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腾讯集合

发放牌照16个月后,新加坡数字银行还在“问路”

志象网

志象网

· 4月25日

还没有持牌机构推出数字银行,甚至也没有宣布时间表。

播放 暂停

发放牌照16个月后,新加坡数字银行还在“问路”

00:00 15:1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志象网,编译 | 谢小丹

21名申请者,4名赢家。

如果你关注到了2020年底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数字银行牌照竞赛,就会记得当时的心情。那时既有强有力的提案、竞争,还有为了获得梦寐以求的牌照急于组建的财团。他们竞争的是数字全面银行(DFB)牌照和数字批发银行(DWB)牌照。Grab-Singtel财团(GXS)和Sea获得了前者,而蚂蚁集团和由绿地金融控股集团、香港Linklogis 和北京协力创成组成的财团则获得了后者。 

然而,一年半过去了,还没有持牌机构推出其数字银行,甚至也没有宣布推出时间表。 

他们也并非陷入了沉默,恰恰相反,他们正努力让当地的银行专家加入进来,而这并不容易。 

例如,Grab公司激进地招聘,并在欺诈操作、运营风险、客户体验以及威胁检测和监控等各种数字银行职能部门设立了领导职务。与此同时,Sea和蚂蚁金服主要在招聘工程师、分析师、专家和经理。 

但招聘本地人才本身就十分艰难。不仅由于科技人才短缺,而且中国的科技巨头经常用更丰厚的薪水吸引人才。雇用国际人才也有障碍,特别是在新加坡。新加坡一直在逐步收紧就业准证(EPs)的标准。从2022年9月1日起,将就业准证的最低合格工资门槛从4500新元提高到5000新元,金融服务部门的相应数字从5000新元提高到5500新元。 

即便团队负责人加入,项目也无法开始工作。这些数字银行将会如何在推出前及时填补人才空缺? 

“如果你要招聘一个关键的角色,比如合规主管,希望他们在数字银行真正启动前的六个月到一年时间里担任这个角色,以确保一切都能顺利进行。”金融科技研究和咨询公司Kapronasia的主管Zennon Kapron说,”很明显,要运营一家数字银行,你需要这个人和那个人,但把这些人都汇聚起来是个挑战。” 

即使他们用丰厚的薪水确保了人员到位,建立本是“轻资产”的数字银行时也有其他前期成本。根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规定,一家功能性的数字银行需要拥有至少15亿新元(11.2亿美元)的实收资本才能运营。 

虽然Grab和Sea都拒绝对其数字银行的推出状况发表评论,称他们没有什么可分享的。但蚂蚁集团最近正在收购新加坡支付平台2C2P的多数股权,该公司表示,自己已走上正轨。

“新加坡是世界上科技含量最高的金融服务中心之一,合作伙伴和人才组成了充满活力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我们期待加入其中,努力使金融服务更加便捷,共同服务中小企业的需求。”蚂蚁集团对The Ken说。例如,蚂蚁集团最新收购的2C2P有望将其商户与蚂蚁集团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Alipay+集中起来。 

一位熟悉数字银行业的金融科技高管表示,这四家银行目前正寻求在8月推出。

尽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告诉The Ken,预计他们将在2022年推出,但还没有确认何时推出。“实际的启动将取决于每家银行落实必要的人员、框架、系统、政策和程序所需的时间,以满足所有相关要求和许可前提条件。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一直在密切跟踪他们的进展,并评估他们的实施质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一位发言人说。 

Kapron估计,合规检查也需要时间,“MAS的任何启动前检查都相当全面”。 

尽管如此,这位金融科技高管预计,像GXS和Sea以及可能在7月推出的第五家持牌机构Trust Bank将首先进入电子钱包和卡片市场。一个简单的原因可能是新加坡98%的人口已经有了银行账户,为数字银行成为首选银行留下了很小的空间。根据普华永道的调查,99%的新加坡客户即使开了数字银行账户,也会保留他们目前的主要银行账户。 

