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谷歌“反制”欧盟反垄断裁决,但向安卓收费或许是作茧自缚

摘要: 谷歌向设备制造商收取预装软件授权费来平衡自身财务收支的做法实在称不上一个好的策略。

谷歌正在用一种“特殊”方式回应今年7月欧盟对其开出的43.4亿欧元反垄断处罚裁决。

最新消息显示,谷歌正式向欧洲市场的安卓手机制造商收取预装应用程序的费用,并允许制造商非强制捆绑应用套餐。这一举动正式开启了向安卓设备厂商收取应用授权费的先例,尽管操作系统本身是免费的。

谷歌平台与生态系统高级副总裁海洛斯在公司官博发文公布了针对欧洲市场安卓设备销售合作协议的变更。新的协议允许制造商按照授权单独预装Chrome浏览器或是谷歌搜索APP,而不是要求接受所有捆绑,但是对于单项许可将使用新的付费协议。

谷歌暗示反制,以阻止捆绑套件与安卓被拆分

谷歌选择在上诉期间公开这一新协议明显带有一定反制,这样的回应不如说是一种抗议或者反对,而在此之前谷歌也早已暗示了这样的“反制”,这似乎成为谷歌与欧盟在规则之外的一个博弈。

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对谷歌公司作出反垄断裁决,指出安卓设备预装Google搜索、Chrome浏览器作为使用Google Play的先决条件,以及通过财务利益换取第三方安装手机上的Google搜索应用,要求谷歌在90天内停止违规商业行为,并从安卓拆分其捆绑应用程序,否则将面临相当于母公司Alphabet平均每日全球收入5%的额外处罚。

事后谷歌CEO皮查伊公开发文声明上诉,并指出“欧盟的决定可能颠覆安卓的现有平衡,这是一个有利于专属系统的不利信号,而不是开源平台”。

皮查伊认为,迄今为止谷歌在安卓业务上并非依赖于严格控制的分销模式,这意味着谷歌不必向手机制造商收取额外技术费用。事实上,皮查伊言外之意道出了谷歌在安卓生态营收问题上的尴尬。

由于安卓并非专有系统,而谷歌承担了系统源代码维护和更新的主要工作,因此预装的搜索应用、浏览器以及各类自家旗下软件程序作为主营广告收入的来源维系着谷歌与第三方的利益平衡。

现在谷歌认为欧盟裁决打破了这一平衡,所以有必要重新调整平台与厂商的利益分配。

但是欧委会方面并非这样认为,机构指出谷歌具备安卓设备市场支配地位,其捆绑预装软件的做法迫使其他竞争对手无法进行创新和竞争,根据欧盟反垄断规则属于非法。且欧委会发言人表示,谷歌不需要为其应用程序或Play商店收取费用,只需以符合裁决的方式进行整改即可。

所以双方的博弈点在于,谷歌认为按照裁决拆分自家应用就会导致收费,收费则对安卓生态不利;而欧盟的意思是,假如谷歌认为收费对安卓有害,那么谷歌可以不必收费,关于这点裁决里并无要求。

向安卓收取谷歌应用授权费的影响

有一种观点是,欧盟裁决最终的结果是拆分预装在安卓上的谷歌搜索应用与Chrome浏览器,而搜索和浏览器基本上已经是谷歌当前最大的产品和服务,这对谷歌本身广告营收的冲击远大于应用授权以及Google Play分成所计收入。

谷歌2018Q2财报显示,280亿美元广告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85.7%,而包括云计算与G套件在内的业务规模每个季度仅约10亿美元。可见谷歌采取“反制”的动因在于无法接受其主要产品服务搜索及Chrome被拆分后所带来难以估量的营收损失。

但事实上拆分捆绑套件对谷歌而言并非致命,甚至有机构观点认为影响微乎其微。

根据Netmarketshare最新数据显示,谷歌搜索在安卓平台占有80.98%份额,而Chrome的浏览器份额也高达62.71%,这个比例在欧洲市场要更高一些,因而欧盟所言的“市场支配地位”非虚。就算谷歌解除安卓捆绑应用,估计只有少数厂商会对预装软件进行更改,因为这样做对安卓消费者体验提升没有大的帮助。

而Play商店的使用者也并不会因为新购移动设备没有预装程序而改变使用习惯,他们仍然会通过安卓的开放机制自行安装。

另一方面,解除捆绑对分叉版本的安卓有利,但也仅限于少数制造商。业界周知,安卓的开源名称叫AOSP,除开放手持联盟外,全球各地的开发人员包括开源社区都可以参与这个项目,因而有些手机制造商可以不使用谷歌提供的原生版本,而搭载一个“纯净”或是自定义的安卓系统。

事实上亚马逊和三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还有国内的华为、小米等等,这些成功的手机制造商长期以来并不依赖谷歌的软件与服务来获取用户,预装套件的解绑对他们的影响可忽略不计。

这些大厂商出货占据安卓消费市场主要份额,可以说谷歌在整个安卓阵营的影响力一直是有限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谷歌向设备制造商收取预装软件授权费来平衡自身财务收支的做法实在称不上一个好的策略。

特别是Google Play作为安卓平台上最大的应用分发商店担当着谷歌与第三方联系的最主要媒介,这也是原生安卓最大的特色之一,而现在无法在不支付许可费的情况下使用Play商店和从中下载应用,制造商很可能将额外的成本传递给消费者,从而致使欧洲市场安卓设备集体涨价。

写在最后

安卓曾经是谷歌最大的骄傲,但现在也成了最大的麻烦。无尽的碎片化,无解的Java案以及无奈的欧盟反垄断诉讼,谷歌试图一劳永逸地解决安卓问题,但是种种努力并无奏效,无论是自研系统Fuchsia来取代安卓,还是放大Chrome OS的作用将安卓边缘化,都无法撼动安卓操作系统今天在移动终端的地位。

直到谷歌最终醒悟,鲁宾开发了一个“怪物”,它从一开始就不是谷歌的孩子,而是世界的安卓。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陈徐毅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搜狐科技2017年度十大作者。主流期刊《通信世界》《微型计算机》《创意世界》《中关村》等特约作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水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水哥
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IT评论,业界分析,不一而足。微信公众号:QQ133991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