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躁动、突进、押注,电竞资本的2018

摘要: 如果说本土VC是为了抢张电竞船票,而选择投资电竞俱乐部。相较之下,资本选择投资美国电竞俱乐部,明显是朝钱看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竞核

2011年,王思聪以单人天价五万元,从LGD挖走了四名队员。2014年年初,LGD的队长小8被100万元的价格挖到了Newbee俱乐部。而在2017年,有传言LPL赛区最具价值选手Uzi转会费高达5000万元。

短短六年时间,电竞选手们转会费一路蹭蹭往上涨,年均增幅将近100%。这些实打实的资金,无疑就是资本涌入电竞行业的切片,处处流淌着钱味儿。

首批敲门进入电竞大门的资本,是以个人企业家为主,也就是被外界常说道的“富二代”。彼时,传统的VC机构还只是站在电竞行业门外。而近两三年,机构VC们也开始向电竞产业抛出橄榄枝,围狩猎物。

如果说过去电竞资本的涌入受益者更多是单个个体,比如电竞选手,头部主播。眼下,VC机构们的资金则更多输血到企业组织,包括赛事服务商、俱乐部等。

两年前竞远资本就盯上了浮冬数据,后者聚焦在B端,为电竞俱乐部、战队和赛事主办方提供各个维度的数据支持服务。不过直到今年六月份,竞远资本才拿下浮冬数据,成为其Portfolio中的一员。

“电竞行业需要高精尖技术的环节比较少,而数据这块是特别考验人才、团队的环节。浮冬数据技术上没得说,也沉淀下来了,很稳健。所以两年后我们才投他们。”竞远资本顾宇灏告诉竞核。

他表示,2019年竞远资本会着重关注电竞俱乐部,体育电竞化等项目。是的,两年前职业联盟商业化、俱乐部运营模式尚未探索出清晰的模式。

而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电子竞技俱乐部告别了亏损,盈亏开始打平,它正成为电竞产业链条中为数不多的优质投资标的之一。当然这离不开2018年数座电竞冠军奖杯带来的流量、资本。

凑巧的是,2018年中美两地已有数家电竞俱乐部获得资本的青睐,可资本性质略有差异。谁在主导中美电竞的前进方向?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将发生哪些变化,资本的鹰眼又盯上了那只猎物呢?

冠军年,俱乐部成资本心头好

把时间拨回到11月3号。在韩国仁川文鹤竞技场上空,“我们是冠军,iG牛逼!”的欢呼声浪此起彼伏。

当天中国电竞人拿到了梦寐以求的S系列赛总冠军,这一刻,中国人等了七年。伴随着胜利的号角,中国电竞的声量关注度也达到了2018年顶峰。

iG夺冠

官方媒体的数据显示,iG和FNC的总决赛仅中国地区就有2亿人观看,比iG和G2的半决赛还多了5千万。

有人开玩笑称,2018年是中国电竞的冠军年,这话有点膨胀,却也不假。就在iG零封Fnatic,夺得S8全球总决赛冠军后,隔天,中国代表队就三战全胜夺得《炉石传说》世界赛冠军。

往前追溯,五月份,全华班的RNG击败韩国KZ战队,时隔三年再次站上英雄联盟季中赛冠军之巅。

在7月份举办的《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中,OMG拿下总冠军。而在雅加达亚运会的电竞表演赛中,中国电竞选手又不负众望,拿下《皇室战争》银牌。而在《英雄联盟》和《传说对决》两个项目上,中国队丝毫没有手软,摘得了金牌。

在《英雄联盟》项目上,中国电竞战队接连赢得了亚运会表演赛,洲际对抗赛,MSI季中邀请赛,S系列赛,这些所有比赛的冠军。随之而来的是,汽车、快消行业的金主开始赞助英雄联盟电竞赛事,俱乐部自然也被宠幸了,比如奔驰就赞助了RNG俱乐部。

更为重要的是,资本开始盯上俱乐部。今年以来,KPL联盟QG战队获得头头是道基金领投的近亿元A轮融资,LPL头部战队EDG也完成了曜为资本及中偶基金联合领投的近亿元Pre-A轮融资。

无独有偶,美国电竞俱乐部也被资本盯上了。11月底,欧洲劲旅Team Vitality电竞战队获得印度富豪Tej Kohli2270万美元投资。

更早前,Cloud9、100 Thieves、Team Liquid等众多欧美电竞俱乐部获得多笔大额融资,其中更是包括今年10月C9拿到B轮融资5000万美元这样的大单。值得一提的是,飞人乔丹参与了Team Liquid的投资。

