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被举报财务造假,我们梳理了一下举报信上的“事实”

陶淘

陶淘

· 4月30日

29日晚7点29分,自称为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微博用户“世纪伙伴”,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称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播放 暂停

北京文化被举报财务造假,我们梳理了一下举报信上的“事实”

00:00 08:59

影视

4月29日晚间,《流浪地球》《战狼2》的出品方、近日资本运作频繁的影视公司北京文化被举报财务作假。

晚上7点29分,自称为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微博用户“世纪伙伴”,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称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娄晓曦称,北京文化2020年4月29日发布公告,巨亏20多亿、倒改2018年审计报告、低价出售世纪伙伴,试图粉饰太平、把财务造假的“罪”改成“错”,欺瞒监管机构、侵害广大股东利益。

并表示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

娄晓曦还表示,其现持有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藏100%股权,是第四大股东新疆嘉梦执行事务合伙人,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


北京文化

经钛媒体查询天眼查显示,娄晓曦关于其与西藏金宝藏和新疆嘉梦之间的控股关系与合伙关系属实,并且查其姓名,可见其与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关联为“高管”。此外,其还是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

尽管娄晓曦发布举报信微博的时间为4月29日,钛媒体发现,其向证监会提交举报信息的具体时间为3月19日,早于其发微博的时间一个月有余。

4月29日晚11时左右,针对娄晓曦的举报一事,北京文化方面回应称,“对原副董事长娄晓曦不实言论予以强烈谴责。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已于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目前此案正在侦査过程中。”并称,公司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继续调查娄晓曦涉嫌犯罪的行为。

针对举报信中提到的事实,钛媒体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如下:

举报一:宋歌为了北京文化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进行业绩造假,具体操作包括:

通过投资电视剧项目《横店故事》,将2400万划出公司,再通过世纪伙伴及合作公司,将2400万转给当年没有完成业绩的北京文化子公司浙江星河;

北京文化出资设立基金作为利润回收、补充现金流的通道,2018年、2019年通过基金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并通过两个项目(《大宋宫词》、《倩女幽魂》)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宋歌及张云龙害怕 2018 北京文化业绩造假、操纵股价败露,将2019年6月1日刚得到证监会受理的“可转债”预案,于2019年6月17日主动从证监会撤回。

关于举报信中提到的“可转债”预案从证监会撤回一事,根据钛媒体查询北京文化相关公告,2019年3月21日,北京文化发布年报同日,公告公司拟发行可转债,募资不超过人民币200,000.00万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影视剧投资及制作项目。

在此次募集资金到位前,公司将使用自筹资金先行投入,并在募集资金到位后予以置换。在募集资金到位后,若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实际募集资金净额少于拟投入的募集资金额,不足部分由公司以自筹资金解决。

2019年6月17日,北京文化公告公司董事会当日审议通过议案,同意公司终止公开发行可转债事项,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

当时,很多人猜测这可能与证监会打压影视娱乐公司再融资政策有关。也有券商人士接受文娱商业观察采访时表示,北京文化募投项目全部是影视投资项目,和主业高度相关,一般这种情况监管层不会刻意喊停。

举报二:宋歌作为北京文化法人,同时又是被收购公司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利用职务之便,在2016-2017年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完成摩天轮对赌业绩,业绩造假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表现为:

2016年底,宋歌要求娄晓曦与收购公司千和影业以高于市场价的3000万价格购买摩天轮持有的《球状闪电》版权,西藏金宝藏出资750万,世纪伙伴通过《良心》转出750万,千和影业自行出资1500万,过高的版权费也导致《球状闪电》项目无法开发;

2017年,摩天轮将《拼图》项目以6500万转让给方名泰和,摩天轮获毛利润3500万元,但因该剧涉及政策许可问题,至今无法播出。

经钛媒体查询,北京文化于2013年12月完成了对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收购。与此同时,宋歌当时与摩天轮进行了业绩对赌——2014至2017年的业绩不低于1537万元、2441万元、3043万元和4022万元,未完成的部分,是由宋歌方面进行现金补偿。

据公开资料显示,摩天轮承诺2015年当期净利润2200多万元,但公司经审计的实际净利润仅为920万元。对比2014年摩天轮近3100万元的净利润,其2015年的净利润骤降七成。

之后2017年3月北京文化《关于收购北京摩天轮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业绩承诺情况的说明 》中提到,“摩天轮2014至2016年度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 8,995.58万元,累计实现扣非净 利润8,299.50万元。 根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认为摩天轮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业绩承诺已经实现。 ”

换言之,按照北京文化公布的2014-2016年摩天轮业绩数据来看,2016年其净利润为4975万元左右,为2014年净利的1.6倍,2015年净利的5.4倍。2016年的利润增速较快,但不清楚是否存在造假行为。不过,本项提到的内容有娄晓曦和其控股企业参与。

此外,除了《拼图》项目与家属利益输送、“可转债”预案撤回几项举报内容外,娄晓曦提到的其它4项信息均有其本人或者所控公司参与。

举报三:北京文化宋歌为了高管离职股票套现挪用资金的事实;挪用800万为北京文化总裁兑现股票,挪用600万作为前财务总监离职的“分手费”等;

举报四:宋歌利用职务之便,为姐夫杨利平输送北京文化产业园利益的情况。

针对上述两项举报内容,钛媒体暂时未查询到相关信息。

自2013年起,北京文化就启动向影视娱乐业转型,先后收购摩天轮、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等在华语影视娱乐业享有盛誉的公司。然而在短短四年之后,北京文化被认为是随着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的声誉暴雷而拖入了亏损泥潭。

在2019年北京文化的年报中,世纪伙伴计提坏账4.4亿、存货跌价0.4亿。同时披露,世纪伙伴参与的电视剧网剧均处于停摆状态。北京文化在年报中已表示对世纪伙伴进行巨额的商誉减值准备。

在被北京文化收购后,作为世纪伙伴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娄晓曦担任北京文化董事、副董事长等职务。

2019年8月,娄晓曦辞去了北京文化所有职务。公告称,娄晓曦先生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副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

4月29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巨亏20多亿,又表示“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所致。”。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在北京文化2019年的年报中提到,“经公司内审人员对世纪伙伴重要合同进行持续的跟踪和确认,发现部分资金流向异常,公司随即进行了进一步的查证,并将有关事宜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相关人员已被立案调查。”由此看来,存在问题的究竟是北京文化还是世纪伙伴,还未可知。

无论娄晓曦被立案一事是否属实,若证监会调查后发现其举报内容存在部分属实,北京文化的业绩可能会出现变动;与此同时,股价也会随之震荡。

对于频繁“暴雷”的北京文化来说,这无疑是一次相当严峻的信任危机考验。(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陶淘)

本文系作者陶淘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那只猫已转身不见 一潭浑水 钛粉59301 钛粉14259 钛粉55117 钛粉96933
378人已赞赏 >
378换成打赏总人数37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