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TMD的二号人物

燃财经

燃财经

· 7月9日

字节跳动的“财神爷”张利东、美团点评的拼命战神老王、拼多多的技术推手陈磊。

播放 暂停

新TMD的二号人物

00:00 20:31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 | 苏琦,编辑 | 魏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回顾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先有BAT三足鼎立,后有TMD后浪居上。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底,滴滴估值为3965亿元左右,美团点评2987亿元左右,字节跳动在2124亿元左右。巅峰时期的滴滴曾一度将TMD另外两家字节跳动、美团点评远远甩在身后。

但如今,不过三载,滴滴已逐渐露出疲态。据媒体报道,截至2020年,美团点评市值飙至万亿港币,字节跳动最新估值一路水涨船高至1500亿美元,而滴滴最新估值仅为5000亿人民币左右。

相比之下,反而是另一家独角兽拼多多,在成立三年内迅速上市,最新市值已超千亿美元。新的TMD或许将改为字节跳动、美团点评和拼多多。凑巧的是,这三家公司在过去的几个月分别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人事调动。变化之中,三家公司的二号人物不约而同被推向台前。

张利东,41岁,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今年3月接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字节跳动国内职能线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主要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商业化。

王慧文,42岁,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将于今年12月退出美团点评具体管理事务,正式退休。

陈磊,拼多多CTO,近日接任CEO一职,黄峥继续担任董事长。

字节跳动的“财神爷”张利东、美团点评的拼命战神老王、拼多多的技术推手陈磊,三位二把手看似来路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曾跟随老大一路出生入死,打过硬仗的兄弟。

如果不是这样的人,老大又怎可放心将家业交出?不能共苦,怎可同甘?

如果说创始人代表了一家公司的基因与气质,那么一家公司在快速长大的过程中一定离不开二把手的扶持,两人势必在能力和性格上有所互补。多数创始人等到公司发展到后期,都会开始弱化自己的个人色彩,培养二号人物,做好接班的准备。

如今正直壮年的新TMD的二把手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了各自不同的选择,他们又会带领公司去往何方?

01 多年积累的信任,才敢让二把手担起大任

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双向选择,一家公司的一二把手也是如此。他们或是因为对时局的判断相同而走到一起,或是因为能力的互补而相互需要,然后逐渐积累起信任,从此将命运捆绑在一起。

关于张一鸣挖角张利东的故事,已无数次被人提起过。

那是2013年夏天,字节跳动成立的第二年。一进会议室,张一鸣就在一块小白板上写下了一长串复杂的计算公式,夹杂着“用户量、点击率、转化率、单价、CPM、CPC”等词汇。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张一鸣都在向张利东推导这套公式。

传统媒体出身的张利东其实并没有完全看懂,但张一鸣列公式的行为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我第一次看见有人用公式的方式,给我推导广告盈利模式。”

震撼中更多的是基于商业敏感和危机意识的惺惺相惜,时任《京华时报》副总经理兼广告中心主任的张利东早已明白,此后的中国将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随着4G的普及,内容分发将由图文时代进入视频时代,字节跳动在做的事情符合大势。

同样,对于当时的字节跳动来说,融资和变现是两个极其紧要的任务,手握纸媒时代优质广告主们的张利东,成为了张一鸣势必要拿下的目标。

两人一拍即合,不久后,张利东便正式加入字节跳动,担任公司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商业化业务。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商业化对于字节跳动的重要性,字节跳动当时只有三个核心职能部门:技术、用户增长和商业化,分别负责留存、拉新和变现。而商业化团队的规模是最大的,去年年初,该团队人数已经多达1万多人

数据显示,字节跳动2016年的广告营收为60亿元,2017年为150亿,2018年到500亿。2019年字节跳动总营收约为1200亿(官方未确认),抖音的收入约为500亿。

 

张一鸣非常信任张利东,早期几乎所有头条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由张利东担任,目前张利东在36家(含注销企业1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至今,张利东仍被认为是传统媒体人中转型最成功的人士。

