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剧没有“斗”,赘婿流无未来?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 3月12日

宅斗难斗,赘婿难当。

播放 暂停

宅斗剧没有“斗”,赘婿流无未来?

00:00 14:28

文 | 娱乐资本论,作者 | 王雅莉

“您就饶了十一吧,大太太。”

“元娘是嫡,十一娘是庶。嫡庶有别,长幼有序,这是规矩。”

因弄坏元娘簪子,大雨瓢泼中,年幼的十一娘被大太太体罚。这是电视剧《锦心似玉》第一集第一幕的场景。和许多宅斗剧的女主一样,庶女出身的十一娘不受家族宠爱,成长之路异常坎坷。

《锦心似玉》改编自网文《庶女攻略》,讲述了庶女罗十一娘成为侯爷继室后努力生存的故事。某种程度上,庶女罗十一娘的遭遇和《赘婿》的主角宁毅有共通之处,即开场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前期地位越低下,后期崛起就越能带给观众快感。

这种快感机制并非宅斗文和赘婿文独有,而是大部分网文能够流行的核心所在。问题在于,这种“小人物逆袭”的爽感能否支撑一部IP改编剧走到最后?另外,宅斗文和赘婿文通常都带有较浓厚的封建思想,在影视化过程中要如何去芜存菁?

更重要的是,从市场角度来看,宅斗剧更像是微缩版宫斗剧,人物的斗争套路观众早已熟知,纵然它是国产剧的大热品类,未来的形势仍不明朗;赘婿文因为电视剧《赘婿》的热播开始受追捧,但在以女性为主的电视剧市场,“赘婿剧”真的能发扬光大吗?

我们分析对比了近期热度较高的两部剧《赘婿》和《锦心似玉》,试图找出宅斗和赘婿这两大品类的异同点。看似受众截然不同的两大题材,藏着当代人共同的焦虑和欲望。

宅斗+赘婿,两性现实欲望的内心投射

宅斗题材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在影视从业者眼中,宅斗剧通常是指以郭靖宇为代表的导演创作的家族戏。背景设定通常是在民国,一群太太、姨娘们在大宅门里勾心斗角,比如《铁梨花》和《红娘子》。

总的来说,只要是讲述封建时代大宅门中人物纠葛的戏,都可算作宅斗戏。但近年来,随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否》)《庶女攻略》等知名宅斗网文相继被影视化,再加之年代戏的没落,如今人们提起宅斗剧,越来越来离不开宅斗题材网文。

“宅斗文反映了现代女性对复杂人际关系和职场婚姻家庭问题的理性审视。”

网文研究者、中国电视交流协会影视艺术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周蓉告诉娱乐资本论,宅斗文的诞生是女性穿越小说类型发展史上的一个分水岭。大约在2008年前后,女频的类型创作主题就开始由“争霸”、“宫斗”向“宅斗”、“种田”迭代。

以《庶女攻略》和《知否》同时登顶起点女频和晋江文学城总榜第一为标志,网络原创女性文学正式进入了宅斗霸屏的阶段,至今也是创作的主流。

在周蓉看来,相比宫斗剧,宅斗剧更具人间烟火气,在戏剧冲突上没有极致的你死我活,因此拉近了女性与现实经验间的鸿沟。宅斗剧的流行,一方面是因为受众已经对强行家国天下的“全能玛丽苏”模式感到厌倦,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宫斗剧受限于政策,宅斗剧是其降维替代产品。

同样的,《赘婿》的出现也和观众对大女主戏审美疲劳密切相关。女频故事高度雷同化,创作者转而从男频IP中寻找出路。作为“赘婿流”的开山鼻祖,《赘婿》自然是这一流派中率先被搬上荧屏的作品。“赘婿文比一般的穿越玄幻小说更接近于男人们现实中的困顿与欲望。”谈及赘婿流兴起的原因,周蓉这样总结。

不管是宅斗还是赘婿,本质都是通过对宅门大家族的塑造,让观众把剧中的人物关系、矛盾冲突投射到现实的职场和婚姻之中,从而获得代入感。

宅斗文是给女性造梦,赘婿流是男性抒发心理压力的出口。

当然也有不同。或许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根深蒂固,宅斗文格局往往限于家宅之中,赘婿流则会把视野拓宽至朝堂和天下。比如小说《赘婿》,前期是红楼风的商战和宅斗;中期是水浒风的江湖纷争;后期则是三国风的朝堂博弈。这暗合了两性的不同需求:女性更看重婚姻和家庭,男性却总要有一番宏伟的事业。

“赘婿流的核心爽点在于‘软饭硬吃’,受众多为28岁以上的下沉市场男性用户。”周蓉表示,赘婿文为已婚男人们构建了一个典型的心理模型——妻子眼中的窝囊废,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亲戚眼中的穷光蛋——男人能想到的生活中最憋屈的自己,然后通过极致的逆袭打脸,去获取简单直接粗暴的快感。