“在新加坡,金融科技市场空白是什么,他们要提供什么来吸引客户?这可能是数字银行尝试弄清其价值的问题。”卡普伦说。 

但是,数字银行越是有理由积极进取,就越是会伤害现有的支付生态系统。正如这位金融科技高管所说,“这有可能扼杀电子钱包的参与者,他们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黑马

这位高管说,预计数字银行也会考虑推出短期融资形式先购后付(BNPL)。正如普华永道的调查所指出的,在与传统银行竞争时,他们最好的选择是取代客户的二级银行账户,而不是一级账户。此外,Grab PayLater和Shopee PayLater在消费者中越来越受欢迎。

在上个月Grab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总裁Ming Maa曾表示,2021年的总支付量为12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7%,“我们看到BNPL等产品增长良好,第四季度TPV(总处理量)比前一年高5倍。”

目前,Grab正忙着给合作伙伴提供商业贷款和现金垫付。

“我们真的把数字银行看作是我们战略中另一个非常核心的部分……会有很多非常有吸引力的交叉销售机会,无论是在我们的超级应用内部,还是在我们与每个国家的合作伙伴之间。”Maa在电话中说。

同时,Sea一直在线下商店积极推动其电子钱包ShopeePay,同时也可以在其电商网站Shopee上使用。Sea一直在提供大量折扣和高达50%的现金返还。

“Sea有很好的消费者基础,一般来说比较年轻,可以收集游戏和购物数据。Sea的数据比Grab更有洞察力,因为它在交易层面和行为层面都是细化的。仅购物车数据就能给予对卖家和买家更好的认知。”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科技风险投资公司AFG Partners董事会成员Arvind Sankaran表示。他补充说,游戏和网上购物在疫情期间都得到了巨大的推动,使数据的数量、重复性和相关性成为巨大的优势。

Sankaran将赌注押在Sea上,因为其有“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可以带来明智的金融解决方案。

尽管GXS和Sea都将面临来自StanChart-NTUC联盟的强大竞争。在宣布四名持牌机构后不久,渣打银行新加坡分行在其根深蒂固的外国银行(SRFB)特权的基础上获得了一个额外的正式银行牌照,为其建立一个纯数字银行铺平了道路。第二年,该银行与全国工会大会(NTUC)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推出纯数字银行–信托银行。“随着我们在2022年晚些时候接近公开发行,我们将分享进一步的细节,”信托银行的一位发言人对The Ken表示。

作为一家国际银行和该国最大的政府附属工会NTUC的企业部门的爱子,信托银行享有令人羡慕的地位。StanChart已经在香港经营数字银行Mox(与电信公司电讯盈科和香港电信共同所有)和在线旅行社trip.com。正如Kapron所指出的,“你可以在多个地方应用同一种数据集、相同的知识、相同的学习。”

新加坡也是继香港之后渣打银行的第二大市场。该银行还与新加坡政府有着密切联系,新加坡政府通过其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公司成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其SRFB地位赋予了StanChart显著的优势,如较低的实收资本和更多的营业场所,目前为50个。

另一方面,NTUC Income是新加坡人寿、健康、旅行和汽车保险的主要供应商,并为银行存款不足的新加坡人提供储蓄、投资和退休计划。“他们在新加坡已经有100万工会会员。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大型的保险公司。他们有足够的用户群可以利用,取决于他们如何利用它。”金融科技专家、《新加坡:金融科技国家》一书的作者Varun Mittal说。

信托银行在新加坡金管局授予渣打银行的正式银行执照下运营。该许可证没有DFB和DWB许可证的限制。

反过来说,GXS和Sea DFB则受到MAS的规则限制。“为了减轻未经测试的商业模式的风险,并将零售储户的风险降到最低,数字全银行将在成为全面运作的DFB之前,以受限DFB的形式开始运作。”新加坡金管局发言人说。

他们将被限制在一个实体,以及不能进入ATM网络。他们在第一年只能提供简单的信贷和投资产品,并且在运营的最初几年要受到存款总额上限的限制。

当被问及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是否有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放松对数字银行的限制时,发言人说,“受限制的数字银行将逐步取消存款总额上限。”

但首先,他们需要先证明自己,找出新加坡现有银行业的差距。

瞄准中小客户

什么样的差距呢? 

