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快递侠之天使在北京》(四)·救天使就是救我们自己

地狱魔子为什么偷袭你?不会是看这个天使长得漂亮,想抢去地狱做王妃吧?

途锐左冲右突,超过了一辆又一辆车。远远地,黑衣男子已经看到祈年殿金色的圆顶。
对面马路上,一辆摩托车由南向北驶来。黑衣男子看见摩托车后座上熟悉的身影,立刻从路口调转车头,跟了上去。丰田普拉多越野车和黑色雷克萨斯轿车也调头跟了上去。
风野骑着摩托车,载着天使,沿着崇文门内大街往北开。和风吹拂,阳光照耀,他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载着水月在这个城市大街上飞驰的从前。水月也是这样紧紧抱着他,柔软的胸部贴着他的后背。
“风野,你得开快点,后面那辆银色越野车在追我们。”风野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天使突然开口说话了,吓了他一跳。
“谁在追我们?”他从摩托车的后视镜望去,看见一辆银色的大众越野车正在不断逼近。他有点惊慌,赶紧转动车把,加快了车速。
天使再次回头看了看。“逆光,我看不清楚车里。如果不是来自黑暗未来的地狱魔子本人,也必定是他的手下。”
风野差点从摩托车上掉下来。地狱魔子?真有地狱?真有魔鬼?魔鬼还有个儿子?他觉得一瞬间自己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了。
不过,既然我都已经相信坐在摩托车后座、紧抱着他腰的是天使,我也应该相信正在追逐我们的是地狱魔子。天使与魔鬼,相互之间打打杀杀,追逐与反追逐,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这个凡胎肉身的人类夹在了这场天使与魔鬼的战争中间。即使不是地狱魔子本人,只是他的手下,我的小命肯定也会玩完的。现在的天使,弱不禁风,还不如我前女友水月强健,如何能打得过地狱来的煞神呢?
人生真的有无限可能性。说不定哪天你就会遇见天使。不过,尾随天使而来的未必是上帝,更有可能是魔鬼。
理智告诉风野,他应该抛下天使,独自逃命。天使刚才的话并不准确,途锐并不是在追“我们”,而是在追天使一个人。天使碰巧坐在了他的摩托车后座上,于是他也成了追逐的对象。只要放下天使,逃之夭夭,他就安全了。
不过他觉得自己如果这样做,就会像在战场上扔下妇女儿童逃命的士兵,余生都活在挥之不去的负罪感中。
“你是被追我们这家伙打伤的?”风野加大马力向前狂奔,同时不忘向天使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年纪轻轻小命玩完固然可惜,更尴尬的恐怕是上了天堂却说不清楚自己到底为天堂作出了什么巨大贡献。
“如果车上坐的是地狱魔子,那答案就是YES。地狱魔子在另一时空从背后偷袭了我,我也回击了他一下,然后我就掉下来了。”
“地狱魔子为什么偷袭你?”不会是看这个天使长得漂亮,想抢去地狱做王妃吧?
