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设备的前进道路

摘要: 数字技术已经到了不再重新发明什么事物的时候,它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全面渗透我们生活中的各种设备。

最近在一次极客公园组织的活动中,做了一个题为“人的外部化”的演讲,大致围绕着手持设备到可穿戴设备到可植入式设备这样的路径分析。演讲结束,主持人上台提了一个问题:在众多可穿戴设备(比如眼镜、手表乃至戒指)中,最看好哪种设备?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只有1~2分钟,很难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便随便挑了一个“手表”作答。但其实,答案并非如此。

可穿戴设备,无非就是可穿戴的数字设备。数字设备包括3个部分:输入、输出和算法。算法由芯片、系统以及基于系统上的应用来解决,而输入输出,今天已经统一由屏来解决。当然,设备和设备之间的通讯也是一种输入方法,比如蓝牙技术。如此,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可穿戴设备的成本并不高,制造商只需要一块屏、一个芯片,然后加载一个系统(极有可能是安卓),基本上就可以嵌入到穿戴的事物中了。

从电脑到笔记本到手机到平板,这些设备都有着极强的“高科技感”,让人觉得是一种全新的品类:尤其是平板,那是苹果硬生生创出来的一个玩物。但可穿戴设备,在我看来,不是一种品类。它更像是一种传统事物的升级:手表升级为智能手表,戒指升级为智能戒指,运动鞋升级为智能运动鞋。总会有人不戴手表,有人不戴戒指,有人不穿运动鞋,但同样,依然有人戴手表、戴戒指和穿运动鞋。

为什么要让这些“设备”升级?其实就是让这些设备可以互相之间通讯。我个人是喜欢挎一个腰包的,腰包里固定放有名片夹、钥匙包和钱包。存在这种可能,我忘记把钱包放进去了,结果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如果我的含芯片腰包和含芯片钱包之间能够通讯,那么当腰包发现自己袋子里没有钱包时,就可以提醒我。这就是“设备”与“设备”之间的通讯。嗯,有人会说,你以后不需要钱包钥匙包了,一个手机就成。我还是要把手机放我腰包里的吧?

尼克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就这样抱怨:设备的功能就像以前的仆人,但仆人和仆人之间是会沟通的,而设备和设备之间不会。以前的腰包和钱包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事物,只要有芯片和网络,它们就会互相发现对方。而这一点,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需求。至于流行不流行,这年头挎着个腰包的人,到底是少数,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穿戴设备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它们看成一个新的了不得的设备,谷歌眼镜只是眼镜的提升,而不是重新发明“眼镜”——大概是iPhone重新发明手机这件事做得实在太到位了,今天但凡听说有一个什么可穿戴设备,人们就会想它会不会流行,没这个必要。只要原来喜欢这种设备的人,愿意支付一定数额的升级费用把它变成“智能”就行了。

真正横在可穿戴设备前的障碍是“电池”,这个行业没有摩尔定律,至今人们并没有在电池技术上取得多了不起的突破。Tesla的底盘上全部是电池,不然根本无法驱动它跑几百公里。在电池无法取得质的提升时,人们转向了无线充电技术,希望在anytime、anywhere都可以让设备获得充电的电源,这个事比提升电池技术容易。于是,可穿戴设备,也有了大踏步向前的可能。

要不了多少年,手表里没有一块智能芯片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手表了(奢侈品也许例外),汽车不能和手机之类的设备通信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汽车了。但依然有人不戴手表,不开汽车,无所谓的事。

数字技术已经到了不再重新发明什么事物的时候,它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全面渗透我们生活中的各种设备。如果说过去是数字技术在开辟新领域的话,那么未来,将是传统事物的升级。它不再创造多少新品类,但在它的渗透下,所有的传统品类都将成为智能品类。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8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