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势头不再」,喊了10多年的「科技泡沫」究竟会不会破灭?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 4月30日

从2011到2022。

播放 暂停

科技巨头「势头不再」,喊了10多年的「科技泡沫」究竟会不会破灭?

00:00 15:5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 | 努力码稿的小浪,编译 | 友亚,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自上周Netflix财报“爆雷”后,投资者们隐隐担忧其它美国科技巨头的表现。本周,谷歌、微软、Meta、Twitter、苹果和亚马逊都陆续交出了自己的季度答卷。

除了微软外,其它几家表现都不算上佳。尤其是亚马逊这个“优等生”。财报显示,该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转盈为亏,报告了自2015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投资者们对科技股产生了质疑,“科技泡沫”一词也再次被频繁提及。

其实,自从2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人们似乎变得格外谨慎。过去10多年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科技泡沫论”浮出水面。但每一次警告之后,反而会有更多资金涌入初创企业。“泡沫”非但没有崩盘,反而愈演愈烈。

如今,风险投资家们再次敲响警钟。在一次又一次的会议上,他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初创企业估值下降的问题。他们哀叹IPO(首次公开招股)数量急转直下。在Twitter上,他们警告经济低迷即将来袭。

过去十年,这种警告在初创企业市场屡屡出现。投资者和评论人士不断警告称,科技行业正处于另一个泡沫之中。

这确实会让人们想起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时代,以及随后戏剧性的崩溃和衰退。工作消失了,财富蒸发了,声誉受损了。

这些警告所传递的信息是:繁荣期即将结束,一段艰难的旅程即将开始。但每次警告之后,反而会有更多的资金涌入初创企业。

过去十年的泡沫警告

回溯到2011年,一小群精英初创公司获得“独角兽”地位,即估值突破10亿美元。

投资者每月向初创企业投入数十亿美元;LinkedIn、Pandora、Zynga和Groupon的IPO被炒作,加剧了人们对泡沫的担忧。

2010年11月,美国市场投入到该领域的风投资金为24亿美元。2011年1月,达到64亿美元。3月,又涌入43亿美元。

随后,企业家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发文警告称:“我们正处于第二个互联网泡沫之中。信号是响亮且明确的:种子阶段和后期的初创公司估值变得有泡沫,硅谷招聘人才是自互联网泡沫以来最艰难的,赚钱规则也变得与正常时期不同。”

2011年3月,上市咨询服务公司Class V Group创始人丽丝·拜尔(Lise Buyer)也发文称:“是的,我们又开始疯狂了。”

拜尔称,银行向科技基金投入大量资金,富有的客户和机构争相从初创企业分一杯羹,对股市上市的预期与日俱增。这不禁让一些对1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裂记忆犹新的投资者开始怀疑,这种突然爆发的活动是否会再次给该行业带来危险。

但是,这些警告没有站得住脚。那一年,投资者向美国初创企业注入了450亿美元。

2011年11月,知名企业家兼投资人肖恩·帕克(Sean Parker)称:“我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也许一年,最多两年。”

帕克认为,硅谷有大麻烦了。太多的天使投资者把太多的钱,投给了那些初创企业的创业者——其中很多人并不具备创建公司的能力。他认为这是泡沫,迟早一触就破。

当月,投入到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为35亿美元。

2012年

2012年5月,Facebook上市,这是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IPO。一家营收不到4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IPO估值却超过1000亿美元。很多人认为,这是科技公司估值膨胀失控的迹象。

美国财经媒体CNBC在Facebook上市前,就发表文章《“Facebook IPO是另一场科技泡沫的开始吗?》。文章称,围绕Facebook IPO的炒作,包括其相当高的估值,就好像20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泡沫顶峰时期的情况。

有业内人士质疑,Facebook IPO是真的值这个价,还是下一个互联网泡沫?

