,周思在1993年就有了。那一年,他目睹了做期货的同事从三十层楼跳下来。

周思讲述了这个时代关于财富和人性的故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我见的太多了”,他总是这样说。

以下是周思的口述:

可以贪心,但是不能贪婪

我的微博私信,每天一堆一堆的,都想拜我为师,想炒股发财。来看这一条:“老师,我想拜您为师,收下我吧,我认真地想拜您,我是山东烟台人,特别喜欢炒股,但是赔了不少,还让人骗过,做了20年的专业美发……从2008年开始接触这个工作,我到现在真是无语,全是泪,特别是让别人带我炒期货,全赔了。”他是10万块钱,炒到今年剩5万。然后这一次一涨,他就追进去了,追进去又给套了。说老师救救我,这种人海了去了。

我说什么不重要,你相信什么最重要。股票靠天吃饭。在这个市场,你是火中取栗、刀口取肉。

中国有句古话叫什么?记吃不记打。现在的市场情绪可以看出来。7月16日之前,还都在沸腾。哎哟,一天成交量上万亿了,行情好。但7月16日那天,大阴线(行情下跌)出来了。

大概在7月10日左右,我在券商工作的朋友跟我说,现在一个私募基金一下午搞20个亿的比比皆是。原来都是私募求券商,但现在反过来了,他们在私募门口排队,希望私募在他们那儿托管。微博上,平常不怎么说话的,从来没见过的、潜水的,都开始出来吹牛了。有的说什么王府井(注:上市公司股票。因放出利好消息,王府井曾暴涨,然后下跌。)随便买,闭着眼睛买。一转眼,跌了。还有个二货说,五周均线还在向上,没事。其实均线是滞后的,均线在向上,股价在下跌。他已经没有理智了。这些人,一看他的年龄、基本材料,都是年轻人。他们乱喊我满仓了什么的,一问全仓多少?1万、5万。

 

为什么微博上有的大V会有那么多粉丝?因为他是散户总代表。那天最高到3458的时候,他说目标3500。喊冲呀,满上!我一看他们疯了。他要喊干哪,冲呀,我肯定放空单的,基本上90%的准确率。他代表了股民的心理。

我的好几个朋友平常根本不关心股票,但现在也来问我了,周思,买什么股票?一个朋友在沈阳老家养猫卖猫,40岁出头,一个月能赚两三万块钱。别说炒股了,她平时都不怎么理财。7月13日,星期一,她问我(买什么股票),说股市应该会好。我说为什么应该会好?你给我个逻辑。她说不出来。从指数上看,如果她买了,这周她还是亏。我算是把她劝住,没让她入场。可能她觉得(有点幸运),这笔钱没亏,7月底一高兴,花36万买了辆凯迪拉克。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者,不能只考虑赚多少。有一句老话,叫老人看天总是雨。当你很顺的时候,你就要谨慎了。原因很简单,人不能够运气总是这么好,不能够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遍长安花。我总说,炒股,可以贪心,但是不能贪婪。

这波牛市,动都不用动,傻的都能赚10%。拿50万赚5万,可以了。这一波赚5万,到年底之前再赚5万,一年赚10万,比上班的工资还高,不就可以了吗?还要贪。有人在我微博里留言,说他想哭,就三个交易日,他赔了20%。他本来可能买了10万,星期三又冲了10万,高点冲,再一跌,把以前赚的钱(赔了)。

这就是人性,跟喝酒似的。这人说今天喝一瓶吧,好,咱俩喝,一瓶喝完了,再来一瓶吧?来就来呗,对不对?就这样,越喝越开心,喝到最后“我没醉”,要酒喝。人一定是贪得无厌的。

这样的故事,这些年我听到太多了。

这个市场能杀人

我是1965年生人,80年代公派出国去日本留学,读东京大学的经济研究院。我那时候很穷,出国前,一个月工资加上补贴88元。我在日本做小时工,part-time job,在仓库里搬货,one hour ten dollars,一个小时10美元。1991年三四月份,快毕业的时候,我(赚到了)第一桶金。那时候,日本国铁搞国有股民营化,意思是说,股票拿出一部分叫老百姓买,机构也可以买,就跟咱们的新股一样。当时我的导师跟我说,周思,对于你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

