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优客工场毛大庆:创业公司想要活下去,需要一年把自己干死一回 | 2018 T-EDGE

摘要: “创业公司活下去没有别的道理,就是敢于把自己干掉,一年把自己干死一回可能才有生的希望。”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

“如果有一天桌子(租金)可以全免,优客工场就成功了。”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在2018 T-EDGE全球创新大会现场用一句话总结联合办公的本质。

作为中国唯一一家共享办公领域的独角兽企业,优客工场从创办之初就一直被拿来与美国前辈WeWork作比较。在资本寒冬到来的2018,WeWork与优客工场接连传出融资消息,11月,优客工场宣布完成2亿美元D轮融资,WeWork获得日本软银集团追加注资的30亿美元,成为美国估值第二高的初创公司。然而收入结构单一,“租金”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过高,也一直是限制其估值的命门。

对于管理着11万工位的优客工场来说,“收租金”早已不再是他们要讲的故事,毛大庆把想象空间聚焦在了优客的每一张办公桌上:

办公人士每天10小时的工作都围绕办公桌展开。那么,这张桌子,是否可以成为手机、电脑之外的第三个信息交互端? “当我们把这些桌子的真实用途从只能让它写字、打电脑、办公之外,变成可以发布信息,接收信息,接送广告,推送东西,变成手机和电脑之外的第三个信息交互端的时候,桌子背后的那套系统才叫优客工场。”毛大庆称。

因此,在初步实现门店数量的规模化之后,技术升级才是优客工场未来一年的发展方向。

总而言之,一方面,源自Google、Facebook的更加开放、激发创造力的工作环境随着联合办公向各类创新型公司普及,广受欢迎。另一方面,联合办公自身也必须不断优化其商业模式,成为行业变革的源动力,“创业公司活下去没有别的道理,就是敢于把自己干掉,一年把自己干死一回可能才有生的希望。”毛大庆说。

以下是毛大庆在 2018 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的演讲,经钛媒体编辑整理:

其实我们今天到现在为止年年都在谈创新。其实真的有那么多新可创吗?我也在想,其实好多还是要基于传统,基于人的需求的本质。我想我们今天真正谈的创新除了科技颠覆式以外的创新恐怕更多的是创造其他的。

尤其在所谓的资本寒冬到来,而且这个寒冬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过得去的。这次的寒冬我一直认为不是经济周期的寒冬,恐怕是一次对我们前面种种发展模式,种种发展问题的一次集中的爆发和集中整治的过程,我觉得这个是有好处的。

 我今天刚才来以前跟达沃斯青年领袖的成员做了一次座谈,我们谈论就是一个话题,到底是有钱才能创新呢?还是价值创造才是真正的创新?我觉得这个寒冬里特别值得讨论一下什么叫真实价值创造,否则的话继续这么走下去就是对各种资源的浪费,而且已经不允许我们再有时间跟精力浪费了。

优客工场跑了快四年的时间,我们在研究我们在创造什么真实价值,我们到底有没有创造真实价值,我们到底有没有在原来传统的业务,在任何涉及传统领域内,为用户和对社会的成长未来创造真实价值。

联合办公、共享办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房地产的二房东还是企业的连接者,还是资源配置平台,还是商务社交平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实际上我们在被质疑中成长,但是成长的背后我们看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这样的办公方式,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今天的工作,今天的生活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边界了,越来越多人不再谈办公,越来越人谈工作里面有办公,更多的是办私,其实工作和办公已经离得越来越远,所以我们现在已经不想谈共享办公,更多的是谈怎么一起工作,这些都是我们过去的思考。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两年前去东京,跟日本人谈起共享办公,日本的文化是非常抗拒这种工作模式的,但是你们今天如果去东京走一走,哪有一个购物中心没有联合办公?各种展览、艺术、美食以及各种会员制的平台全都变成了联合办公的表达方式。人们希望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在大家公平进行思想交流的环境下,进行他们喜欢的工作和他们的生活方式。

在一个平台上人们除了找一个工作的地点,除了解决一些基础的工作需求之外,他们更加需要的是连接的能力,更加希望平台给他们更多寻找资源的便捷。我想这些都是在今天的这样的大环境下,在这样的背景下也逐渐产生一种新的工作文化和生活文化。所以我们从来不认为共享办公是写字楼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我们也不认为这是房地产的另外一种产品,我们更加认为这是人与人之间价值互换、信息互换、文化交流的地方。

我们在将近四年里面走访了全国1400多处各种各样的闲置用房等各种各样的建筑物,城市里有那么多低效资产,那么多没有被发挥真实作用的东西。我们尽我们所能改造了200多处房子,也为将近10万个人提供了工作场地,也服务了15000家各种各样的公司。

所以这地方让我们感觉到这地方哪有什么办公场所?这分明是思想、文化的交换方式。无论是成都、西安、北京、上海、深圳、青岛,我们的场地都变成了那个城市里面最有意思的社群的聚集地,我们吸纳了好多社群,好多不同文化的艺术、音乐、写作、电影,乃至政治议题都会跑到联合办公里讨论。

我也很惊讶,为什么这个地方他们不在会议室讨论,他们不去什么会议中心讨论他们要跑到联合办公室里讨论呢?我们想到的是这个城市思维密度跟智力密度。真正分析了那些平台,联合办公的参与者的学历、文凭、思考程度以及认知程度是远超城市的平均水平的。所以你能把你的平台纳入到这样的城市,其实你引入是一堆思想,以及创新能力,人们感觉到这儿放松了好多。