作为拼多多的创始团队成员之一,陈磊同样很早就开始跟随黄峥创业。作为13年的老战友,两人的关系既像是互相信赖的大哥和小弟,又像是里外配合的将军和排头兵

公开资料显示,陈磊1996年获得国际信息学奥赛冠军后保送清华,2001年毕业于计算机系,之后去了美国公立大学三强之一的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深造,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2002年,黄峥从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毕业,来到同一个大学同一个系,和陈磊成为同学。根据公开资料,研究生期间,黄峥是陈磊当时发布论文最多的共同作者之一。

2007年黄峥从谷歌出走,回国创立3C类电商平台欧酷网。不久后陈磊也回国,加入欧酷网担任研发架构工程师。

三年后,黄峥将公司卖给兰亭集势,但保留了陈磊所在的技术团队,再次创办了电商代运营公司乐其网络。

乐其吃到了淘宝红利,赚到了快钱,但黄峥有更长期的规划。他一边继续运营乐其,一边又派陈磊带着核心团队去上海孵化了游戏工作室,其开发的寻梦游戏,在不久后成为公司最赚钱的业务。

资料显示,陈磊于2010年担任新游地公司高级研发架构工程师兼CTO,两年后新游地正式更名为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便是拼多多的运营主体。

延续之前的打法,黄峥一边运营游戏,一边将赚到的钱都投入了社交电商项目。2015年,黄峥先后上线拼好货与拼多多,其中拼好货独立于上海寻梦,拼多多则在寻梦体系内,陈磊继续担任拼好货的技术负责人。2016年,两项目合并,陈磊成为拼多多的联合创始人兼CTO。

此次黄峥卸任CEO后,仍然担任董事长在幕后坐镇,指挥陈磊向前进军,一切似乎又与13年前并无二致

美团点评的王兴和王慧文也是类似,二王的人生轨迹早在清华大学成为室友开始,就绑在了一起。

2001年大学毕业后,王兴赴美求学,王慧文留在中科院声学所。在美国,王兴见证了社交网络的崛起,便拉着王慧文,和自己的中学同学赖斌强,一起创办了校内网。

成立仅一年,他们便将校内网卖给了千橡互动CEO陈一舟,后者从日本软银融资4.3亿美元,改名人人网,并于2011年上市。

卖掉校内网后,王兴又一鼓作气继续创建了社交网站饭否和海内网,随后又创立美团网。相比之下,王慧文创立的淘房网则显得没有溅起太多水花。

2010年底,淘房网发展遇阻,王慧文接到了王兴打来的电话,挂掉电话后,王慧文带着整个淘房网团队加入了美团点评,二王再次合体。

对于王慧文加入后的功绩,王兴曾追忆称:“2010年12月老王携团队参加草创时期的美团点评,成功会师,协助公司从‘千团大战’中锋芒毕露;2013年,老王开创美团点评外卖,从只有两个人开端,到一手缔造了今日公司的中心支柱。”

要知道,2013年前后的美团网,本身就亏损得比较厉害,而王兴还敢每个月拿出三个亿来给老王烧美团外卖,其中的信任和器重可想而知

另一个小细节是,王慧文加入美团网后,为了避免混淆,王兴主动改称“兴哥(酱)”,将“老王”的称号留给了王慧文。

跟随老大一路出生入死,数次立功

老大与老二前期的磨合,或许能加深二者的默契,但只有真正在业务上有所建树,才能坐稳二把手的位置。简而言之,这三位二把手都手握公司的命脉:变现、技术、业务。

2013年,张利东加入字节跳动后,首次开始尝试个性化推荐信息流广告。

信息流广告于2006年发源于Facebook,2012年凤凰网才将这个概念引进国内,2013年腾讯新闻客户端信息流广告上线,算是国内最早推出信息流广告形式的企业。

2013年头条开始推信息流广告的时候,业内人士普遍不看好,觉得手机屏幕小,不适合展示广告。在当时的情况下,张利东拉来了第一个客户——北京国美北太平庄店。

形式也很简单,用户刷到广告后,点击收藏文章,拿着文章去那家店买满200元就可领取食用油,第一次试验,最后只来了一百多人,但至少证明模式可行。

个性化推荐信息流广告在之后的日子里,成为字节跳动的杀手锏。据腾讯《一线》报道,2019年字节跳动营收约1400亿元,其中广告收入约为1200亿元,占比达85.7%。此外,字节跳动在2018年的营收为500亿元,其中广告收入达到了400亿元,占比达80%。