当时监管不严,我找了很多中国留学生,借他们的国民健康卡——(相当于)咱们的社保卡,筹了270个,去申购股票,结果中了15签。我赚了100万日元,8万人民币。真发了。生活大幅度改善,哥们儿可以去吃牛排了,没事就可以出去喝啤酒,就可以出去喝咖啡。那时候一杯咖啡是1000日元,80块人民币。刚去日本的时候喝不起,我一个月(工资)是88元。

我有赌博心理嘛,老是想挣钱,当时对期货感兴趣。期货的杠杆一般是十二倍以上, 涨5%就是六倍,也就是说,你一万块钱放进去就变六万了,很过瘾的。你要做反了呢,六万块钱放进去,就没了。

那时候我已经上班了,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我经常跟我们公司两个做期货的同事混在一块儿,没事就去操作室找他们,一起吃饭喝酒,让他们教我技术。他们技术很好,人也很谨慎、稳健,不会动不动就满仓操作。1995年,这两个同事做橡胶期货,该他们倒霉,赶上一个阪神大地震。他们做空,结果(橡胶价格)暴涨,赔得太多了。应该有300亿日元,24亿人民币。

我当时跟他们在一栋楼办公。上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俩正在办公室里砸电脑、砸鼠标呢,咚哐咚哐。我就进去了,然后瞬间就看他俩跑出去。后边几个做期货的说怎么了,可能心情烦了。他们说过去看看吧,跟他们聊聊,抽一根呗。一去,(就看见)窗户开了,三十几层,那时候办公楼的窗户都是不封死的。我一伸头,人在底下呢。办公室里空气瞬间凝固,大家很震惊,没人说话了。

他们跳楼自杀了。在我看来这就是运气不好,他们技术很高,人又谨慎,按理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非常残酷,这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个事情,就是说这个市场能杀人。有几个月时间,我就处于那种(很颓丧)的状态,因为我没有梦想了,以前觉得做股票、期货是我人生的目标,现在突然发现目标没有了。

从这个时候起,我就没那么信任技术了。那几年,我没怎么做(股市),开始研究心理学,股民的心理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为什么一直都很谨慎,因为股市让我说就是赌博,金融市场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1991年,刚上班的周思站在公司楼下 图丨周思

1996年,我刚从日本回国的时候,正赶上互联网(概念股热潮),身边有好多股民。那一波火的时候,需要每天大早去排队,抢(认购证)。他们挤破头抢到认购证,拿到认购证要把钱交给柜台。那时候交易大厅外面全是自行车,都放到马路上了。里面坐得满满当当,大多数是老头老太太。每天收盘之后,券商在大厅里给大家开会,一个个听得可认真了。等过一段时间大盘跌了呢?自行车就没几辆了。

这些人都是想暴富,都是手上省下来几个钱,进股市做发财梦。之后的几次大涨大跌也一样。2007年那次,我看不懂它为什么涨。作为一个投资者,你总得有逻辑吧?但当时就是群魔乱舞、群情激昂。那时候,我加了一个炒股QQ群,群里二三十个人,天天可热闹了,一涨停就升“群旗”——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图片,就是一个红旗,上面写两个大字,“涨停”,然后下面一堆竖大拇指的。

群里还会有人组织聚会,去工体的糖果KTV唱歌,一次花一千多块钱,赚钱的人请客。然后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现在,群里估计得有一半人再也不炒股了。那几年,股票一直跌,群里也没人说话,慢慢就散了。

我一定会留下来两成保命钱

别人贪婪的时候我谨慎,别人恐惧的时候我勇敢,这是巴菲特的话,实际上这是很朴素的道理,谁都懂,但是股市真正跌的时候,谁都不敢买。2013年的指数是1849,那时候我公开唱多,但是(没人敢买)。7月17日,跌得狠的时候,也没人敢买,但是往上升,涨到3458的时候,都群情高昂。这就是人性。

牛市永远是杀散户的。2015年那一波(牛市),有些人本来可以买房子的钱,后来厕所都买不到了。我有个朋友,他是做空调里面的冷凝管的。那时候海尔做起来了,他是海尔的供货商,一下子就发财了。后来他开发房地产,又赚了几个亿。

2015年上半年,大盘都涨到4500了,他来请教我(怎么买股票)。我说真的不能入场。但是他当时生意做得好,志得意满啊,春风得意啊,再加上他身边有很多赚钱的人,吃饭的时候一聊就是谁拿了五个(涨停)板,谁拿了八个板。我说什么,人家根本不听。他玩得也大,上亿砸进去了。之后就是股灾,把他做房地产的钱基本都亏进去了,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他消失了。

