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优胜教育?四年融不到资,“教育贷”也堵不上烧钱的坑

未来商业观察

未来商业观察

· 2020.12.29

继10月优胜教育破产倒闭之后,K12赛道主打一对一在线辅导的学霸君,也被传爆雷。

播放 暂停

又一家优胜教育?四年融不到资,“教育贷”也堵不上烧钱的坑

00:00 08:0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未来商业观察,作者 | 卓宇

继10月优胜教育破产倒闭之后,K12赛道主打一对一在线辅导的学霸君,也被传爆雷。

一位教育媒体人士告诉《未来商业观察》:“上周五就看到群里有人说学霸君要破产了。”知乎、微博和脉脉上,不少学霸君员工、老师和家长爆料称,工资发不下来,学费也退不了。有网友评论:又一个优胜教育。

今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需求迎来井喷式增长,市场进入红利期。然而,随之资本涌入,巨头入局,看似红火的在线教育市场,赛道越发拥挤,竞争残酷而激烈。

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内容日趋同质化、资金回流周期长,一层又一层的冰霜覆盖,将学霸君压倒在这个冬天。

在这冰霜之下,学霸君不会是最后一个。

01 又与“教育贷”有关

12月27日,一张“学霸君要倒闭了”的朋友圈截图传遍教育圈。

据网上曝光的消息显示,学霸君老师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和卡号,许多班主任、老师、规划师被辞退。在学霸君超话里,许多老师家长讨要工资学费。知乎上有自称学霸君员工说,领导已通知开始找工作了。

学霸君破产跑路的传言闹得满城风雨,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用户维权反馈中,又出现了“教育贷”的影子。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最近两个月学霸君收到大量关于退费难、欺骗消费者的投诉。其中有家长称:学霸君不予退款,还让消费者背着贷款名义缴纳学费,班主任发微信不回,客服也从逃避到失联。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就有学生家长向《中国消费者报》反映,在学霸君上购买的2万多元网课,只上了2节课,学费退了4个多月,还要每月给银行还款。在购课之前,学霸君的销售人员曾表示,中途不学可以随时退费。

直到银行发来提醒还贷短信,不少家长才反应过来,所谓的教育分期付款,其实是消费金融贷款。从报名那一刻起,银行就替他们缴清了全部学费,不过这些学费早已被平台花光了。

比较讽刺的是,直到26日学霸君官方公众号,还在以即将涨价为由,吸引家长报名囤课。

近年来,因资金链危机破产倒闭的教培机构不在少数。如去年的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今年的优胜教育,频发的爆雷事件无不将矛头指向教育分期。

2018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严监管之下,部分教育培训机构找到另外一条规避监察的路线:与消费金融机构合作。

实际上,教育分期与租房分期、消费分期一样,套得是互联网的皮,骨子里还是金融贷款业务。

之所以会容易出现蛋壳公寓、优胜教育这种暴雷后的连锁反应,是因为一些互联网平台淡化了预付式消费的风险,但其实风险一直都在。

02 粮草已断了四年

不可否认,分期消费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确实为消费者分担了一次性支付压力,同时也加速了如长租公寓、教培机构等资金回流周期。

但要避免暴雷至少需保证两个重要条件:其一,企业能造血;其二,有资本持续输血。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学霸君最新一轮融资消息尚停留在4年前。在此之前,学霸君自2013年创办以来,一直保持一年一轮新融资的输血频次。

2016年底,学霸君完成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投资两个国有资本领投,多家机构跟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资本的青睐也到此为止。

随后几年,在线教育产业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但却没人来敲学霸君的门。当然,学霸君也尝试过探寻自身造血能力。

2014年,学霸君切入K12赛道,以拍照搜题打开局面,与作业帮、小猿搜题并驾齐驱。三家平台同年诞生,又在拍照搜题同一赛道,厮杀在所难免。

2015年,百度以学霸君涉嫌抄袭百度知道内容为由,在百度手机应用上下架学霸君APP。这场大战似乎从百度带着作业帮进场以后就胜局已定。

当时学霸君CEO张凯磊曾以公开信表达抗议,最后也只能无奈留下一句,“我相信市场才是最好的裁决者”。

2016年,学霸君推出一对一辅导业务,与猿辅导展开第二轮角逐。

结果猿辅导经过不到两年试错,便从2017年开始逐渐叫停一对一业务,后来靠大班课翻身。但学霸君选择一条路走到底。

2018年,K12在线一对一赛道呈现出冰火两重天态势。一面资本扎堆聚集,有海风教育、掌门一对一接连完成过亿美元融资;一面破产倒闭不断,学霸一对一、理优一对一相继爆雷。

一对一模式本身利润增长空间有限,因此资本更青睐于跟投头部机构,这就意味着多数这一赛道的企业更难获得输血机会。

这一年,张凯磊在3月年会上,称学霸君单月流水过3000万,有望完成全年保底10亿营收的小目标。

几个月后就被媒体曝出,学霸君将B端业务高价卖给了今日头条。

03 躲不过的烧钱大战

如今,与学霸君境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猿辅导、作业帮这两个昔日对手。

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4.57元)巨额融资。此轮融资背后,站着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资本巨头。

几天前,猿辅导交割了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投资。加上今年的前两轮10亿美元和22亿美元融资,猿辅导今年得到注血35亿美元,成为目前全球教育科技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两家在线教育独角兽已为即将来临的寒假一战备齐粮草。

如今,烧钱获客已成在线教育市场常态。有资料显示,去年夏天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三家合计投入20亿左右市场费用,整个行业仅一个暑假便砸入40多亿资金。

而今年愈演愈烈,据第三方测算估计,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即便是上市即巅峰的黑马跟谁学,也在营销成本拖累下,由盈转亏。当下在线教育市场,已经逐渐演变成一场烧钱游戏。

这场烧钱游戏背后的主因是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获客成本在四五百元,到今年这一数字已经一路上涨到八九百元,峰值期甚至超过千元。

今年因疫情在线教育掀起一片热火,资本在加速在线教育寡头的形成,随之获客成本继续走高,中小玩家或将面临被市场劝退的局面。

截至发稿前,学霸君相关负责人对于甚嚣尘上的倒闭传闻,缄默不言。唯有张凯磊在教育创业投资群中回应称“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

学霸君倒在2020年的最后结尾,令人唏嘘的是,让它倒下的不是疫情,而是一场场烧钱大战。

2018年,学霸君曾请过热播剧《小欢喜》里的海清做代言。如今破产倒闭消息一出,海清工作室立即发出声明称,与学霸君已不存在代言关系。此外还提醒到,“学霸君仍拖欠工作室代言期间的款项。”

本文系作者未来商业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