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对话Max马俊:从小众走向大众,资本需要先了解并尊重说唱文化| 2018 T-EDGE

摘要: 在钛媒体对他的专访中,Max马俊回顾了经历去年的拐点后,今年资本有了哪些转变。他坦诚地承认资本对于说唱文化的重要性,也毫不避讳自己对于资本的不满。

Max马俊

《中国新说唱》人气选手,唱作人,导演,Max马俊

不仅仅在年轻人中,Hip-Hop在全球显然已成大势。近两年,Hip-Hop专辑在格莱美音乐奖提名中占比越来越大,而韩国说唱节目《show me the money》也已经成功举办了7年。

但在中国,经历过去年的高光时刻,今年《中国新说唱》最大的爆点可能是因吴亦凡粉丝与虎扑用户争执而火出圈的“skr”,节目结束后,Hip-Hop似乎又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对于这一情况,《中国新说唱》中的人气选手Max马俊看得明白,“大部分观众看的是剧情、人设、冲突,他们不是在听歌,不是在真的了解说唱文化。但吸引眼球的故事讲多了对于说唱文化并没有好处。”

在12月14日的 2018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说唱歌手Max马俊可能是当天嘉宾中最特殊的一位,他向现场观众科普完说唱文化后, 就说明了自己的主旨:“我来这里想对资本说,‘对待说唱文化,你们有的时候做的真的不够好。’”

而在钛媒体对他的专访中,Max马俊回顾了经历去年的拐点后,今年资本有了哪些转变。他坦诚地承认资本对于说唱文化的重要性,也毫不避讳自己对于资本的不满。

我们认为,为了尽快让说唱文化与资本找到合理生存的方式,Max马俊正在通过钛媒体等媒体渠道来与资本对话。那么当小众文化走向大众时,资本如何才能在不损害文化的情况下,实现双赢?

“respect”这一词,在他的想法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说唱文化需要新通道

经历过去年资本的疯狂涌入与退出后,说唱歌手已经对资本已经极度不信任,Max马俊可能是说唱圈极少数敢在公共场合承认资本重要性的人。

在新歌《king is back》MV中,他回新疆拍了很多仍在小众范围做音乐的工作室。在十平米不到的工作室自由地自我表达,他称之为“自由的贫穷”。

他对钛媒体描述了那些说唱歌手的生活状况,“很自由,但真的很穷。”说唱歌手的生存、厂牌的运作、行业的长期发展,这其实都离不开资本与曝光。《IRON MIC》、《地下八英里》为他们建立了新平台,但仍处于小众范围,而《中国新说唱》的出现为他们打开了一条从小众走向大众的通道。

但站在这条通道的他们,对于作品的表达需要在一个框架内完成,小众文化也要进行部分割舍。Max马俊对此很理解,“资本得觉得你有戏,才会愿意和你玩啊”。他认为之后更多节目与资本的尝试,就可以为说唱文化提供更多通道。玩家越多,通道越多,形态越丰富,标准化生产的缺点就会逐渐减小。

无所适从的资本

“现在是说唱文化必须要经历的阵痛期。”Max马俊对钛媒体说出自己的观察,行业的每一面都需要进行改变。

说唱歌手从自由表达到成为职业人员,他们也必须要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而与资本合作的同时,说唱歌手仍要深扎地下,“如果哪天你觉得自己到天上去了,追随那些很潮流的东西,你的音乐就没有Hip-Hop音乐的质感了。”

但当从业人员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仍处于观望状态的资本又成为这一行业的最大障碍。

“血腥”、“无知”,Max马俊用这两个词形容了那些总是疯狂涌入又快速退出的资本。

“资本是只看结果的,”受益于创业经历与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学习,Max马俊对于资本运作有自己的理解,“过程和故事都是为下一轮融资服务的,只是资本换钱的工具。”

一个风口起来,资本便会蜂拥而至,一旦不行了,资本并不会对其继续输血。Max马俊用ofo的事例来解释这一观察,“资本走了,他不会管小黄车对城市资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那么他们也不会管最后会对说唱文化造成什么损害。”

同时资本对说唱文化并不了解,去年的情形也符合Max马俊的看法。“用一档节目来分析整个中国Hip-Hop发展状况就是不正确的事情,”Max马俊认为根扎在地下的Hip-Hop文化是一匹野马,跟商业合作就要有一个被驯服的过程,但野性的东西一旦丢失了,他就不再是Hip-Hop本身了。资本必须要先走进说唱,了解说唱,这样才能探索出效果良好的商业合作方式。

中国的Hip-Hop未来会走向哪一条道路?

