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交所: 巨人的回归

wangwei

wangwei

· 2011.01.20

在经历了7年前的那场震荡和剧痛之后,这家全球资本市场的老牌巨无霸正在用更低的姿态上演着王者归来的故事。

播放 暂停

纽交所: 巨人的回归

00:00 18:44

2010年12月8日,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优酷网CEO古永锵和当当网总裁李国庆分别在华尔街敲响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开市钟和闭市钟。中国两家互联网企业在同一天登陆纽交所,“新兴中国互联网企业”成为这一天华尔街谈论的焦点。

而在稍早之前的2010年9月和11月,房产垂直门户搜房网与汽车门户网站易车网先后在纽交所成功IPO,中国互联网企业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本世纪初密集登陆纳斯达克的年代,只不过这一次,上市的地点从纳斯达克变成了纽交所。

这不是简单的巧合。算上IT外包服务商软通动力在2010年12月14日敲响上市钟,2010年共有22家中国企业赴纽交所上市,数量创下历年之最。

更耐人寻味的是,这22家公司中相当一部分属于IT和互联网行业,这些在传统观念中被自然地和纳斯达克联系在一起的新兴技术公司却不约而地选择了纽交所;而纽交所也一改传统的保守和封闭的形象,开始重新焕发青春一般主动拥抱中国海外上市企业。

在经历了7年前的那场震荡和剧痛之后,纽交所这家全球资本市场的老牌巨无霸正在用更低的姿态上演着王者归来的故事。

纽交所的黑暗时代

2003年9月18日,对于纽约证券交易所时任总裁理查德·格拉索来说,是一个难堪的日子。

这位在纽交所工作了36年,自1995年开始以总裁的身份带领纽交所稳步成长为全球最大证券交易所的功勋CEO因为薪资丑闻黯然辞职。

纽约证券交易所在舆论和美国证监会压力下披露的高管薪酬让公众震惊:作为公共机构的纽交所CEO格拉索退休薪资高达1.4亿美元,远远高过华尔街大多数盈利性证券公司及投行高管的收入。

市场和舆论出奇地愤怒,纽交所一时成为众矢之的。然而比起当时纽交所面临的诸多内忧外患,薪资丑闻只是这家全球最大证券交易所在新世纪遭遇的最大一场地震的一个注脚。

时间向前追溯,2003年3月,纽约证券交易所曝出了专家在执行大宗交易订单时抢先交易的丑闻。经过调查,美国证监会认定纽交所中所有7家专家公司中有5家在1999-2003年的5年间里从违法交易活动中不当获利1.55亿美元,纽交所200多年历史里一直引以为豪的专家交易制度此时受到了空前的质疑。

在2001年的“9·11”中以民族英雄形象备受追捧的纽交所此时的公众形象跌入谷底。在媒体笔下,这个监管松懈、效率低下、管理混乱的老牌交易所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

其实,这些危机的集中爆发,也是美国证券市场在本世纪最初几年中整体低迷的反映。随着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的破灭、纳斯达克神话的崩盘,21世纪的美国股市结束了上世纪长达20年的牛市,以暗淡的3年熊市开端。2001年开始安然公司、世通集团和施乐等大型公司相继因财务丑闻轰然倒塌,更让公众舆论要求市场监管的呼声愈发强烈,而纽交所的危机不幸也爆发在了这风口浪尖的关键时刻。

连续丑闻引发的地震冲击着纽交所的业务。2003年,一些机构投资者对专家和交易厅经纪人的商业信誉失去了信心,转而质疑纽交所的交易制度,开始将业务转移到采用更加互联网化的电子交易手段的ECN市场交易。随之而来的则是纽交所在美市场份额在新世纪第一次跌至80%以下。

在证券业的江湖中,作为霸主的纽交所一旦落马,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就看到了改变行业格局的机会。

比起和纽交所叫板近30年的纳斯达克,20世纪90年代末借助互联网热潮兴起、利用计算机系统平台对股票的买卖双方进行全自动撮合的ECN市场在2003年纽交所遭遇低谷时,已经成了最觊觎其霸主地位的新挑战者。

作为一种新兴交易方式,ECN的交易模式迥异于传统交易所,ECN的计算机系统按照价格优先、时间第二的顺序,对接收到的客户定价交易订单进行排队,并在计算机中为价格一致的买卖双方进行配对,如果多个客户订单价格相同,系统将会选择最先提交的订单进行成交。

这一交易模式最显著的优点是提高了交易的效率,最大限度节省了时间;而它对传统交易所更革命性的挑战则在于,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直接完成,完全摒弃了传统的中间人制度,彻底脱离了需要造市商的纳斯达克交易市场和需要专家的纽交所的人工交易模式。ECN市场所要达到的是100%的股票交易撮合自动化,彻底颠覆以人工交易为代表的传统证券交易所。