我还有一个北京的朋友,两口子是公务员。2014年到2015年,他放了100万在股市,2015年春节的时候,他的100万已经变成180万。他花了60万买了个奥迪A6,给老婆开车上班,这不还剩120万吗?我们吃饭的时候,聊起这件事,我说差不多就行了,挣台车。他说好,也没什么别的反应。我就觉得我说完之后,他们应该撤了。但(其实)他没听我的,春节回来后,他把通州的别墅给卖了,480万,又干进去了。

那波跌下来以后,就是那年5月份,他给我打电话,说周思你帮帮忙。我说帮什么忙?他就把情况跟我说了,480万加上原来的120万,(总共)600万。股灾一下来,这600万变成200万。他睡到凌晨两三点醒过来,一看卧室里,没他媳妇儿了。他媳妇儿半夜两三点站在客厅里。他害怕她自杀什么的,就劝她,说钱没有了咱再挣。愁啊,这一辈子挣的钱全没了。

我说为什么没收住?他说,周思你真的不理解,120加480是600,她每天一下班,看账户上多30万,今天多28万,明天多32万,谁舍得卖?你也不舍得卖。每天来30万,兄弟,5%,你舍得卖?等想卖的时候,已经卖不出去了,那年的股灾是跌停。人可以贪心,但不能贪婪,这个标准在哪儿?就是说你得到了这个钱,符合你现在的身份,符合你现在的生活。

 

职业投资者跟散户的区别是什么?职业投资者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做。如果今年前面三个月就赚到50%,后面一定会谨慎,我把仓位降低,我们有一句话叫做仓位控制风险。因为趋势都很难判断,但是仓位可以自己把握。我是从券商、投行出来的人,买股票到现在从来没有满仓过,三次建仓法,从来不满仓——一只股票不超过总资金的三成,所有股票加起来,不超过总资金的八成,我一定会留下来两成保命钱。为了防止意外。为什么呢?我在日本受的文化影响,居安思危。

我有一句话叫,炒股不买房,一辈子都瞎忙。我有了钱,全部都买了房子。2006年,我买了中关村那儿的中关国际,给我女儿买的房。女儿上小学,我在北大附小旁边又弄了一套。我一直在买房子,孜孜不倦,现在全国有20多套房子。

2013年之后,我每天看《新闻联播》,掌握大的政策。白天看盘,下午收盘我要看恒生指数,因为它比咱们多一个小时。晚上美股开盘,我要看到12点,不管有没有头疼发烧脑热,我没有停止过一天。我是学经济的,上市公司考察我也会去。那我请问,上着班不能及时看盘,还想挣工资,还想炒股赚钱,有这个可能吗?有没有天理?

它(股市)给了人一个dream,一个梦。但是股市七赔一赚两平,这是几十年下来的规律。投资必须心静如水,不能在灯红酒绿的场合过于陶醉,一旦心浮起来,就会栽大跟头。别看有的人这一拨赚钱了,但是赚的钱下一波又还回去。我团队里之前就有个人,太贪了。期货追求稳定盈利,但他操作太激进,一把赚三四百万,一把赔四五百万,后来我就让他走了。2018年5月,他把我约到护国寺那家卤煮店,就跟我聊,说美国股市已经见顶了,要暴跌,想跟我一起做空美国股市。他很激动,说得天花乱坠,跟我讲了一堆大道理,说跌10%你就翻倍了。

我是不会让别人指导我的,就拒绝了。然后他又问我借钱,借多少就不说了,没有很多,但是也不少。我说借钱可以,12月31日还我,每个月按时给利息。他说行。我当时知道他手上有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爸妈住,所以不担心他不还钱。

但是你也知道,这些年看空美国股市的人统统被打脸。他给了我两个月利息之后,就不给了。我去他家找他要钱。做期货亏的人你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时候,他眼神里完全就没有光泽了。一问才知道,他不只借了我的钱,还把两套房子压上找信托借钱,总共投进去1500万,全没了。他已经翻不了身了,一辈子都翻不了了。

本文系作者谷雨实验室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Leonen Leonen
    回复
    0

    别人贪婪的时候我谨慎,别人恐惧的时候我勇敢。 共勉

    2020-08-13 23:32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