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没有22年前的微软反垄断案,谷歌可能早已被扼杀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 10月22日

二十多年前,谷歌曾遣责微软的反竞争行为,然而其现在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来维持自己的垄断地位。但谷歌确实从微软那里学到了教训,即谨慎措辞以避免受到反垄断审查。

播放 暂停

若没有22年前的微软反垄断案,谷歌可能早已被扼杀

00:00 15:5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腾讯科技,审校为金鹿,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10月21日, 美国司法部连同11个州对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提起反垄断诉讼。考虑到反垄断部门在过去四年中的表现,比如以反对降低排放标准为由对汽车公司提起诉讼,如果对谷歌的诉讼主要是为了取悦特朗普,这也不足为奇,毕竟特朗普一直呼吁惩罚大型科技公司。

不过,事实上这是一场非常严肃的法律对决,对谷歌所谓的滥用垄断权力的指控,该公司将难以反驳。相关诉状是由美国司法部的专业公务人员整理的,而非特朗普政治上的亲信。此外,这是持续了一年多的调查结果。换句话说,正是这种反垄断调查导致了上一次真正重要的反垄断审判,即22年前的微软反垄断案。

两起反垄断案的相似之处

这不是唯一的相似之处。谷歌占据了互联网搜索市场90%的份额,正如1998年美国政府起诉微软时,这家软件巨头占据了90%的操作系统市场份额一样。在美国建立垄断是合法的:法律基本上承认,如果你制造了比其他所有人都好得多的优势产品,这肯定对你有好处。

不合法的地方在于利用这种垄断力量来扼杀竞争。针对微软的案件的症结在于,它正在利用Windows的垄断地位来扼杀网景公司(Netscape),当时其浏览器正在与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竞争。

这与美国政府在诉状中对谷歌反竞争行为的描述形成对比:“对于一个通用搜索引擎来说,到目前为止最有效的分布方式就是成为移动和电脑搜索接入点预设的默认通用搜索引擎。即使用户可以更改默认值,他们也很少这么做。这使得预设的默认通用搜索引擎具有事实上的排他性。正如谷歌自己已经认识到的那样,这在移动设备上尤其如此,因为移动设备的默认设置特别具有粘性。”

美国司法部在诉状中还称:“多年来,谷歌始终签订排他性协议,包括搭售安排,并从事反竞争行为,以锁定分销渠道,屏蔽竞争对手。谷歌每年向分销商支付数十亿美元,以确保其通用搜索引擎的默认地位。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明确禁止谷歌的交易对手与谷歌的竞争对手打交道。”

这正是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在20年前指责微软在做的事情。当时,微软正在通过向戴尔等计算机制造商支付费用来打浏览器大战。在其计算机上预装Internet Explorer,使其从第一天起就成为默认浏览器。这种行为是如此明目张胆地反竞争,以至于微软在审判期间从未能够对其进行善意的解释。这就是它败诉的原因,也是它不再使用这种策略的原因。

那些无视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谷歌表示,这起诉讼将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并建立在“可疑的反垄断论据”之上,这与微软曾经提供的辩护几乎相同。而且谷歌拥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战斗到底,而且它很可能会这样做。

但是,为什么谷歌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样的排他性安排呢?毕竟对于谷歌的律师和高管来说,回顾微软的案件以更好地理解政府,事情可能不会变得那么复杂。

排他性销售协议

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的反垄断诉讼,突显了Yelp、Expedia和其他许多公司发现自己陷入的困境,它们在与这家搜索巨头竞争的同时,依赖谷歌并付钱让该公司将客户引导到他们的服务上。

从本质上讲,司法部指控谷歌利用其主导地位作为“互联网垄断看门人”,从而获得不公平优势。司法部寻求“结构性补救措施”(拆分公司)以及其他补救措施,以防止谷歌从事政府认为的反竞争行为。

这与20多年前针对微软的里程碑式反垄断案有如此之多的相似之处,以至于司法部在起诉书中明确提到了它们。诉状中称:“20多年前,谷歌曾遣责微软的反竞争行为,然而其现在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来维持自己的垄断地位。但谷歌确实从微软那里学到了教训,即谨慎措辞以避免受到反垄断审查。”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Timothy Wu表示,针对谷歌的诉讼“几乎是微软反垄断案的翻版”。微软和政府机构在2001年达成了一项相当勉强的和解协议,其中虽然没有确定微软将IE与Windows捆绑属于非法行为,也没有要求微软将其浏览器从Windows中解绑出来。

然而,它确实限制了微软可以对分销Windows的个人电脑制造商施加的条款和条件。换句话说,说到底,微软在美国的反垄断案主要是关于分销的。

这次,美国司法部直截了当地关注谷歌如何利用分销的,特别是在移动设备上的分销,以巩固其在搜索和搜索广告领域所谓的垄断地位。司法部的论据集中在谷歌如何向包括移动设备制造商和移动运营商在内的分销商支付费用,以确保他们将其搜索引擎设为默认搜索引擎。

起诉书称,作为交换,谷歌有时会要求这些分销商使用其他谷歌应用,包括搜索应用,“并将它们放在消费者最有可能开始互联网搜索的设备上”。

具体而言,谷歌据称要求那些想要谷歌流行应用的设备制造商接受其他他们不想要的应用,并将其永久安装在设备上,给予谷歌应用和服务“默认主屏幕上最有价值和最重要的空间”。对于移动设备来说,谷歌禁止设备制造商和运营商预装或设置竞争对手搜索引擎的默认设置。最终,超过80%的移动搜索查询都在这些所谓的排他性协议的覆盖范围内。