逐渐崛起的ECN市场早已认识到,要在21世纪继续保持高速发展的态势就必须去挑战证券市场的巨无霸——纽交所。正因如此,在纽交所因监管漏洞屡曝丑闻,公众对人工交易模式越发不信任的2003年,ECN市场看到了颠覆纽交所统治地位的绝佳契机,“更加透明的交易”成为他们争夺纽交所市场份额的有力武器。

借助公众对人工交易的不信任情绪,ECN市场抛出了一个响亮的问题——“为什么交易需要中间人?”,矛头直指当时以人工交易为业务核心的的纽交所。

与此相呼应,采取ECN市场交易模式的群岛证券交易所的大股东、美国最大的富达基金更是直接表达了对专家制度的不满,要求纽交所废除人工交易模式,采取更加快捷的电子交易平台。

新兴的ECN深知,打败鳄鱼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引到优势无从发挥的陆地上。对于纽交所这个证券业巨无霸来说,颠覆它的最佳方式就是迫使其放弃已游刃有余200年的人工交易模式,在电子交易平台的新战场上与之一决雌雄。

废止人工交易的呼声几乎将纽交所逼上了绝境。纽交所长达200多年的稳健运转,正是有赖于人工交易机制的采用,尽管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交易的弊端日渐凸显,但竞争对手的诉求无疑是要革纽交所的命。

不仅如此,在呼吁纽交所废止人工交易的同时,ECN市场的喉舌群岛证券交易所祭出了更大的杀招:要求立法机构修改造成纽交所垄断的罪魁——“交易直通条例”。

美国证券交易市场由多个交易中心构成,一只股票可以在不同的交易中心报价,在不同市场中心的相互干扰和竞争下,同一只股票的价格参差不齐,为了投资者能够确保最佳的股票价格和最低的交易成本,1975年美国国会颁布了“交易直通条例”——允许投资者在任何交易市场以最好的价格买卖股票。

比如,一只在纽交所和群岛交易所同时挂牌的股票,如果群岛交易所的报价好于纽交所的报价,纽交所的专家则应把客户订单送交群岛交易所去成交,反之亦然。

由于纽交所以专家交易为代表的人工交易模式在200年中在证券市场上所积累的优势,市场上最好的报价绝大多数都出自纽约证券交易所,而“交易直通条例”的存在,使得其他交易所超过30%以上的业务被迫流入纽交所。如果说呼吁废止人工交易是在新技术层面斩掉纽交所的左腿的话,修改“交易直通条例”的声音则意味着在法律层面断掉纽交所的右足。

无论如何,在纽交所遭遇最低谷的年月里,他们必须站起来迎接一场生死之战。以往为其带来200年荣光的传统交易模式无可避免地走到了需要改良的边缘,而在计算机技术越来越深刻地影响证券行业的时代,纽交所必须为自己在下一个100年的地位做出绝地反击。

绝境下的反击

尽管依然是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所,交易所中依然流通着世界上绝大多数最具价值的股票,但是纽交所传统交易模式带来的监管漏洞和竞争对手的飞速成长已经不允许它停留在原有的荣誉和地位上故步自封了。

2003年12月,时任高盛公司总裁的约翰·塞恩成为纽交所的新任CEO,约翰·塞恩也开始了带领历史悠久的纽交所走向更加积极和开放的救赎之路。

走向更加积极道路的第一步,就是改革纽交所沿用200多年的人工交易模式。对于纽交所这样的证券巨无霸来说,对人工交易模式的改革远不止是引入新技术那么简单。在约翰·塞恩的前任格拉索担任CEO的时代,纽交所的业务逐年攀升但是在交易模式上却一直坚持人工交易不动摇,这也是为了维护交易所中最具权威的人群——专家和交易厅的经纪人的利益。

然而,公众舆论对人工交易模式的抨击最终成为了改革推进的契机。

2004年5月,塞恩向美国证监会申请取消纽交所电子自动交易撮合系统最高股票数量的限制,同时申请解除用户每30秒只能进行一次交易的时间限制,这也是对竞争对手批评纽交所人工交易导致效率低下的直接回应。

在舆论压力面前,董事会最终通过了塞恩的改革,纽交所这个在21世纪初还在交易厅广泛使用纸笔的保守势力终于敞开怀抱接纳了电子交易模式。与此同时,纽交所并没有矫枉过正,而是保留了传统人工交易模式中的专家制度,一种以电子交易为主、人工为辅的混合交易系统不仅提高了交易所的工作效率,同时人工交易模式的保留降低了投机行为和非理性投资为股市带来的风险,使交易所在保证效率的同时更加平稳地运行。