“我从他们那里拿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你不能还给他们吗?”这位天使一定是偷偷溜到地狱去玩,看见一件好玩的宝贝,就顺手拿走了,从而引发了一场跨越时空的追杀。
“不能。这件东西不仅关系到光明与黑暗的微妙平衡,更关系到数个平行时空的文明进程。”
途锐越逼越近,就快要追上他们了。
“坐稳了。”风野顾不上问更多问题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逃命。他紧握摩托车把手,向左一拐,进入中间车道,再一拐,进入最左侧车道。
途锐不顾车流滚滚而来,紧跟着向左拐。后面的车纷纷避让,喇叭声响成一片。
“佐佐木,你开车去撞途锐。松本,你继续跟着摩托车,保持一定距离。”坐在黑色雷克萨斯轿车后座的池田说话了。
“遵命,会长。”车载喇叭里传来了坐在丰田普拉多车里的佐佐木的声音。
“是,会长。”坐在雷克萨斯驾驶座上的松本也回答。
途锐离摩托车越来越近,还差几米就要撞上。突然,丰田普拉多从侧面猛冲过来,撞上了途锐。途锐的车门凹了下去。
眼看就要翻车,黑衣男子使劲往右打方向盘,再猛踩刹车,车子向右滑行了好长一段才停稳。后面的车辆急刹车,喇叭声一片,好几辆撞在了一起,砰砰作响。
黑衣男子下了车,向丰田普拉多走来。佐佐木愣了一秒钟,开着车向黑衣男子直冲过去。黑衣男子大喝一声,一掌拍在车头上。丰田普拉多停了下来,引擎盖上冒起一团火焰。佐佐木赶紧连滚带爬从右边车门下了车,朝反方向狂奔。
黑衣男子没有追赶,转身上了途锐,扭转车头往前开,却发现摩托车已不见踪影。他打开车窗,一边慢慢往前开,一边不停地把头伸出窗外闻味道。
一会儿,大批警车云集车祸发生地。丰田普拉多在熊熊燃烧,车里车外空无一人。其他几辆碰撞在一起的车主在大声争吵。
风野听见后面砰砰作响,却不敢回头看,只能加速往前开。到了十字路口,天使说:“向左拐。”他俩拐进了一条小胡同。
见没车跟进小胡同,风野停下车问天使:“现在怎么办?”原以为会和天使度过愉快的一天,逛逛天坛,喝喝咖啡,聊聊天堂的美好生活,现在却成了生死时速,魔界大追杀。他真的有点后悔了。
“不能停。黑衣男子就是地狱魔子苏利文。他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地狱魔子姓苏?”
“他不姓苏,苏利文是最接近他名字的国语发音。”
“我们去哪里?”
“穿过这条胡同,往北再往西。”
“还要去景山?”
“必须去景山。”
“好吧。”风野发动摩托车,飞速穿过胡同,往北再往西,向景山公园奔驰而去。
他俩都没有发觉,那辆黑色雷克萨斯仍然远远跟在后面。
景山公园门口,游客排着长队。风野停好摩托,买了两张门票,拉着天使在一大堆游客中拼命往前挤,惹得游客对他俩怒目而视。他只好一边不停说对不起,一边继续往前挤。
“这是绮望楼,楼里供奉着孔子牌位,你是要进去找另一块黑石吗?”风野和天使站在正对公园大门的绮望楼。天使可以在皇天上帝的牌位下藏一块黑石,当然也可以在孔子牌位下藏着另一块黑石。
他和水月来过景山公园不一次,这里差不多每栋古楼他都很熟悉。绮望楼二层重檐,黄色琉璃瓦,红色廊柱,雕花门窗,虽然也古色古香、庄重典雅,但与南边一河之隔的皇宫中的宏伟建筑相比却是毫不起眼。
“不是。我们得去山顶的那座亭子。”天使指着上面的三重檐绿色亭子说。
“这座山虽然不高,可也得爬一阵。地狱魔子还会追来吗?”
“地狱魔子苏利文最擅长跟踪。他肯定会追来的。你害怕了吗?”
“我要是说不害怕肯定是假话,但我不能扔下你不管。咱们快走吧。”风野加快步伐往山上走。
“风野,真的很感谢你。要是别人也许早吓得逃走了。”
“别客气。我从小就胆子很大,我不害怕。”风野故作轻松,其实他心里怕得要死。被地狱魔子抓住会是一种什么死法?被他口喷火焰烧死?还是被他倒挂在景山的树上用刀割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狱魔子肯定有一万种让人死的方法,每一种都令人痛不欲生。
他不时回头,但没有看见黑衣男子的形踪。
在他视线之外,池田和绘里香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绘里香手里捧着一个长长的盒子。但风野和天使都没有看见他们。
山风渐渐增大。不再有树影的遮蔽,秋日阳光变得分外耀眼。亭子三层重檐,绿色琉璃瓦上的花纹清晰可见。他们已走到亭子前面了。
“景山上一共有五座亭子,中间这座是万春亭。直到十几年前,这里都是北京城的最高点。”站在万春亭里,望着故宫的红墙黄瓦,风野意识到,自己为陪水月逛遍北京公园而储备的知识并没有白费功夫。
原来他是在为天使的到来做准备。
曾经,他和水月相偎相依,坐在亭子前的台阶上看夕阳西下,看故宫罩上朦胧面纱。而今,物是人非,往日深情已随风而逝,风野心里一阵感伤。
天使绕着亭子的柱廊转了一圈,然后跨进亭子中间的大殿。
“这里供奉的是毗卢遮那佛,汉语也称大日如来,是佛教密宗的法身佛。”跟在身后的风野指着大殿中央的铜铸佛像说。
“看起来很新啊!”
