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前夜,“最强男人之战”再次上演

能入围角逐的民营企业大佬均身家超过百亿,是各大富豪榜的常客,他们不仅要拼财力,还要拼谋略。

播放 暂停

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前夜,“最强男人之战”再次上演

00:00 19:45

截图来源于地球最强的男人《一拳超人》

截图来源于地球最强的男人《一拳超人》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为王晓,编辑为杨颢,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依旧没有如约出现。

2月28日,民生银行(600016.SH)称为做好疫情的具体应对工作,董事会换届延期。2003年时,民生银行第三届董事会换届曾因非典延期;2015年时,因董事候选人迟迟未能完成推荐,第六届董事会超期服役两年。

多年以来,围绕民生银行董事会席位的争夺被外界称为“一群最强男人的战争”。首先,能入围角逐的民营企业大佬均身家超过百亿,是各大富豪榜的常客,如新希望刘永好、泛海卢志强、东方集团张宏伟、巨人投资史玉柱、复星集团郭广昌等。

其次,要获得董事会席位,不仅要拼财力,还要拼谋略。

2006年的民生银行第四届董事会换届,第一大股东刘永好就毫无征兆地在投票中被踢出局。“当时还在主持会议呢,突然一下这个董事没了。”尽管已经过去13年,在2019年做客凤凰网一档视频对话节目时,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仍记忆犹新,“当时还是有些气愤的。”

如今,又是一年换届时。相较于第七届董事会换届时各家股东大举抢筹、合纵连横的紧张气氛,当下民生银行的股东们有点波澜不惊。表面看,目前仅有刘永好在港股接连小幅增持、史玉柱将持股在不同平台间进行腾挪,但持股比例都并未改变或大变。

不过,根据《棱镜》深入梳理发现,和过往多家股东长期相互制衡的微妙局面相比,民生银行当下的权力格局已经发生较大变化。

2月22日,银保监会公告,依法结束对安邦集团的接管。据民生银行2019年8月27日公告,从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承接民生银行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达17.84%,安邦此前一直未被批复的股东资格在2019年8月获银保监会同意。因此,大家保险有望在未来董事会中拥有两个席位。

此外,重庆信托董事长翁振杰的董事资格仍未获监管部门批复。同时,民生银行副董事长、“老民生”梁玉堂在2018年10月到龄退休,高管董事急需补位,而现有董事长洪崎、行长郑万春的组合能否延续?

据此,第八届董事可能会是新面孔最多、不确定性最大的一届。谁将最后出现在这18个席位中呢?

史玉柱率先喊话的深意

史玉柱近来有些着急。

2019年12月11日晚八时许,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个人认证微博上称:“民生银行公告显示董事会换届开始了。我个人观点:新董事会成员收入必须与业绩市值挂钩。”

这与三年前的他有些不同。在第七届董事会换届选举时,刚刚回归的史玉柱难掩欣喜,微博上发布董事会会议合影并调侃称:“抢镜头可耻!”红衣白裤的他在一众西装革履的董事中十分抢眼。

2002年,靠脑白金东山再起的史玉柱手握大量现金,一直思索如何投出去的问题。据史玉柱口述回忆,曾饱受追债噩梦的他和研究团队确定了三条投资原则:第一,投资回报率高、稳定的行业;第二,安全,钱不会一下子没了;第三,可变现能力强,因为公司可能随时就要钱。

最符合的就是银行业。于是,史玉柱从冯仑手中受让了万通持有的民生银行股份,这一持股便是18年。

史玉柱曾成功跻身民生银行第四、五、六届董事会,担任董事期间,正是民生银行高速发展阶段。史玉柱毫不掩饰对民生银行的喜爱:“骂我黑心、贪污、违法、乱纪、骗子…..我都不生气,骂我好色挖我绯闻,我还更开心。但污蔑我做空民生银行,我会跳起来发飙。”

2014年,史玉柱称准备退休辞任董事,同时提名时任副行长毛晓峰为董事候选人。不料,2015年初毛晓峰辞任,民生银行也步入多事之秋。不知是否出于对民生银行的感情,2017年1月,史玉柱毅然出清中民投全部股份决定回民生银行担任第七届董事会董事。

