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谢文
  • 关注(0
  • 粉丝(95
  • 发表了文章

    有人说这是史诗级移民广告:《穹顶之下》,窒息的痛苦

    2015第一部被刷屏的新闻调查作品,柴静个人调查《穹顶之下》。日复一日,严重空气污染使人们深切感受到窒息的痛苦,互联网上的虚拟世界也雾霾重重。“量化自我”如今正是大数据创新的一种尝试,但如果政府敢强迫每个公民都套上一个,那就不叫“量化自我”而是“被量化自我”了。

  • 发表了文章

    互联网思维不是『传统为体,网络为用』的“网务运动”!

    与中国互联网五周年,十周年时不同,现今媒体上充斥着溢美之词,“互联网精神”或者“互联网思维”成为流行概念,而不是早年谈起互联网常见的“泡沫”,“炒作”,“低俗”或者“增值服务”了。

  • 发表了文章

    电商高热景象,将在未来一两年内消退

    虽然相对传统企业电商具备税务、成本和体制三大优势,但这些优势不可能长期保持。电子商务火山爆发式的增长速度最多再过一两年就会达到顶峰,增长速度会逐年下降,转入年增长率20%左右的正常状态。

  • 发表了文章

    那些挣扎在互联网路上的媒体人:互联网不相信眼泪

    互联网不相信眼泪,更不相信靠权力和既得利益维持的垄断。传统媒体业不对民资网络公司开放,那么网络公司们就会自己开辟出一个新媒体市场,并渐渐摧毁传统媒体的世袭领地。为了避免优胜劣汰,成为植物人或安乐死的下场,传统媒体应该正视现实,真转型而不是假转型或乱转型。

  • 发表了文章

    攻防转换中的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算不上什么创新,但从从金融业的市场化和现代化的角度看,它又具有了一定的创新力量。尽管出于国情,这股浪潮的冲击力有相当的可能被迟滞,被阻碍,被削弱,但该来的总会来的,无非是时间早晚问题。金融业应该从习惯性思维中挣脱出来,摆脱消极防守的态势,力争成为互联网金融的进攻者,至少成为与网络业并肩的共同进攻者,一起创造一个崭新的金融服务业。

  • 发表了文章

    关于斯诺登案的几点不同意见

    相当多媒体对斯诺登事件的一个很大误解,是把棱镜系统所具有的侵犯个人隐私的潜在能力和风险,与事实上的大规模侵犯隐私混为一谈。但无论按哪一国法律,斯诺登的行为都属于违法犯罪。

  • 发表了文章

    工业互联网是对传统产业的重定义

    工业互联网对传统设备制造业的重定义,其潜在市场规模将扩大十倍不止。在传统架构上对互联网的利用只是改良,做的好也只能获取改良性的成果;在互联网架构上重造传统产业是革命,做得好可获得超额回报。

  • 发表了文章

    数据革命引发的全球社会大变革前夜,中国唯有更开放

    大数据时代对社会现有结构,体制,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冲击,远大于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对中国而言,拒绝走向大数据时代,消极保护部门利益或其他既得利益集团垄断地位,将迟滞国家现代化进程,付出更高代价。

  • 发表了文章

    是什么推动了这股互联网产业整合潮?

    近来,互联网企业间的一系列份量不轻的投资兼并,标志着行业深度整合开始。其直接动力有三:新网民数量增速减缓,规模红利耗尽;行业进入资本市场低谷期,引入风投和上市都无期;创新乏力。

  • 发表了文章

    实实在在大数据

    相对而言,舍恩伯格的《大数据时代》是迄今为止我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专著,中英文都算上。此书的一大贡献是在大数据方兴未艾,众说纷纭的时刻,进一步阐述和厘清了大数据的基本概念和特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