“以前的铜像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掉了,这尊是10多年前安放上去的。”
天使绕着铜像转了一圈,又认真查看了四周门窗,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怎么啦?难道这里没有第二块黑石?”
“没有。通常我们都会在城市的最高点放置一块黑石,但这里没有黑石存在的任何迹象,或者曾经有过,但被人搬走或者毁坏了。”
“那怎么办?线索断了,找不到梅塔特隆立方体,岂不是治不好你的伤?”
“我担心的不是治不好伤,而是完不成任务,数个时空的文明进程会受到影响。”
“难道你不可以大声祷告,祈求上帝,请求他出手相助?”
“上帝就在我们心里,他随时都在提供帮助。”说着,天使走到殿外,认真观察亭子周围的地形。
上帝就在我们心里?风野的脑子有点发懵。上帝不是住在宇宙深处某个特别神圣的地方?或者一年到头忙着从银河系到仙女座展开巡视?最有可能见过上帝的天使却说他就在我们心里。啥意思?她是在打比方吗?
“风野,麻烦你把地图打开一下。”天使对站在一旁发呆的风野说。
“好的。”风野走到天使身旁,拿出地图摊开。
“那是白塔?”天使看了一会儿地图,抬起头指着西边不远处一座白色的塔问风野。
“是,它是一座藏式喇嘛塔,建于清朝初期,也就是350多年前。据说白塔里面珍藏着佛祖释迦牟尼的舍利。”
“我们去那里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吧。”
风野和天使沿着台阶下山往西走。
“你们俩站住别动。”突然有人冲着他们喊。
风野吓得一哆嗦。坏了,地狱魔子苏利文追来了。我扶着负伤的天使,肯定逃不掉。这下小命要玩完了。
风野抬头一看,却是一位穿着制服、戴着警帽的警官站在面前。哦,不是地狱魔子。是友好的警察叔叔。
“怎么啦?警官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请把你俩的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我的身份证就在钱包里,给他检查没问题。可是天使哪有什么身份证。警官肯定不会相信美丽的姑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俩会被带去警察局。如果她说她是天使,他们就会把她关起来,做各种试验。不行,不能让他检查,我得抗争。
风野正要说话,感觉到天使的手在他背上划来划去,但是他没明白她在划什么。
“这么多游客,你凭什么只检查我们的身份证?”
“这是例行检查。请你俩配合。”
“我们是好人,又没有背着可疑的大包。你真的不用怀疑我们的身份。我们赶着去参观别的景点,你放我们走吧。”
“不行。必须检查,请你们配合。”
“好吧。”风野掏出身份证,递给警官。警官看了一眼,还给他。
“这位小姐的呢?”
“我们出来得急,忘带了。她是我女朋友,绝对是好人。”
“不行。你可以走了,她得跟我们去警局,核查完身份才能走。”
“有必要吗?”
“当然有。”警官说着就来拉天使。她一侧身,闪到了一边。奇怪的是,自警官出现,天使一句话都不说,而且双眼一直盯着地上,没有抬过头。
“你是警察,要文明执法,不能乱来。”风野挺身拦住了警官。难道今天碰上色狼警察了。得记下他的警号,回头找王俊恩他爸去他们局长那儿投诉这个家伙。
“不愿跟我走也行。小姐,请把你右手戴的手镯押在我这里,你把身份证送到景山公园门口的派出所核查后就可取回。”劫色不成,又想劫财,这肯定是假警察。风野生气了,想挥拳揍这个家伙一顿。
天使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警官,而是伸出右手握住了风野的手,用食指在他手心里划来划去。这次风野明白了,她在他手心划的和刚才在他背上划的是同一个字:地。
地?什么意思?