数据来源于福布斯

根据福布斯发布的《全球最有价值电竞俱乐部排行榜》,榜单前三名分别为Cloud9、Team Solo Mid和Team Liquid,这三家俱乐部估值分别达到了3.1亿、2.5亿和2亿美元。与之对应的营收数据,C9、TSM、TL三家俱乐部预计今年收入分别达到2200万、2500万和1700万美元。

实际上,亚洲电子竞技俱乐部仅有GEN.G上榜,位列第七,而中国未有一家俱乐部上榜。电竞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竞核,国内头部电竞俱乐部营收大多在5000万到1亿元左右,整体营收规模跟欧美俱乐部不相上下。

之所以中国电竞俱乐部缺席福布斯最具价值电竞俱乐部榜单,很大程度是信息不对称。当然就电竞项目参与丰富度,业务营收来源多元化来说,中国电竞俱乐部相较于美国电竞俱乐部还有一定的差距。

同是押注电竞俱乐部,中美资本各异

前文中有提及篮球巨星飞人乔丹投资了Team Liquid电竞俱乐部。

事实上从篮球到电子竞技,也有一批乔丹们在路上。更早前,NBA篮球明星波什以球队顾问的身份加入了韩国GEN.G俱乐部。不难发现,投资欧美电竞俱乐部的资本不乏传统体育名人的身影。

飞人乔丹投资Team Liquid电竞战队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在冰面下,美国传统体育巨头早已加持电竞俱乐部。拿Team liquid来举例,此前战队将其部分控制权卖给aXiomatic eSports财团。

而aXiomatic本身则是一个由传统体育投资人组建成的财团,其成员包括金州勇士队拥有者之一彼得古贝尔·布鲁斯卡什,华盛顿奇才队老板泰德莱昂西斯,以及坦帕湾闪电队老板杰夫维尼克等人。后者也跟投了Team liquid在10月份进行的融资。

“下一代的体育迷就是电子竞技迷。”华盛顿奇才队莱奥西斯对面美国ESPN记者的采访表示,“电子竞技是近年来在体育与娱乐产业中增长最快的一个部分,aXiomatic公司是这股新趋势的领军企业,我们十分荣幸能够迎来乔丹和大卫的加入,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共同抓住当下最新、最前沿的行业机会。”

至于北美豪门Cloud 9,其投资人中也囊括了NFL名人堂传奇球员乔·蒙塔纳,MLB著名外野手亨特·彭斯以及NBA球队金州勇士老板查马斯·帕里哈比提亚等传统体育运动员,球队老板。

反观中国,押注QG战队、EDG战队的资本,包括头头是道基金、曜为资本及中偶基金等,无一不是纯粹的VC机构投资者。这跟助推美国电竞市场发展的传统体育资本截然不同。

简单地说,欧美是传统体育资本投资电竞俱乐部,而中国则是传统的VC机构。

何以两股不同的资本势力推动着中美两地的电竞发展?在熊猫直播刘铭看来,中国传统体育俱乐部本身的商业化、成熟度,相较于欧美就有一定的差距,自身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好。这就决定了中国传统体育资本缺席电子竞技的现状。

而北美四大职业联盟经过一百多年的经验积累,在商业化、体系化上都相对规范。最重要的是欧美的俱乐部都是盈利的,他们明白电竞是一种新兴运动,知道如何利用电竞去和传统体育优势互补。

“中国电竞行业是民间自发兴起的事物,想要走到一定高度,一定要借鉴传统体育。这个路子是慢慢在摸索,就像是个创业项目,所以很多VC机构在投资。”竞远资本顾宇灏告诉竞核。

坦白说,上述两种力量在推动电竞俱乐部发展过程中各有优劣势,不能简单加以区分。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商业化,趁着2018年的电竞热度,整个电竞行业的声势,赛事专业性、联盟的地位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欧美传统体育巨头们投资电竞俱乐部明显是奔着钱去。短期内,中国电竞俱乐部要想盈利似乎很难。

“VC机构们可能是把这笔钱当做买门票,他们想要进入到电竞行业,就得找一个项目去投资。当下电竞行业没有短时间能够爆发的标的,电竞俱乐部算是相对比较稳,比较容易实现VC机构品牌化的事情。”熊猫直播刘铭告诉竞核。

突围,电竞新文创or电竞地产

虽说VC们投资俱乐部短期内回本比较困难,但投资的本质,归根结底就是要赚钱。基于生存与资方的压力,电竞俱乐部们也正在不断探索。甚至可以这样说,整个电竞行业都在寻找盈利突围的新路径。

一般而言,国内电竞俱乐部的营收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联盟赛事直转播权分成和赛事奖金;商业赞助;周边衍生品销售。至于,俱乐部通过培养青训选手以减少转会开支与增加转会收入,暂且不做讨论。

