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如何抓住“能感动全世界的东西”,我们和《你的名字。》制片人川村元气聊了聊 | 钛度专访

摘要: 川村元气接受了钛媒体的独家专访,这次,他向我们讲述了他认为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获得成功,以及对于自身工作的思考。

日本著名制片人、作家 川村元气

日本著名制片人、作家 川村元气,摄影:林徽

制片人、作家、编剧……川村元气有很多身份,而他的每一个身份背后都有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作为制片人,他制作了《告白》、《你的名字。》等热门电影;作为作家,他出版了《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亿男》等畅销书籍;作为编剧与制片他将自己的小说改编成了电影,今年他还负责了日本系列电影《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的脚本创作。

11月19日,在北京坊的一家咖啡馆内,川村元气接受了钛媒体的独家专访。面对我们的提问,在短暂思考后他就会坦诚认真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这次,他向我们讲述了他认为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获得成功,以及对于自身工作的思考。

“其实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的电影总是反响很好,写的小说也卖得很好’。”当川村元气再次被问到这一问题时,他有些无奈地笑道,“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做什么事都会成功的秘诀’,那我花多少钱都会买的。”

不过,身兼多重身份的他称,最近才察觉到了自己多份工作都能获得不错成绩的共通点。

“比如车站的邮筒上每天都摆着一只毛绒玩具熊,成千上万经过车站的人都能看到,但都视若无睹。那么此时,我的工作就是抓起这个熊大声问这是谁的东西。”川村元气更喜欢称自己为“storyteller”,“大家一定会聚集过来并表示自己也好奇这个问题很久了,这样效果就达到了。”

抓住“生活中大家其实都很在意,但从没人用语言等方式表达出来”这样的细节,川村元气认为这是他作品中的一个共通点。

“非主流人群与大众的共通点”

自2001年大学毕业后,川村元气就进入了日本三大电影公司之一的东宝株式会社,四年后,他企划制片了《电车男》,这部讲述宅男追求爱情的喜剧电影在当时创下了37亿日元的票房收入,川村元气也自此开启了制片人之路。

2010年,他担任了《告白》的制片人,从一位教师对学生的复仇展开,这部电影讲述了日本未成年人犯罪杀人以及校园暴力的情况,在当时连续四周蝉联日本票房冠军,拿下了日本奥斯卡金像奖最优秀作品奖,还被选为美国奥斯卡金像奖外国语电影奖的日本代表。

而除了这部已经以一种近乎极端的方式表现了人性本恶的《告白》,川村元气同年还担任了《恶人》的制片人,因为展现了日本社会以及原生家庭的冷漠疏离这一状况,这部电影被选为日本电影旬报第十名,这代表《恶人》已获得了日本电影最具权威的奖项以及最高荣誉的认证。

之后的第二年,川村元气凭借这些作品,获得了颁给日本电影制片人最高的奖项——藤本奖,也是该奖项获得者中最年轻的一位。

2012年,带着《如果世上不再有猫》这本书,川村元气又被贴上了作家这一标签,该作品当时在日本销量超过70万册,并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在各个国家出版。

“这两种身份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我在讲故事,”从电影制片人到作家,对于这一身份的转变,川村元气对钛媒体坦露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我死了世界会有什么变化?我的葬礼中有多少真心为我伤心的人?我正是靠着这些看上去比较消极负面的想象活下去的,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些人和我有共鸣呢?哪怕只有10%的人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那么将这些想法表达出来也是有意义的。”

同年,他还第一次尝试了动画电影《狼的孩子雨和雪》的制片,也是这部作品让川村元气开始慢慢尝试动画制作。

之后几年,在忙碌《寄生兽真人版》这些真人实拍电影的同时,川村元气先后出版了小说《亿男》、《四月女友》。

至此,川村元气制片的电影皆为从小说、漫画改编而来。提及漫改电影要注意的事项,川村元气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修改原作最核心的主题,这是一部作品的心脏,也是最吸引观众的地方。而除了心脏部分,其他具体的枝干情节都要自己去想,毕竟漫画、小说与电影这三个媒体是很不一样的。

