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HR SaaS发展,为何差异那么大?

V观世界

V观世界

· 2019.09.26

当中国不再是廉价劳动力的天堂,工作方式也随之被改写。

播放 暂停

国内外HR SaaS发展,为何差异那么大?

00:00 11:27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V观世界

2012年,IBM和VA(即U.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签下一个1.23亿美元的大单,主要用于把客户的人力资源管理都转移到HR SaaS上。

虽然成交价引来了不少吃瓜群众的围观,但同行看到这个长达10年的合同,还是觉得很划不来。

毕竟,卖一套软件就有几十万上百万,你耗上10年,口袋才1亿多美金的进账,怎么算都亏。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云服务最大的优势之一,就在于极高的资源利用率和极低的边际成本。在按需配置的大前提下,服务VA,IBM并没有多大的成本压力,也不影响新品和新客户的开发。

理才研究院绘制

云服务的优势,让IBM接下了一般传统软件商搞不定的单子。

SaaS模式在企业服务领域持续渗透的同时,也让专注HR SaaS领域的后起之秀,有了更多崛起的机会。

就在同一年,一家叫“Workday”的HR SaaS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虽然敲钟上市的有很多家,Workday的IPO规模却刷新了自facebook 以来科技领域的记录,上市首日暴涨74%。

看到这样的景象,圈内圈外人都不淡定了。

有人评论:“SaaS HR软件,这是要火的节奏啊!(原话为:SaaS HR Software is Ready to Take Off)”!

说这话时,SaaS HR的春天刚开始。

7年后,SaaS HR市场持续走高。即便经历过一波又一波高密度、大金额的收购潮,国际市场依然活跃着超过700款人力资源类管理及服务软件。仅softwareadvice单个国际性交易平台,可统计的万人以上规模的服务商,就有超过340家(2019年8月数据)。

而Workday,作为HR SaaS领域的标杆性企业,公司总市值也从2012年的95亿美元飙升至近400亿美元。

来自百度知识图谱

Workday看好SaaS HR,并不偶然的。

除了它,国际市场中,还涌现出Ultimate、Ceridian, Kronos、ADP、Oracle、SAP等多个头部玩家。

BambooHR、Zoho、CakeHR、ClearCompany HRM、Zenefits、JazzHR 、BirdDogHR等腰部和尾部玩家,也在各自领域混得风生水起。

HR SaaS在国际市场的欣欣向荣,吸引更多人前仆后继,国内也不例外。

2005年,以陈谏为代表的早期SaaS实践者,开始SaaS HR产品的研发。为了验证产品可行性,陈谏还带着产品demo跑到国外去做了路演。2年后,第一代在线人力资源管理产品BroadVision HR SaaS问世。

当时,产品吸引到新浪、凯琳兴业,恒泰实业等种子客户。不过,受限于服务器、带宽等因素,早期项目没能做起来。
直到2014年前后,国内SaaS HR才重新迎来发展高潮。

只不过5年过去了,国内SaaS HR和国外相比,还是另一番样子。

投资热度

workday在发展早期,得到了大量资本的加持。

2009-2011年,workday累计获得7500万+8500万美元的融资(折合人民币10亿多)。2012年,IPO后发行2275万股,又募集到6.37亿美元的资金。

发展初期的资本青睐,加上中期不俗的盈利能力,最终有了今天的workday。

从投资热度看,HR SaaS作为最受资本青睐的3大赛道之一。国内这一领域的投融资表现,也算不错。

艾瑞数据

在艾瑞等整理的《2017-2018中国业务垂直型SaaS融资情况》中,HRM领域融资热度2017年仅次于CRM,2018年反超,成为头号选手。

不过,赛道大,选择多,资本分布的不均衡,加剧了细分市场发展的两极分化。

当然,资本的集中投放,也是市场体量和热度决定的。

比如招聘领域,之所以成为HR SaaS 投资最热门的赛道之一,其有统计的网络招聘市场规模就高达91.2亿。

像workday这类专注人力资源管理软件的,在国内期初还算比较冷门的投资板块。只是近年,随着企业数字化建设的深入,融资频次及金额才得到爆发式增长。比如理才网、易路、点米等单笔均曾获得上亿投资。

