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请就位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

· 2020.12.29

龙套是梦想的杀伤剂,龙套是梦想的不夜城。

播放 暂停

龙套请就位

00:00 07:34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作者为熟澍,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1

2013年,尔冬升拍了一部以“龙套”为主演的电影,叫《我是路人甲》,凭借这部电影,他拿到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的提名。

八年后,当这部电影在《演员请就位》被再次演绎时,主持人问评委席上,有过表演经历的赵薇和尔冬升,“你们跑过龙套吗?”。

赵薇笑得有些夸张,“当然,我还是给尔冬升导演跑龙套的”。

1993年,赵薇17岁,还没有进入谢晋影视艺术学院学习。

尔冬升和巩俐主演的爱情电影《画魂》在安徽取景拍摄,并在赵薇所在的芜湖师范学校招了一批临时女演员。

赵薇跪在地上,顶着碗,这是她第一次触电大银幕,角色是一个没有台词的青楼女子,连挥着教鞭从她身边走过的青楼教养婆婆,都有几句训斥她的台词。

赵薇的身后 ,也升起过星光熠熠的龙套。

《情深深雨濛濛》中,赵薇饰演的陆依萍是上海歌舞厅的名角,在舞台上的舞伴中便有孙俪的影子。

尔冬升对跑龙套的赵薇还有印象,“就记得那个小姑娘眼睛好大,好可爱”。

但后来同台的他们,并不是缘分最深的主角和龙套。

赵丽颖在自己老公冯绍峰主演的三部剧里,都跑过龙套。

冯绍峰和霍思燕演《夫妻一场》,赵丽颖在里面演——女主养母的小时候。

冯绍峰和安以轩主演《锁清秋》,赵丽颖的角色是——男主大老婆的丫鬟。

冯绍峰和陈乔恩演《佳期如梦》,赵丽颖深情出演——女主同事的女儿。

2

在另一档演艺竞技类节目《我就是演员》中,章子怡向盛一伦布道说,“没有天赋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

她还用自己的恩师张艺谋的话点拨盛一伦,“不要去接烂戏”。

综艺节目有一种奇怪的现象,一个好好的人,只要坐上了导师的位置,就立刻变成了一个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人。

章子怡大概是忘了,豆瓣上有一部评分4.0的电影《奔爱》,她主演的。

《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传》里,李安自己解读《卧虎藏龙》幕后时,在书中提到,因为章子怡有舞蹈基础,“我想也许可以训练,才要她再来一次。”

“一开始也是伤脑筋的过程,她是真的力不从心,想达到你的要求。章子怡的好处是,她能吃得下苦,每天压力都那么大,除了大明星跟她搭配外,再加上大导演、大摄影师、大武术指导的种种要求。她给我的困难特别大,所以在调教她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刺激。”

章子怡大约也忘了,当年她也是被评价用努力补足天赋的人,也是吃过“努力”的红利的。

也许在天赋面前,努力就像个龙套。

但是龙套得就位。

3

被章子怡敲黑板引用的艺术恩师张艺谋,对自己的首要要求是——成为一个工具人。

他跟作家方希说,“我一开始就有这个意识,让自己迅速工具化。工具化你就会对别人有用,人有了用,有些东西就不会找到你身上,你就会有空隙生存。”

张艺谋今年70岁,从1984年开始到2020年,他几乎每1-2年都有一部电影问世,这中间还有各种大型晚会、歌舞剧总导演的工作。

在接受《十三邀》采访时,许知远问张艺谋,会不会被“作品过多,水平不稳定”的质疑困扰,张艺谋说,“不就是一部电影,拍了就拍了,在这一点上我不太爱惜自己的羽毛。”

这世界上有两种艺术家,一种搞艺术,一种搞着搞着就被艺术搞了。

至少,“不太爱惜羽毛”的张艺谋,是第一种。

4

问:把龙套虔诚地跑下去,把工具人认真地当下去,一定能走进高光时刻吗?

答:也许你也只是在励志的高光里待一会儿。

哪怕周润发、梁朝伟、刘德华、周星驰、梁家辉,都是从龙套开始演艺生涯的,哪怕1983年版的《射雕英雄传》里的龙套们后来撑起来香港影视圈的半壁江山。

今年有一部国产电影,我是去电影院刷了两遍——万玛才旦的《气球》。

这位出生于1969年,33岁才开始电影编导工作的藏族导演,个人第一部短片《静静的嘛呢石》,获得大学生电影节第4届短片竞赛单元专业组剧情类优秀奖。

他后来拿过第1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爵奖、评委会大奖,布鲁克林电影节最佳影片、第12届东京未来国际电影节最佳作品奖,第6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编剧奖提名,第72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竞赛单元-金狮奖提名、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提名,第3届荔枝国际电影节故事片单元最佳影片奖。

站在一片奖项上的万玛才旦,等来的《气球》票房是,稀烂。

即使大家都认为你已经成了绝对的主角,谁也不知道哪个转角,你就又跑了一次龙套。

谈到万玛才旦的时候,圈里人会想起另一位少数民族导演。

2011年,青年导演吴娜自编自导个人的首部电影《行歌坐月》 ,入围了第6届青年华语影像论坛“影像观摩周”之处女作单元,获得了伦敦国际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导演奖。

《当代电影》是这样评价她的,“少数民族身份和少数民族女性的视角,是吴娜切入中国当代电影的两个独特之处,前者使其将关注的目光自然地投向偏远而美丽的侗族山寨,将故事的叙述放置在当下传统与现代文明剧烈碰撞的漩涡中;后者则使其更多地关注女性在生活剧变时代的命运,以偏远苗乡美轮美奂的画面为背景,以女性主体为主题,以女性主体的角度叙述了青春的爱情故事,从而塑造了美丽动人的活泼女性形象,表达了少数民族女性成长与独立的精神追求。”

在吴娜的百度百科里是这样描述她的电影梦想的开始的,“大四之后,学校已经没什么课程,吴娜利用这个空档,去了北京电影学院当个旁听生。大半年的北漂生活,让吴娜更进一步地了解了有关电影的东西,开拓了新视野,更坚定了走电影的路。”

2014年,吴娜自编自导了校园爱情电影《最美的时候遇见你》,该部入围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新片单元的电影,在票房上表现却十分惨淡。

在那之后,导演吴娜淡出导演圈,没有再执导其他作品。

《最美的时候遇见你》沉了五年后,当年电影里名不见经传的男女主角,却渐渐成了当红艺人,当年的女主角是,今年有四部剧播出,两部剧大火的演员谭松韵,男主角是《香蜜沉沉烬如霜》里的罗云熙。

每个梦开始的时候,都有星光和月光,但是不是每个梦都可以熬到正午阳光。

有的龙套成了主角,会劝别人不要再去跑龙套。他们不是故意的,只是聚光灯看多了,就忘了跑龙套的人,有多患得患失。

有的主角偶尔跑了把龙套,就连主角也演不下去了。如果那个关于主角的戏份,晚点出场,那关于梦想的结果会不会有一些不同?

在格外辛苦的这一年,在这一年剩下的最后几个夜,很多人都会想,眼下的这个龙套还要不要跑下去,还要跑多久。

还要跑多久呢?

龙套是梦想的杀伤剂,龙套是梦想的不夜城。

本文系作者花儿街参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