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文艺片的中国式原罪

摘要: 把一部电影放给适合的观众看,艺术和商业不应当互为负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李小荒

《地球最后的夜晚》掀起的行业关于文艺片的争论,并不是第一次。

之前有两次半,一次是《太阳照常升起》,一次是《黄金时代》,半次是《一步之遥》。姜文老师独占一次半。

2007年姜文复出大作《太阳照常升起》,是于冬带着当时还叫保利博纳的发行公司的一次野心尝试。

《太阳照常升起》海报

能不能把文艺片当商业大片来发?

《太阳》是姜文老师心里永远的痛,刚复出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电影没人看,以至于到后来《让子弹飞》大获成功时,姜文还在念念不忘提《太阳》其实更好。

后来博纳再也没有犯过这样的错。别提韩寒的《后会无期》,那是典型粉丝电影操作方式。

《一步之遥》呢,有商业片需要的故事、人物和场面,但导演另有趣味,落差是有,不算完全跑偏。

《黄金时代》几乎算是星美这个曾经在中国电影行业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公司,最后一次引起较大范围关注了。

许鞍华、萧红、汤唯,这三个女性几乎能吊起所有文艺青年的胃口,黄海设计的海报至今让人难忘,影片的宣传一直保持高冷逼格,直到最后据说有新宣传公司介入,强行改了画风,出了一系列这样的物料:

你看,也挺着急的。

能吊起所有文艺青年的胃口,却撑不起回收成本需要的票房。

这也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所面临的问题。

那种投资文艺片投的是情怀和电影的尊严的观点,听起来很感人。

但实际情况是,我尊重电影,我有情怀,但我投资的时候,真的以为全中国的电影观众,都和我一样有情怀呢。

等发现并不是的时候,还不晚,还有宣传!

中国电影发展很快,但每一个环节进步速度并不一样,哪个环节最容易出效果?宣传呗。

于是,十多年来,一批又一批投了不明所以的电影的资方,都倾向于认为,宣传有大招,能起死回生,能扭转乾坤。

其实他们不知道,宣传能起到的作用,只是发掘电影适合传播的点,进行包装,通过正确渠道寻找受众进行传播。

当你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宣传上,或许已经忘记了当初怎么进坑的。

2012年,斯皮尔伯格拍了一部叫《林肯》的电影,南北战争背景,美国国父级人物,两届奥斯卡影帝丹尼尔·戴·刘易斯主演。

放在中国,那必须得“斯皮尔伯格《拯救大兵瑞恩》之后最具野心的战争史诗大片”来宣传吧,但在北美,和所有文艺片一样,还是先小规模点映,再利用颁奖季来制造口碑和话题。

对比一看,好莱坞真是太富有了,才会这么理性,让一部电影放给适合的观众看。

而我们的市场和操盘者,每次都在穷竭一切可能,为一部电影尽可能多地赋予电影之外的东西。

《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戛纳宣传的点是导演空前绝后的才华。

相比之下《小偷家族》在中国宣传的点是拿了这一届金棕榈最佳影片。

而《地球最后的夜晚》在中国宣传的点是“一吻跨年”。

“一吻跨年”的物料

很多人说《球晚》最大的问题是营销错位,而营销错位的原因是,前期制片没有控制好,成本翻倍,只能指望宣传这根最后的稻草。

本来小众的文艺片,卖给了大众,这种营销错位,就是饮鸩止渴。让观众对文艺片更加望而却步。

那么问题来了,一直以来文艺片和市场的矛盾,到底是谁造成的?

为什么在中国,文艺和商业天然对立?