而在此时,他早已开始与新海诚接触,两个人准备打造一部电影,一部可以支撑起“东宝夏季电影”这一重担的动画电影。

2016年,这部历时将近三年的作品上映了,《你的名字。》大受欢迎,相信我们每个人还记得这部电影在中国受到热议的情形。如果以数字来表现这一电影的强势的话:《你的名字。》的票房当年达到247.8亿日元,是第一部票房突破100亿日元的“非宫崎骏动画电影”,并使得2016年东宝株式会社出品电影的收入较2015年同期增长了28.7%。

这是属于监督新海诚的高光时刻,但在当时的一些采访中,新海诚不止一次提起这部电影的成功少不了川村元气的参与,剧本企划时他听取了很多川村元气的意见进行了修改。

回想起《你的名字。》的企划过程,川村元气说他当时是与新海诚一边商量一边做出来的。修改完剧本后,他就开始思考故事的切入点,找适合这部电影的动画工作室来设计制作人物,找适合这部电影的RADWIMPS乐队(日本摇滚乐队)来制作音乐......光企划这一过程大概已经花费了他在这部电影上80%的精力。

提及《你的名字。》的成功,川村元气觉得这个故事的爱情部分满足了大家对于“命中之人”的想象,挽回灾难的部分能带给大家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但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你的名字。》中的情节有一种能够引起人类共鸣的能力。

“爱、家庭、金钱,这都是能够引起人类共鸣的东西。中国也好,美国也好,日本也好,你需要抓住这些本质不变、能够感动全世界的东西。核心确定后,你只需要根据每个国家的喜好来调整表现形式就好。”川村元气认为相比日本偏爱的沉重风格,中国人好像更喜欢喜剧这种风格。

但表现形式与核心主题是不一样的,川村元气不会选择喜剧故事来进行创作,他很喜欢卓别林的一句话:人生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以喜剧的形式来表演悲剧故事,他认为这样会比较适合中国人的口味。

而就像文章开头他所说的那个故事,他在制片或写作的时候,会先考虑大家都在注意但还没人表现出来的东西,这样才会兼具艺术性与娱乐性,随着时间流逝,一定有越来越多的人懂得这些感情。

在中国,我们对于大多数文艺电影的认知就是“票房不好”,其实,“文艺电影叫好不叫座”这种情况在日本、好莱坞,乃至全世界都存在,艺术性与娱乐性有时确实会产生一些冲突。

不要碰那些已经被人创造出来的东西,但也不能让观众看不懂。”川村元气认为娱乐性与艺术性两者中其实存在着一块非常小的重合部分,“大家都喜欢喜剧,但已经有很多人在做这种东西了。相比这种已经存在的主流的东西,我比较擅长写那些非主流的人群,这样会存在一定的艺术性。而非主流人群中肯定也是有与主流人群共通的部分,选择这一部分,哪怕是描写10%的群体,这样去创造也是会受欢迎的。”

抓住非主流人群中与主流人群相共通的东西,这是钛媒体对于川村元气剧本选择喜好的理解,他表示认同后,说出了他对于中国市场的看法,“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哪怕是10%的非主流人群,数量上也赶上日本的全部人口了。”

这句话从侧面说明了他此次来中国的主要行程和原因。

中日如何合制?

川村元气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了,但与之前的电影宣发合作不同,这次他来主要是洽谈合拍电影的事宜。选择与中国进行更深入的合作,因为他认为缺乏创作型人才的中国电影市场,与擅于创作故事的他非常契合。
日本著名制片人、作家 川村元气,摄影:林徽

日本著名制片人、作家 川村元气,摄影:林徽

“制作人中心制”,这是好莱坞大部分电影在制作中所采用的项目架构,制片人作为整个电影项目的负责人,从电影项目上游的企划立案、制作拍摄到下游的出品、宣发、IP二次开发等环节都扮演着核心角色,这一制度可以保证将电影的商业化发挥到最大价值。

