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从文娱AR到5G芯片,钛媒体和奉佑生、沈劲、周航、陈洁聊了聊 2019 年的科技投资风向

摘要: 从2016年VR/AR的大放异彩,到2017无人驾驶的狂热,CES 如今的重点正在向5G、自动驾驶、IoT、AI及机器人等领域分散,如何拨云见日见真知?听听这四位行业大咖怎么说。

钛媒体注:美西时间1月9日晚,由钛媒体集团主办得“CES中国创新之夜”如期举行,本次活动以“技术驱动消费新浪潮”为主题。

赌城一夜,中国创新之夜为中国创新者们创造了一个优质高效的交流平台的角色,使得中国的最先进的理念和产品在CES核心展区之外再次碰撞,促成投资界、产业界更紧密的交流及伙伴关系,同时也希望能预示未来消费电子发展的趋势。

本届CES 也是钛媒体原创内容团队第五次对该活动进行全程报道

回顾2016年的 CES,是AR/VR设备大放异彩的一年;CES 2017,进入无人驾驶汽车的狂热时代;CES 2018,展会重点开始分散,5G、自动驾驶、IoT、AI及机器人成为几大主要看点。

今年钛媒体集团举办的“2019CES中国创新之夜”,除了在话题调性上与CES保持一致的同时,还邀请中国创新者、投资者们在美国举办跨国对话,因此,“消费科技与投资趋势”成为我们首场圆桌对话的主题。

钛媒体CES中国创新之夜在拉斯维加斯举行

钛媒体CES中国创新之夜在拉斯维加斯举行。

为了精准捕捉本届 CES 展会中的科技投资新趋势,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与映客CEO兼创始人奉佑生、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一起,围绕文娱直播、生物科技、5G芯片等行业热点与投资话题进行了探讨。

对于如今的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前易到创始人周航来说,今年的CES是他回归投资领域后重观科技领域的“望远镜”。“我自己觉得来到这儿有一个好处,就比较能够正视中国企业在全世界的位置。”周航在对话中表示。

周航也谈到下一代新硬件趋势的判断,

“社会生活形态中,主要变化的主流消费电子产品有哪些?电视一大波,PC一大波,手机一大波,接下来肯定就是汽车。

那么如何把握下一轮硬件浪潮的投资脉络?周航告诉钛媒体,“先把握住脉络,横着再去围绕电视、手机、PC的产业链的上下游再到周边的一系列衍生产品,这么去看的话能够看到一条比较主要的线。”

而对于近两年同样火热的生物科技领域,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则直言,在本届CES上并没有看到太多令人惊喜的项目。另外,由于中美贸易战等诸多外部原因,现阶段很多高端生物制药领域的投资也都遇到一定瓶颈,因此,陈洁也将投资方向逐渐向消费类健康产品转移。

“一些高端的生物制药领域开始没法投了,因为美国政府需要让中资背景的投资人提交特别多的资料,甚至连被投资公司的董事会席位和观察席都不能拿,未来可能连信息权都没了,还怎么投呢?”陈洁表示。

2019CES中国创新之夜现场对话

2019CES中国创新之夜现场对话

今年的 CES 大会主推 5G 热点话题。近年来,5G+AI赋能的场景在科技圈引起了广泛讨论,5G+AI将带来XR(包括AR、VR、MR)发展的大好时机,用分布式处理的方式可以真正实现可携带的XR终端,比如XR眼镜能够真正做到时尚轻便。

对此,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认为,“AR、VR曾经在中国很火,不过很快遇冷,投资人都躲着它们;但是从拉斯维加斯这次展来看,AR、VR的技术上却有很大的进步,因为他们的眼镜做的非常小,也有一些微显示的应用,精密的程度很高。”

他进一步表示,当硬件层面获得突破之后,相关的内容部分未来会蜂拥而上。

不过,谈及5G影响下文娱领域的新机会,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表示,现有的VR、AR的方向从体验上来讲,距离真正好的体验还是有点差距,如果想要大规模普及还需要一个大的技术变革。

对此,奉佑生在中国创新之夜现场表示,“现在看到线下那种VR游戏厅,把这些东西变革一下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市场,但是基于家庭消费,我认为不会成为一个大规模场景。”

以下为钛媒体“CES中国创新之夜”中“消费科技与投资趋势”板块的论坛速记,经编辑后发布:

赵何娟:今天第一个对话我们就以消费科技和投资趋势为开启,也希望能从CES更全面的看待消费科技的发展趋势。我是第八次参加CES了,每年都有很多的变化,我不知道几位嘉宾,台上的几位嘉宾都是第几次参加CES,你们的感受是什么?

陈洁:我是2009年第一次来CES,每隔两年我都会来看一下新的科技进步到底是什么样的,我的感觉是每年CES的风口都不一样,从3D打印到后面的自动驾驶、大数据AI也好,但是整体我觉得科技进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周航:我是03年第一次来的,后来作为参展商家每年都会过来,那会做液晶电视,我参展的风口是全世界电视显示从CRT向平板转化的历史档期。2008年我赶上了比尔盖茨在CES的最后一次演讲,后来在互联网创业这几年就没有来了。

现在重新做投资,我也会重新来观察一下技术,我自己觉得来CES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正视中国企业在全世界的位置。我们登上过世界的舞台,摸到了世界的脚步,但是我们远远没有站稳,对比一下日韩就知道了。

沈劲:我第一次来是08年,就是智能手机诞生的年代。今年的新概念较少,但是你细看的话,可以看到它有一个稳步的发展和成长,比如说AR、VR曾经有一阵很火,现在我们作为投资人就会躲着他们,但是现在AR/VR有了很大的进步,比如说眼镜已经做得非常小,也有一些微显示的应用。这是在硬件上面的突破,之后内容、游戏马上就会蜂拥而至。