我们最近跟仲量联行有个讨论,他们特别认为在未来的企业办公室里面,有一项最重要的指标是用户的心理健康,我们走访了很多企业和个人,到优客工场来上班的人说心情放松了,让大家产生那些他们愿意创作的能力。

再看看城市,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已慢慢形成了大城市群落。上海南京已经从简单的长三角变成长江经济带等等,同时还崛起了一批特别有意思的新的一线城市,比如成都、西安、杭州、厦门、青岛等等,这些城市到底有什么特征?谁是这些城市真正推动的力量?是政府吗?还是那些投资人?谁是这个城市未来的主人。什么样的服务拥有更多这样的未来的主人?我们总结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

吴晓波在过去半年里设立了一个吴晓波指标,他把亚朵、盒马鲜生、优客工场等等放到指数系统里,通过这些指数反应服务和优秀人才的密集度。创作者和匠人们他们慢慢会在掌握网络效率和城市想象力的空间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这也是在联合办公产业的定位,我们需要帮助城市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和公司,这一点会衍生出除了共享办公以外其他很多有意思的商业模式。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在平台上服务了将近3万次社群活动,社群原来我们理解就两种,一种是政府,政府机构包括政府组织,另外像单位、公司、学校,突然发现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以及线上平台的成长,人们会因为某一个人,某一款东西形成了消费信仰,从而形成具有消费活力的社群。

工具才是共享办公应该追求的非常高的一个境界,变成办公者的工具,变成工作者的工具和资源库和工具箱,这是我们孜孜以求的,这也是未来共享办公从租赁经济逐渐走向服务经济和服务规模经济的重要转换点。

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资本寒冬下,其实我们可以非常准确的下一个定义,今天没有一个单项技术可以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颠覆和转变,全部都是要组合技术,平台本不值钱,平台没有什么单项的意义,但是平台上的工具以及你组织工具的能力是平台特别重要的。让会员觉得方便,方便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是觉得舒服,其实所有的服务最后是要让用户觉得舒服,舒服的前提得是方便。所以下面一年我相信肯定会越来越向技术演进、前进,而不是开店。

 为什么会有共享办公这个东西?共享办公如果写一部历史其实是从柏林一个黑客社区开始的,后来这个理论才到了北美,到了北美之后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都特别喜欢Google、Facebook的办公文化,一个当然是他们节省成本,第二个他们更多的是希望员工处在一个激发个人创造力和创新力的环境里,环境的价值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需要员工有这样的创造力呢?主要是工作方式在新技术下在发生着变化,而倒回去更多的是要激发管理思维的改变。今天优客工场如果作为一个联合办公的探索者,先别说我们自己怎么样,我们跟世界最领先的同行还差一大块路。

你租了张桌子得到的永远是这张桌子意外的东西。我创业的时候有一个想法,记得我加入万科的时候第一天人力资源部经理给我一张纸,说您作为万科的员工有如下的福利,我一看好几十项福利,第一项福利是去宝马买车,亮出万科的工作证和工作号,直接五个点的折扣。你去三夫户外买东西只要拿出工号都87折。去东田剪头发说是万科的直接打折,这种员工的幸福感自豪感油然而生。

当时我创办优客工场的时候说如果我们有一天是一家大公司,能够跟各个服务端口做互联网对接的时候,全部从优客工场的APP优鲜集上进行服务跳转,你就可以拿到那些你拿不到的折扣跟服务,这是我最大的做联合办公的理想,帮助更多人在一个团购的平台上获得那些他们拿不到的东西。当然在这之后,我觉得桌子的租金就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我当时脑子里的想法是当有一天桌子可以全部免费,那我觉得优客工场就成功了。

我们今年是11万个左右的工位,我们希望明年能够站在这儿的时候,告诉钛媒体的朋友们我们有20万个工位,这是我们对明年的希望。

但这20万个,10万个这都不重要,在我们脑子里是每天有100万、200万个工作的小时,工作的小时是最值钱的东西,因为我们这儿做的东西不是床,我们这儿是桌子,坐在这儿的人是来上班的,他必须睁着眼睛要思考,是他活跃思考过程中的10个小时。还有一个行业有一种门类、一个商业种类能够像我们这样掌握着每天100万、200万个工作小时吗?

所以在我眼里,当我们把这些桌子的真实用途从只能让它写字、打电脑、办公之外,变成可以发布信息,接收信息,接送广告,推送东西,变成手机和电脑之外的第三个信息交互端的时候,桌子背后的那套系统才叫优客工场,并不是那间房子叫优客工场。

我想最后表达一条,创业公司想要活下去没有别的道理,就是敢于把自己干掉,三年干掉一次我都觉得太慢,现在我跟我们团队说一年把自己干死一回可能才有生的希望,谢谢各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赫婧
赫婧

营业中,人不在。说事留言:hejinggong@tmtpost.com)

评论(2

  • hJVKgN hJVKgN
    回复
    0

    毛老板的共享办公如果能够改变当今中国人际关系的冰冷,那就太好了!

    2018-12-19 21:17 via pc
  • hJVKgN hJVKgN
    回复
    0

    有人说:2018年是中国经济过去10年来最低谷,也可能是未来10年的最高峰。

    2018-12-19 21:09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