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耍」这件事上,成都人民就没输过

豹变

豹变

· 2月15日

安逸休闲的文化催生了超强的消费力。

播放 暂停

在「耍」这件事上,成都人民就没输过

00:00 13:1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丨李卓,编辑丨徐伟,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几月前,在一名成都女孩的流调路线里,她去过:中冶中央公园、嗨蓝调美甲店、小巷巷麻辣烫、海雾里小酒吧、playhouse酒吧、赫本酒吧。

当时另外一名北京感染者的流调路线是:住顺义非学区老破小,每天往返50公里去海淀上班,晚上还复习考研,临考前3天还被安排出差。周末,他跑了顺义24个地方,大部分地点都与孩子有关:早教、游乐场……

在微博用户的调侃中,北京社畜充斥、生活单一,而成都是一座“安逸”的城市。

这种调侃当然是没有统计学意义的片面比较,却是很符合大家对成都的印象。

“少不入川,老不出蜀”是千年以来天府之地最好的广告词。短视频崛起后,抖音快手里的成都,更是一座好吃好玩的城市。吃火锅,吃串串,去小酒馆,成都从天府之国成为网红之城。

这座城市是除了四个一线城市和重庆、苏州以外,GDP最高的一个城市。在疫情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更是成为GDP前十的城市里实现正增长的四个城市之一。

在双循环的大背景下,由于消费取代制造成为城市经济的新一代动力系统,成都是一个不可不观察的城市样本。

01、成都的“安逸”,既要市井也要“潮”

黄锦在北京读完MBA回到成都就职于一家当地国企,她上个月认真梳理了自己每月的收支表,一个月到手7000块钱,光在滴滴上的打车就支出2000块钱。

出行支出占比高是成都年轻人的普遍现象。

成都人爱“耍”,不能宅在家里。滴滴的拼车产品“青菜拼车”界面里长期“飘”着一条消息:全国最爱拼车的城市是成都、北京、广州。早在2016年,成都就是Uber全球订单量第一的城市。

“安逸”的川渝文化催生出了爱出门”耍“的成都人。在不具备统计学意义的街头采访里,多数受访者表示,川人天然崇尚休养生息,老一辈人喜欢麻将、茶馆和采耳,年轻人则是酒吧、密室和女仆咖啡馆。 

 成都随处可见的街边麻将

成都的酒吧数量位居全国第一。艾媒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成都酒吧数量拥有3310家,比第二名的上海高出400家。

罗歌曾是成都某一家乐队的经纪人,他告诉豹变,成都酒吧一般都有很厉害的音乐总监,会让成都的歌手层出不穷。前三届的超级女声里每年都有一名成都选手位列三甲,05年的超级女声前四名有三名来自于成都。

晚上逛酒吧,白天刷密室。北京的密室玩家炙舞曾经专门“打飞的”刷过成都的密室,成都的密室以“恐怖主题”而闻名。

炙舞喜欢成都密室,并不是因为关卡设计厉害,而是因为成都密室很能“玩得起”,如果闯关失败会被NPC惩罚。

年轻人最爱的密室逃脱产业里,成都是北京、上海、重庆之外密室数量和订单量最多的城市(注:严格意义上来说重庆广域面积8.24万平米,并不算一个城市)。

成都也是汉服消费第一城。成都香槟广场目前有30多家汉服店入驻,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汉服街。汉服爱好者阿越在2016年的时候在成都穿着汉服还比较吸人眼球、引起关注,但是在2018年发现成都的火锅店里穿着汉服吃饭的小姐姐已经不罕见了。

 2019年春节,汉服爱好者坐画舫夜游锦江

成都的“安逸”是市井烟火式的。

去年5月份的时候,成都市做了一件极有人情味的事情:明确允许临时占道经营。成都这个举措开启了去年夜市经济的先河。

在内循环的今天,城市的竞争力依赖于消费;在居民收入普遍提升的今天,消费的繁荣需要依赖消费时间的拉长,各个城市争相踊跃出台政策鼓励夜经济也正是这个原因。

夜间消费通常都是以餐饮开始。依据大众点评的数据,成都有1.16万家夜宵店,而美食之城广州的夜宵数量为1.12万。

成都的消费也是“潮”的。

彭凯是一家北京国企成都分公司的员工,经常往返于北京和成都两地。他自己的一个观察是,北京的商场在工作日没有什么人,但是成都的购物中心即使在周一都是人满为患。成都拥有远洋太古里、IFS、仁恒置地广场等三座高端购物中心,在高端购物中心的数量上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消费力强的成都人吸引了诸多消费品品牌在成都开首店。有数据显示,2020年成都引入386家各类型首店,仅次于上海、北京,位居全国第三,领跑新一线城市。

时下最潮的美妆集合店harmay在全国的店铺只分布在四个城市,分别是上海、北京、香港和成都。这也符合成都对自己的定位:中国第四城。

安逸休闲的文化催生了超强的消费力。成都人本身具备的旺盛消费力叠加了高强度、密集的城市营销,让成都成为了中国的“米兰”。2020年11月21日,康泰纳仕中国旗下时尚产业媒体Vogue Business in China在成都发布2020《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显示, 成都位居第一。

02、“耍”是消费,也是产业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

喜欢去小酒馆听这首《成都》的外地游客今天在春熙路、人民北路、西村大院也可以看到街头艺人的表演。

歌手权歌去年通过了街头艺人考试,拿到了演出许可证。她经常表演的一个点位如果接正常的商业活动,每个晚上的费用是2万块钱,但现在被允许在这里免费演出,并可以自由接受"打赏“。