我们来捋一捋文艺片这个概念,才发现,在中国,独立电影,地下电影、文艺片的概念经常混为一谈。

独立电影来自好莱坞,本来是指好莱坞八大制片公司之外独立运作的电影,自筹资金、自组班底等等,是寻求更自由创作空间的尝试。

地下电影也来自美国,本来指秘密放映的实验性影片,包括大量色情片。

文艺片,则是文学性和艺术性比较高的影片,其中大量是剧情文艺片,包括我们看到的大量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电影。

但除了地下电影带着一种叛逆的实验性,不管独立电影和文艺电影,向来不刻意标榜自己的艺术家姿态,比如我们知道科恩兄弟、昆汀的电影都是独立电影,甚至伊斯特伍德、莱昂内很多电影都是独立电影。

但在中国不一样,所谓独立电影,诞生在国营国有大制片厂体制之外,所以“天生反骨”。

好莱坞独立电影反的好莱坞的大公司商业体制,而中国独立电影诞生在九十年代,本身带着某种反国家电影体制的色彩。

这种姿态,就与更加叛逆的中国独有的“地下电影”一定程度上不谋而合。

后来到了2002年,中国电影开始了市场化改制,真正进入商业运作时代,所有国有国营公司也都企业化,民营公司和民间资本可以直接投资制作电影,商业化大潮开启。

原本拍过所谓独立电影的张艺谋(《活着》),成为了商业电影的开启者。

在原有坚持独立(地下)电影的圈子看来,商业化就意味着和资本以及权力的勾结,你们商业化,我们自然坚守文艺电影的阵地,我们不迎合不同流合污。

任何一种心态长期坚持下去,都需要有精神和现实的力量支撑。

精神上,与中国长期以来电影教育体系中的苏联传统和欧洲传统有关系,诸多大师成了很多年轻导演艺术生涯的精神灯塔,包括英格玛伯格曼、塔可夫斯基、基耶斯洛夫斯基等等。

现实中,与独立(地下)电影同步,是民间独立影像节/展的力量,一直在发掘、鼓励这样的创作者和创作方向。

但问题在于,真正的独立电影,强调的是在大公司垄断之外的创作自由,这种创作自由,可以是类型片,可以是作者电影,无论什么样的电影,都不会把商业电影看作天敌。

毕竟,文艺电影是商业电影的创新源泉,而商业电影则为文艺电影开拓生存空间。

换句话说,好莱坞独立电影从未与市场和观众脱节。

而在中国,大量独立电影和文艺片远离市场主流视野之外。

而且,会过于强调对于大师的致敬,会主题先行,会执迷于一种影像风格,甚至刻意表现一些沉闷的、缺乏变化的人物状态,甚至还会强行把镜头放在偏远山区,对准中国农民的沉默与忍辱负重——其实中国农民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对于这种方式,创作者都会解释说着对自我内心的坚守。

电影无非主题和技法,考验的都是知识结构、艺术造诣和能力。

当你把一种对内心的坚守无限放大,你会发现这个世界非常不友好,大家都不懂你,投资方和制片方还会干涉你的创作,孤独、自闭和恐惧弥漫而来,人间不值得。何必呢?

其实,你去看看伊朗电影《一次别离》《乌龟也会飞》,除了你的思想和你的能力,谁能阻碍你把你想要表达的给更多观众看呢?

你说现实主义,去看看中国四五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的电影,那么好的现实主义传统为什么丢了,现在这种刻意的形式感是中了什么毒吗?

所以,在中国对于文艺片和商业片存在大量误解:

1、文艺片才是真正的电影;

2、文艺片导演是艺术家和社会良心,商业片导演是骗子和商人;

3、文艺片导演就是不屑于拍商业片,否则肯定比商业片导演拍得好;

4、中国电影一直这么烂,就是因为一直拍商业片。

加上2018年以来的查税风波,一时间千夫所指,意思就是,就知道你们整天搞商业片肯定有问题。

如果中国电影市场不好,那文艺片和商业片真的可以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下去。

可电影市场发展太快了,快到大家发现急缺电影创作上的新生力量,上世纪的储备,不管是大陆的第四代、第五代、第六代,还是香港电影几个大拿,还是不够用,于是,资本、市场都瞄准了年轻导演。

对于一些老牌公司来说,很快就抢到了和一线大导合作的机会,张艺谋陈凯歌姜文冯小刚,周星驰、徐克杜、琪峰、林超贤、刘伟强、庄文强、麦兆辉;

