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罗志祥深陷丑闻,品牌该如何快速急救?

摘要: 来不及迷茫,品牌只能撸起袖子做“公关”。

文丨爆款法则,作者 | 小西

这年头,明星翻车的频率之高,吃瓜群众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其中,最新加入战场的就是今天热搜刷榜的罗志祥。

4月23日,知名娱乐艺人罗志祥前女友周扬青爆料称,罗志祥私生活混乱,“去到每一个城市,都有可以约到酒店的女生”,且与多名女性有“有长期不正当男女关系”。随后,罗志祥早年的边角料也被顺藤摸瓜地找出来了,包括接受采访时的大尺度回应,以及与欧弟、Makiyo之间的三角关系。

中午12点,罗志祥在微博回应:“很多事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去说清楚,也不再去解释”。但从舆论反馈来看,粉丝并不买单。

作为近几年在内地发展得炙手可热的代表人物,罗志祥曾经担任过《这就是街舞》明星队长、《创造 101》导师,在抖音上也是顶流,有4423万人关注,目前在爱DOU榜排名第九。周扬青一纸檄文,罗志祥冲上了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的头条。

吃瓜网友们参与得也相当踊跃,从怒斥渣男到讨论时间管理大法,仅仅一个上午时间造梗无数,比如“转发这个罗志祥,40岁还能多人运动”,为罗志祥冠上“时间刺客”的新头衔,甚至连品牌也来蹭了一波热度——欧莱雅眼霜在微博热搜投放“黑眼圈克星”,被网友称作“营销小天才”。

滚雪球一样的黑料绵绵不绝,公众人物的流量弊端也更加明显,这就殃及了罗志祥代言的品牌以及合作项目等第三方。舆论再怎么变,对于公众人物的道德要求一向不会低,被牵连到的众多品牌方必须赶紧想好应对方法了。

谁将直面冲击?

瓜料之下,粉丝在哭泣,路人在狂欢,而合作方在瑟瑟发抖。

首先要感到头疼的,必然是罗志祥正在深度参与录制的两档节目《极限挑战》和《创造营2020》了。

罗志祥从2015年加盟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之后一直到2019年,都作为核心班底“男人帮”的一员,与张艺兴、孙红雷等艺人一起深度参与了这档国民综艺。4月初,罗志祥还曾在微博表示,近期是由于疫情原因暂时未能“和大家团聚”,首期节目播出的时候会以“特别的方式出现”。但目前看来,这次事件之后,观众应该是无缘一睹这个“特别的方式”到底是什么了。

另外一档节目的制作组估计要更加头疼了,那就是《创造营2020》。今年3月,罗志祥宣布加入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担当教练,此前节目放出的官方花絮已经包含罗志祥片段,「爆款法则」得到消息表示,与罗志祥相关的片段大概率是要重新录制了。本来《创造营2020》这样的选秀节目就以录制压力大著称,这下估计“剪刀手”们又要深夜加班,欲哭无泪了。

另外还有一档可能受到影响的节目,则是优酷的《这!就是街舞第三季》。2019年,罗志祥担任了优酷的街舞选拔类节目《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明星队长,并在这档豆瓣评分难得达到了8.9分的节目中,通过自己过硬的业务能力吸了一波粉。

4月22日,业内有小道消息放出,王一博、罗志祥、张艺兴已经确定加入《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且该节目已经播出第一期海选正片。而罗志祥的负面新闻一出,恐怕《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也要紧急开始重新调整,避免节目沾上污点。

除了节目组以外,相关的品牌方估计也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凭着近几年在综艺和社交媒体上积累出来的人气和口碑,罗志祥近几年拿下了不少知名品牌代言,比如今天恰好在朋友圈投放了广告的蒙牛纯甄。

纯甄是《创造营2020》的主要赞助商之一,与罗志祥的合作估计也是建立在《创造营2020》之上的,另一名导师宋茜也已经有纯甄相关的宣传物料上线,因此有不少网友猜测,纯甄与罗志祥的合作应该就是《创造营2020》的打包代言。

从目前看来,品牌反应相当迅速,正在光速进行物料的替换与切割。有网友表示观察到纯甄已经第一时间撤下了微博开屏,换上了品牌原本的代言人赵丽颖,反而因为响应速度之快得到了不少好评。

另外一个与罗志祥形象强绑定的则是今年年初砸了不少广告宣传费用的卡牌策略对战手游《剑与远征》——这款出自国内游戏厂商莉莉丝的卡牌游戏,在年初在各大社交媒体上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投放,相信不少人都对罗志祥的这个魔性视频广告记忆犹新。

这样的强用户心智占领,在当时看起来是市场部门的功勋一件,但现在估计就要让品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目前《剑与远征》官方微博中已经没有与罗志祥相关的内容了。