从2017年的150亿,到2018年的500亿,再到2019年的千亿以上,每年都保持几何增速,与张利东的功劳分不开,内部称其为“字节跳动”的财神爷。

随着字节跳动加速短视频的布局,互联网视听节目许可证显得尤为重要。在山西人张利东的运作下,2017年年初,字节跳动通过收购山西一家名为运城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网站,曲线斩获广电总局和工信部颁布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运城阳光文化的法人代表随后也变更为张利东。

除了这些硬仗以外,张利东的性格也被外界认为与张一鸣有所互补。一直以来,张一鸣的性格被称为理性机器人,张利东却多次公开“正面刚”腾讯和百度。尤其是2018年,是张利东骂战最凶的一年。

那一年,字节跳动和百度从口水战升级为诉讼战,字节跳动宣布起诉百度不正当竞争。除此外,2018年张利东在微头条上曾多次diss腾讯和马化腾本人,语气不乏冷嘲热讽。

张利东微头条截图

2018年正是抖音发展凶猛的一年,张利东看似咄咄逼人,某种程度上确实为字节跳动带来了一波关注。随着公司的逐渐壮大,这两年,张利东也逐渐熄了火。

陈磊则是少见的CTO“上位”。回望历史,虽然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张一鸣、周鸿祎都有技术背景,但上一个真正在CTO位置上起来的互联网大佬只有雷军,曾在金山担任CEO及CTO职位。

陈磊的技术背景是很过硬的。公开资料显示,他曾在ACM SIGMOD会议,超大型数据库(VLDB)会议等国际会议上和期刊上,多次发表数据科学、机器学习领域研成果。

在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中,陈磊也都以技术人的身份示人。近三年来,陈磊但凡现身演讲,内容必和AI相关。

在陈磊看来,传统的货架式、搜索式电商多为集中式AI,属于“人找货”,与之相比,拼多多使用的分布式AI有机会沉淀更多场景数据,变成“货找人”,即AI智能推荐,算法更关注用户看到商品后的心理和行为,比如和朋友互动分享,而不仅仅是购物。

零售变革,技术永远是第一位的,拼多多对技术的重视有目共睹。其财报显示,2020年Q1,拼多多约6000名员工里,60%以上为工程师;2019年拼多多研发费用高达38.7亿元,比2018年提高247%,占据总体收入的12.8%。其次,去年拼多多成立技术顾问委员会,请来了华人技术大咖陆奇领导相关工作,成为了当年一大新闻。

至于老王,有句话特别能证明他为美团点评所作出的贡献——“哪里有炮火声,王慧文就在哪里”。因此也只有老王的退休消息放出后,业内人士才会发出“仗打得差不多了,O2O行业格局已定”的感慨。

可以说,美团的大半江山,是老王陪着王兴打下来的。先是带领美团点评从“千团大战”中杀出重围,随后又一手创建了美团外卖。2015年10月,美团点评和大众点评整合完之后,美团点评从T型战略逐步转向餐饮、酒旅、综合三大业务架构。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被统一归进餐饮,总负责人仍然是老王。

2017年12月,美团点评再次调整架构,老王担任大零售事业群总裁,同时负责出行事业部,正式和滴滴展开竞争。至此,美团点评点评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和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老王一人统帅其中两个

仅凭上述业务的变迁,也能想见美团点评从团购起家的近10年里,老王所付出的心血。王兴曾说美团点评是一家无边界的公司。而这没有边界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王兴这根定海神针把守核心业务,另一方面是以王慧文为代表的核心团队放胆试探

在老王的带领下,他们在外卖、酒旅、打车、充电宝、共享单车、电影票、生鲜零售上不断探索出路。如果说外卖酒旅撑起了这家公司约1.17万亿港币市值的内核,众多的试探则是在不断扩大这家公司的边界。

三位二把手走向何方?

