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被抖音带火的重庆民宿:一年数量猛涨6倍,陷“网红后遗症”

摘要: 在重庆成为网红城市,并开始收割旅游红利的路上,民宿成了受此影响最直接的行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娱乐资本论,作者 | 付于洋,编辑 | 十八子

在重庆成为网红城市,并开始收割旅游红利的路上,民宿成了受此影响最直接的行业。

据途家数据,2017年底,重庆民宿只有5000家,到2018年底,超过33000家,猛涨六倍不止。

这段时间恰好跟重庆成为网红城市的时间同步。2018年上半年,重庆“穿楼轻轨”、“洪崖洞夜景”的视频先后在抖音上走红,成为唯一一个播放量破百亿的网红城市。

重庆旅游业乘上了网红城市的东风,民宿受众又跟抖音受众高度重合,加上较低的准入门槛,几个月内重庆民宿数量激增到市场供大于求。

洪崖洞民宿主大伟的一次拿房经历很有代表性:

去年8月,大伟看中了一套全江景房,业主叫价4000元/月,他没讲价正准备当场签合同,签约当口,来了第二波人也要做民宿,他抬价到5500,对方喊价6500,他扭头走了。“同样的户型,2017年12月的市场价格也就2500元左右。”大伟说。

短短大半年,重庆一套房地段佳、风景棒的房源租金涨幅达到260%。

因为租金成本上涨、同质化严重,不少民宿主难以为继,行业进入洗牌期。

从业者戏言:在重庆做民宿如同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民宿洗牌不是孤例,大理、厦门何尝不是,但放眼全球,无论是国外民宿巨头Airbnb,还是国内的途家,动作依然频繁,2018年,城市连锁民宿品牌频频发生大规模融资,乡村民宿也开始成为大资本着眼之处。

通过数据我们可以看到,民宿行业仍然处于高速发展期,此背景下,重庆这个因为互联网而短期内爆红的案例,更具有代表意义。

走红:当之无愧的抖音之城

黄军是2017年4月开始在重庆做民宿的,现在他创办的麦家优品已经有三家分店,共56套房源,是重庆前三的民宿供应商。

对于重庆成为网红城市带来的变化,重庆民宿是怎么火起来的,他的感受最为明显。

重庆民宿数量开始猛增正是从2018年春夏开始的,当时正是重庆在抖音上开始大肆走红的时候。

2月28日发布的一条“远道从广东顺德来到重庆看看这种神秘的城市,就为了看看抖音上穿楼而过的轻轨……”视频拿下了重庆抖音最高播放量,到了4月,吊脚楼洪崖洞的夜景开始持续在社交网络上刷屏。

此后,在抖音9月发布的“抖音城市形象热门视频TOP100”的榜单上,重庆共有21条视频上榜,远超二、三名成都、西安的10条。重庆同时还是唯一一个播放量过百亿级的城市,成为当之无愧的最火“抖音之城”。

要知道,无论是抖音数据还是途家数据均显示,两者的用户高度重合。女性用户占比远远高于男性,且用户年轻化趋势明显。80后、90后游客恰好是来渝游“生力军”,将近四成。

另一方面,重庆政府也在努力抓住成为网红的红利。在五一节大量人潮涌入洪崖洞,千厮门大桥需要封路接待之后的半个月,2018年5月16日,重庆召开旅游发展大会,重庆市委书记当场表示,要把重庆打造成世界知名旅游目的地,旅游要成为重庆市的支柱产业。

(政府在穿楼轻轨下方修建了观景台供游客拍摄,去年3月动工,8月完工)

虽然重庆爆红集中在2018年上半年,但2017年,重庆就已经凭借“最复杂立交桥”、“波浪形公路”、“屋顶公路”等一系列有策略地城市营销成功树立了“魔幻8D”城市的标签,旅游热度也随之持续走高。

重庆在多个报告中位居旅游增长最快的城市榜首。旅游人次总基数增长的同时,游客在重庆过夜天数也在增长。据携程数据,超过1/3的游客游玩时间在4天以上。

民宿的热度与旅游目的地热度是趋同的,加之重庆房租的低门槛和互联网强大的带动效应,这些都为重庆民宿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土壤。

大势之下,在重庆开一家民宿,成为了不少人的热门选择。

据途家报告,截至2018年8月底,重庆民宿订单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的115%;重庆民宿的房源相比2017年全年增长了180%;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

降温:浮现的网红后遗症

大伟刚好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市场的,2018年4月,还在读大四的大伟在渝中区拿下了他的第一套民宿房源,此后踏上了全职房东之路。

但是很快随着做民宿的竞争者数量激增,他就遇到了上面的砍价事件,朝天门、洪崖洞、解放碑等重庆民宿热门地区的租金疯涨,大伟从4月到9月一共拿了12套房,此后就不再拿房。

无独有偶,黄军去年上半年看了300套房,一套也没有拿。他此前拿成2000的房子,2018年8月以后的房源就没有低于过3500,现在同样的房子已经涨到4000以上。

要知道,重庆虽然是直辖市,但是一向以比同等级城市更低的房价、房租出名。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公布的数据,2018年7月,重庆每 36.6㎡的租金为1092元,在全国城市中仅列19位。对比起来,重庆民宿320元/夜的平均价格,却跟同等级的城市相差不大,因而利润更加可观。

然而民宿主的利润空间却随着租金的巨大涨幅很快缩窄,重庆城的平均房价涨幅达到26.44%,高居第三,在民宿集中地带上浮程度更是成倍增长。

一边是租金猛增,民宿主成本上升,另一边重庆民宿市场开始供大于求,游客的增速没有跟上民宿数量的增长。

最明显的就是民宿主们为了拉客开启了价格战,一家比一家低。 “有些是自家的房子,有些是与其空着,不如能卖多少是多少,我见过比较夸张一点的,三室一厅卖180一晚 ,”大伟回忆,“价格战打得真是‘毫无底线’。”