业内人士萨姆·哈马德(Sam Hamadeh)称:“面对现实吧,这是一家非常昂贵的公司。1000亿美元已经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或者说最具价值的公司之一。上行空间相当有限。”

尽管如此,他们警告的泡沫从未破灭。2012年11月,该领域还是涌入了3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12月,又提高到了34亿美元。

2013年

2013年11月,又有媒体发文称,初创公司野蛮生长,估值高得令人喷鼻血,让人们想起20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繁荣及破灭。

当月, Business Insider又发表文章,列出了科技行业正处于巨大的泡沫之中的一系列证据。文章称,股市处于历史最高水平,科技初创公司没有营收,估值却达到了数十亿美元。

随后,《纽约时报》也发表文章称,IPO市场又出现了泡沫。文章指出,亏损的科技公司,正以“闹着玩”的价格上市。华尔街开始担心这是否是1999年互联网泡沫重现。

2013年11月,初创公司赢得风投资金38亿美元。12月,又吸引了49亿美元。

2014年

到这一年,全球“独角兽”公司数量超过90家。

2014年9月,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也加入到警告行列,称初创公司蕴藏太多风险,消耗了太多资金。安德森说,将会有一大批初创公司“蒸发掉”。

当月,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也对创业投资敲响警钟,称硅谷蕴藏太多风险。他表示:“硅谷风投界及初创公司目前正在承担过大的风险。自1999年以来,前所未有。”

9月,有68亿美元风投基金流入初创公司。

投资初创企业,不可避免地要承担风险。很多胆大的投资者,通过在市场狂热中加倍押注而获胜。

比如,当时还只是是个小小的出租车应用的Uber,估值突然间就达到了51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航空公司和联邦快递,而后两家公司已经实现了盈利。但投资者的警报声更加响亮。

2015年

2015年3月,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又做出预测,称会有一大批独角兽公司死亡。

他说:“我们就算没有处于科技泡沫之中,也是在风险泡沫之中。我认为今年会有一大批独角兽死亡。”

当月,知名科技投资者马克·库班(Mark Cuban)也表示,当前的科技泡沫 ,比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还要可怕。

这些警告并不全是错的,有几只独角兽没能活下去。谁还记得Fab.com和Jawbone呢?

2016年

每次失败后,都会有更多的新想法问世。私募股权、共同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新的资本来源开始追逐独角兽投资。2016年5月,他们在800多笔交易中,投入了142亿美元,创下十年来的最高纪录。

2016年4月,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投资合伙人基恩·拉布伊斯(Keith Rabois)发布预警,称创企凛冬已至。

风险投资家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也称,90%的独角兽将面临重估或死亡,只有10%会“幸免于难”。

作为防御措施,一些大规模投资的估值出现下降,独角兽狂热短暂降温。

2016年5月,该领域风险投资额为142亿美元,而6月降至74亿美元,7月跌至57亿美元。

2017年

2017年2月,科技媒体Techcrunch发表文章称,一些主要科技“独角兽”的估值过高。

文章称,Snapchat和Airbnb正在IPO的场边热身,BuzzFeed、Palantir和Uber每隔几个月就会获得数亿美元投资。而没有营收、几乎没有用户的年轻初创公司,如HouseParty,也从顶级风投那里融资数千万美元。

文章还称,科技泡沫显然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继续推高年轻创企的估值。

但是,软银集团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紧接着进场了。

2017年5月,孙正义正式设立千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他说:“我对小赌注不感兴趣。人生只有一次,要有远大的抱负。”

之后,愿景基金以平均每天1亿美元的速度,向硅谷初创企业投入了1000亿美元,令其它风险资本市场相形见绌。为了跟上形势,风投公司开始筹集更多资金。

Blockchain、MoviePass、WeWork和Scooters就以较高的估值,获得了巨额投资。于是,高估值和巨额投资变成了常态。初创企业以“业务增长”闻名,而不是利润。投资者也渐渐不再提“泡沫”言论。

2018年

但到了2018年4月,研究机构Research Affiliates发文称,泡沫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科技泡沫,它与2000年互联网泡沫惊人的相似。此外,Research Affiliates还称,数字加密货币正在酝酿泡沫,特斯拉等精选股票也出现了微泡沫。

2018年8月,风险投资家安妮·拉蒙特(Annie Lamont)称,初创企业的估值和融资规模会下降,因为大多数公司可以很容易地获得更多资金,很少有人担心经济低迷。拉蒙特说:“在这种融资热潮中,一两家创企‘蒸发’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大家会把目光直接投向下一家。”

