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快递侠之天使在北京》(二)·天使爱喝橙汁

在人类的世界,即使贵为天使,没有钱也会寸步难行。很难相信一个出租车司机会因为姑娘长得像天使就不收钱。


晨曦初现风野就醒了,发现床的另一侧空无一人。
天使已经康复,深夜悄悄离开了?还是根本就没有天使来过,昨夜的一切只不过是他宿醉后的臆想?
风野带着满腹疑问起床,走进客厅,看见天使盘腿坐在窗前的地板上,面朝东方,手心朝上搁在膝盖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她身上,清秀的面庞和亚麻色的卷发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神圣而美丽,令人不敢目视。
“楚先生,早上好。”天使没有回头。
“天使小姐,早上好。睡得还好吧?”
“我其实不用睡觉。不过整晚冥想的确帮助我减轻了伤痛,谢谢你允许我使用你的床。”
“你能使用我的床是我的荣幸。”的确是。地球上70亿人中没有几个有这种荣幸吧?风野心里琢磨要不要把床单永久保存起来。等将来有了儿子或女儿,他可以骄傲地说,看,这是天使阿姨睡过的床单。
“我能住在你家是我的荣幸。要不然我就只能睡大街了。”
“你坐在地板上凉吗?要不要给你拿张瑜伽垫。”
“不用。我对温度没有感觉。你的地板也挺干净。”
风野一直是个爱整洁的人。即使最近心情低落,仍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书架摆得整整齐齐、出门穿得优雅得体。
“我去准备早餐。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需要吃东西。不过,我很喜欢鲜榨柳橙汁的味道。你有吗?”
“两天前我刚买了两盒柳橙汁,但不是鲜榨的,可以吗?”
“也很好。”
风野煮了一壶咖啡,热好面包和牛奶,再倒了一杯柳橙汁放在餐桌上。
“天使小姐,请和我共进早餐。”
“请称呼我百莉吧。天使小姐听起来怪怪的。是吧,风很野先生?”
“好的,百莉。”风野帮天使挪开餐椅,等她坐下才走到对面坐下来。
“柳橙汁的味道真好。好久没喝过了。”天使喝了一小口,高兴地对风野说。
她浅绿的眸子像湖水一般清澈。风野有点迷醉。这个周末,从和天使共进早餐开始,真的很不赖。看来,我是否极泰来了。今天还可以安排什么有趣的节目呢?
是吗?如果风野知道致命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他们靠近。他一定会后悔昨天走捷径穿小巷回家,甚至会后悔大学毕业时选择在这个超级大城市工作。
此时此刻,和天使一起共进早餐,风野有点喜欢人生的无限可能性了:说不定哪天你就会遇见天使。
风野有很多问题想问天使,比如天堂什么样?时空旅行什么感觉?天使是永生不灭的吗?她为何有实体?还是在大学里,他读过一本圣经故事书,书上说人是有肉体的位格,而天使是没有肉体的位格。她很轻盈,可他仍然感觉到了她的重量。最重要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受伤?谁能让天使受伤?
还是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你们天使也练瑜伽吗?”
“虽然我们不称之为瑜伽,但作用是一样的。宇宙万物,本为一体。只要放空心灵,集中精神,就能与宇宙合而为一,获得自我修复的能量。你练瑜伽之后有什么感觉?
“练瑜伽的是我的前女友水月,她肯定没有达到你说的那个境界。我坐不住,最喜欢的运动是网球和跑步。”
“前女友?水月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你不是心地善良人又上进么?”