除了以上两位苦主以外,2019年5月,罗志祥还代言了TST苹果肌面膜,一个由张庭、小陶虹等明星发起的护肤品牌。TST官网的文章曾经提到,”罗志祥前卫又极具亲和力的形象,有望快速提升TST苹果肌面膜在用户心中的认知和品牌美誉度。” 负面事件一出,这个如意算盘也就成了烫手山芋。

另外一个由罗志祥代言的品牌卡西欧手表旗下的G-SHOCK,目前尚未撤下罗志祥相关的宣传物料,也因此已经被吃瓜群众攻占,要求更换代言人,还被卷入造梗,口碑影响一言难尽。

另外还有两个将受到冲击的品牌,则是罗志祥创立的两个品牌STAGE和Got no fears。

据公开信息,2006年,罗志祥创立了个人潮流品牌STAGE,并于2019年退出。在STAGE发展的过程中,罗志祥经常穿着STAGE的衣服出席各种公众场合,为这个品牌吸引了不少的流量。

但2019年,STAGE Group在Facebook发表声明,其中提到“罗志祥虽然并未参与实际运营,但是对于STAGE服饰品牌推广、从无到有,到现在成为知名服饰品牌,功不可没,本公司也深感与有荣焉。”宣告了罗志祥与品牌之间的切割。

这样的一个声明,被粉丝指责看似好聚好散,实则是卸磨杀驴。甚至今年4月,还有人在STAGE官博下回复,“没有了小猪,这品牌就没有了灵魂。”

不过,现在恐怕应该说STAGE幸运地提前解除了和罗志祥的关联,否则现在估计也必然将首当其冲承受吃瓜群众无处安放的愤怒和指责。

相比之下,Got no fears就没那么幸运了。Got no fears是罗志祥在宣布退出STAGE的时候,同时宣布创立另一个个人潮牌, 2019年9月还和日本知名潮牌FR2出过联名款。今天Got no fears恰好正处于新品宣传期,社交媒体平台的评论区已经有吃瓜群众袭来声讨,表示“你凉了”。

除了自创品牌,娱乐圈打拼多年的罗志祥,完成原始积累后已经开始做投资人,也算是幕后操盘手了。

在台湾,罗志祥曾经开了一家经纪公司,推出过“创造力”男团,但并没有掀起太大水花。除此之外,“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显示,罗志祥有三家直接控股公司,包括秀桑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秀罗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和上海牛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资比例分别是90%、90%和60%。

这些项目中不乏罗志祥明星好友的身影,比如胡彦斌就同时是上海舞秀和上海牛秀的董事长。事件袭来,作为牛班音乐学校校长,已经是一个“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胡彦斌,恐怕也得有所反应了,毕竟教育行业对于道德污点的容忍度要更低。

品牌和艺人的关系是一体两面,品牌是明星口碑的商业化外显,艺人的舆情则会左右品牌的声誉。对于品牌来说,负面口碑的打击之大,也迫使品牌必须在面对艺人负面口碑的时刻慎而又慎。

劣迹艺人都去哪儿了?

被卷入负面口碑风波的艺人罗志祥不是第一个。那么,这些年因为负面事件产生不良舆论影响的艺人们,最终都怎么样了呢?

先来看另一位因为“渣男”风波而走下神坛的前“男神”吴秀波。在出事之前,吴秀波作为演员、制片人,拍出了《军事联盟》这样的高分剧,又有“雅痞大叔"的人设,曾登上国内一线男刊封面,风头一时无两。

但2018年年末,一个名为陈昱霖的年轻演员指控吴秀波多年“玩弄女演员感情”,“用佛经洗脑”,还“将女孩送进监狱”。负面口碑大面积袭来,与吴秀波合作的代言品牌纷纷解约:2019年1月18日,吴秀波事件发生后,其代言的品牌赫曼德整体厨房未发声明,但迅速撤掉了关于吴秀波的博文内容,微博头像换成另一代言人江疏影;男装品牌乔治汤米官博则停止了和吴秀波及其粉丝的互动。

有吴秀波出演的《情圣2》被撤下无缘春节档,甚至连已经录好的北京卫视春晚,都不得不出动技术手段,由剪辑师连夜加班剪掉了“吴秀波”。

然而,去年12月,消失一年的吴秀波首次露面,为艺考学子加油,评论反馈两极。一方面有人支持吴秀波复出,表示“私生活和观众有什么关系?”也有人强调社会应该对高光之下的明星艺人道德污点零容忍,称“他可能以为互联网没有记忆吧。”