2018年10月,Quartz网站发表文章称,投资者从未像现在这样,乐于接受不赚钱公司的IPO,怀疑这些股票的前景也很正常。经历了长时间的经济繁荣后,投资者正变得自满,美国经济可能过热。

但风险投资仍在飙升,12月份超过269亿美元,并创下1430亿美元的年度新高。PitchBook数据显示,独角兽的数量跃升至348家。

2019年

2019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越来越多亏损的科技初创公司寻求上市。私有银行Arbuthnot Latham首席投资官格雷戈里·佩尔登(Gregory Perdon)担心,科技市场将重新上演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

2019年9月底,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宣布撤回IPO招股书,推迟上市计划。这是一场壮观、令人尴尬、令人羞愧的灾难,许多人认为这种灾难将在未来几年产生连锁反应。

10月,《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硅谷正尝试新的口头禅:盈利。在一些备受瞩目的独角兽公司遭遇挫折后,初创企业投资者警告称,这将是一场清算。现在开始转向盈利了。

美国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 CEO特拉维斯·范德赞登(Travis VanderZanden)称:“这年头,不计代价烧钱的亏损公司融资没那么容易了。”

2020年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风险投资公司宣称,为未来的艰难时期做好准备。

但这只持续了短短数周。疫情期间,初创企业继续蓬勃发展,融资也飙升至新高,IPO热潮卷土重来。“泡沫”论调自然也回来了。

风险投资家埃里克·佩利(Eric Paley)称:“尽管我们都在家里喝酒,但派对上的喧闹和畅饮,就像网络泡沫一样自由。”

2020年12月,一些顶级的市场战略师表示,Airbnb和DoorDash上市后的巨大涨幅表明,股市出现了不可持续的乐观情绪,这是互联网泡沫时代贪婪的回归。

然而,全球估值超10亿美元的创企超过500家。2020年,美国初创公司募集了1640亿美元的资金,再创新高。

2021年

紧接着,Meme股票、加密货币、NFT和SPAC火爆。美联储加紧印钞,利率很低,疫苗上市,世界即将重新开放。

到2021年,经济学家开始预测,疫情后疫苗的广泛分发,以及生活恢复正常,将带来又一个“兴旺的二十年代”(指人们自信又快乐的20世纪20年代)。

2021年7月,CNBC又发表文章称,这感觉就像1999年:全球创企融资狂潮加剧了人们对泡沫的担忧。

投资经理杰里米·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称:“这个泡沫将在适当的时候破裂。”

2022年

随着利率上升、通胀飙升等因素,恐惧再次悄然来袭。科技股很快暴跌,IPO戛然而止。初创企业投资下降。

谨慎的情绪又回来了。所以,这一次,“科技泡沫”终于要破裂了吗?

与往日不同

今天的这些警告与过去十年间不同,投资者悄悄地规避了“泡沫”这个词,转而使用“校准”、“回调”,甚至是更加温和的“软化”。

那些警告过“泡沫”的人,已经厌倦了犯错。他们的听众,也对警告变得麻木。每当警钟响起,就会有更多资金涌入初创企业。

“这次不一样”曾是投资圈一个病态笑话;但如今,人们依然相信。这种想法认为,科技早已融入我们的生活,而互联网泡沫已经过去太久了。

这场长达十年的创业热潮,在如此多的恐慌面前反而激增,且每一次都积累了更多的资金和实力。也许这一次真的不同了。

一些投资者认为,市场的欢欣鼓舞是一件好事,甚至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关注和兴奋,初创企业创始人如何说服员工和投资者帮助他们将疯狂的“登月想法”变成现实?

技术人员也不时提醒人们,经过当初的互联网泡沫的洗礼,亚马逊、PayPal和eBay变得更加强大。

虽然过去十年里,促使投资者转向高增长初创企业的最大因素(低利率)开始发生变化,虽然经济学家担心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尽管降低了估值,或现金流突然断裂,但今天几乎没有人它预测会彻底崩盘。

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谈论一个始终没有破裂的泡沫,将来可能也是如此。

本文系作者新浪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0698 刘成军 太好玩 钛田097033 钛i7Twx8 钛粉11841
523人已赞赏 >
523换成打赏总人数52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