单笔过亿,在国内2B投资界,已经算焦点。但和国外SaaS头部玩家,动辄亿级美元的融资相比,差距不仅在汇率,也在前期的发展机会。

投资回报

对于前期投入大,盈利周期较长的企业服务商来说,资本的注入,无疑雪中送炭。

不过资本方毕竟不是慈善机构,除了看市场体量画下的饼,还需要漂亮的业绩和投资回报支撑。

在回报周期这块,Saleforce 的投资方等了20年,才等到它坐拥百亿美金的营收,真正扭亏为盈。Workday的投资者,也等了10余年,虽然目前还没等到市盈率转正的那天。

国内关注2B赛道的投资机构很多,不过大部分投资者,显然没有那样久的耐心。

据不完全统计,国际上大多数风投基金的投资周期一般为10年。而在国内,即使是2B领域,投资周期长达5年,基本已经是极限。普通公司平均的投资回报周期,只有16个月,甚至更短。

理才研究院绘制

在前期盈利能力不足,而资本回报周期较短的情况下,大批SaaS HR企业在资本和市场的夹缝中,艰难求生。

即使熬到上市,方便投资退出,自身的盈利能力和发展的不充分,依然缺乏漂亮的财务数据支撑未来发展。

当然,能走到IPO这一步,基本已经赢在起点。更多的,不幸成了阵亡名单的一员。或者,勒紧腰带过日子,边谋生,边寻找新的融资机会。

市场营收

国内SaaS投资理性下行和资本方的过早施压,其实是有一定缘由的。

最主要的,就是相对保守的营收成绩,使得资本市场顾虑重重。

从整体的市场规模看,现阶段国内HR SaaS的发展体量和国外完全不在同一级别。

(Workday公开财报,单位:亿美元)

(T媒体统计数据,单位为:亿人民币)

单单对比下workday 全年营收和国内SaaS HR整个行业的营收,就能明显地看到差异。

照理说,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企业数量也不少,为什么市场规模就是上不去?

说到底,市场成熟度、营销范围、客单价、产品,包括客户群,依然是促因。

比方说市场。你说,信息化是未来趋势,可目前中小信息化需求最高的北京,也就12.8%。而且,客单价普通不高,1-2万是常态,撑死了也就10来万。走不了量,规模根本做不起来。

中下企业付费意愿和能力有限,那从信息化需求更强、付费能力较高的大企业入手吧?抱歉,这类客户早就“名花有主”,而且国内数千万企业,大公司不到10%。没资源,你抢不来。抢到了,你也不一定能伺候好。

而workday不同,一开始相中了中型企业。而后,悄悄把近4成的全球500强企业都变成了自己的客户。一个客户数十万,抵得上你成百上千,差距一开始就摆在那儿了。

再说说获客吧,本来SaaS软件的营销优势在线上,不过目前,国内大多数SaaS厂商,很多客户资源依然来自于线下,而且重度依赖老板关系网和销售拓客。

这样一来,核心的市场范围、获客渠道就那么多,销售成本怎么也降不了。这样算下来,本就不多的利润,就更少了。

而且, HR SaaS产品有个很尴尬的点。

你说,员工管理、考勤、薪酬、绩效、社保公积金、培训等重要吧!是重要,而且管理层、员工每人每天都要用,也算高频、刚需。

可问题是:自己人麻烦点,手工统计也能凑合。

因为这一点,高度聚焦中小企业的SaaS HR服务商,客户需求并不如预期强烈,也没有多大的溢价空间。

等到企业到了发展期或成熟期,能产生稳定需求了。但极低的客户黏性,又制约了向这一步发展。

写在最后

以上说来,中国的 HR SaaS很难有出头的日子了?

倒也未必。workday 的成功,难以被复制,不过它至少说明了一点:HR SaaS的市场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潜力是巨大的。

而且,在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的现在,“高效”成了更经济的工作方式。只需一点成本,就能提升整体效率和管理质量,比请几个人手工作业,更快捷,更划算!

这是粗放式管理对精细化管理的让步。

也是高昂的用工成本对降本提效的逼宫。

当中国不再是廉价劳动力的天堂,工作方式也随之被改写。(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V观世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