作为高通来讲的话,我们认为5G肯定是一个新东西,在高通的展台就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真实的5G,不是一个动画或者是一个PPT的5G了,已经是通过ATIT的网络到了展台,通过爱立信的设备到了高通的手机,通过8G这么大的传输流量到达VR、AR设备当中。

奉佑生:这次是我第一次来CES,坦白说我是抱着开眼界的目的来的,我们看到自动驾驶,AI,智能家居,还有机器人软件方面可能是未来大消费领域能够突破的地方。

同样的一个感受,像国内大疆、华为在CES的舞台上站住脚跟,这是中国企业的进步,更希望在消费市场领域,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能够在技术领先性上做的更好,更大,特别是在5G领域希望能看到更多,因为2019年,5G马上就要商用了,但是这一次除了在高通展位上看到,其他的展位上很少有5G的一些产品和概念,这一点比较遗憾。

赵何娟:5G的商用直接影响着直播行业,高通在5G上的布局非常领先,沈总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与观察能够给大家?

沈劲:作为投资人,我们很看重5G带来的行业变化。这也就是为了什么3G以后有了微信、微博,像映客这类直播软件,还有短视频应该是搭了4G的这列快车。

首先4G就是一个很大的移动宽带,简单说就是3G的100倍,可能流量以后就免费了,一部电影下载几秒钟就搞定了,跟直播相关的应用就可以更快地交付。

5G还带来一些4G和3G没有的,尤其是高可靠和低延时,也就是在自动驾驶方面,通过在道路,红绿灯、车体本身上的终端部署,作为一种传感器的延伸;还有智能制造,柔性工厂,机器人的管理和控制,都需要高可靠与低延时,原来的网络都无法支持,5G就可以了。

还有就是长时间待机与低功耗,比如密集的海量物联网,哪怕是很小的什么灯泡,都可以很快上网。实际上这不只是一个带宽要求,还有高可靠性低延时,相当于每平方公里可以接入100万个设备。

赵何娟:再请教一下航叔,CES 的风口一直变来变去,您觉得该怎么样去把握这个科技消费的趋势?

周航:CES规模很大,大家刚来的时候看着都是眼花缭乱的,我觉得还是要把一个事物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跨度去看这个问题,比如说二战以后消费电子发展历史,那个脉络就比较清楚了。如何推动整个人类生活,影响社会生活形态主要变化的主要的消费电子产品有哪些,电视一大波,PC一大波,手机一大波,这几个大的浪潮,接下来肯定就是汽车。

所以你要把这个脉络先把握住,横向的话就会围绕比如说以电视为中心能形成的产业链周边是哪些,手机的周边是哪些,PC的周边是哪些,从产业链的上下游再到周边的一系列衍生产品,这么去看的话能看到一条清晰的主线。

另外,说实话我看到很多中国厂家的产品其实是一些伪创新,就是这个需求不是真实存在,或者说不大,可能很小的一个产品,甚至有的东西是没事找事的自己YY出来的东西,就是来这儿刷了一个脸,亮一个相,到CES走了一圈,所以我为什么说一定要把握住这个创新的主脉络。

赵何娟:把握住创新的主脉络就不会迷失。接下来问一下陈洁,陈洁主要投生物医药科技比较多,你来CES是关注到哪些这个领域的新趋势?

陈洁: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一些高端的生物制药领域开始没法投了,因为美国政府需要让中资背景的投资人提交特别多的资料,甚至连被投资公司的董事会席位和观察席都不能拿,未来可能连信息权都没了,还怎么投呢?

所以我就稍微做了一个改变,向消费类健康产品转移,比如说像我们刚投的一个做睡眠治疗的产品,他有一盏灯和一个Sensor,这个灯晚上会亮暖光帮助睡眠白天会亮蓝光让人醒的更快、sensor会监测你的呼吸以及心跳,每天给你一个报告,知道你晚上睡得好不好。每个月付9块9毛钱就可以,还会每月产生一个AI报告,告诉你的睡眠质量排位,平台连接了美国几百名神经科医生,一旦发现睡眠质量下降和问题,就对接医生来诊断。

赵何娟:再来问问沈总,这届CES上大部分还是以电子科技和汽车科技为主,高通是怎么在这两大板块里布局的?

沈劲:高通原来的主营业务是跟手机相关的芯片,从这个点延伸出去,我们特别看好AR、VR、MR,我们认为这是从手机延伸出去的一条非常顺畅的路线。

当然也要求眼镜越来越轻便,不能戴在鼻梁上觉得不舒适,或者是发热发烫,所以这方面我们一直在进步,可以用我们的芯片支撑更多VR产品,现在确实效果越来越好。眼镜做得很轻便,需求也很简单,就是看大片,不是说非要用户一个沉浸式的体验,也就不需要局限在手机的5、6寸屏中。

赵何娟:像VR、AR眼镜都是下一代可能会颠覆娱乐的方式,奉总,从您的角度来看怎么就现在的电子科技和新消费趋势来做布局呢?

奉佑生:现在来看VR、AR的方向从体验上来讲,距离真正好的体验还是有点差距,如果想要大规模普及还需要一个大的技术变革。

现在看到线下那种VR游戏厅,把这些东西变革一下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市场,但是基于家庭消费,我认为不会成为一个大规模场景。我还有一个观察是说,比如像索尼今年推出的电子狗,这是一个带情感方向的机器人产品,我觉得未来对儿童情感的机器伴随物会产生一部分的黏性。(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苏建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苏建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苏建勋
苏建勋

钛媒体认证作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