近几年,电竞俱乐部们也在做非常多的新尝试,当然大都是腾讯在牵头。配合着腾讯新文创战略,电竞新文创吸引了不少眼球,具体表现为电竞题材的综艺、影视作品,其中综艺是重中之重。

粗略估算下,以《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为原型的大型综艺节目超过三款,这还不算直播平台自主打造的综艺节目。

《超越吧!英雄》

拿近期播出的《超越吧!英雄》举例,自12月27日上线至今,播放量为2906万。作为腾讯一档S级节目,这样的数据算不上亮眼,豆瓣上暂无该综艺的评分。

往远了说,去年年底上线的《王者出击》,均集播放量高达2亿,豆瓣评分只有4.0。很难说是一部成功的综艺。

如果把这几年亚文化品类拿出来看的话,街舞、格斗、电音,都是通过视频平台的综艺节目去放大影响力,形成新的商业模式。而电竞直到今天也没有靠靠综艺打出一片天。

2018年电子竞技行业能够获得这么大的关注,根源在于电竞取得了好成绩。设想一下,电竞如果没有取得如此好的成绩,它该靠什么吸引大家的关注呢?

综艺娱乐需求是刚需,从这个角度来看,电竞类综艺任重道远。只有形成电竞泛娱乐的消费品, 才能摆脱唯成绩论的影子,找到新的合作伙伴,拓展出新的商业机会。

电竞突围的另一条路则是激活线下地产。小到手游电竞馆、大到电竞综合体甚至是电竞小镇,都在地产这条逻辑下。

可王思聪SKY的手游电竞馆“闲鱼懒猫”倒闭,梦幻手游电竞馆也黯然退场了。甚至有投资人斥责电竞手游馆是伪需求。

年轻人确实是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游戏,且需要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但又不希望是网吧。可问题在于,大家玩手机并不需要在一起,而且很多人聚在一起,根本就是灾难。

想象一下,大家拥挤在一个封闭空间里,七嘴八舌跟队友聊战术,甚至喷垃圾话。游戏还能正常玩吗?手游电竞馆在地产领域可能是最小的一个单位,已经被市场证明走不通。

至于电竞商业综合体,电竞小镇,目前也没有跑出好的公司来。熊猫直播刘铭告诉竞核,电竞商业综合体、线下主客场场馆、电竞小镇都是不错的商业尝试,整个前景是看好的。但这个东西很难,需要时间。

2019年电竞行业甚至值得投

从以往资本青睐的电竞细分领域来看,直播无疑是大头。

数据来源于  鲸准数据

鲸准洞见发布的《2018年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电竞产业融资总额达76.9亿元,除虎牙和斗鱼高达67亿的融资外,投资金额和数量较往年显著降低。

自2014年电竞投资潮爆发始,投资数量和金额逐年递增。到2017年后投资总额下降37.7%,市场热度稍微下降,融资总额为31.7亿。

2015-2018年期间,在可查询的30宗电竞俱乐部投资交易事件中,有18起来自国内,12起来自海外。从企业融资分布情况分析,电竞俱乐部融资只占了1%的比例,直播行业的比例则占据了67%的融资金额。

可如今直播行业已大不如前。全民直播、薄荷直播、熊猫直播等接连曝出停服,卖身的消息。一位资深投资人开玩笑的告诉竞核,直播行业已经凉凉了,哪里还有什么下半场。

虽是玩笑话,可资本对于直播平台的热衷度已大不如前,抽身立场成为了正确姿势。

竞远资本顾宇灏告诉竞核,明年他们会主要考虑布局俱乐部,同时关注泛电竞的文化产品,此外就是新兴电竞项目,比如无人机、机器人等。

在他看来,电子竞技本身就不只是游戏。电子竞技是软硬件的结合,游戏是软件,硬件是高技术导向,也是政府期望去引导的产品。它可以去带动制造业,带动高科技,这是未来很重要的发展趋势。

而在熊猫直播刘铭看来,过去一两年,大家可能更多考虑行业的爆发、增长,政策扶持这些相对比较务虚的事。明年资本可能更多考虑务实的事情。比如公司收入规模量级、利润规模是多少,能不能找寻资本市场的机会。

对于泛电竞的综艺节目,他同样觉得是个机会。毕竟电竞的用户群体跟综艺的用户重合度比较高。

插上电竞+的翅膀,看起来遍地是黄金。不过缺乏可复制的范本,一切都还需要摸索,需要时间,需要耐心。(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竞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竞核
竞核

钛媒体旗下媒体品牌,中国首家电竞游戏媒体厂牌(合作交流可联系:18305980182)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