难道她是暗示这个家伙是地痞?不对,是地狱魔子?不会吧?地狱魔子会穿着警服,还跟我们在这里枉费口舌?他不会挥刀就砍或是口喷火焰么?
风野抬起头,想看清警官长得像不像从地狱来的。
“楚风野,请你把小姐的手镯取下来给我。”警官直视着风野的眼睛说。
风野不知为什么,觉得他必须服从警官的命令,便伸手抓住了天使的右手。可是,他内心深处又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不能服从,决不能服从。
“你是地狱魔子。我不能给你手镯。”
“你错了。我是天使,她才是地狱魔子。她偷偷溜进天堂,偷走了我的手镯。我一路追来,就是为了取回这只手镯。”
这是怎么回事?风野看看天使,又看看警官。到底谁是天使?谁是地狱魔子?天使还是没说话,也没抬头。
“你不要以为她长得漂亮就是天使。这不是她的本来面目。她变成这样是为了搏取你的同情。不信你找块砖头朝她头部砸一下,看看她会变成什么可怕样子。”
“我不信。你装扮成警官骗人,你才是地狱魔子。”
“我装扮成警官是因为我不想伤害你们人类,只想智取手镯。要是我是地狱魔子,我干嘛要费这么多功夫,用烈火把你烧焦不就结了?”
风野已经头昏脑涨,觉得警官乌黑的眼神就像一口深潭,把他吸了进去,不由自主相信警官说得很有道理。他试图取下手镯,而天使仍然一句话不说,双眼看地,手纂成拳,不让他得逞。
就在此时,风野背后响起一声大喝:
“看刀,你这魔子。”
风野的头脑倏地清醒过来。
只见一把雪亮的日本武士刀从风野背后伸出,向警官刺去。警官往旁边一闪,刀刺空了。但刀并没有收回,而是停留在空中,对着警察的胸腹。
四周的游客吓得四散奔逃。
警官双眼倏的睁圆,似乎要冒出火来。他沉声说:“我会怕你这人间之铁?!”
他伸手抓住刀锋,顺时针猛拧,想要折断武士刀。刀逆时针旋转,飞速向后撤出。刀锋上血迹点点。
警官惨呼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脸上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一滴滴鲜血渗出,滴落在白石台阶上,溅起一朵朵小小血花。
“不相信吗?”那声音再次响起,“这就是专克妖魔鬼怪的童子切安纲。你知道它的厉害了吧?”
“你是谁?胆敢阻拦我。”警察问。
“我是池田昭雄。源赖光是我的先祖,他就是用这把刀斩杀了无数的妖魔鬼怪。”
“那把刀不是摆放在东京国立博物馆里吗?”
“那只是一模一样的复制品,供人参观用的。刀的真身,一直都在我们家族手中,是我们降魔除妖的利器。”
“你觉得我会怕童子切安纲?简直是超时空笑话。”警官挥掌欲击,却脸色大变,冷汗涌上额头。
“我一定会取回我的手镯。”警官扔下一句硬话,转身跃进树丛,消失无踪。
风野松了一口气,转身对短头发男子说:“非常感谢出手相救。你说你是池田昭雄先生?”
“正是在下,幸会了,楚风野先生。”池田把刀插回鞘里。池田的汉语说得很地道。天使也说她学过国语。难道汉语已经变成了宇宙通用语言了?
“真是凑巧,要不是你在这里旅游,而且还带着日本名刀。我们就没得救了。

【完】

  • 目录
  • 评论 1
  • 喜欢 82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1

  • 钛p2KNHm 钛p2KNHm 2016-04-16 14:53

    这就完了???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