此次董事会换届,史玉柱摩拳擦掌,如此看重,与其近期面临的资金压力不无关系。

《棱镜》从港交所的董事权益披露信息上注意到,1月16日,史玉柱将7.14亿股民生银行H股从女儿史静名下的信托账户中换仓到了Alpha Frontier Limited(下称“Alpha”),这笔股权交易市值达41.74亿港元。

Alpha是巨人网络在2016年6月为收购以色列休闲社交类游戏公司Playtika而成立的持股平台,由巨人投资、泛海、弘毅、鼎辉、云锋等多家投资机构组成。原计划由上市公司增发股份及支付现金以将上述资产装入巨人网络,交易对价为305亿元。

但由于游戏资产被疑涉赌,中介机构在其他业务涉嫌违规,二级市场大幅波动等多重原因,巨人网络最终于2019年11月决定终止该重组。又因为交易时间远超预期,各家投资机构相继退出,巨人网络关联公司在承接部分股权后,计划以现金回购泛海投资、弘毅等机构所持股权。

据《棱镜》估算,整个回购涉及交易资金在280亿左右。巨人网络的交易文件显示,部分回购资金已和国际金融机构签订银团贷款协议,另有部分回购资金由上市公司和大股东筹措。

有机构投资人对《棱镜》分析,将民生银行股份从海外信托转到有融资需求的实体,是为了方便向金融机构融资。尽管这笔股权都属于史玉柱名下,但债权人不能处置境外信托持股,转移到Alpha后便于今后处置,且融资折扣率较高。

同样在2019年11月底,民生银行董事会在审核巨人投资全资子公司重庆赐比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一笔70亿并购银团贷款时,独立董事解植春弃权,称“本人掌握项目资料有限,无法准确判断”。重庆赐比当时刚注册成立一个多月。

《棱镜》根据公告信息及交易信息综合梳理,目前,史玉柱巨人系持有民生银行已达4.97%,在一众老牌股东董事中仅次于卢志强泛海系的6.94%(张宏伟东方系与华夏人寿结盟持股达7.91%,其中,东方系持股为3.00%),其2016年末为重返董事会增持的5.95亿H股还面临较大的浮亏。由此可见,民生银行的业绩和市值,以及董事席位,对其都意义重大。

刘永好“佛系”增持,“不会轻易退出”

刘永好的希望系曾常年是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如今则排在了张宏伟、卢志强、史玉柱之后。

民生银行成立初约定单个股东持股不超过10%,而刘永好曾强势增持民生银行至9.99%。刺激刘永好作出这一举动的便是前述第四届董事会的意外落选。当时,除希望系和淡马锡,其他前十大股东无一投票给刘永好。刘永好和新希望副总裁王航曾游说其他董事重新投票,但遭到拒绝。

刘永好落选一度使得民生银行股东间的矛盾公开化。新希望方面曾多次强调,作为民生银行大股东,一直主张股东不贷款或者少贷款,这方面很自律。这意味着,对其他股东的关联贷款并不便利。

多年后再提起此事,刘永好表示想通了。2019年,他在前述凤凰网的节目中说:“不能只考虑自己资金状况、品牌比较好,坚决不在民生银行贷款。还要考虑到其他的股东有一定合理的融资需求。”

同样由于关联贷款,董事张宏伟和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建在2009年中报表决时就投下反对票,理由是涉及泛海的两笔关联交易不清。

强势有性格的民营股东董事,让民生银行的董事会上少不了拍桌子和争吵。但也正因为这种较分散的股权结构,民生银行后来也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制衡结构。

据刘永好在前述节目中回忆,2009年11月26日,香港四季酒店,在民生银行H股敲锣仪式前,刘永好约张宏伟、卢志强到酒店房间聊天。回顾民生银行的发展历程,展望民生银行完成港股上市后的发展,三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们都是民生银行股东,我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另外我们还是好朋友,十多年都在一起,人生哪有那么多个十几年,所以我们要珍惜。”刘永好在上述节目中表示。