“你不是会读心术吗?你没从我心里读出来她不喜欢我当快递员,她想移民,于是就嫁给了一位红头发的澳大利亚人吗?”风野的语气偏离了礼貌的轨道。
为什么会当上快递员,风野想起来也觉得颇具偶然性。去年大学毕业时,他原打算回家乡城市找份工作,可以离多年来一直一个人生活的母亲近一些。但是母亲坚持要风野留在北京。她说她喜欢北京,如果儿子在北京工作,她就可以常来北京旅游了。
风野理解母亲为什么希望他留在北京。这是母亲和父亲相遇的地方。虽然自他记事起,父亲从未露过面,母亲对父亲却毫无怨言。她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将来会回来看他们俩。这一“将来”便是20多年。
毕业时,风野向数十家公司投递了求职信,却没有一家打电话叫他去面试。他偶然在网上看到电商巨头八达公司在招聘快递员,并号称月薪最高可上万,便投递了简历。毕业第二天,他成了在这个城市里跑来跑去的一名快递员。
刚开始的时候,风野很不适应骑着电动车走街窜巷投递包裹的生活。但他不想让母亲失望,努力当好快递员。渐渐的,他喜欢上那种四处奔驰的自由,尽管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戴上厚厚的口罩。
风野手脚勤快、善于规划路线,总是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投递任务。同事给他取了个外号—“风一样的快递男”。公司董事长王江明来快递部视察时还专门表扬了风野,说大学生不怕苦不怕累,能干快递员,将来一定会成为公司的骨干。
风野和水月是在快毕业那年才认识的,他们曾经亲密无间,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俩。她叫他小野马,因为他擅长中长跑,像野马一样矫健。他则叫她豌豆公主,因为她的皮肤吹弹得破,像公主一般娇嫩。
水月上个月结婚了,可惜新郎不是他。风野为此夜不能寐,常常借酒浇愁。喝醉之后,有时他会幻想她像以前一样打开门,自己走进来。
此时此刻,风野很想水月走进来,看见他和天使一起早餐,气得两眼发绿。
不会了,水月自己选择在女友前面加上“前”字,现在她人已在澳大利亚,风野就是和七个天使一起早餐她也不会在意的。
“我是会读心术,但出于尊重他人的隐私,只在必要的时候才使用。”
昨晚初次见面是必要的时候?看来连天使都不轻易相信人类了,唉!
“这样啊。那你以后没有我的许可不许探看我的内心。”任何时候我都不会给你发放许可的,即使你贵为天使。万一我想点男人常想的事儿,被你看到岂不糗大了。
“没问题。”
“你是第一次到地球吗?”
“不是。我去过地球上很多地方,学了很多种语言,但北京还是第一次来。怎么样,我的国语说得还不错吧?”
“挺好。你是在台湾学的中文吧?我们说普通话,不说国语。”
“哦,好的,我一定好好学说普通话。”
“你怎么知道这是北京而不是台北?”
“昨晚着地之前我看到了一栋扭曲得像短裤一样的大楼。我就知道到北京了。”
这栋大楼名气好大,连天使界都知道了。
“我很荣幸被百莉天使选中为第一着陆点。”
摔得还挺准,直接到我身上。当我是肉垫啊?要是摔到仙人掌上,满脸是刺的天使还是天使么?风野不敢继续想。万一她不守承诺,偷偷使用读心术怎么办?
兄弟,你还在幻想找个天使作女友。还是不要了吧!你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你的日子会过得很惨的。
“很抱歉啊。我已经尽量减缓速度了,要不然咱俩就直接冲进地铁车厢了。”天使一脸无辜的表情。
那样的话,天使也许还是好好的,而他恐怕就要血肉模糊、骨头粉碎了。
风野吃完面包,喝光牛奶,洗完盘子和杯子回来。天使还在小口啜饮柳橙汁,每喝一口都露出孩童般纯真的微笑。
“你所在的地方有柳橙汁吗?”风野没说天堂二字。天使说她从另一时空掉到地球所在的时空。另一时空未必就是天堂,说不定这位天使前几年因为工作调动搬家了呢。
“我所在的地方应有尽有,但柳橙汁只有在地球上才最好喝。”
“地球上资源匮乏,柳橙汁倒是多的是。你只管大口喝好了。”
“浅尝才是品尝柳橙汁的最好方法。”
“你有什么打算,今天?是继续冥想疗伤,还是去找你的梅塔特隆立方体,或者放一天假,以平视而不是俯视的方式参观一下我们这个拥挤不堪的城市。”
“虽然时间对我们天使来说并非奢侈品,但是我必须尽快找到梅塔特隆立方体。冥想只能抑制体内的剧痛,并不能治好我的伤。”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无知的人类。什么是梅塔特隆立方体?”中学时学过立体几何,大学时学过高等数学,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立方体。
“很难向你描述它的具体形象。我只能说,只要你看见它,你就会觉得神圣无比。”
“它在这个城市?还是我们要去耶路撒冷,或者喜玛拉雅的雪山?”