紧跟着的一批成熟玩家,很快就抓住了和有一定行业资源的导演的机会,宁浩徐峥吴京赵薇还有开心麻花,顺便抓住了有商业潜力的新导演,《药神》的文牧野、《超时空同居》的苏伦。

一些新入局者,只能去抓住存在巨大不稳定因素的年轻导演。

这些新导演,一般从国内独立电影节/展上崭露头角,还在坚持文艺的内心与姿态,就被资本和市场裹挟了进来。

毕赣,就是其中一个。

毕赣确实是大陆十多年来出现的最有才华的文艺片导演,他从《路边野餐》展现出的独特的电影语言尤其对长镜头的创新尝试,对于回忆主题、诗意意象的把握,令人刮目相看。

《路边野餐》海报

作为一个影迷,我非常欣赏毕赣在两部电影里营造的影像风格。

与很多人刻意致敬大师相比,毕赣是本身就属于这一类电影创作者。而他在中国的受众注定有限。

当一个纯粹作者型导演,遇上一个上市的影视公司的投资,而大家对于制作本身都缺乏成熟的把控能力导致预算翻倍,本来结果只能是票房欠佳,收获小众口碑。

但因为一次错位营销事件,造成了首日票房达到2.65亿然后断崖下跌,而被营销吸引的观众则一片恶评。

《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数据走势,来源猫眼专业版

这件事情背后,根本原因是中国长达二三十年的,文艺片和商业片对立但又因为资本的驱使强行结合的后果。

一个《地球最后的夜晚》,完成不了文艺片扩大圈层,反而会带来副作用。

当初的独立电影是为了脱离国有大片厂体制,有了独立和地下的姿态,市场已经开放了,完全不必再坚持地下的心态。

十来年以来的中国商业电影,确实建立在对香港电影和好莱坞电影急功近利的模仿之上,而一部作品应有的对于社会的关注与表达,远远落后与对于表面商业卖点的追求。

现在到了文艺和商业和解的时候了,再文艺的片子只要上映或者上线,就是商业行为,无非要分清楚受众是大众还是小众。而商业类型片的创作,必须有对主题、故事、技巧各方面的要求。

都是做电影。

少炒作一些什么商业迫害艺术、资本家绑架艺术家,多想想怎么用合适的方式,找到合适的观众吧。(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李小荒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小荒
李小荒

热爱科技创新,尊重商业价值

评论(7

  • 费大大 费大大
    回复
    2

    有一亿人爱吃火锅,也有3000万人不吃香菜。 但你总指望爱莫扎特的人,和成天嗦麻辣烫的人,成为心心相惜的知音,有点强人所难。

    2019-01-05 09:43 via weibo
  • 金木离枭 金木离枭
    回复
    1

    唯一看睡着的一部电影,真的是唯一

    2019-01-05 09:22 via weibo
  • 李小荒 李小荒   回复  方程宽
    回复
    0

    是的

    2019-04-05 07:48 via iphone
    • 方程宽 最后的夜晚片方比较恶心的一点是明明把小众文艺片当成商业大片来宣发,当观众大呼上当后还信誓旦旦的说,你们丫什么审美!
      2019-03-20 17:16 via android
      回复
      0
  • 方程宽 方程宽
    回复
    0

    最后的夜晚片方比较恶心的一点是明明把小众文艺片当成商业大片来宣发,当观众大呼上当后还信誓旦旦的说,你们丫什么审美!

    2019-03-20 17:16 via android
  • 李小荒 李小荒   回复  李奥纳多早
    回复
    0

    是的

    2019-01-05 19:15 via iphone
    • 李奥纳多早 好像已经没几家院线排这片勒
      2019-01-05 11:49 via weibo
      回复
      0
  • 好像已经没几家院线排这片勒

    2019-01-05 11:49 via weibo
  • 南瓜_me 南瓜_me
    回复
    0

    大佬,这里的顿号点错位置了 http://t.cn/EGVrEz0

    2019-01-05 09:44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