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立足票务,深入发行,主控项目,2019票务平台的新战场

摘要: 对票务平台而言,没有比直接与靠谱的主流电影公司进行投资、深度合作更快速的进入电影产业链上游的方式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锋芒智库,作者丨指月

2019年2月4日除夕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后,猫眼娱乐在近期又有了大动作。

3月15日,猫眼娱乐宣布与欢喜传媒达成战略合作,猫眼将投入3.9亿元港元(约3.327亿元人民币)认购欢喜传媒8.11%的股份。公告显示,猫眼娱乐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电影和电视剧及网剧项目优先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还将与欢喜传媒共同投资电影和电视剧及网剧项目,并且与欢喜传媒合伙人徐峥、宁浩、王家卫、张一白、陈可辛、贾樟柯、顾长卫等一批国内顶级创作者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

欢喜传媒是2015年由董平、宁浩、徐峥创办的公司。几年之间就已经吸纳了多位国内一线导演成为公司股东,2018年用股份+现金签约“国师”张艺谋也一度成为行业热闻。囊括了多位票房好手、国际电影节获奖常客,欢喜传媒所累积的电影内容制作资源无疑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另一边,淘票票背后的阿里影业也在2019年前后有类似动作:2018年11月阿里影业启动“锦橙合制计划”——计划在未来5年四大档期中,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推出多部优质合制电影。

随后在2019年1月9日阿里影业宣布战略投资韩寒的亭东影业,1月23日,阿里影业又与华谊兄弟宣布达成一系列合作,阿里影业为华谊兄弟提供7亿元人民币借款,以解决后者燃眉之急。华谊保证在协议生效之日起5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期间内阿里影业对华谊主控电影项目享有优先投资、优先合作发行等多项权利。

在此前的分析中,锋芒智库多次提到票务平台的购票业务占有率变数已经不大,猫眼淘票票两分天下,双方发展的重心从前两年开始已经转移到了电影发行业务的争夺上。2019年春节档,猫眼、淘票票几乎参与了全部主流电影项目的出品或发行中,成为电影产业链中不可缺失的一环。

而2019年,则是猫眼、淘票票继续深入产业链上游,从内容生产开始就绑定优势电影项目的开端。两大票务平台背后公司大手笔与电影制作公司进行合作绑定,这样的趋势如今已经成为现实。

票务、发行、主控,票务平台的进化路线

猫眼电影、淘票票两家票务平台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两者在电影领域的积累和发展路线是有区别的:猫眼电影背后大股东是传统电影巨头之一的光线传媒,因此猫眼电影早早地开始了主控宣发深度介入重点电影项目。而淘票票显然更趋向于互联网基因,并没有太多电影领域的主控经验。

结果就是,淘票票在2018年底开始提出宣发平台“灯塔计划”,意在以联合发行的身份参与大量电影的宣发过程中,以积累相关的经验和资源,而猫眼电影则更多地以主控发行的身份参与。

整个2018年结束后,猫眼电影参与了7部电影的主发行,共取得67.77亿元的票房成绩,仅次于中影股份和华夏电影发行两大具有进口发行权的国有巨头;淘票票则专注于联合发行,惊人地参与到了23部电影之中,仅次于华夏电影发行。

对淘票票来说,2018年的这段历程显然相当重要,也给了阿里影业利用淘票票这一平台继续加大投入,进行主控发行的信心。只是2019年的第一炮并未打得太响:阿里影业主出品,淘票票主发行的《小猪佩奇过大年》凭借宣传短片大刷了一波热度,然而正式上映后却仅获得1.24亿元票房,在儿童家长观影这一细分市场完败于同档期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后者共取得了7.12亿元票房成绩。

可见,票务平台虽然有着宣发上的独到优势,但也不是万能的,主控发行的期望收益很高,但风险也很巨大。同样是春节档,票房第一的《流浪地球》出品发行名单里猫眼和淘票票依旧以联合出品、联合发行的身份分得了一杯羹。

观众对电影内容的大众接受程度才是根本。《地球最后的夜晚》凭借神级宣发抢得创造历史的预售票房成绩,也逃脱不了第二天开启断崖式下滑的命运。

所以对票务平台而言,没有比直接与靠谱的主流电影公司进行投资、深度合作更快速的进入电影产业链上游的方式了。阿里影业联合华谊、投资亭东影业,猫眼娱乐选择与欢喜传媒进行强强联合,或许也是因为后者的模式已经有实打实的收获。

2018年欢喜传媒参与出品的电影主要有四部,分别是顾长卫导演的《遇见你真好》、刘若英导演的《后来的我们》、文牧野导演、徐峥监制的《我不是药神》以及贾樟柯导演的《江湖儿女》。四部影片均有电影大咖把关,《我不是药神》《后来的我们》分别取得了31亿元、13.61亿元票房。

2019年开年,欢喜传媒的电影项目里除了张艺谋的《一秒钟》未来尚未明朗,春节档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也获得了22亿票房的不错成绩。

相比淘票票,猫眼电影与光线传媒的关系让它更早进入了主控电影宣发的阶段,但也并不能说猫眼就走在了前面,毕竟光线传媒自身也有发行业务,以猫眼的市场地位,显然也有更多的发展可能性,去把控光线传媒电影之外的主控项目。

中国电影市场2019走向不明确

据“电影票房”统计,3月上半程全国累计票房21.78亿,同比去年的跌幅稍微收窄,但仍然达到了26%,可见大盘并不乐观。这在之前就有端倪:春节档虽然在票房数据上有所上升,但七天观影人次却同比减少达1500万,可见提升票房的动力主要源于票价提升。

而春节档结束后,进口片迟迟未能接过《流浪地球》的大旗继续高歌猛进,反而没有一部突破10亿元,无论是打着詹姆斯·卡梅隆监制品牌的《阿丽塔·战斗天使》,还是动画巨制《驯龙记3》,又或是漫威新作《惊奇队长》均表现平平。

春节后表现最好的反而是台湾电影《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这部小成本爱情片上映4天已经取得了3.28亿元票房,大有成为黑马之势。而这部电影的出品、发行名单里,并没有猫眼、淘票票的身影。

这可以说是一个孤例,并不代表票务平台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有所放缓,但2019年春节档后电影市场的疲软、《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莫名杀出,至少说明了在大多数时候,电影产业的不确定性极高。因此票务平台在不断深入电影产业链上游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更大的风险。

多方布局仍然是减低风险的有效办法。而发展至今,猫眼娱乐们也有了这样的基础,在积极参与电影产业链布局的同时,参与剧集、综艺领域也成为选项之一。以猫眼娱乐为例,2019年,猫眼参与出品的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和联合出品的《老中医》在网络端和电视端都有不错的热度,后期还有《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头部IP剧项目储备待播,俨然已经是剧集领域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产业链的细分领域越来越多而细致,从传统意义简单的制作、发行、放映划分下,多数大型影视公司都具备了全产业链能力,但实际上各自依靠站稳脚跟的仍然是核心资源,其他更广泛的布局都建立在这个核心资源之上,万达的院线、猫眼淘票票的在线票务等等。

而真正的“大而不倒”,仍然没有在影视业出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锋芒智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锋芒智库
锋芒智库

立足于传媒行业垂直领域的影视舆情研究机构。(公众号:fengmangzk)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