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卖闲置YES,卖人设NO,明星“闲置事业”达成另类营销

摘要: 明星在“接地气”的闲置平台不必再像舞台上一样“拘谨”,而是可以更加自由地展示真实自我。现如今明星不再需要高高在上与粉丝保持“距离美”,“亲和力”是衡量明星能否长久走下去的另一条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锋芒智库,作者丨文仔

“不要徘徊,徘徊等于白来。”闲鱼卖家沈梦辰如是说道。

早前,主持人沈梦辰因卖闲置遭遇网络诈骗而在微博上提醒大家线上交易需谨慎,而比起“被骗钱”这一表达重点,大多数网友则“剑走偏锋”地发现沈梦辰在其闲鱼账号内不仅扮演得一手好卖家角色,还和男朋友杜海涛搞笑互动,坐实了大大咧咧的“人设”。

继沈梦辰在闲鱼APP上卖闲置“卖”上热搜,歌手林依轮的闲鱼账号也被网友公开。林依轮亲自打理的闲鱼账号以其高性价比获得了网友的青睐,不少网友闻风赶至并且晒出自己与林依轮的对话聊天。

卖闲置本身是一个日常感极强的行为,随着明星艺人的加入,它也成为了与粉丝另类互动的一种渠道。在年轻化的消费观念形成主流时,明星艺人乘势而来的同时也引领着更多人加入“闲置”购物链中,并以此为平台来展示自我获取好感。

物尽其用,明星闲置打通互动新渠道

明星在闲置方面应该是有较高话语权的,作为公众人物,他们对于服饰等物品的需求率虽高但是使用率非常低,不少明星都曾经表示过自己家里东西太多且“无处安放”。而随着二手物品市场的兴起,明星也抓住了机会对这些低利用率的物品进行“处理”。

在沈梦辰的闲鱼账号被公开之前,其账号内还有许多未售出的闲置物品,沈梦辰所上架的不少大牌衣物以及包包大多保持在九五成新,对于不少女性粉丝来说,在肯定沈梦辰衣品的情况下能够买到高性价比的好物,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而新开办闲鱼账号的林依轮不仅将自己的大牌衣物进行五折低价出售,还将自己老婆和儿子闲置的鞋子、衣服进行超低价折扣处理。在与网友们沟通的过程中,林依轮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网友提出想要耳机类的商品,林依轮马上表示回家之后会进行整理,并且在几天之后便上架了几款几乎全新的耳机供网友们购买。

除了沈梦辰、林依轮以外,娱乐圈参与到卖闲置行列的人并不少。2016年中旬,身为人母的演员孙俪就开办了“等花开杂货铺”,并时常上架一些闲置不用的衣物、鞋帽以及等等、小花用不了的母婴用品,其价格有些甚至低至一元。虽说孙俪当初参与到闲置售卖行列是为了以明星效应支持其朋友创立的闲置APP,但是不论APP自身发展如何,从开始到现在孙俪依旧抱着非盈利的态度一直坚持着她的“闲置事业”。

而另外一边,演员陈乔恩通过工作室微博在闲鱼注册的“陈乔恩的小窝”与粉丝也有着非常良好的互动,其上架的闲置一般为陈乔恩参加活动的衣裙或是私服,而根据APP显示在注册的这两百多天内,“陈乔恩的小窝”已经卖出了125件宝贝,每位买家收到实物之后的反馈也是好评不断。

唐嫣、黄奕、白百何以及孙怡等等女艺人也都有自己的闲置账号,并且不定期的进行更新。明星的闲置物品价格普遍都会低于原价的一半,在最高程度上实现“物美价廉”,因此受到了买家的追捧。而明星对于卖家的角色扮演也达成了另一种与网友互动的“姿态”,“物尽其用”不止是指闲置物品的流通,同时也包含着明星对于互动平台新的探索与打通。

“回血”事小“好感”事大,明星在闲置事业中接地气

明星真的是为了利用闲置“回血”吗?从其物品定价以及所得收益的去处可以看出并非如此。利益并不是驱使明星进行闲置处理的主要因素,更多的时候,明星卖闲置的行为是一种自身效应的发散。

