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软银等投资8.07亿美元,OYO“续命”

摘要: 印度媒体指出,OYO正如二战中战败的德国,面临着艰难的“布尔格之战”,发动最后的绝望反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作者|陈燕妮、刘荻青、宋炳晨,编辑|李晓萌

3月17日,印度媒体披露,OYO获得一笔“续命”资金。软银愿景基金旗下的SVF India Holdings和RA Hospitality Holdings两大投资实体,为OYO母公司Oravel Stays注入了8.07亿美元。

Oravel Stays以每股52643.22美元的溢价,向两个实体发行总计15325股F轮强制性可转换优先股(CCCPS)。其中,SVF India Holdings以5.07亿美元的价格认购了9626股,RA Hospitality Holdings以3亿美元认购5699股。配股后,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二者将分别持有OYO 46.42%和23.74%的股份。

OYO发言人向印度《经济时报》确认以上信息。该发言人称这笔资金将用于公司可持续增长、运营、管理培训以及提升客户体验。

最近,OYO负面新闻缠身,相继被传出中国区大规模裁员、高管洗牌、酒店解约等消息。据Tech星球报道,OYO中国裁员比例高达80%,业务范围从原先的11个大区缩减为7个,48个Hub(辖区中心)缩减为30个,并将众多城市合并管理。

不少员工集结赶赴OYO中国上海总部讨薪,他们举着“OYO还我血汗钱”的白底A4纸聚集在大堂,其中还有不少被拖欠保底金额的酒店业主。

印度媒体指出,OYO正如二战中战败的德国,面临着艰难的“布尔格之战”,发动最后的绝望反攻。

OYO的“布尔格之战”

从估值来看,OYO是印度第二大创业公司,如果它出了问题,那将会对印度所有创业公司的融资产生震荡。

对OYO来说,去年非常不顺,加盟酒店和顾客都对公司表达了不满。其印度12000名员工中,近两成遭到解雇。OYO其他国家的业务也面临着裁员。

OYO还有一个致命问题——资金。OYO之所以能快速扩张,很大一部分要归因于募集的资金,其中最主要的来自软银(持有OYO近50%的股份)。但是,在WeWork上市流产后,孙正义对被投企业的要求也变了。现在,OYO不得不放弃“不惜一切代价增长”的口号,转而要走一条“可持续的盈利道路”。

OYO能可持续盈利吗?答案在它的财报里。

2月中旬,OYO公布的2018-2019财年的财报数据(截止2019年3月底)显示,其亏损速度超过营收增长速度。该财年OYO总营收为9.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5倍;亏损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4400万美元相比增长了7倍。


图:OYO 2019财年与2018财年数据对比,来源:The Ken

图:OYO 2019财年与2018财年数据对比,来源:The Ken

数据很悲观。该财年OYO不仅亏损增长快于收入增长,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也在扩大,从25% 增长到35%。在年报中,OYO进一步表示,总毛利率从10.7%降至7.1%。几乎没有盈利的迹象。

但公司的管理层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OYO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认为,公司业务在市场中可划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

首先是印度。印度既是OYO最大的市场,也是最成熟的市场。在印度,该公司声称,“正在追逐最佳毛利率,寻找盈利之路”。

其次是中国和东南亚等市场。OYO对这些市场进行了大量投资,虽然这些投资拖累了公司的财报表现,但现在也准备好为公司带来营收和毛利率了。

最后,除上述地区以外的世界其他市场——例如美国和拉丁美洲市场。OYO进入这些市场不到一年,目前仍在建立业务。

讲一个好听的故事

截至2019年3月的财年,OYO在印度收入总额为6.04亿美元(占总收入的64%),高于上一年的2.11亿美元,同比增长近3倍。其亏损由5000万美元增至8400万美元,涨幅较小。以收入百分比计算,印度地区占总亏损的比率仅为14%,比上一年的24%有所减少。

前OYO印度首席执行官、现董事会成员阿迪亚·戈什(Aditya Ghosh)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印度区业务毛利率从上一财年的10.6%增至14.7%,“这展示了我们商业模式的实力。”

他的话可信吗?

首先,公司存在跨部门、跨市场的费用配给问题。从会计角度看,为了呈现一个市场良好的业绩,会将花费归入其他细分市场的做法。一些大公司经常采取这样的做法,为股东和公众带来一个好听的故事。

OYO在印度和世界各地拥有至少40家子公司。如果从印度营销部门,或是人力资源和其他部门拿出1000万美元,然后在另一家子公司中核算,并不是什么难事。

财报中我们看到,2019财年,OYO在印度的营业收入达到了5.81亿美元,毛利率为14.7%(毛利润约为8800万美元),这两个数字都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但这些数字同时也具有误导性。

2018年4月1日起,OYO改变了会计方法,将“可变现净值”(代表商品总价值)计为营收。OYO开始将客房销售收入计入毛利率,这种变化意味着,之前被看作“收入”的指标,现在被看作是“毛利润”。

如果意识到这些变化,财报上的数字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OYO会放弃中国吗

OYO在印度离真正盈利还很远,尽管数字有所提高,但它不太可能向盈利方向迈进。

那OYO在中国是什么情况呢?

OYO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近75%的亏损来自中国市场。该公司声称,亏损是由于,为开拓新市场、前期准备和人力招聘进行了投资,而营收的下滑导致初期的投入损失更多。

但实际情况是, OYO 2017年11月才登陆中国,前期并没有支出大笔费用。

根据公开数据,OYO中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有5万多间客房加盟。2019年3月,阿迪亚·戈什(Aditya Ghosh)曾说:“印度和中国都是我们的本土市场,甚至中国的客房数量还超过了印度。”

在2018年8月的一次采访中,李泰熙称OYO已经是深圳排名第二大的连锁酒店,深圳也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市场。他还说,OYO中国的业务获得了大量资金,上线两个月就实现了资产层面的盈利。

根据这些陈述,OYO中国的亏损是因为进入新市场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巧合的是,OYO在中国和日本等国际市场的系列负面消息,与在印度所面临的投诉极为相似。比如,OYO未向加盟酒店兑现保底金额、客房条件不达标等。

目前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几乎可以预见,OYO在中国的业务将会蒙受巨额亏损。

因此,如果印度和国际市场都远未能实现盈利,OYO注定会输掉扩张之战吗?

也许还有一线希望。OYO最近8.07亿美元的融资,亮明孙正义的态度。无论OYO目前是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创业公司,但它肯定是孙正义眼里最重要的创业公司之一。愿景基金也不能承担第二家WeWork看的代价。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ispSfx 钛粉15606 钛粉58399 钛粉08710 钛粉79603 钛粉63198
337人已赞赏 >
337换成打赏总人数33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志象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象网
志象网

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评论(1

  • caizhukui caizhukui
    回复
    0

    OYO有成为第二家WeWork的趋势啊

    2020-03-19 18:04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