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快递侠之天使在北京》(三)·天坛的宇宙奥秘

难道梅塔特隆立方体就藏在这个基座里?只要天使找到那块正确的石头,喊一声“天使来了,梅塔特隆现身”,立方体就会从石头里蹦出来?


手牵着手在苍苍古柏下散步,在回音壁的三音石上大声喊我爱你,挤在天心石上仰望浩瀚天空......那些甜蜜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却情已消逝、物是人非。
还好,有美丽的天使在身边,风野不至于睹物思人、伤心欲绝。
“我们要做什么计算?不会是测量从祈年殿至回音壁的距离吧?”两人站在天坛旅游导游图的牌子前面。风野转头问天使。
“如果是那样,在地图上测量再换算不就行了吗?我们先去看看祈年殿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吧。”
两人从北门出发,沿着中轴线往南走。宽阔的道路两旁,苍松翠柏,郁郁葱葱。秋日的阳光透过渐黄的树叶,在人行道上投下斑驳光影。
两人肩并肩往前走,看上去十分亲密,像是周末清晨来公园看名胜古迹的情侣。
穿过镶着很多铜钉的红色大门,站在大理石铺就的院子里,风野和天使仰望着三层汉白玉圆台上的祈年殿。
阳光照在鎏金宝顶和三重蓝色琉璃瓦上,煜煜生辉。尽管不是第一次来,风野内心依旧涌上一种神圣而庄严的感觉。
“天坛是明成祖朱棣按照敬天礼神的思想修建的。中国古人认为天圆地方,所以祈谷坛和建在上面的祈年殿都是圆的。现在看来,天圆地方的观念是错的。”
“作为抽象而不是实际的一种哲学观念,也不能说它就是错的。圆和方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几何图形,也是你们星球上最重要的几何图形。”
“宇宙是圆的么?”
“宇宙很难简单的用圆和方来形容。”顿了顿,天使说:“我们去圆台上看看吧。”
两人沿着汉白玉台阶登上祈谷坛。放眼四望,视线极为开阔,可以看见远处的西山。
为了保护文物,游客不允许进入祈年殿,大殿左中右三道门前都树着黄铜栏杆。正是参观高峰时段,很多游客挤在门口向里探望和照相。他俩等了一会儿,才挤到最前面。
“这个大殿是按照中国古人对天象的理解建造的。最中间金色花纹的4根柱子象征春、夏、秋、冬四季,中层红色的12根柱子象征十二月份,外层还有12根柱子,支撑着大殿的外墙,象征一天十二时辰。中层和外层相加共24根,象征一年二十四节气。三层总共28根柱子象征天上二十八星宿。”风野一边指给天使看,一边讲解。要不是春天带水月来之前上网学习过天坛等地方的历史知识,他肯定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说起。
天使没有回应风野,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殿看。
“最奇特的是大殿顶部的龙凤藻井。不用长梁,也不用钉子,完全依靠柱子和枋桷相互衔接产生的力支撑着整体屋顶。”风野手指着大殿顶部,对天使说。
天使还是没有说话,风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天使眼里,这恐怕太原始太小儿科了吧。天堂里比这宏伟壮观的建筑有的是,很多肯定超出他这个凡人的想像力。
“我们能进到大殿里面去吗?”
“啊?!不行,会被管理员逮住的。”
“我必须得进去。麻烦你帮帮我。”
风野发觉天使的眼光盯着大殿里供奉的皇天上帝牌位,便问天使:
“你不是要去偷那块皇天上帝牌位吧?这个上帝在中国古代指的是天,而不是你们的上帝。”
“你怎么知道不是?形象千万,名字千万,万物本一,终将合一。”
“你真的要去偷那块牌位?我们今晚会在警察局过夜的。”
“应该不是那块牌子。我用不了超能力,得进到大殿里才知道要找什么。”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风野四处张望,琢磨如何才能进到大殿,总不能众目暌暌下翻栏杆进去吧?
仔细看了一会儿,风野发现左边门前人比较少,便拉着天使的胳膊走过去,轻轻把栏杆挪开一条缝,溜进了大殿。有两三个游客看见了,但没说什么。
风野扶着天使贴墙站着,看见大殿靠近正门的地方有两个管理员,但她们脸朝外坐在小桌子旁边,没看这边。
“现在我们去哪里?”
“你跟着我吧。”天使拉着风野的手,沿着墙逆时针往前走,好在有柱子和其他文物的遮挡,他们始终处在阴影中,没被发觉。
天使不时停下来,伸出另一支手,在墙上或者柱子上轻拍。风野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天使在找什么。
天使的手柔若无骨,纤细滑腻,风野握在手里,手心渐渐冒出了汗。
不知不觉,他们走到了供奉皇天上帝牌位的基座的后面。天使放开风野的手,专心致志地研究基座的后墙。
可是,从上到下全是光滑的汉白玉,既没有雕刻花纹也没有印着文字,她在寻找什么呢?