但这种简单粗暴的爽感,也让创作者难以从赘婿题材中挖掘出更多潜力。“小说中的逆袭多半没有铺垫,上门女婿不是天赋异禀就是血统惊人,一般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剧情杀,就全盘搞定,这样一味地营造感官强刺激,精神内涵难免贫血。“周蓉说。

起点中文网前总编辑碧落黄泉也表示,不管是宅斗文还是赘婿文,都很容易碰到价值天花板,“这是一种内卷化的斗争,本身就不高级。”纵然这类网文为了提升格局,有时会写到家国天下,但本质还是为了男主开金手指服务,“很多赘婿文男主只是推翻前一个朝代,建立一个以我的姓氏为名的新朝代罢了,没有涉及到制度上的变革。”

从宅斗到赘婿,观众总爱看底层逆袭的故事。在古代的深宅大院之中,现代女性审视着自己的职场和婚姻,现代男性则从赘婿的开挂中获得了心理满足感。它们的生命力源于较强的时代性,但局限也正在于此——在小说中满足了未曾实现的愿望,然后呢?

变甜宠、换视角……“封建糟粕”怎么改?

有些宅斗文和赘婿文试图在迎合读者欲望的同时,融入更深刻的内涵,比如小说《赘婿》。愤怒的香蕉在《赘婿》中融入了自己对体制和战争的思考,但这却为影视化改编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比如《赘婿》的主创在进行影视化改编时,就为了争取更广大的受众,适当放弃了原著中的大背景和更尖锐、更深层次的表达(如男主造反、杀皇帝等情节),只保留了商战和部分朝堂内容。

“如何更大众化”是所有网文在影视化过程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从架构上来看,赘婿题材面临的问题通常是“格局太大”,而宅斗题材则是“格局太小”。

但正如前文所述,许多赘婿文所谓的“大格局”不过是为男主开金手指服务,本身缺乏铺垫,再加之朝堂权谋戏并不好写,编剧在改编这类题材时通常会缩小原作格局。宅斗文题材则恰恰相反,《锦心似玉》就在原著的基础上,给男主徐令宜加了一条抗倭线,借此描绘朝堂之争。

遗憾的是,这条线很难和女主的宅斗线有机结合,以至于不少观众表示,“看到朝堂线就跳过。”宅斗不同于宫斗,侯爷的妻妾斗法背后,并不能反映朝中各势力的暗流涌动。

为什么一定要加朝堂线?在周蓉看来,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规避价值观雷区。

“‘宅斗’和‘宫斗’的共有雷区是,它所弘扬的升级打怪式的后宫/后宅斗争哲学,挖掘和钻营的其实是中国文化中最为糟粕的那一部分。”

比如《锦心似玉》中十一娘与乔莲房等妾侍的斗法,对中馈权力的争夺,彰显的还是男权意识形态下女性困惑、焦虑以及妥协的情感诉求。

为了规避这一价值观雷区,创作者采取的手段是给主角增加“事业线”,比如十一娘“刺绣”和徐令宜“抗倭”的事业线,从而给作品赋予“独立”、“励志”和“爱国”等正能量元素。

至于饱受诟病的“男主三妻四妾”,由于这是《庶女攻略》的核心设定,很难去掉,编剧就选择在男女主关系上做文章,主打他们“先婚后爱”的甜宠爱情。这显然违背观众的普遍认知:宅斗剧不应该是一群对爱情放弃幻想的女人,勾心斗角往上爬的职场故事吗?

“甜宠”是一个安全的类型,却也是和宅斗精神相距最远的类型。《锦心似玉》在宅斗和甜宠这两种画风之间的摇摆,既是审查尺度收紧的表现,也反映了宅斗题材的永恒矛盾——

一方面,宅斗文本身是女性意识崛起的产物,现代女性也要有自己的事业,哪怕这份事业是取悦男性借此上位。

但另一方面,女性要遵循这套雌竞的游戏规则,压迫屈从别人,才能成为胜利者,这就很不“女权”。

如果是严肃文学,宅斗文的结局多半凄惨如《妻妾成群》,有了独立意识的女性想逃出斗争牢笼,却难敌封建礼教的惯性。但宅斗文是通俗文学,庶女一定会走向胜利。再遵循古代礼制的宅斗文,结局都会无视时代局限性,变成现代甜宠文。

比如《知否》中的女主盛明兰,前期因自己的庶女出身,主动断了自己和小公爷的爱情。后期嫁给顾廷烨后,竟能让夫君此生不纳妾,成就实质上的现代婚姻。网文尚且需要为了迎合大众写出更符合时代精神的结局,影视剧更是如此。这也即是《锦心似玉》最终由宅斗走向甜宠的本质原因。