那么,劣迹艺人还能复出吗?我们从过往历史找答案。

2014年,柯震东涉毒被抓,陷入数月牢狱之灾,也被赶出娱乐圈,炫迈、肯德基、妮维雅男士等品牌以最快行动发布声明,广告下架。

2018年6月,沉寂已久的柯震东出席了彩妆品牌Nars的活动,但网友随之对"柯震东疑似复出"发出声讨。7月1日,Nars官方微博道歉,并在之后的活动中,请曾经饰演缉毒警察的张涵予站台,试图挽回品牌信用分,被评价“求生欲满满”。也说明网民有底线,互联网有记忆,不慎用劣迹艺人只会给自己招来一场不必要的危机公关。

2018年1月,因《中国有嘻哈》声名大噪的PG One,被紫光阁点名批评,歌词含不尊重女性、黄色信息等问题。于是PG One被全网下架歌曲,取消活动,一度在娱乐圈销声匿迹。2018年5月,PG One借着生日的由头发了微博宣布复出。4小时后,PG One的那条转发80万的复出微博就被删掉了,微博也遭到了清空。至今PG One在国内没有公开演出活动,但去国外开了演唱会,也有自己经营的潮牌。

2019年2月,翟天临直播中的一句“知网是啥”将其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学霸人设倒塌,论文抄袭造假风波热度持续了十多天。此后 ,翟天临一直没有新戏和节目,已经拍摄完成的也无法上线成了积压剧——有一部由吴秀波和翟天临主演的剧集《无名侦探》至今无法播出。尽管仍然有粉丝说等他回来,但目前翟天临基本上还未有回归荧幕的迹象,只偶尔出现在戏剧舞台上。

另有一部比《无名侦探》更惨的,则是主演接连出事,最后不得不“重拍”的《巴清传》。

2018年3月,《巴清传》男主高云翔因涉嫌“性侵”在澳大利亚被捕,出品方唐德影视市值蒸发50亿元;2018年10月,《巴清传》女主范冰冰又因“逃税”被罚8.84亿元,导致这部电视剧再次进入停摆。一年后,唐德影视宣布与天猫技术协商,承诺于2019年底之前将《巴清传》的原定主要演员的镜头修改为由天猫技术确认的演员的镜头,花费将不低于6000万元。

总结看来,如果说曾经艺人犯错还可以用道歉、悔过等方式挽回形象,重回娱乐圈,那么最近几年,艺人的演艺生命实在非常脆弱,负面公共事件的打击是“致命”的。

早在 2014年9月29日,广电总局就正式下发了“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由“劣迹艺人”参与制作的电视剧作品、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都被要求暂停播出。其中,“吸毒”“嫖娼”行为被明确点名,出轨等道德问题虽未被提及,但也成了大家默认的“劣迹”之一。

当下社会主流舆论对明星艺人的评价越来越严格,触犯了上述条款的污点艺人,被封杀是板上钉钉的。哪怕是“出轨”等私德问题,被雪藏也是常态,再想出镜难上加难。

明星的流量是双刃剑,在其负面缠身的时候,绑定的品牌一定深受其害,会承受连带的风险。对于品牌方和节目综艺制作方来说,挑选艺人的风险越来越大,甚至有了“风险投资”的味道。

尤其是近几年,明星形象相关的意外事件越来越多:形象优质如TFBoys,也会因为王源在公共场合抽烟而“翻车”;配合敬业如肖战,也因粉丝引战的“227事件”至今没能脱身,代言品牌Olay也惨遭网友“集体开发票”抵制。

今天的品牌方也已经学聪明了,不总是后知后觉,“哑巴吃黄连”,而是事前采取各种协议、合同手段进行预防,减少艺人负面舆情对品牌的次生灾害。不少品牌现在在与艺人的合作中,就会在合同中明文标明,如艺人在合作期间因为个人行为或言论招致重大舆情危机,引起负面事件,品牌可以要求明星赔偿相应损失。如果违反,品牌也可以发出立即生效的通知终止代言。

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违约赔款与负面事件真正给品牌方造成的损失比起来并不算什么,但至少也能够形成约束,保障品牌的权益。

在2018年的《创造101》中,罗志祥曾说过:“娱乐圈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世界,艺人没有舞台是一种无奈,艺人不懂得下台是一种悲哀!”现在,正轮到他走下舞台,走出高光,直面质疑。

而舞台之下的品牌与合作方们,也必须加速应对艺人负面口碑带来的风险,小心保护自己的利益,同时在问题出现时及时止损。

颤抖的品牌们,这次又该如何应对?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商长君 钛粉10448 钛ispSfx 钛粉15606 钛粉58399 钛粉08710
339人已赞赏 >
339换成打赏总人数33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爆款法则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爆款法则
爆款法则

新消费、新营销,揭秘爆款背后的方法论。

评论(1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湾湾牌子不用救,国家牌子暂停合作或者冷处理就好。

    2020-04-28 10:48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