说唱、街舞、电音、涂鸦,Hip-Hop文化四大因素的三种都已经被资本发掘。

Max马俊认为现在的市场还缺一个包含Hip-Hop整个产业链的奖项,“最佳舞者、最佳Rapper、最佳作品,最佳说唱制作人......我们需要的是最有公信力的奖项。”不仅可以给行业玩家回馈,还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通道,奖项是对Hip-Hop产业的重新整理。

第二个就是相关的影视作品,他认为Hip-Hop的影视作品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爆款。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毕业的Max马俊,早在影视行业已进行过多次尝试。在2018年,他在《我不是药神》电影中担任电影助理。积累大量经验的他正在构思一部新作品:通过一个很好的故事来体现Hip-Hop文化的内核。

在钛媒体对其的专访最后,Max马俊认真地说:“资本有的时候表现很不好。一旦你失去了这个文化大部分群体的信任,那么到了真的到风口和春风来的时候,你也未必能抓到你想抓到的钱。”(本文首发钛媒体,采访、撰文/小黄鸡)

以下为钛媒体与Max马俊的对话实录,略经钛媒体编辑:

Q:你对于“Keep it real”的定义是什么?

Max马俊:我觉得“Keep it real”这句话比较重要的地方在Keep,就是你得坚持一个东西。“Keep it real”的核心是你能不能在面对不同人群的时候,都保持同样的一个状态。你有钱或者是你没钱的时候都能够用同样的状态和方式去对待每一个事物或者人。对于“real”这个部分,每个人的认知和判断都不一样,“real”会不断的在变化,但是“Keep”是不变的。

Q:今年《中国新说唱》这个节目之后,你觉得资本是和去年是有什么变化吗?

Max马俊:我觉得资本极为血腥的,他只看最后的那个结果,不太在乎你奋斗的过程。过程和那些故事是为了下一轮融资来服务的,一旦你不行了,他不会去给你输血的,但是如果你一旦出状况,他们立马就会散,这就是资本的其中一面。

另外一面就是,资本其实很多时候是无知的状态。他对这个行业体系其实根本不了解,他只是看到你散发出血的味道,但是他不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物体,所以血腥的背后是一种无知的状态。

去年那个节目出现之后,资本快速的涌进来,很多公司开始拼命签说唱歌手,但是在签的时候他们根本无法去判断自己签的说唱歌手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水平,他们对中国的Hip-Hop文化和历史不了解,所以也无法判断他的未来。

当一个小众文化变为大众文化的时候,中间经历的这个阵痛期才刚刚开始。这实际上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一个在中国发展了十几年的文化,一夜之间因为一档节目被推到了大众的视野中,接下来一定会有调整期,这对资本来说就是不可控的风险,只是资本从来没有意识到,因为他无知,他也不懂如何去避免。

当出现状况的时候,让你看到很多公司开始往外撤,把很多刚签的小孩该解的解,该退出的退出,做观望,尤其是在政策各方面都不明朗的情况下,资本胆小怯懦的那一面就表现出来了。

这个阵痛期就意味着各个方面都需要改变。比如说唱歌手对自己的行业是要有责任感的,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必须要很清楚,否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当说唱歌手中间的一部分人开始尝试去跟资本做对接,这个时候,资本愿不愿意去了解中国Hip-Hop,这点很重要。

我们可能缺一个极有说服力的奖项。Hip-Hop文化带来的叛逆状态是一直在的,一旦有公信力的奖项,对所有的说唱歌手来说,他们多了一条通路。而且这个奖项在商业层面上会产生很多新的价值,就看谁先开启这个奖项了。

另外就是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Hip-Hop电影,这是新的一个延伸和开支。电影这个东西承载体量会更大,而Hip-Hop的影视作品现在是匮乏的。

Hip-Hop音乐的应用场景太多了,未来一定会得到很大的发展,只是现在中国的说唱阶段在经历一个阵痛期。

Q:Hip-Hop在欧美和韩国都在成为大势文化,这个趋势在中国何时才能站稳脚跟?

Max马俊:我们需要找到一个跟商业对话和合理生存的方式。

韩国的《Show Me The Money》可以表现的很野,而我们是在一个框架内去完成对作品的表达,在这个情节层面上我们是不占优势的。就像今年有人说《中国新说唱》没去年好看,但只有资本觉得这个文化还有戏,才能够继续进来跟你玩。所以最大的问题是得有越来越多懂Hip-Hop的人去掌握这些资本。

你坐着去等,还不如站出来跟他们对话,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今天会来到这个现场的原因。

我根本不相信任何那些简单的数据报表,A轮、B轮、C轮,你把一个故事讲的很好听,但是当资本到一个程度以后,你会发现其实根本跟项目无关,它就是一轮一轮制造资本的一个游戏。

像ofo,很好的一个项目,但被一轮一轮的玩。他本来是在一个合理的量级慢慢生长的,你非用资本的方式,大家都想挣钱。把它当成一个掘金的宝藏,挖得干干的,挖干了之后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地面会塌陷的,生活在这个地面上的人就有可能掉到这个坑洞里面。

要把资本控制在一个合理的体量,所以为什么一个说唱歌手要站出来跟大家讲这些东西?就是因为如果我们不主动对话,在被动对话的情况下就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Q:怎么样你才可以信任某个资本?