天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仔细细地研究这几十块石头,时不时在不同的石头上用手轻拍。
难道梅塔特隆立方体就藏在这个基座里?只要天使找到那块正确的石头,喊一声“天使来了,梅塔特隆现身”,立方体就会从石头里蹦出来?风野站在一旁看着忙碌的天使,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电影中的情节。
“你来看看这块石头,它和旁边的不一样。”天使蹲在地上,手指着基座后墙上的一块石头。风野也蹲下身,发觉这是地面往上第三块石头,从左往右看则是位于基座的中间线上。
风野认真看了看这块石头,又看了看上下左右的其他石头。
“有什么不同吗?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纹理,一样的光滑,风野没看出有什么不同。
“初看会觉得它们都是一样的,但仔细看就会发觉它们质地不一样,不是同一种材料做的。”
“这个,恐怕只有你们天使才能看得出。”
“你能把它撬出来吗?”
“啊?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而且也没有工具啊。”即使有,即使不害怕皇天上帝的惩罚,风野也害怕犯了破坏文物罪而被判个两三年。人生虽然不如想像中美好,可也不能干把自己关进牢狱的傻事呀!
“出门时我看你好像带了一把瑞士军刀?”
“是的。”
“你能借我用一下吗?”
风野掏出军刀,递给天使。天使打开军刀,一手扶着那块石头,一手握着军刀,用刀锋对着石头上侧边缘从左向右划。
风野吓得差点大叫起来。天使真的要破坏文物啊!一会儿她找到梅塔特隆立方体,治好了伤,一振翅膀就飞走了,我可怎么办啊。被管理员在现场抓住,没人会相信他的说法的。破坏文物不是你而是天使干的?小子,你得做精神病鉴定啊。管理员肯定会这样说。
风野想要阻止天使,又觉得天使找到立方体治好伤更重要。正在犹豫不决,突然听到咔嗒一声,刀锋似乎插进了一条缝隙中。天使一使劲,石头居然掉下来了。
再仔细看,掉下的不是整块石头,而是石头的表皮。表皮并不厚,但掉在地上仍然完好无损。这块石头果然与众不同,天使的眼力就是好。
仍然嵌在墙上的部分不像旁边的大理石呈现出浅灰色,而是黑色,黝黑得仿佛能把人吸进去。还很干净,一尘不染,似乎刚从实验室里拿出来。
“这就是神圣的梅塔特隆立方体?”风野问天使。怎么没有发出耀眼的光芒呢?
“不是。”天使放下军刀,凑上前去认真研究这块黑石。
“那它有什么用?”
“它能指引我们找到梅塔特隆立方体。”
“真的?那太好了。”风野也赶紧把脸凑上前去。可是石头黝黑如同黑洞,光滑如同镜面,他没看见有文字或者花纹等暗示性的东西在上面。
“这里光线不好,你看不见。”天使说。
“咱们不是带了电筒么?”风野掏出电筒,很为自己的先见之明得意。
电筒的光束照在黑石上,风野睁大眼睛盯着黑石看了好一阵子,还是一无所获。
“你可以用手指去感觉。”天使牵着风野右手食指,放在黑石的左侧。他的指肚感觉到了一条细细的凹陷,他沿着凹陷一直向前摸索,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
“是个圆。”
“不止是个圆。”天使把风野的食指放在黑石的上方,他的指肚感觉到了另一条细细的凹陷,他沿着凹陷一直向下摸索,凹陷与刚才的圆在下方相交。
“是条反S形的曲线。”
“不止如此。”天使把风野的食指放在黑石上方的另一个位置。他摸到了一个小圆。
“还有。”天使把风野的食指放在黑石下方的一个位置。他摸到了另一个小圆。
“三个大小不一的圆和一条反S形曲线?就这些?”
“是的。”
“他们合在一起很像中国古代的太极图,除了没有黑白的颜色对比以外。”
“正是。”
“你们天使的圣符中也包括太极图?”
“万物同源,万符同理。我们天使为什么就不能用太极图?”
“它能告诉我们去哪里找到梅塔特隆立方体?”
“是的。”
如果找到太极图就能找到梅塔特隆立方体,他们大可不必跑来天坛破坏文物。在这个城市里,好些古代建筑上都有太极图的图案。他们找到其中一个,天使对着太极图冥想不就可以了嘛。
“它都说了些什么?”刚才用手指摸索大圆、小圆和反S曲线的时候,风野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天堂的启示,也许太极图用特殊频率告诉天使了。
“数学,今天早晨已经告诉过你了。请把圆规递给我。”天使向风野伸出手。
风野从包里掏出圆规递给天使。
只见天使双手把着圆规在黑石表面上下左右移动了一会儿,然后说:
“大圆的周长是55英寸,两个小圆的周长之和是21英寸。”
“那条反S曲线呢?”