明星在闲置方面总会有公益的融入,这种融合会对粉丝产生一种良性引导。陈乔恩在闲鱼的每一件宝贝描述中都会特别注明“该物品收入所得将会捐赠给中国扶贫基金会”,而粉丝在购买了陈乔恩的闲置物品之后,也表示自己已经是第二次“跟着乔恩做公益”。粉丝既买到了自己心仪的物品,同时也支持了公益事业。而陈乔恩也因为长期以来对于闲置事业的管理,被网友评价“人美心善”。

对于自己售卖的闲置,明星们都会进行一定的物品描述,而从这些描述上也可以看出明星真实的性格,沈梦辰的“不要徘徊,徘徊等于白来”成为了闲鱼的文案金句,林依轮因“顺丰包邮”和“帮你们买新的”等与买家的对话成为了新的体贴代名词。

明星在“接地气”的闲置平台不必再像舞台上一样“拘谨”,而是可以更加自由地展示真实自我。现如今明星不再需要高高在上与粉丝保持“距离美”,“亲和力”是衡量明星能否长久走下去的另一条尺。

“我爱豆什么时候开闲鱼账号啊,随便卖什么都好。”

从粉丝角度来看,明星开设闲置事业是一种双赢。明星本身自带效应,只要是跟其有关联性的物品都会被当做“周边”进行售卖,这是资本家利用粉丝对偶像的支持而操纵的所谓“粉丝经济”。

而当取消中介由明星自身来处理自己的所属物形成新的购物链时,粉丝不仅能摒弃联系度不高的衍生周边转而购买到真正具有“收藏价值”的偶像物品,还能够体验与偶像的零距离互动,满足自己的愿望。

从整体来看,明星入驻闲置APP与其入驻小红书、抖音、美拍等APP一样,也是为了达成对年轻群体的融入。随着消费理念的升级,年轻人群体中产生了一种良性的“消费降级”,二手闲置物品的流通在年轻群体中也流行了起来。在明星效应下,会有更多的人理解并加入到卖闲置的行列中来,环保、公益的理念也在行为中逐渐传递,明星在与年轻人们的互动中成功提高好感度。

闲置事业需用心经营,好感不成易起反效

卖闲置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没有良性的出发点和经营方式很容易会起到反效果。孙俪、刘涛等等因卖闲置而塑造了自身勤俭持家的好形象,而另一位演员刘芸则因为没有把握好闲置物品的尺度白白丢失了路人的好感。

一般明星清理出的闲置商品都会保持在八成新到全新的尺度上,而刘芸上架的一款NIKE球鞋虽标价只要一百元,但是明显看出球鞋本身已经磨损至无法再穿。“这鞋送我我都不要,买回家干嘛。”不少网友在看见闲置球鞋的图片之后纷纷表示道,即使是明星使用过的物品也需要有一定价值才能吸引买家,而这双球鞋本身已经丧失了作为闲置物品进行流通的能力。

范冰冰与孙俪同样在花粉儿APP上进行闲置售卖,“生意”情况却不尽相同。范冰冰所上架的衣物价格虽已在原价上进行折扣处理,但是依旧保持着2000-3000元的高价,甚至其中一条裙子标价高至6300元,不少网友都表示“无福消受”。而反观孙俪上架的物品价格都十分亲民,一旦上架便会遭到网友的“清空”。

明星闲置虽然有其特殊性,但是究其本质来看也只是商品而已。闲置更是针对有着特殊消费理念的人群,面对高价的“二手商品”,不少人可以选择用相同的价钱去购买全新的物品而不是增加了“明星头衔”的闲置。明星在进行闲置事业的拓展时,也需要找准垂直受众的需求,而不是仅仅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所谓闲置的价值。

即使是在明星效应的加持下,销售闲置物品也有其本身的原则,如果打破原则强行进行明星“品牌”的营销,那么只会逐渐消耗自身所积累的好感度。网友在转变为买家身份后会以更加严苛的眼光来看待明星闲置这一行为。

想要达到“买卖双赢”,明星需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锋芒智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锋芒智库
锋芒智库

立足于传媒行业垂直领域的影视舆情研究机构。(公众号:fengmangzk)

评论(1

  • joepok joepok
    回复
    1

    明星卖闲置物品,出于非盈利或者不是打造自己的品牌,则是对闲置app起到良好的引流效应;明星卖闲置上热搜,无疑是一种营销手段,双方共利,佩服!

    2018-12-11 08:58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