Max马俊:现在国内绝大部分的说唱歌手、厂牌和团队对资本都机是极度不信任的。资本根本不考虑投入在什么样的场景里面,才是跟说唱文化贴合的,他只是觉得年轻人很喜欢看而已。

他不知道如果我在这个场合里面说出来你的产品,实际上对你的产品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品牌到底怎么跟这个文化融合,不是用一堆数据来堆砌的。是你真的愿不愿意了解这个文化,知道这个文化在哪些地方的展现和表露是OK的。

Hip-Hop文化是一匹野马,要跟商业合作就有一个被驯服的过程,但野性的东西一旦丢失了,他就不再是Hip-Hop本身了。

这个行业里面还有很多年轻人要生活,但对于投入金钱的回报一定是长期的,现在你觉得国内会有多少的钱愿意去投在一个长线的事情上?

我的背后有很多在新疆时候的小伙伴,他们很艰难地在坚持做Hip-Hop的音乐,渴望有更多的钱关注到他们,但是那个钱不能改变他们对于Hip-Hop的认知。如果这个钱用的地方错了,不光会影响到个体,也会改变整个行业的面貌。

我们去年已经经历过了,那不是个案,这一刻的代价对于整个行业的人来说太沉重了,所以谁来承担?资本不会管的。

如何让这些孩子们有更多的通路?只有一条通路的时候,就意味这这个文化只能被塑造成一个固定的形状,通路多了,才会有多样性。

Q:接下来,你的OHO厂牌会有什么样的计划吗?你会站出来与资本对话吗?

Max马俊:其实现在资本根本不care你的,他们现在都在观望下一个风口的到来。资本愿不愿意和说唱歌手的生活走的更近一点,而不是天天坐在底下看很报告。

我们曾经在小众范围里面真的很自由,但是真的很贫穷。我去新疆拍《King is back》的时候,很多小孩工作室就在地下,十平米不到,很小的地方录音,做歌,吃喝拉撒都在那。因为空间小,所以梯子都是垂直90度上下,这就是大部分的状况呀。我们现在只是一小部分人走出来了。

紧接着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如果你真的以为自己进入到了某一个娱乐行业,或者是成为了一个艺人,那么你可能真的要跟你的说唱的生涯要say goodbye了。因为Hip-Hop这个东西最讲究“根扎在地下不可能被践踏”,这是派克特的歌词。

所以我们都会回到新疆,所有的活动我能当嘉宾都会去当,这个文化得有人去带动。在拥有流量和关注度的时候,你要去做这个海棉,把你的流量和关注度重新导流到这片土地上,中国的Hip-Hop才能够发展的更好。很多大众真的不听歌,他们只看结果。音乐APP中,除了比赛里面播过的以外,其他的很多歌的评论都很少。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想让支持我这么多年的爱人、孩子、父母过上好的生活,每月接一些演出挣到一些钱之后,可以去做唱片的剧本,去完成我说缺的Hip-Hop电影部分。

有越多的人愿意去做这件事情,中国的Hip-Hop文化才会有更多的面貌和可能性。而不是天天翻墙去看别人的东西,拷贝别人的MV和音乐风格,这就是大家要去做的工作。但是谁能去做我不知道,反正我尽力去做就好了。

Q:你打算拍的电影是什么样的?

Max马俊:我是想通过讲一个很好的故事,去让大家感受到Hip-Hop这个文化的内核到底是什么。我不一定是要讲一个说唱歌手的故事,说唱可能只是我这个片子一部分的元素。

文牧野上午在电影学院讲电影有两类,一类是针,受众很少,但扎下去的时候会扎的很深;另一种类型是面,压下来受众很广。我要做的片子是希望能够做一个巨大的面,做院线以让更多受众来了解Hip-Hop文化。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想告诉所有的资本:你们表现的不太好,有的时候做的很糟糕。你一旦失去了这个文化大部分群体对你的信任之后,实际上真的到风口和春风来的时候,你也未必能抓到你想抓到的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小黄鸡
小黄鸡

我不会写稿我是卖脸的。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