事实证明,作为传统势力的纽交所一旦开始拥抱新技术,新的技术并不会使其在与新锐势力的竞争中葬送其传统优势,相反其多年积淀的传统优势一旦与新技术相结合,反而能使其在交易电子化中后来居上,同时传统的优势又能为新技术可能带来的经营风险保驾护航。

如果说对于电子交易的接受,多少还是受到了舆论的压力的话,那么纽交所对曾想通过ECN市场交易手段颠覆其统治地位的群岛交易所进行收购,则体现了这家老牌交易所更加积极地为自身发展注入新鲜元素的魄力。

收购群岛交易所标志着纽交所变得更加积极地接受新技术。更具战略意义的举措则是2006年3月8日,收购群岛交易所的纽交所以NYX为股票代码挂牌上市,纽交所的身份从公共机构转变为市场化的上市公司,这也为其未来更加积极地扩展战略铺平了道路。

此时的纽交所已经不甘心固守华尔街做美国金融的中心,它的目光早已经瞄向世界。

2007年3月27日,纽交所发表声明称已买下泛欧证交所91.42%的股份和92.22%的表决权,并购泛欧证券交易所,交易金额高达110亿美元。当年的4月4 日,纽交所-泛欧证交所在巴黎开始首个交易日。

合并泛欧交易所的交易使纽交所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性交易所——联合美元和欧元两种主要货币,开展跨时区交易。这时的纽交所身上已经丝毫看不出昔日故步自封的影子,如同亚历山大远征般的积极战略为其赢得了喝彩。

就连之前几年一直对纽交所的保守和监管落后口诛笔伐的美国媒体也不由得惊呼:合并泛欧交易所“超过了纽约交易所之前200多年改革的总和。”

对于纽交所而言,这不但是对之前保守策略的180度转弯,更是其在历经阵痛之后更加全球化战略的开始。

在约翰·塞恩担任CEO时期积极的战略转型使纽交所获得了巨人苏醒般的强大力量,而当纽交所-泛欧证交所继续其全球扩张战略时,就必须对其早年间不够开放的姿态做出修正。

在上世纪末的互联网革命之前,纽交所几乎是全球最优质公司上市的首选地,聚集了全球最好公司的道琼斯工业指数中,只有微软和英特尔没有在纽交所上市。证券市场帝王般的地位使得纽交所在选择上市资源的时候宁缺毋滥,毕竟以其在前互联网时代的统治地位,在纽交所上市意味着足够的媒体曝光度和世界性的影响。

然而过高的姿态也让纽交所在互联网经济崛起的浪潮中吃尽苦头,眼看着谷歌等高科技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市值连年成倍上升,纽交所却因为上市公司中传统企业居多,成长性有限导致风光不再。

在实施积极市场战略的同时,纽交所必须变得更加开放,毕竟对于证券交易所来说,对优质上市资源的竞争是维持其核心竞争力的根本,用开放的心态吸引更多高成长性企业也成为纽交所的必由之路。

2007年12月11日,纽交所北京代表处正式成立,昔日在华尔街俯瞰世界的纽交所开始放下姿态深入中国发掘优质的上市资源。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让欧美经济持续低迷,在亚洲等新兴市场寻找优质上市资源就成了各大交易所竞争的焦点。为了吸引更多潜在高成长性企业,2009年,纽交所推出了第五套上市标准,和之前的上市标准相比,上市公司的最低市值门槛下降至1.5亿美元,融资金额门槛下降至6000万美元,一改以往纽交所门槛过高的形象。

而从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国际证券竞争角度来看,纽交所这种开放姿态的转变并非偶然。2009年,港交所IPO融资金额已高达3869亿港元,首次超越纽交所成为全球股市的“集资王”。在全球经济萎靡的时期,以亚洲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成为全球各大交易所追逐的主战场,远在欧洲的德意志交易所和伦敦交易所继纽交所之后,纷纷在北京设立代表处,欲分得中国市场的一杯羹。作为应对,纽交所的姿态则更加开放——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CEO邓肯·尼德奥尔2010年5月在上海透露该集团有意登陆A股市场,同时将目光放到了即将有大批企业上市的俄罗斯市场。

在更加积极和开放的战略下,拥有200多年历史的纽交所暂时放下了昔日的矜持与高傲,以更低的姿态开始这重生般的王者归来,而它今天对创新和开放的积极拥抱,也是为下一个百年荣光的铺垫。

本文系作者wangwei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aw26M5 钛粉94035 钛粉15375 钛哥儿 钛粉85193 那只猫已转身不见
383人已赞赏 >
383换成打赏总人数38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