在成都官方的一款叫“文化天府”的APP上,有268名街头艺人入驻。权歌告诉豹变,每天表演都可以在APP上申请表演点位和表演时段,非常便捷。此外,成都市文化馆还为权歌等街头艺人举办了音乐会和制作了MV。

成都在音乐产业上是京沪以外最重要的城市。

刚刚运营满一年的成都城市音乐厅是全国第三的音乐厅,每天演出6场,使用率非常高。2019年,中国音乐金钟奖和迷笛音乐节正式落地成都。

 2020年9月,痛仰、老狼等音乐人在成都迷笛音乐节

下游旺盛,上游自然热闹。成都在音乐产业的上游领域拥有“GVO对音乐”等本土音乐厂牌以及天府TV、嗨翻屋等音乐版权交易与保护平台。

去年9月份,李瞬在成都成立了短视频工作室,不到一月他已经签下了5名艺人。他选择到成都做短视频,是因为这里从业者众多,安逸的成都人更有时间去分享生活。

短视频创作需要编导、摄影、后期至少三个人参与,而成都的四川音乐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的在校大学生和毕业生非常多,可以提供足够多的人力支持。

因此成都被视为短视频第一城。可可豆动画、OST娱乐、洋葱集团等多知名MCN创作机构都是在成都诞生。快手宣布在成都高新区打造国内首个“5G+短视频产业基地”。

成都官方打造的“三城三都”国际标识也是围绕着“耍”,所谓三城是指世界文创名城、世界赛事名城、世界旅游名城,所谓三都是指国际美食之都、国际音乐之都和国际会展之都。

“耍”产业里规模最大的是游戏产业。中国游戏产业最发达的三个城市分别是:广州、上海和成都。

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所在的天美工作室就坐落在成都。截至2019年12月,成都共有2474家游戏研发公司,诞生了《王者荣耀》《银河帝国》《花千骨》等国内外知名IP。

 成都电竞酒店可以“开黑洗澡睡觉” 

和游戏相关的一个产业还有电竞。2009年,“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世界总决赛就落户成都。此后,WCG中国区总决赛、英雄联盟全国高校挑战赛、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全国总决赛等赛事接连在成都举办。《2019年中国电竞城市发展指数》显示,成都举办的电子竞技赛事数量位居全国第二。

03、“玩”产业靠什么?贸易网络、人才、城市营销

谁才是西部中心,成都、重庆、西安都想争一争。中心城市是物品流通、人才流通和资金流通的重要节点。

大航海时代后,海运贸易成为商品流通的最重要通路,导致制造业向沿海城市集中。谁拥有港口,谁就可以成为现代城市。

四个一线城市里,上海、广州、深圳均有良港资源。在拥有两个副省级城市的省份里,大连、青岛、宁波、厦门均是因为有良港而在经济上甚至超过所在地省会。

离海港1000公里的成都成不了大宗商品贸易的集中港,但可以成为一些“不走海运”的电子产品的制造业中心。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产品会走空港物流。

在内循环的新情境下,空港正在取代海港成为贸易流通的枢纽、资源要素中转的中心。

成都目前已开通国际(地区)航线126条,构建起连接全球重要枢纽城市的航线网络。2020年上半年,成都的双流机场在旅客吞吐量上达到近1600万人次,已经成为国内第一的空港。

巨大的吞吐量让成都不得不建立第二座机场。成都也是上海、北京以外全国唯一一个拥有双机场的城市。

 2021年1月22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开启试飞

2020年上半年,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进出口2489.1亿元,进出口规模在全国综保区中继续排名第一,同比增长27.6%,占全省外贸总额的68%。这已经是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进出口额连续27个月在全国综保区中排名第一。

除了空港以外,成都轨道交通运营里程超过500公里。在全球范围内,轨道交通运营里程超过500公里的城市目前只有四座:上海、北京、广州和成都。

而人是一切经济活动的核心和基石。

成都拥有发达的高等教育,在1999年被认定为国家四大科教基地之一,拥有2所985大学和4所211大学。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可以为游戏产业输送人才;四川美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和四川传媒学院可以为短视频产业和游戏产业里的美术工种输送人才。

表面上看,成都人的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却相对来说远远“配不上”其消费力。

在2019年中国城市居民收入百强榜里,成都排名第46名,甚至不如浙江人均收入最低的城市丽水以及湖南的株洲。之所以仍然能够支撑消费力,源自于比较友好的房价水平。

房价高企的今天,居住成本往往占据多数年轻人的支出大头。成都的商品房价格普遍在2万元/平米,远远低于一线城市,甚至在二线城市中也处于低水平位置,因此吸引了许多从一二线城市回流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回流也带来了资金的回流。在2019年42个大中城市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里,成都排名第6,仅次于四个一线城市和杭州。

成都也是一座会营销的城市。短视频崛起,网红经济大行其道,周末和节假日都有游客来成都去锦里、宽窄巷子、去小酒馆喝酒。城市营销不仅仅会让旅游产业发达,也会让游客有机会转换为居民,最终成为建设成都的一份子。

远离海岸线一千公里的成都需要持续发声才能吸引引更多的产业集群入驻。

早在2000年前后,成都就策划《新周刊》做了“中国第四城”的策划。先发声,先做出声势,先把名气打出去,然后在用名气来进行“招商”,成都以此吸引了全球大公司在成都开设区域总部。

这同样是个正向循环,有实力就讲故事,讲故事能够吸引更多的资金和人才,从而加强城市的实力,继续讲更好的故事。

本文系作者豹变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