一路走来,三位二把手已经走到了三个不同的岔口——老王即将功成身退;陈磊夯实基础守住上市基业;张利东还要继续主内,静待公司IPO。

俗话说得好,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甚至还会偶尔犯错,才更证明这个位置有多重要。

2019年1月20日凌晨,拼多多平台出现系统漏洞,用户可以领取100元无门槛券。有传言称,这一个漏洞导致大批“羊毛党”一夜之间薅光拼多多200亿元。

拼多多第一时间修复漏洞,同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发表声明称实际最终资损或低于千万元人民币。即使是这样,黑产能轻松利用规则漏洞薅走数千万,表示技术算法驱动的拼多多还有很多功课要补,这也证明,陈磊肩上的担子还很重

 

而从字节跳动此次人事架构调整可以看出,在国内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趋势下,未来字节跳动将押注海外市场。对于国内业务来说,继续做好变现,甩开竞争对手则是重中之重。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往往骨感。

字节跳动旗下的国际短视频应用TikTok上周刚刚被印度政府明令禁止在国内使用之后,7月7日,路透社援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Fox News上的采访称,美国正在考虑禁止部分的中国社交网络应用在其国内使用,其中包括TikTok。

根据Sensor Tower去年的报告,TikTok在2019年全球营收到达了1.76亿美元,占其累计总收入2.47亿美元的71%。美国是中国之外最大的市场,2019年收入3600万美元。

若美国和印度一样正式禁止TikTok,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必然受到重创。这样一来,国内张利东和张楠面临的压力也会加大。

回到国内,整个广告大盘也存在着不确定性。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增长快要“见顶”,抖音承其重担。拥有信息流广告、开屏广告、热搜榜、搜索页、贴片等诸多广告形式的抖音,如果继续开拓广告位,用户体验就会受到影响。

目前字节跳动的营收结构仍然以广告收入为主,要想增加主动权,就必须做电商,在抖音形成购买闭环,丰富盈利模型。

据《晚点LatePost》报道,618前夕,字节跳动成立了电商事业部,重点发展抖音小店。该部门将作为与字节跳动、抖音、游戏、Zero(教育及新业务)、商业化并列的一级业务部门,向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和董事长张利东双线汇报。

快手早在2018年6月就上线了快手小店,去年开始大力发展直播带货。虽然抖音DAU远超快手,但抖音今年在电商板块方面,压力颇大。

如今,字节跳动正处于IPO前夜。抖音之后再无爆款,寻找下一个增长点,这样的焦虑将长期盘旋在张利东头顶。

对于美团点评来说,过去几年老王和兴酱已经多次讨论过他的退休计划,公司也为此一直在做准备。

对于年底退休的决定,王慧文的理由是一直以来都不能很好地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创业十年,每天都要面对不进则退的高压,老王在过去几年频频被媒体指出身体已透支。

据美团点评前员工回忆,对于王慧文来说,周六全天开会,周日半天高管会,每周留给自己的时间或许只有一个下午。但王慧文向外界和员工展现的,却永远是一副精力充沛、充满激情的样子。

柚子投资合伙人彭程曾称,美团点评当时那么多人,也就王慧文跟王兴成长起来了。老王既懂线上又懂线下,现在大家普遍在新零售领域里遭遇瓶颈,老王这样的人才其实非常稀缺。他如果身体再好点,多干几年,市场应该会更精彩

除了其自身原因,成立于2010年的美团点评,到今年正好十年,正是新旧交替的关键时期。

宣布老王退休的同时,美团点评已有相应的组织调整。据36kr报道,其一是宣布S-team引入两位新成员:副总裁郭庆和副总裁李树斌;其二是将老王分管的“用户平台”(统筹美团的用户增长)和“基础研发平台”拆分重组,交接给新负责人;其三是将老王分管的“LBS平台”下充电宝、两轮、公交、地图四项业务调整到美团平台,由去年底空降到任的李树斌负责。

这么一来,有点培养完接班人再走的意思。但客观来说,即使美团点评在2019年Q2、Q3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但今年5月,美团发布2020年Q1财报,再一次被疫情打回原形:外卖订单同比下滑17%,酒店间夜量同比下滑46%,收入同比下滑12.6%。亏了近10年才盈利的美团,再次陷入亏损,一季度亏了16亿元。

同时,美团外卖不赚钱这个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即便是在20%的抽佣比例下。老王退休后,美团点评还将面临来自新零售和供应链端的挑战。

“这十年激烈精彩,不负年华。”老王在内部信中这样写道。

未来十年,这三位二把手及其带领的公司又会如何,也同样值得期待。

本文系作者燃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366人已赞赏 >
366换成打赏总人数36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