“立方体不只一个,我们把它们藏在地球上的某些圣地。这是一座古老而伟大的城市,当然有。”
“它在哪里?你没有记住藏在不同城市的立方体的位置吗?”
“我们不能直接记住这些位置。”
“那怎样才能找到它呢?”
“如果不是伤得很重,我本可以用超能力搜索立方体的。而现在,我得运用一种神圣而永恒的技术。”
“那是?”
“数学。”
“数学?我还以为是研读圣经呢。”
“任何文字都会随着时间之河的流动出现谬误。只有数学,自始至终,没有发生变化。”
“那我们如何开始呢?”外面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天使不会要我和她呆在屋里做一整天数学题吧?
“你有北京地图吗?”
“有。”风野去卧室的书架上取来一份有点破损的北京市旅游地图。他和前女友水月曾经打算游遍北京所有的景点,已经完成三分之二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也许,风野下次的恋爱对象应该是个学数学的女孩。天使不是说,唯一不会变化的只有数学,学数学的女孩也会相对稳定吧?
风野把地图摊在桌上。天使放下杯子,站起来,认真查看地图,过了一会儿,她说:
“我要去天坛。”
“这么快就算出来了?立方体就藏在天坛?”
天坛是中国明清皇帝用来祭天的地方。虽然祭祀的未必是天使的天,但天使借来存放神圣的梅塔特隆立方体,也是很正常的事吧。风野暗自为自己的聪明得意。
天使没有回答风野的问题,而是问他:
“如果你是天使,要把一件非常宝贵的物体存放在北京,并且要确保成千上万年不被发现,不被毁灭,你会把它存放在哪里?”
风野困惑地看着天使,天使却面带微笑看着他。
风野迟疑地说:“不会是天坛。天坛始建于1420年,将近600年来曾经多次毁灭于天灾人祸。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甚至专门将铁路线延长至天坛,方便他们盗运原本用来祭祀上天的珍贵器物。”
今年春天,柳絮在这个城市漫天飞舞的时节,风野上网阅读了很多故宫、頣和园、天坛等名胜古迹的历史,以备随时回答豌豆公主水月的千奇百问。
“那会是哪里?”
风野低下头去看地图。
“故宫?中国明清两朝的皇宫,600多年来未曾有过重大损坏。”
“不是。你们的考古学家早已把这9999半间房子的每块砖都翻了好几遍。”
“那就不可能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了。城市是人类活动的场所,人类总在不停地兴建、毁灭、再兴建、再毁灭。没有什么可以在城市中保存成千上万年既不被发现也不被毁灭。”
“很正确。”
“那为什么要去天坛?”
“天坛的建筑很有特色,我想去看看。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一个人去也行。”
肯定不是,肯定有原因,但风野不好说“你在撒谎”,毕竟初次见面,毕竟她是很难遇见的天使,于是他说:
“你怎么去啊?今天能飞翔了?”天使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追呀追,这个场景太荒诞了吧?天使肯定不会等我,等我赶到那里,天使早拿着立方体飞走了。我一眼没瞧着,只能望天兴叹。
“我目前的状况,只能走路去。或者你借我点钱,我坐计程车去。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你钱,因为我所在的地方不生产钱。”
在人类的世界,即使贵为天使,没有钱也会寸步难行。很难相信一个出租车司机会因为姑娘长得像天使就不收钱。
“计程车是台北的说法,我们这儿叫出租车。今天是星期六,我没什么事,一起去吧。我没有四个轮子的汽车,但有一辆两个轮子的摩托车。你愿意坐吗?”天使说我是好人,我怎么忍心让身受重伤的她独自一人在城市里晃荡呢?
