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欢喜传媒的如意算盘会继续得逞吗?

摘要: 欢喜传媒的资本运作:独家投资市场认可的潜在爆款电影,在电影上映前在将风险转嫁给第三方。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麻辣娱投,作者|24号

电影《囧妈》被24亿元保底,这几天已经刷遍了影视圈,这是继《疯狂的外星人》之后,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又一部被天价保底的片子。

欢喜传媒的资本运作也越来越明晰,通过对股东导演的绑定,独家投资市场认可的潜在爆款电影,在电影上映前在将风险转嫁给第三方,获得保底方的提前预付款,从而完成对电影的获利和切割。

然而,2018年春节档《疯狂的外星人》28亿保底案已经失败了,是什么原因让欢喜传媒的如意算盘又一次得逞呢?为什么还会有人天价接盘《囧妈》呢?

绑定明星导演获得独家投资权,欢喜成最大赢家

欢喜传媒是董平的第三家创业公司。

2015年,董平带着宁浩徐峥入主欢喜后,从2016年开始,欢喜传媒便不断与国内优秀的导演签约,通过股权或者其他合约形式绑定了华语电影的内容产出者。至今欢喜传媒拥有了华语顶级导演天团,其股东导演包括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以及张艺谋,非股东导演有贾樟柯、王小帅、文隽、李扬、陈大明以及刘心刚。

这些导演中商业性质最浓厚的无疑是宁浩和徐峥,以及陈可辛和张一白等。从2015年到2019年,董平入主欢喜传媒5年,这5年间欢喜对其签约导演的影片投资变化,也可以看出欢喜传媒的野心和战略。

影视作品从前期筹备—拍摄—后期制作—上映所需周期很长,快则一年慢则两三年,甚至更长都有可能。倘若以2016年为起点算,2019年之前都是欢喜传媒布局上的阵痛期,在对签约导演进行股权奖励和配发启动资金的同时,要承受等待作品面世前的煎熬。

欢喜传媒2018年电影及电视剧版权投资取得的收益是1.74亿港元,主要收入来自张一白监制刘若英导演的《后来的我们》及宁浩监制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两部电影。根据欢喜传媒的财报,以及影片的投资方数量,2018年欢喜传媒影视业务毛利为8911万港元,而两部电影的内地总票房为44.61亿元。

不难看出欢喜的收入和利润是极低的,收益率低有多方面原因,其中包括片方分账收入只占分账票房的39.1%,以及上述两部作品欢喜不是全额投资,只能获得部分分账收益。

欢喜传媒的策略转变从《疯狂的外星人》开始,但这是欢喜传媒有意而为之。

《疯狂的外星人》在上映前,欢喜传媒就发出公告称,电影被乐开花影业以28亿票房的价格进行保底。欢喜传媒在上映前,就取得了7亿人民币的保底收入,然而电影成本仅4亿人民币,欢喜单片票房获利3亿人民币,超过往年任一年电影收益及利润。

这一次又轮到了《囧妈》,囧妈在上映前欢喜支付给徐峥2.17亿元人民币,让其拍摄电影,并取得了《囧妈》的独家投资权。又是在上映前,横店影业以24亿元的人民币保底,付给欢喜6亿元的保底费用,且还要承担1.5亿元的宣发费用。

欢喜再一次完成了对大投资电影的切割,无论《囧妈》最终的票房是多少,都不会影响到欢喜传媒的利润,甚至当电影票房超过24亿元时,欢喜还可以取得超额票房的分红,堪称最大的赢家。

欢喜对导演的差异化区分以及欢喜首映的野心

欢喜传媒和明星导演的合作年限基本上都是6年,大部分导演是2016和2017年开始的合作关系,这也意味着欢喜传媒到2021、2022年之前,都会是欢喜传媒影视作品的高发期,在导演合约结束后,欢喜是选择与导演续约,还是董平前两家公司一样,欢喜被董平抛弃,也是一个悬念。