例如,GXS看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服务于时间匮乏的年轻PMETs、收入灵活的临时工,以及从银行获得融资机会有限的中小微企业。 

小企业和从事临时工经济的人确实可以从数字银行中受益。例如,要获得信用卡的资格,个人必须达到一定的年收入,而大多数临时工往往达不到这个标准。“与新加坡的零售业相比,我对中小企业方面的情况更加乐观,特别是因为确实需要更好的以中小企业为重点的金融服务。”Kapron说。根据Visa的一项研究,得不到服务的中小企业正在寻求数字银行来提供更多的服务。 

虽然数字银行可以弥补这些差距,但他们也可以尝试为消费者提供更高的银行服务,更好的利率、促销活动,使客户考虑转换服务。“由于没有实体足迹,他们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成本,从理论上讲,应该要低得多。他们应该能够以更低的价格或更好的回报将其中的一些成本节约回馈给客户。”Kapron说。 

但这也意味着烧钱。Grab公司削减了其奖励赚取率,因为“他们没有能力继续补贴”。“这些数字银行也会有同样的情况。”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融科技高管说。  

根据同一份普华永道的调查,新加坡客户希望他们的数字银行也能提供非金融服务,如综合电商平台、金融教育和生活方式服务,如健康、保健和旅游。这是这些数字银行已经具备的优势,他们是超级应用程序,拥有从生活方式到叫车服务到嵌入式金融的一系列服务。 

但他们不可能用银行业务来提供这一切。“问题是他们想推出多少产品。如果他们推出的产品太少,那就是一个问题。如果他们用了太长时间推出太多产品,也是个问题。”米塔尔说,“所有人都在努力想办法。虽然他们都有某种支付产品,但他们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支付。” 

而传统银行离实现他们的数字梦想并不遥远。 

他们一直在加强数字化的努力,并因疫情而进一步加速。星展银行已经转向“phygital”,即物理和数字战略,而大华银行在2019年推出了数字银行TMRW,这是一个提供全套银行解决方案的应用程序,将与移动应用程序UOB Mighty合并,作为大华银行5亿新元(3.66亿美元)数字倡议的一部分。“我认为人们低估了传统银行改善其价值主张以保持竞争力的能力。”Kapron说。

用经验说话

目前,看起来DWB在数字银行的竞争中确实有机会领先。

来自中国的参与者蚂蚁集团和绿地金融控股在寻找机会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发展,而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则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蚂蚁集团已经在新加坡境外经营一家数字银行或传统银行。这带来了关于银行运作的经验和数据,让数字银行在部署技术和商业模式方面有了优势,而这些技术和商业模式以前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 

蚂蚁集团在中国拥有丰富的经验,其移动支付平台支付宝在全球拥有超过10亿的活跃用户。 

在2021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期间,新加坡的支付公司NETS宣布,蚂蚁集团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Alipay+将被整合到其商家门户中,使本地企业能够接受来自区域电子钱包的支付。Alipay+还为商户提供数字营销解决方案,2C2P交易只会加强这一主张,可以让蚂蚁集团进入NETS广泛的商户网络,该网络主要由中小企业组成,蚂蚁集团可以向其提供数字银行服务。 

绿地金融控股也有一个大本营–供应链金融。其财团合作伙伴Linklogis是中国主要的供应链金融技术企业。 

“绿地实际上可能会给中小企业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他们有贸易融资的需求,他们中的很多人实际上是从该地区采购原材料,然后再出口的。绿地实际上可能有很好的增值解决方案。”Sankaran说。 

无论是服务中小企业还是个人,对于有抱负的数字银行来说,新加坡仍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密切监控下,由于没有时间招聘关键岗位的人员,不久之后,拿到入场劵和经验都开始变得无足轻重。

本文系作者志象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