更重要的是,风野很想亲眼看看神圣无比的梅塔特隆立方体是什么样子。如果天使能让他亲手摸一摸就更好了。
“那太好了。你能带上圆规和尺子吗?尺子最好是英制尺寸的。到那儿我需要做一些测量和计算。”
“我这里没有,我们去楼下的商店买吧。”风野把手机、钱包、墨镜和地图装进一个斜挎包里,想了想,又拿了一包柳橙汁、一包杏仁曲奇饼、两个苹果、一把瑞士折叠军刀和一把电筒放进包里。再拿上他和水月的摩托头盔,风野带着天使出了门。
柳橙汁,是为天使准备的。苹果,是给他自己准备的。军刀,是用来削苹果的。电筒?风野不知道天使会去什么地方,带上以备不时之需吧。
从文具店出来,风野正要给天使戴上头盔,突然一辆敞篷的黄色保时捷停在了他们身旁,一个男子从车里跳了出来,把他俩吓了一跳。
风野定睛一看,原来是王俊恩,公司董事长王江明的儿子,也是风野在八达公司的死党。
一个快递员能和电商巨头的儿子成为朋友,听起来像是一个神话。实情是王江明为了儿子不成为败家子,安排留学回国的儿子从公司最底层做起,于是王俊恩去年底成了快递部的一个普通员工,负责分发包裹。
除了开着跑车上班以外,王俊恩和其他在公司工作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他上班认真干活,下班更加认真地玩乐。有时,他会拉着性格豪爽的风野陪他去练习漂移,然后一起去喝啤酒。
“这么快就把上如此漂亮的妹妹了。看来前女友远嫁澳洲并不是一件坏事啊!”穿着粉色T恤衫的王俊恩捶了风野一拳,笑嘻嘻地说。
风野有点紧张。万一天使生气了,也许会用超能力让他和王俊恩在大街上当众亲嘴。他就此被掰弯,那可不好玩。他赶忙说:
“不是,不是。这是天…天…天上,不,天津来的百莉姑娘。”
“百莉姑娘,幸会了。和我握个手吧?我第一喜欢的是打游戏,第二就是和美女握手了。”风野以为天使会拒绝,可天使大大方方伸出手,和王俊恩握了握。
“你找到我风野大哥算是走运了,他不但人好,还是运动健将,可以连续做很多俯卧撑哦。”王俊恩眨了眨眼睛,又说,“我要去王府井逛逛,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们要去天坛参观。改天再一起玩吧。”天使微笑着回答,然后自己戴上了头盔。王俊恩说了声好,跳上车,一踩油门,飞速离去。
“不好意思,我这兄弟工作时还是很认真的。只不过他的朋友圈好多吊儿郎当的人,给染上了。”
“你们这里也说把妹吗?那不是台湾用语么?”
“都是台湾偶像剧给闹的。他刚才是开玩笑,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没事儿。年轻小伙嘛,都喜欢和姑娘搭讪。”天使脸色很平静。
天使所在的地方也会有人找她搭讪么?风野没敢问。天使芳龄几何?或者是几千岁?会不会把他看作不懂事的毛头小伙呢?
一辆摩托车飞驰在东三环路上。风野从未想过摩托车会用来载有翅膀的天使。天使还紧紧搂着他的腰。感觉真的是,倍儿爽。
“这与你飞在天上的感觉很不一样吧?”
“与我去过的众多恐怖地方相比,这是很好的了。”
“你们天使对这栋短裤大楼如何看?”
“还是留给你们人类慢慢品评吧。”
“如果是上班时间,这条路可是非常堵的,现在真是顺畅极了。”
“你们人类的烦恼是堵车,我们天使的烦恼是从一个时空掉进另一个时空。”
北京郊区,黑衣男子在树林里静坐了一段时间,然后站起来向上跳跃,试图向空中飞升,没有成功,再试一次,还是没有成功。他又挥掌向不远处的石头击去,石头纹丝不动。他走上前,使劲一掌拍在石头上,石头并没有碎,但手掌接触的地方一片焦黑,好似被电焊枪喷过一般。
他长叹一声,走出树林,来到公路上,笔直往西走。一辆银色途锐越野车停在路边,车主坐在驾驶座上看手机。
他敲了敲车窗。司机摇下车窗,皱着眉瞪着他。
“请你把车给我用。”他直视着司机的眼睛说。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车给你用?哦,好,好,好,请拿去用,用多久都行。”车主一边说,一边跳下车,满面笑容地递过钥匙。
黑衣男子坐上车,发动引擎,向西急速驶去。
差不多同时,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架印着樱花和数字357的飞机着陆了,池田和绘里香走下舷梯,钻进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轿车。绘里香手里抱着一个长长的盒子。
“池田会长,我刚接到电话。那个事物抢了一辆车,正在京通高速上往西开。我们的人远远跟在后面。”司机松本一边开车一边说。
“他需要开车?那很好,我们跟上去吧!”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77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