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的救赎

赵何娟

赵何娟

· 2010.02.23

“上海模式”和“浙江试验”为广电制式的三网融合演进道路,提供了依稀可见的样本

播放 暂停

广电的救赎

00:00 23:13

资深IPTV人龙奔,用一句话总结此次三网融合的未来:“让纠结者有理由继续纠结下去”。龙奔刚从目前中国最大的IPTV运营商——上海文广旗下百视通公司辞去副总裁职务。

他所言的纠结在于,广电与电信之间早已难以独善其身,却又壁垒重重,难以突破。

广电内部流传着一句谑语:“广电多遗老遗少,电信乃没落贵族,互联网则血气方刚。”长期以来,广电系统内部并非没有改革的动力,也感受到了来自电信网、互联网强有力竞争的压力,只是一方面很多保守的广电人满足于“小富即安”,另一方面内部的改革派们一直在内容“可管可控”与打破产业束缚的市场化之间寻找平衡。

五年来,IPTV“上海模式”作为最早的三网融合试点,在地方广电与电信企业的磨合博弈下艰难推进。

2009年,上海百视通IPTV提出“三屏融合”项目,发力内容综合运营,上海文广互动电视有限公司(SITV)提出互动电视跨区域整合。

同时,国家广电总局又提出了“下一代广电网”(NGB)建设战略,根据此次“三网融合”政策还将进一步构建全国性的NGB总公司,以期获得抗衡国家级电信企业军的能力。

从IPTV到有线网互动电视,再到NGB, 广电系统推进“三网融合”的新媒体衍进路线已渐清晰,但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辛。而原本铁板一块的广电系统,也因此出现了一线裂变的可能。

“可管可控”上海模式

从此次国务院推出的三网融合政策看,政策实际上明确了广电与电信的权责,即广电做内容集成,电信做内容传输,这与IPTV上海模式几乎如出一辙。在各地广电创造的多种IPTV模式中,这是早期试验中最典型的三网融合模式,其可行性近期还受到了前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的肯定。

早在上世纪90年底末,国务院82号文明确电信广电双向禁入时,就为“只在上海试点多种网络的综合运用”开了一个小口。从2005年10月,上海IPTV率先在中国大陆地区实现试商用,历时四年多,上海已成为IPTV全国第一大用户城市,用户规模突破100万,上海百视通也成为全国最大的IPTV运营商。

“上海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广电负责IPTV内容播控,电信负责网络接入和内容传输,双方分工合作,优势互补。”上海百视通一位负责人解释说。

具体而言,上海IPTV包括五大管理系统,内容播出控制系统、用户管理系统、DRM加密认证系统、用户管理和计费系统、网络管理系统。其中,上海文广百视通主要负责与内容播控相关的各个核心环节。上海电信则落实对IPTV信号的传输,主要负责IPTV系统的基础建设与业务支撑平台的管理。

这种模式在技术上不难实现。2003年年底开始,上海市科委牵头,上海文广联合闸北区科委、上海电信,在闸北区开始IPTV业务的技术试验和试点,试点用户3000户,上海文广负责提供内容,上海电信负责网络接入的模式初就。很快,2005年3月上海文广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全国首张IPTV集成运营牌照,国家对于IPTV的管理也以“牌照”准入方式在全国推广。这颇为符合国家广电总局坚持“内容可管可控”的需要。上海文广于2005年6月与上海电信签署合作协议,按照试点确立的分工原则,“上海模式”正式启动。

作为新媒体,IPTV最初遇到的阻力来自对内容运营的播出安全管理。上海IPTV自启动以来经历了诸多重大事件,比如中共十七大、汶川大地震、2008年北京奥运会。用广电总局的评价来说,重大宣传报道“无一播出事故,充分体现了平台‘可管可控’的优势”。这也成为广电系统此次与电信争夺“三网融合”政策博弈中的一大筹码。

“现在关键是市场竞争力,内容运营和互动体验的创新竞争力才是最大挑战。”一位资深IPTV人士表示,就如移动联通如何让用户不退网一样,上海IPTV最终的生命力也在于创造新的内容和服务体验创新,让用户不退户。这并非国家政策能给的。

