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小米困局

摘要: 架构调整只是小米区别于互联网“裁员潮”的不同姿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节点财经

最近,小米集团发布手机部与平台部组织调整及任命通知,正式推动管理层级化落地。

这也就意味着,小米正式告别曾经引以为豪的扁平化管理。

过去的小米只有三个层级:联合创始人-部门负责人-员工,并且奉行不打卡、不设KPI的政策。

根据财经报道,小米新的管理层级分为专员-经理-总监-副总裁及以上,与之相匹配的员工职级大致为13级到23级。专员级别为13级左右,经理为16级到17级左右,总监为19级到20级左右,部门副总裁22级,集团副总裁23级。具体职级的评定由HR综合衡量。

一定程度上,此次调整将各事业部业务更加细分、权责更明确、层级更立体,是小米有由“创业公司”向“上市公司”转变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当下手机市场竞争激烈的态势下,小米的压力与危机感愈发沉重。

组织能力待提高

其实自去年上市以来,小米多次对管理层的调整进行调整。

先是去年9月13日雷军发布公开信宣布小米成立8年来最大的一次架构调整,当时的调整包括:新设集团参谋部和集团组织部,并同时调整王川、刘德、洪锋和尚进等高管的工作分工;改组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

同年12月,小米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任命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此次调整对整个销售业务线进行了更为明确的划分。

再有就是昨天对手机部与平台部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

这一系列动作除了人事考虑之外,也是业务发展倒逼的结果。

比如,雷军曾表示:在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之前,中国区的市场销售服务有点像是总部职能又管中国区,就有点混乱。

2017年之后,小米的海外市场迅速扩张。2018全年海外出货量占总销量的一半以上,小米不得不在年底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专注在中国的市场、销售和服务,不与海外市场冲突。

同样,针对印度市场的快速增长,印度区也从国际部独立,直接向雷军汇报。

今年初,雷军提出小米当下发展面临两个主要矛盾,其中之一就是“小米的高速发展需求与现有组织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

如今,小米正通过不断的组织架构调整,来提升自己的组织管理能力,以期待在于其他竞争对手的作战中多一点胜算。

高端市场溃败

据IDC中国市场数据显示,小米在 2018 年四季度出货量同比降低了 34.9%,比起国内其他主要竞争对手都或多或少有所增长的情况下,小米有理由感到压力。

2016年开始,小米开始在“性价比”标签外,寻找新的增长潜力,试图抢夺高端市场。不过,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当年小米Note的发热惨状还记忆犹新,Note2的双曲屏质量也不过关,到了Note3更是无疾而终。随后MIX系列接过Note使命,代言人从梁朝伟变成流量小生吴亦凡,依旧没有掩盖MIX销量乏力的事实。

荣耀副总裁熊军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荣耀8、荣耀9、荣耀10连续三代旗舰机的销量,全面碾压小米5、小米6、小米8;荣耀Magic2亮相,让小米MIX3声势全无;荣耀V系列,让对方的Note系列彻底沦为鸡肋”。

无奈之下,今年一月红米Redmi品牌独立,继续对飙荣耀,而小米的品牌形象尝试向高端靠拢。

即将上市的小米9,无疑成为了当前小米再次冲击高端市场的唯一希望。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雷军的微博更新频率大幅提高,持续为“米9”作势。“小米9肯定比小米8贵不少,特别希望大家的理解!”     

不仅如此,雷军还在下面贴出了几个网友呼吁小米手机涨价的评论,来力证小米手机卖得贵是“民心所向”。

除了一次次给米粉充值信仰之外,为了给潜在的消费者们打好心理铺垫,雷军甚至提前公开了小米9的配置。其中包括高通骁龙855芯片、外观、后置三摄、4800万传感器、屏幕指纹等。

但尴尬的是,小米9的配置与定价,被夹在华为旗下互联网手机品荣耀与华为高端机型中间,再加上OPPO、vivo等更具备线下营销优势的品牌,小米的高端梦想很可能再次落空。

收之海外,失之中国

财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海外出货量增长了61%,国际市场收入223亿元,这其中有超过1/3来自印度市场。

不过印度市场有自己的特点,即低价格、低利润率。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印度最畅销的五款智能手机中,小米占据了三款,但均为廉价的低端红米系列。印度市场为小米手机贡献了一个漂亮的出货数据,却难以给小米利润。

与海外高歌猛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市场,IDC数据显示,2018年Q3小米在中国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10.9%,Q4更是同比下降了34.9%。

如此重大的战略失误,迫使小米在去年底重提中国区概念,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原电视业务负责人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直接向CEO汇报工作。

另一方面,小米投资了黑鲨手机,主打游戏功能,试图贴近年轻用户群;随后公开了与美图手机的合作,旨在获得相关影像技术和美颜算法,尝试吸引女性用户。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手机市场逐步进入“换机时代”,且近年来越换越好越换越贵成为主要潮流。中低端手机品牌或机型迎来寒冬,金立、中兴、酷派、锤子等二三线品牌面临洗牌,华为、OPPO、vivo、小米等则尝试与苹果、三星展开抗衡,力求在高端市场分一杯羹。

不过从目前看来,小米没有在国内手机争夺战中拿下理想的市场份额。

结语

不久前的小米年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将在2019年正式启动“手机+AIoT”的双引擎战略,并将这一战略作为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

雷军很希望抓住5G这个战略机遇,但是在目前已公布的技术标准和设备厂商中,我们都没有看到小米的名字。

同样,雷军寄厚望于物联网,可是物联网必须有足够数量的激活设备才能真正运转起来,需要的全产业链通力合作,才能实现共赢。雷军对内大力扶持生态链企业,对外却“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可能是一种失策。

尽管小米手机保持住了前五的位置,但是如今的小米无论是在手机业务,还是智能家居、软件服务、媒体广告上都没有太多的优势,甚至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

组织架构调整,或许只是小米区别于那些互联网公司“裁员潮”的另一种姿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节点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节点财经
节点财经

记录新经济的每一个节点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