入住率下降更直观地表现了市场的变化。

2017年12月份,当时黄军只有11套房,但连续几个月都是95%以上的入住率,那时途家的数据显示,整个重庆城的民宿才5000套。

到2018年国庆,他开始感受到不同了,有56套房的他每天都有空房,而2017年国庆,麦家优品提前一周就没房了。

实际上,这一点在当时就已体现了出来,除了成都,重庆和西安的抖音热度已经跌出前5,抖音用户的注意力又转到了一线城市。

不过今年春节,抖音的春节数据显示,重庆打卡量还是位居全国第一。

只是这时候,重庆已经有了36000套房源。黄军说,往常春节从除夕到初一,大家都是订满的,但是今年他还空了三间房,初一几天连续满房后,初五后面又有空房,“初六初七那就太明显了,大家都空得特别多。”

在重庆,抖音带来的热度或许正在消散,但民宿的增长潮明显没有调整过来,做民宿的盈利空间受到挤压——这个行业遭遇了网红后遗症。

围城:外面想进来,里面想出去

这形成了一个奇观:在民宿扎堆的渝中区,随便走进一家中介公司,说要租房,中介就会立马问你,是不是要做民宿,他旁边的女孩可能正在跟民宿业者通着电话,似乎在网红城市的光环下,重庆的民宿生意如火如荼。紧接着他们会告诉你,最近退房的民宿主也很多很多,“都是那些做不走,转租出去的。”

在重庆城里做民宿,仿佛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从11月进入淡季到现在,就黄军所知,很多小的民宿主入住率连40%都达不到,难以覆盖房租成本,年初途家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整个平台退掉了大概3000多套房子,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

黄军说:“现在我们几家大的供应商,聚在一起讨论得最多的就是寒冬,先优化房源淘汰掉数据不好的房子,还有就是几家抱团取暖,集合起来去打通资源。”

比如一起去找OTA平台要窗口来进行导流,同时加大社会化营销力度,在小红书、抖音、微博上做专业新媒体运营,以及各类开源措施:在房间中摆放有重庆特产的货架,给周边餐饮店打打广告,跟重庆旅游的票务供应商(门票、船票等)合作等等……

上面是规模化专业玩家的应对措施,对大伟来说,他的民宿生意就只他一个全职员工,他的应对方式就是严守成本红线,把拿房租金控制在一条线之内。

其他重庆民宿的重要权衡标准,江景区位、装修等在他那都不是首要考虑因素,“旺季大家都有房卖,我们这些中小玩家是要保证淡季不至于太惨,租金成本的高低直接决定了在淡季的时候能否盈利。”

河豚文旅接触的每一位民宿主都对行业淡旺季了如指掌,而淡季往往是那些经营不下去的人退出的高峰。

做民宿并不容易,哪怕是在网红城市重庆,拥有得天独厚的城市景观和关注度。

晚上10点接受我们电话采访的时候大伟才吃上饭,还时不时来一句,“稍等,我回一下客人”。大伟没有算过他到底赚了多少钱,因为他把赚了的钱又投进去了,“每个月1-2万总是有的。”“但是这么累值得吗?”“如果不是我年轻,我才不干这个。”在他看来,目前重庆民宿市场的情况是“除非有经验,现在入场黄花菜都凉了。”

随着春节后的淡季来临,大伟已经将手里的房源转出了5套,只剩下7套,他想着做两年民宿累积了原始资本再去干点别的。

民宿市场:风正起时

其实,各地民宿的洗牌一直存在,民宿行业发展势必会有初期增长-爆发-洗牌的过程,尤其在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厦门、大理等地都有类似过程。只是在重庆,因为互联网带来的网红效应,这一过程又近一步被缩短放大,形成“网红围城”。

而在重庆民宿迅猛发展的2018年,恰好也是城市民宿备受关注的一年,大量品牌连锁的城市民宿公布融资消息,它们的主要模式跟酒店业的OYO相似,渗透入城市转化单体民宿,不断开疆阔土。

2018年1月,城市精品民宿品牌“路客”宣布获得洪泰基金领投的数亿元A轮投资,高和翰同、真格基金跟投,3月,路客再次宣布获顺为资本的1亿元A2轮投资;6月,民宿连锁品牌“有家民宿”宣布获得来自携程、途家、58产业基金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7月,精品城市民宿运营品牌“城宿”宣布获得了来自Airbnb的500万美元A轮投资……

可以看到,这些城市民宿品牌的背后不乏大资本和业内巨头,各大住宿平台都开始在赛道上布局,争夺行业头部,而它们本身也刚刚经历过一轮融资潮,弹药充足。

2017年,Airbnb、途家、小猪短租、木鸟短租先后宣布融资,据易观数据,这年行业融资总额超过前三年之和,达到36.9亿元人民币。2017年4月,美团推出榛果民宿,加入战局。

图片来源:易观

如今,城市民宿各大品牌争拔头筹,乡村民宿也越来越受到重视。近日,途家迎来了携程系的掌门人,前Airbnb全球副总裁葛宏出来创业开创新的民宿品牌“悦宿”。民宿市场波及面更广,竞争也更为激烈。

毫无疑问,国内的民宿市场正在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互联网上的造城运动依然在推进,重庆、成都、西安这些网红城市都享受到了这波红利,长期处于民宿最热城市榜单上。

只是在2018途家民宿上升最快城市的榜单中,网红城市不见踪影。从重庆的发展路径来看,对网红城市来说,成为网红带来的热度是一时的,后续还要看能不能抓住这波机遇化为长久的发展动力,摆脱民宿行业的网红后遗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