谁在主导

然而,为了实现“可管可控”,IPTV由广电主导推进,但载体是电信企业的网络。这使得IPTV运营商在广电与电信之间角色尴尬,甚至有“广电汪精卫”之称。

IPTV,又被称为基于宽带的网络互动电视,原本是一种基于电信部门的增值业务。但通过上海模式,中国广电系统实现了对内容的主导,电信则变成了网络提供商。

双方合作初期矛盾不断,但仍磕绊前行。“双方在增值业务发展、业务审核流程等方面,经常就一些细节问题研讨,也有争议。”接近上海电信的一位人士透露。

一位资深IPTV人士表示,由于广电对于电信的平台依赖性太强,上海文广一直有危机感,担心电信才是IPTV的真正市场主体,一旦政策放宽就要踢开广电自己干。

事实上,电信从未放弃对于IPTV的实际主导权,在很多农村和二三线城市,各地电信绕过广电系统的内容集成牌照方,自主做了很多IPTV尝试。

但至少在此次宣布的三网融合政策中,电信企业并未获得内容集成和运营资格,即决定在平台上能播什么、怎么播、何时播等,甚至连制作权也没有突破广电内容管理的核心领地。

一位地方电信企业负责人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政策给的是电信最不擅长也最不想要的东西——制作权。实际上,内容制作早在2004年已经放开,但仅限于影视剧产品,新闻资讯内容制作权仍紧收在广电系统内部,此次针对电信放开的制作权也在此框架内。市场上制作公司如今多如牛毛,有的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不过,无论谁是真正的主导者,有着两个“父母”的IPTV仍然在实质上实现了广电和电信的“双向进入”,并成为其对抗互联网视频的主要力量。上海文广与电信已着手联合研发IPTV行业标准,未来通过中间件,IPTV业务网可安全对接下一代互联网、下一代通讯网和下一代广电网(NGB)。这将解决三网融合后电视覆盖互联网用户的问题。

在这种合作中,电信网通过传输视听业务,增加了宽带的黏性,提升了网络价值;广电则增加了电视节目传播渠道,既扩大影响力,又可获得版权收益,并从电信增值业务、可视通讯等业务收入中分成。知情人士透露说,目前电信广电在IPTV上收入上采取分成制,大多数地区的分配比例为:增值服务上电信六成、广电四成;在内容和运营收费上,电信四成、广电六成;“有的地区还是五五分。”

但随着电信3G牌照的发放,IPTV迎来了与电信自身增值业务的正面竞争。由于市场规模偏小,投入不足,网络带宽有限,个别试点省市IPTV清晰度不高、互动性欠佳,与互联网相比差距很大。对此,一位IPTV专业人士表示,解决的途径是:第一,跨地域发展,扩大用户规模;第二,加大对IPTV研发资金投入。第三,探索“三屏融合”整合运营,让内容运营商为通讯终端用户提供服务。这将为一些相关产业链发展打开空间,比如,文化创意产业、电信增值产业、系统技术、网络终端产业、设备技术商,等等。

地方广电之争

上海IPTV的跨区域发展一路走来并不顺利,“广电四级办”体系弊端暴露无遗。所谓四级办,即中央、省、地市、县四级办广电(办台、办网、办覆盖)。国家广电总局一位人士称,广电网络分割分散的局面,已成为限制广电产业发展壮大的重要因素。

从2005年开始,刚刚试水的IPTV陆续遭到了多个地区广电的强烈反对。“地方有线的利益之争早在卫视‘落地’问题上就现端倪,IPTV只是地方利益纷争爆发的一次导火索。”一位湖南广电企业人士透露。

地方冲突始发于哈尔滨,2005年,上海IPTV与网通合作,打入哈尔滨。知情人士称,当地广电部门连夜赶往北京投诉,虽然最后在广电总局协调下暂时压住矛盾,但双方仍然冲突不断。上海文广和IPTV领导不只一次去东北“灭火”,被半夜灌倒在酒桌上。