此后,民生董事会的火药味就淡了些,至少很少再有公开矛盾显现,甚至在有好的投资机会时,民生银行的股东还会组团出击:东方、新希望、复星、巨人、船东互保协会、福信集团等联合发起设立民生电商,民银国际还曾联合新希望、福信、张宏伟旗下联合能源等收购华富国际,不过该交易后因资本市场波动过大终止。

近期,刘永好在港股市场不断买入民生银行H股。港交所的董事权益变动信息披露,在2019年11月4日到2020年1月21日之间的28个交易日中,其购入1.13亿股,耗资6.33亿港元。刘永好希望系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也从此前的4.41%增至4.67%。

有机构投资者对《棱镜》表示,刘永好增持比例仅有0.26%,如此“佛系”增持,对当下股权格局并无影响,倒更像是因为民生银行H股太便宜而进行的财务投资。刘永好的H股平均持股成本为5.60港元/股。

让刘永好变得”佛系”的可能在于“亲儿子”——联合小米发起的新网银行。为筹建新网银行,刘永好根据监管要求减持民生银行到5%以下。不过他在对话腾讯新闻《财约你》时表示,“我对民生银行非常有感情,不会轻易全部都退出。”

最大变数:曾经的“野蛮人”

相比史玉柱、刘永好等元老股东和董事,新一届董事会最大的变数或依旧来自曾经的那个“野蛮人”。

2月22日,银保监会宣布,从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已基本具备正常经营能力,依法结束对安邦集团的接管。

按照工作计划,大家保险正在逐步变现此前安邦在二级市场疯狂买入的上市公司股权,包括万科、中国建筑以及招商银行等。其中仅去年减持招商银行1.65%股权就变现超140亿元,目前大家保险还持有招商银行9.98%股权。

民生银行与招行是同期被安邦强势入主的,但目前对民生银行股权处置却尚不清晰。公告显示,大家保险承接安邦持有的78.1亿股民生银行股份,占比达17.84%,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3月3日收盘,民生银行A股报收5.84元/股,相较10.09元的每股净资产,市净率PB仅为0.58,大幅低于其他上市大行及股份行。根据民生银行当下股价除权计算,相较2015年中期下跌22%左右,5年来安邦持股亏损超过120亿元。

回望2014年时的民生银行,业绩高速增长、股价靓丽,加上股权高度分散、民营资本为主,引得安邦觊觎。据《财经》报道,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曾私下表达过担任民生银行负责人的意愿。而《财新》透露,时任民生银行董事长的董文标曾警告安邦相关人士:“你们(安邦)没必要控股民生银行,将来很麻烦。”

2014年8月,董文标告别工作了18年之久的民生银行,掌舵刚刚成立的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民投)。同年12月,安邦首次举牌民生银行,并很快增持到10%。随即,安邦副总裁姚大锋被提名增补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

安邦曾自称是财务投资,但显然不能让市场信服。有董事曾对《财经》如此形容:“安邦一开始是敲门,后来是推门,现在看是踢门。”

彼时,安邦的到来打破了民生银行长期维持的股东股权、董事会平衡局面。在董文标担任民生银行董事长期间,民生银行三届董事会阵容始终保持着卢志强、张宏伟、史玉柱、刘永好、新希望副总裁王航、福信集团黄晞、船东互保协会王玉贵、中国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陈建各占一席的局面(除刘永好在第四届换届时短暂出局,中国人寿王军辉后出任第五届、第六届董事。)。

随着安邦强势介入,其他股东一边表态欢迎,一边相继减持:2015年初,郭广昌顺势清空了所持民生银行A股,随后,刘永好、卢志强、中国人寿也进行了大笔减持。如今看来,这些股东却因此实现了高位变现。

相较其他股东董事多以电话连线参与民生银行事务,《棱镜》多次在股东大会看到姚大锋亲自列席,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监管部门始终未核准姚大锋的董事资格。

在进入民生银行董事会三年半后,姚大锋最终于2018年7月3日黯然离职,一同离去的,还有安邦财险推荐的董事田志平以及外部监事程果琦。而更早的5个月前,吴小晖涉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被提起公诉,安邦集团被保监会接管。

曾经第一大股东安邦在第七届董事会中拥有两个席位提名,因此,大家保险也有望提名两名董事进入民生银行新一届董事会,其目前的主要负责人均有银保监会背景。但包括民生银行内部也在猜测,这次,大家保险提名的董事是“佛系”履职,还是会积极参与推动民生银行公司治理?