至于《赘婿》,由于男主宁毅的三妻四妾并不是原著的主线剧情,编剧在改编时,就只保留了正妻苏檀儿一人,其他小妾都变成了宁毅的合作伙伴、朋友、师父等等。男频文为了突出男主的高光,往往会弱化女性存在感。为了迎合女性观众,《赘婿》相比原著添加了男德学院等剧情,但更重要的还是视角的转换——即把男主开挂视角适当地转换为女主爱情视角。

在剧中,宁毅每次都在苏檀儿遭遇危机时从天而降,英雄救美。从发明“拼刀刀”帮苏檀儿解决布匹被泡一事,到从乌启豪手中救下被绑架的她,再到皇商事件让苏家一举成为首富,人设着实完美。更重要的是,他还对苏檀儿一心一意,身边莺莺燕燕众多,却只爱妻子一人。

事实上,赘婿文本身就带有“霸道总裁”特质,电视剧只是强化了这一点。网文作家流浪的蛤蟆就曾在知乎上公开表示,赘婿文和霸道总裁文,就故事结构完全兼容,只是创作视角不同。

“赘婿文的核心是男女主相互扶持,这种扶持最后有了极大回报,打脸瞧不起男主的亲戚只是附带,并非是主要结构。”

宅斗终将没有“斗”,赘婿或将无未来?

每年的热播剧都是行业的内容风向标。那么,宅斗和赘婿会成为今后影视从业者追逐的风口吗?

“穿越开挂题材肯定会火。”起点中文网前总编辑碧落黄泉表示,最近因为《你好,李焕英》和《赘婿》火了,他身边有些影视创作者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商量着要攒个剧本,“比如让现代人穿越到仙侠和武侠世界搞经营斗争,不打打杀杀,把门派变成公司,把武斗变成商战。这个类型网文里也不少。”

《赘婿》的男主宁毅是由现代的江皓辰穿越而来

一直以来,因为政策限制,穿越题材很难被影视化。但自从《庆余年》用了写书梗,《传闻中的陈芊芊》用了穿书梗,穿越题材几乎已经被解禁。穿越题材能火的核心逻辑就在于开天眼,利用信息优势开挂升级,这个逻辑并不难复制。

至于赘婿题材,需要指出的是,赘婿流的小说很难写好。愤怒的香蕉开创了这一流派,但后续赘婿文迅速小白化,不少作品都充斥着“三年之期已到”“打你有眼无珠”之类的恶俗梗,对男主事业的崛起描写简单粗暴,缺乏铺垫。

“《赘婿》刚开始连载的时候,移动互联网还没现在那么普及,不少人能一两个小时不间断地看一本书。但现在不行了,看五分钟没有强冲突强悬念是要弃文的。”碧落黄泉表示。在观众对强情节快节奏的高要求下,赘婿文会越来越极端,最终走向“无敌流”——即主角刚开场就非常牛逼,不需要升级就是顶配。

但对影视剧来说,一个没有成长变化的人物是难堪主角大任的。《庆余年》和《赘婿》的主角都是穿越开挂,但他们都有成长过程——即因为好友的死亡被迫成长,从一个心里只有小家的普通人变成一个心怀天下的抗争者。

“《赘婿》虽然取得了有限的成功,但赘婿文很可能后无来者了。”周蓉同样认为,赘婿文中缺乏优质IP,这让此类电视剧很难复制。退一万步,即使有了适合改编的赘婿文,纯靠爽感支撑也远远不够,“穿越带来的爽感兴奋阈值是有限的。因此当《赘婿》的剧情从‘拼刀刀’商战抖机灵晋级到朝堂天下后,作品肉眼可见地趋于疲软,因为它的内涵、质感和表达方式其实支撑不起更宏大的主题与格局。”

至于宅斗题材,电视剧市场一向得女性者得天下,这让宅斗题材的前景比赘婿题材光明得多。从内容源头上来看,宅斗IP的储备也比赘婿IP丰富,且发展很快。如今已有不少宅斗文跳出深宅大院,女主前期宅斗,后期走出家门,经商、行医或参与政事。

这种“娜拉出走”式剧情虽然不符合时代背景,但却是女性意识进步的真实写照,同时也是网文类型融合的表现。纯粹的宅斗文市场空间越来越小,和甜宠、商战等元素融合是未来的趋势。

可以想见,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和政策上的收紧,宅斗剧的“斗争”色彩会越来越淡,描摹图景也将不限于内宅。

即使要拍女人内斗,也要以批判的态度来拍,不管斗没斗赢都是输家。

宅斗终将没有“斗”,赘婿或将无未来。在当下严苛的舆论环境下,想把经典宅斗IP和赘婿IP影视化,显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如何在古代礼法和现代意识之间求得平衡,如何兼顾女性受众和男性受众的不同需求,或许我们需要看到更多此类作品,方能一探前路。

本文系作者娱乐资本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