最激烈的是2005年12月的“泉州事件”。泉州广电对上海文广IPTV进入极为排斥,直接以电视轮播声明的方式直指百视通网络电视业务在该地区非法,明令予以取缔。财新《新世纪》记者获得的泉州广电当时下发的用户通告称,上海文广百视通旗下单位“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其权益不受法律保护”。并重申,“泉州市属及其各县(区、市)广播电视部门是经国务院广播电视行政部门批准的、泉州市惟一具有传播广播电视节目职能的合法机构”。

之后不久,2006年初,浙江广电也委婉地拒绝了上海文广百视通:“即使具有在全国范围内开展IPTV业务资质的单位,要在浙江省范围开展业务,也必须经地方各级广播电视行政部门审核,并重新得到国家广电总局认可。”类似冲突,在其他地方也时有发生。

目前,上海百视通在上海的用户近五年来每年以年复合增长率约75%的速度快速增长,已从2005年的10万发展到现在的超过百万用户,且几乎没有退户者。但在全国其他地区的跨区域推广上成效不彰。例如泉州地区,至今仍难以再继续推广和发展新的用户。在浙江,上海文广的IPTV除了在酒店和台州地区,基本未进入公众有线电视用户领域。

有线网机会

对于IPTV,未来最大的挑战还是下一代广电网(NGB)。在三网融合政策出台前后,广电系统上下对于筹建NGB方向已定,一旦这张网建成,“纠结”在广电和电信之间的IPTV是否还有发展空间,向哪个方向发展殊难料定。

“这次三网融合的核心就在于推进广电网络整合,实现网络规模化,打破行政区域的制约。”一位资深广电系统人士称。

事实上,IPTV的发展让各地有线网络纷纷看到了互动电视的未来方向,并普遍认可跨区域资源整合的重要性。对此,上海百视通人士称,IPTV将与有线网差异化共存,能够先在有线网上进行跨区域整合是好事。

2009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上海明确提出,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要“走出去”,要推动地方有线网络、广播电视跨省市合作。

“这个过程,必须先整合再改造,改造要做好,必须统一规划,有好的技术团队去做。有线网过去一个县一个网,不符合产业规律,让其改造和推广业务都不行。”一位熟悉有线网运作的人士称。但突破地域限制并非易事,上述人士介绍说,有线网一般都受到地方政府支持,包括提供财政支持和各种补贴。

目前,由上海东方有线推出的SITV互动服务平台也已上线。在目前的最新界面中,有互动娱乐、金融财经、上海生活、自助服务、行业视窗、电视广播六大板块和超过30种增值服务项目,包括订票、炒股等。例如病患可以实现与医生一对一互动咨询;股民通过遥控器在电视上输入股票代码,可查询个股即时走势;上海人可以和内蒙古人南北对弈;等等。

上海广电系统内对有线网与电信网的竞争关系,以上海的一条主干道“杨高路”做比。如果说电信网是杨高路,那么广电就是在旁边同一个路径再建一条新杨高路作为高速公路,网络带宽更宽、效果更好,地方政府则会获得更多投资回报,再促进有线网发展。

整合者浙江华数

截至目前,已有杭州、上海等八个NGB运营商获准首批试点运营。

2009年7月31日,SITV与全国20余家省市网络公司共同签署了全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战略合作协议,包括中国有线、歌华有线、广东、四川、太原、成都等在内的省、直辖市网络公司。当日,科技部、国家广电总局和上海市还正式签署了“中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建设示范合作协议”,上海试点50万用户。

但业内消息人士透露,有着IPTV与有线网双重身份的杭州华数将战胜上海,成为全国NGB总公司建设的主要牵头人,因为它有更成熟的交互电视运营经验及跨区域整合能力。

此前杭州华数正式受广电总局委托,承担“国家数字电视开放实验室”的建设和运行,以及建设国家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融合业务创新实验室,这是在中国提出NGB战略后设立的首个国家级实验室。

与上海IPTV和有线网SITV分属上海百视通和上海文广互动不同,“杭州模式”中,两者均属于杭州广电控股的杭州华数集团。目前,杭州华数既有电信IPTV业务牌照,也有广电有线网业务牌照,业务许可范围几乎覆盖了所有电信和广电系统:可进行固定电话、移动电话、Wi-Fi、WiMax、宽带业务、有线电视、数字电视、移动电视、地面广播电视等业务。