“长度是34英寸。”
“只要找到圆心,测量半径,大圆和两个小圆的周长不难算出来。你是怎么算出反S曲线的长度的?”
“反S曲线实际上是连接在一起的两个半圆,只要找到它们的圆心,也能算出来。”
“这三个数字说明了什么?”
“你觉得呢?”
风野在脑海之中将这三个数字过了一遍,说:
“55、21、34,大圆的周长等于两个小圆的周长之和再加上反S曲线的长度。这好像没有说明什么。”
“是吗?你再好好想想。”天使从地上拾起那块摔不碎的表皮,对准黝黑的石头,咔嗒一声,居然又贴在一起了,严丝合缝,完全看不出曾经被打开过。
“厉害啊!谁也不会想到天使会在这里隐藏秘密图案。”
“即使有人偶尔看到,也不会注意到黑石上的图案。即使注意到,也不会明白其中隐藏的含义。”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你要找的图案?”
“这块黑石连同表皮都不是地球上的,而是天使专用的。我们离开这里吧。”天使拾起折叠军刀,站了起来。
风野突然大叫一声:“我明白了。21、34、55,这是黄金分割数列。21除以34,约等于0.618。34除以55,也约等于0.618。0.618是黄金分割点。太极图是要我们去找北京的黄金分割点。”大学的高等数学课没白上,今天总算用上了一点点。
天使刚要说话。忽然大殿前面传来声音:“后面好像有什么响声。小王,你去看看。”
风野赶紧拉着天使的手,顺着墙溜出了大殿。
站在耀眼的秋日阳光下,风野问天使:
“我们是去找北京的黄金分割点吗?”
“那是哪里?”
“啊?你不知道?”风野疑惑不解,不是都已经找到来自天堂的秘密指示了吗?
“我不是北京人,你才是,要说知道,也应该是你啊。”天使一脸无辜地看着风野。
“我也不知道。人、动物或者植物,具有相对固定的长短大小等尺寸,可以算出黄金分割点。可是城市总在不停变化,兴建、毁灭、重建、扩张,如何能算出黄金分割点呢?按元朝的中轴线算?按明朝的中轴线算?按清朝的中轴线算?还是按今天的行政区域算?”停顿了一下,风野又说:“不可能。城市是没有黄金分割点的。”
“很有道理。”天使看着风野,浅绿的双眸露出赞赏之色。
“那这三个数字说明了什么?”
“说明我们还要继续寻找。请把地图递给我。”
天使的话含义不明,她是怕我窥探到与天使性命攸关的秘密么?风野有点不满,但什么也没说,而是默默地拿出地图,打开放在天使面前。
天使看了一会儿地图,然后看着风野说:“我要去景山公园。你有空陪我去吗?”
“没问题。我听候百莉天使的差遣。”
京通高速公路收费站,收费员对坐在途锐车驾驶座的黑衣男子说:“请交5元过路费。”
黑衣男子在车里翻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一分钱。他抬起头,直视着收费员的双眼说:“这辆车已经交过费了,可以放行。”
收费员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摁下按钮。栏杆抬起,途锐急驶而去。收费员仍在发愣,直到后一辆车的司机按喇叭才回过神来,看着远去的途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衣男子把车停在了王府井天主教堂旁边的小巷里,从侧门进了教堂。他在教堂四处搜索了一遍,走出大门,看着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行人,眼里露出困惑的神色。
一个穿粉色T恤的年轻人从大街另一侧走过。黑衣男子鼻翼动了动,跟了上去。
黑衣男子拍了拍年轻人的肩,亲热地说:“这么早就出来逛街啊?”
“是啊。你是?”
“我是你小时候住在隔壁的苏大哥。你想起来了吧?”黑衣男子直视着年轻人的双眼说。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满脸笑容地说:“对,对,苏大哥你好。”
“今天早晨你是不是见到了一位头发微卷、眼睛浅绿的美女啊?”
“是的,是的。她真的是我见过的美女之最,感觉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你在哪里见到她的?”
“东三环一家文具店外面。”
“她去哪里了?”
“她和我的好哥们楚风野骑摩托车去参观天坛了。”
“是这样啊。那你继续逛吧。再见。”
黑衣男子转身走开,年轻人呆呆站在大街中央,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这个苏大哥很熟悉。他看着苏大哥上了停在远处巷子里的一辆银色途锐,还是不明究里。
途锐沿着东四南大街向南急速行驶,一辆丰田普拉多越野车和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轿车远远跟在后面。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66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