民生待破局,高管董事最令人期待

2017年2月20日,在延期近两年后,民生银行第七届董事会终于完成选举。

包括:3名执行董事洪崎(董事长)、郑万春(行长)、梁玉堂(副董事长,2018年10月60岁到龄退休),9名股东董事张宏伟、卢志强、刘永好、史玉柱、福信集团吴迪、船东互保协会宋春风、翁振杰、姚大锋、田志平(姚大锋、田志平于2018年7月离职),6名独立董事郑海泉、刘纪鹏、李汉成、解植春、彭雪峰、刘宁宇(郑海泉任期届满后宽带资本基金董事长田溯宁接任被提名为独董)。其中,张宏伟、卢志强、刘永好也被选为副董事长。

在第七届董事会中,同方国信子公司重庆国际信托董事长翁振杰是唯一新出现的股东董事,目前,同方国信系持有民生银行股份3.05%。不过监管部门至今未核准其董事资格。

自2017年第七届董事会履新以来,民生银行股东持股格局整体上变化不大,出现在前十大股东中的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证金公司)是财务投资者并在择机减持。因此除大家保险外,股东董事如无意外与上一届变化不大。

大家保险之外,较大的变数还有高管董事。

民生银行董事会要求,不少于2名高管担任董事。在梁玉堂到龄退休后,第七届董事会中,除了董事长洪崎,仅郑万春1名高管董事。

目前,民生银行的高管阵容包括:行长郑万春,副行长陈琼、石杰、林云山、李彬、胡庆华,财务总监白丹、首席审计官张月波和行长助理欧阳勇。

其中,陈琼2018年赴任民生银行,此前任中纪委驻银监会纪检组副组长。郑万春在2015年末从工商银行副行长任上空降到民生银行。

其他高管均是民生银行内部培养提拔,他们的入行时间最早到1995年民生银行筹备时,最晚也在2001年就已加入民生,至少在民生银行已工作19年。

同时,董事长洪崎去留也是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洪崎今年63岁,自民生银行创立时即担任总行营业部主任,2004年1月起出任董事会执行董事至今,2014年8月接任董文标成为民生银行第三任董事长。据《财新》此前报道,第七届董事会酝酿时就曾有洪崎到龄退休的提议,但考虑到董事会平稳过渡,老股东也支持洪崎留任。

如果洪崎到龄退休,郑万春是否会接任董事长?又能否融入民生银行的文化?这仍有待揭盅。

此外,章程修改中的一些细节也将影响第八届董事会的阵容。

民生银行在2018年根据《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指引》新修改的章程要求:已经提名董事的股东不得再提名独董;同一股东及其关联人不得同时提名董事和监事人选。

而此前,同一股东同时提名董事、独董、监事较为普遍。如第七届董事会、监事会中,新希望、泛海、安邦、船东互保协会等在董事、监事中均有一席。第六届董事会时,来自复星的股东董事郭广昌和独立董事王立华在表决复星授信时都做关联回避。

因此,高管董事之外,独立董事也会迎来巨大变化。

实现董事会的顺利换届之外,提振经营业绩正成为这家银行的当务之急。2019年上半年洪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2015年开始到2017年,民生银行在收入、业务发展速度、净利润还有不良资产处理上的调整,实际上都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有民生银行地方分行负责人对《棱镜》表示,民生银行的优势在于其灵活、市场化的机制和人才。他调侃称,民生银行早年是“包工头时代”,做了许多创新和试错。但当下开拓客户如果去拼额度、拼利率,很难与大行比拼。

《棱镜》从民生银行内部相关人士获悉,民生银行近日在风险、对公、零售业务条线都进行了大规模的中层干部竞聘。胡庆华表示,民生银行最大的优势是市场化,市场化最大的体现是用人,民生应坚决摒弃论资排辈、用人固化、用人唯亲等非市场化用人现象。

“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了。”上述地方分行负责人表示。

该图表为《棱镜》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整理而成

本文系作者腾讯新闻棱镜深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