欢喜合作的导演可以分为股东导演和非股东导演,对股东导演的增股绑定,也是欢喜传媒前几年亏损的原因之一。2016年欢喜传媒引入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4位导演股东,为他们配发新股产生非现金开支11.20亿港元。2018年引入张艺谋作为导演股东,配发1.5亿新股产生2.7亿港元非现金开支。这导致2016年欢喜传媒亏损12.52亿港元,2018年亏损4.45亿港元。

在股东导演中,宁浩和徐峥无疑是欢喜最重视的两位导演,不仅是因为董平带着他俩一起入股欢喜的前身21控股。从合作项目的条款上也可以略窥一二,欢喜对宁浩和徐峥的作品,具有独家投资权也就是排他权,而且这两位导演的项目仅有电影。

张艺谋、陈可辛、张一白和顾长卫这四位导演,欢喜传媒对他们的电影项目具有优先投资权,这意味着,欢喜与这几位的关系不如宁浩徐峥那么紧密,可能是因为这几位导演在电影圈的根基更为深厚,也可能是欢喜不想独自承担风险,没有那么看好他们的项目收益。

而且张艺谋、张一白和顾长卫的合约里,主要的项目都是网剧,而非他们擅长的电影,欢喜传媒借助大导演给欢喜首映造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比如张一白导演的有待上映的网剧《疯犬少年的天空》。

至于王家卫,大家都知道他的电影所需周期长,而且在当下的电影市场环境里,可能不会有过高的市场回报。但是在网络剧领域,王家卫就如下凡一般,会引起大众的高度观众,选择王家卫拍摄或者监制网剧,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在非股东导演中,贾樟柯、王小帅、文隽等导演的作品主要偏向文艺方向,这是与股东导演商业属性强的一大区别。

在这些导演的合作条款里,几乎都有一条,欢喜具有作品的新媒体独家发行权和转售权,这有什么深意呢?2018年初,欢喜与猫眼达成了战略合作,猫眼9.53亿认购欢喜传媒15%的股权,合作内容主要为三点:

1、猫眼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电影和电视剧/网剧项目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

2、猫眼将在其网站及APP内为欢喜传媒新媒体影视内容和服务提供服务入口,并利用其资源推广欢喜传媒新媒体影视内容和服务。

3、猫眼将利用其互联网资源及技术,协助欢喜传媒的新媒体影视内容和服务的运营和拓展。

欢喜和猫眼的合作里,占据主动方的无疑是欢喜,猫眼为了捆绑上游的内容,提供了钱和平台,欢喜在合作里获得了影视行业稀缺的现金和最需要的流量。

欢喜可以获得猫眼的资金,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导演资产,宁浩、徐峥、张艺谋、王家卫等人正是内地电影市场的票房或者符合代言人,可以介入这些导演的项目,无疑比介入其他电影项目更有赚钱的机会,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公司天价保底,来获得电影的发行权。

前有乐开花28亿元保底,现在又有横店影业24亿元保底,但是《疯狂的外星人》保底已经是失败的了,电影的分账票房只有20亿元。2020年的春节档,《囧妈》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唐人街探案3》《中国女排》《紧急救援》,这些虽然没有《流浪地球》中国科幻片的里程碑之作,但也都是重量级的选手。

而且,喜剧电影在内地电影市场里的巅峰期似乎已经过去了,今年春节档的冠军是《流浪地球》,暑期档的冠军是《哪吒》,就连去年春节档上映的电影,票房冠军都是《红海行动》而不是《唐人街探案2》。《囧妈》作为一部喜剧题材为主的电影,会在春节档打破喜剧电影的天花板吗?横店影业又会如愿吗?但这都不妨碍欢喜传媒是最大的赢家。

【钛媒体作者介绍: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麻辣娱投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麻辣娱投
麻辣娱投

聚焦文化产业,纵深泛娱乐细分领域报道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