在日本电影市场,尤其是东宝株式会社也是以制片人为中心来创作作品的,“虽然中国动画电影在影像制作技术和表现形式上非常厉害,但既懂得创作故事又了解市场喜好的人似乎非常少。”川村元气向钛媒体说出了他对于中国电影市场的观察。  

ACGN新媒体三文娱曾经对中国动画电影的困局进行过深度分析,他们认为中国动画电影现阶段最缺的五类人才之一就是懂创作的制片人。他们对这种制片人的要求是深度了解市场喜好,并基于主题分解制作流程,判断每个部分的制作方式与手段,搭配最适合该风格的创作人员。

不过既熟悉电影创作,还能参与电影的创作过程的“创作制片人”(Creative Producer),川村元气称这样的人即使在日本和世界上也很少有。

川村元气选择迎接这种挑战,作家这一身份让他更能抓住一部电影的核心主题,而制片人身份也给他的写作带来一些影响,翻开《亿男》、《四月女友》这些小说,你可以发现他的文字电影感非常强,读者们称之为“影像式写作”。

他还开始尝试编剧脚本的工作,“不只是在中国,我这种兼任原作与制片的行为在日本也很少见。对我来说,作家是一个人创造故事,制片人是和一群人创造故事,这一点上,我和 J.J.Abrams (美国电影电视制作人)可能会比较像。”他表示过几天还会去美国好莱坞和 J.J.Abrams 继续进行《你的名字。》真人版的工作。

比起国家这一划分单位,他觉得这是每个人开始全球联系合作创造的时代。大家将各自擅长的部分组合起来,不断尝试新的组合与新的制作方法,从而创作出有意思的作品,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一种趋势。

不过,面对即将与中国影视公司进行的合作,被多部作品历练过的他还是有些不安,“我希望可以找到能信赖的伙伴”。

近几年,日本动漫行业愈加低迷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随着中国资本的进入,处境艰难的日本动画工作室也开始接受中方资本的合作。

但从去年就有日本动画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的一些互联网公司给予工作室的时间太短,一般日本动画都是准备2-3年,但中国资本连企划时间都会给缩减一半。

据中国动漫媒体Anitama报道,中国资本与日本工作室的合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成功案例,其最大的原因可能是缺少明确的司令塔和擅长动画业界特有的沟通交流的人才。

就之前的一些中日合制动画电影来看,最被人诟病的地方也确实在于情节、故事节奏甚至连台词都太过刻意地向“日系”靠近,“中日合制”的优势只停留于精致的画面、人设细节等表面素材上,故事本身却过于空洞,被人戏称看这种电影实质是在看一个多小时的PPT。

被问到对这一情况的看法,川村元气思考了一下才开始说出自己的看法,“确实目前没有成功的例子,我觉得观众应该不会喜欢混杂了太多国家风格的作品。”

他认为双方合作一开始的关注点不要放在“中国与日本的合作”上,互相尊重对方的长处,单纯地发挥各方长项打造一个好的作品,这样的成功率会比较大。

而优酷、爱奇艺、腾讯、Netflix等公司除了资本投入,他们网络播放平台的性质也在改变着影视业。面对这种变化,川村元气认为,虽然在观影体验上,网络播放平台依旧无法代替影院。但为了迎合从小在网络中长大的这一代,制作方现在也要从表现手法、剧情节奏等方面来调整影片,将其制作成比较适合网络观看的形式。

“情节老套也不行,必须要在其中加一些比较适应时代的东西,”身处传统影视制作公司的川村元气非常能接受新兴事物,他说最近与AI领域的朋友的接触给予了他新的写作灵感,还透露想与中国的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谈一些合作。

“我希望现在有人可以给我安一个新的职称,”在与钛媒体的访谈最后,川村元气觉得“制片人”这一标签已经不太适合他了。目前,他以编剧的身份在中国洽谈合作,同时在进行日本下一本书的出版,还会以制片的身份参与到好莱坞的电影改编。

不过,这些工作的共通点是,他一直在做一位 storyteller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小黄鸡)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小黄鸡
小黄鸡

我不会写稿我是卖脸的。

评论(3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