在数字电视业务方面,目前杭州华数的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21元/月,互动业务35元/月,宽带业务98元/月,综合业务ARPU(每用户每月收入)在60元以上。华数副总裁沈林华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交互电视的市场规模,最终将达到现有有线电视用户的30%。中国目前共有1.6亿余有线电视用户。华数已与全国北京、重庆、陕西、安徽、云南、新疆、河北、武汉、厦门、福州、南昌等20个省份百余个城市广电网络建立了联合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供内容、系统平台和交互电视服务。

这种集于一身的杭州模式,引发了业内关于“垄断”的批评。在互动电视发展较为成熟的美国,广电两种互动业务分属不同网络平台,被认为有利于竞争和促进交互电视的发展。

华数为NGB开发了60多种业务。公司资料称,基于NGB的华数全媒体互动电视服务将以搜索引擎为基础,把互联网的信息通过抓取、筛选过滤后,与华数互动电视的内容整合,打通数字电视网与互联网,开创通过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监控等多种媒体形式综合展现的全新服务模式。

这也意味着华数有可能通过NGB掌握播控平台,提供有线电视频道或数字电视频道的播控。此前,上海百视通和上海文广互动的播控平台仍由上海广播电视台掌握,而非上海有线网。

对于跨区域整合,杭州数字电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沈林华认为关键在于当地广电想不想干,有没有看透这是三网融合大势与电信竞争的必然。“如果看透了就肯定要做。”沈林华对此颇具信心。

NGB的推进将推动着有线网络运营商向网络电视台演变,而在此过程中,华数背后的股权结构和整合路径颇引人关注。

“有线网与广播电视台不同,各地有线网的股东结构特别复杂,已经掺杂了各种资本,还包括歌华有线等数家上市公司。”一位熟悉有线网业务的人士透露。

杭州华数从一开始就有着复杂的资本组成。杭州网通、杭州数字有限公司、浙江华数传媒有限公司,分别代表了杭州互动电视的三大运营主体。杭州网通是IPTV的市场推广实施主体,杭州数字电视有限公司市场运营主体,华数传媒是基于两者成立的真正市场化运作企业,于2005年5月新成立。三者实质上是一套班子三块牌子。

其中,杭州数字电视有限公司由杭州广电局有线电视网络中心、西湖电子集团、杭州日报社、杭州网通信息港有限公司、杭州国芯科技公司共同出资1.5亿元组建,广电绝对控股。

杭州华数的各大组成部分,包括了互动电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包括网通(网络运营商)、广电(内容提供商)、市政府(市场推动者)、企业(产品供应商)和报社(新闻舆论)。杭州数字电视的发展,实际上是将有线网与各资源方、利益方紧密捆绑,融合各方利益,这将有利于为其未来扫清障碍。

在一位杭州华数高层看来,在跨区域整合上,突破地方利益的办法很简单,就是继续吸纳利益方入股。比如浙江与江苏有线网打通,共同入股,两张有线网估值后确定股比。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模式将为未来民营资本涉足增加了可能性。不过,截至目前,杭州华数在各地的战略合作还尚未触及资本层面。

较难整合的是业务层面。一位接近华数高层的人士称,基于节目运营的整合模式,难度很大。比如浙江卫视节目好还是江苏卫视节目好,很难评估。

真正建成全国一张网,还面临人员整合,这是最大阻力。“资本能解决,人员难解决。”一位业内人士举例说,比如最起码的领导任命问题。上海电信是由中国电信任命,中国电信领导由国资委任命。但地方有线网,比如华数都是由股东任命;地方电视台领导则由地方政府任命。“如果以节目运营进行的整合,让浙江去任命江苏台台长,不是很奇怪吗?”

本文系作者赵何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乔邦主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431人已赞赏 >
431换成打赏总人数43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阿哈拉 阿哈拉
    回复
    0

    [ali元宝]

    2013-06-14 23:2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