起诉书中还详细介绍了谷歌如何对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进行控制,该操作系统是谷歌在开源许可下创建和分发的。从理论上讲,开源许可证赋予任何人复制、修改和重新分发用于创建软件的代码的权利。但谷歌实质上提供的是Android的分层版本。

如果设备制造商愿意,他们可以拿走基本的操作系统,并用它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但如果他们想要访问特定的谷歌应用程序或服务,他们必须签署协议,限制他们可以使用Android做的事情。起诉书称,谷歌利用这一控制权来促进其搜索引擎和搜索广告业务的分销。

微软的前车之鉴

起诉书将谷歌现在的所作所为,与微软20多年前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具体的类比,称两家公司都利用这些排他性协议关闭了竞争对手的分销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诉讼让人回想起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院的裁决,它推翻了下级法院范围更广的大部分裁决:“大约20年前,美国特区巡回法院在美国诉微软案中承认,根据谢尔曼法第2条,高科技垄断者通过要求预设默认状态和使软件不可删除等方式切断对手有效分销渠道的反竞争协议是排他性和非法的。”

司法部的起诉书还声称,谷歌从微软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小心翼翼地避免使用某些语言来保护自己的行为不受反垄断监管机构的影响。例如,起诉书援引谷歌首席经济学家的话说,谷歌告诉员工要避免使用“切断空气供应”之类的词语。据称,这是一位微软高管用来描述其对网景公司立场的措辞。

司法部的起诉书还说,谷歌指示员工在谈论竞争时避免使用“捆绑”和“扼杀”等术语,并避免观察到该公司在任何市场都拥有“市场力量”。

Expedia集团首席执行官彼得·科恩(Peter Kern)过去曾直言不讳地谈到谷歌,今年早些时候他曾表示:“我认为谷歌有个大问题,这是每个在网上卖东西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都必须与此作斗争。”

Yelp声明称:“谷歌的自私自利偏见在美国每周都会发生数十亿次。谷歌为了巩固和扩大搜索和搜索广告垄断地位,通过系统性地降低搜索结果质量,是在直接伤害消费者。”

谷歌是一家庞大的企业集团,拥有许多不同的业务,这往往会导致对公司缺乏关注点的争论。例如,上个月,众议院司法小组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反垄断和大型科技公司的报告,称该公司是个“连锁垄断的生态系统”,并提到了许多涉嫌的滥用行为,包括谷歌如何显示搜索结果以有利于自己的服务,它收购了DoubleClick和AdMob等广告技术公司,以及它如何利用Chrome、Android和应用商店等其他产品来巩固其主导地位。

司法部的起诉书巧妙地避免了这种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并非常明确地将重点放在谷歌最强大、最重要的业务,即搜索和搜索广告上,以及它是如何利用移动设备上的分发来阻止竞争的。通过集中辩论,美国司法部增加了在此案中获胜的机会,同时为其他领域的未来反垄断案件敞开了大门。

这起诉讼的结果不太可能是重创甚至摧毁谷歌,也不会为新一波竞争打开大门。相反,就像微软的案件一样,这很可能是长达10多年的反垄断诉讼浪潮的开始,这可能会分散公司的注意力,延缓公司的发展速度,使其更容易受到Facebook和亚马逊等资金雄厚的大型竞争对手的侵蚀。

传统反垄断法是否要修订?

两周前,众议院议员结束了对亚马逊、苹果、谷歌和Facebook为期16个月的调查,并呼吁进行全面改革,以遏制它们的市场力量。立法者的结论是:传统的反垄断法无法应对挑战,这些法律需要进行4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修订。

然而,司法部在进行了长达16个月的调查后,依据同样的反垄断法对谷歌提起了重大诉讼。根据该机构的说法,这些法律足以成功挑战谷歌的垄断行为。

这是因为根据现有的反垄断法,如果一家公司使用限制性合同来保护其主导地位,破坏竞争,从而损害消费者利益,那么它就是违规者。司法部在构建针对谷歌的案件时,严格遵守了这些要求。司法部的诉讼有11个州加入,指控Alphabet的谷歌与苹果以及其他合作伙伴达成了一系列排他性协议,重挫了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的竞争。诉讼中称,这种扼杀竞争的行为最终会给人们提供更少的选择,从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赫伯特·霍文坎普(Herbert Hovenkamp)表示:“这个案子看起来范围不大,但相当有代表性。一家占主导地位的公司对限制性合同的关注与《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一样古老。”《谢尔曼法案》是1890年反垄断法的基石。

反垄断法是否需要现代化,以及司法部能否在现有法律的情况下赢得针对谷歌的诉讼,并不是相互排斥的问题。预计两者都将沿着平行的轨道前进。众议院议员对反垄断法的修订建议只是一个立法框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取得成果。而司法部对谷歌的行动也可能旷日持久,预计此案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开庭审理。

法律专家表示,司法部行动的细节强烈呼应了上一起针对大型科技公司微软的重大反垄断案件。这起诉讼于1998年提起,指控微软作为占主导地位的个人电脑操作系统Windows的所有者,利用其“看门人”的权力,阻止来自互联网浏览软件的潜在威胁。

司法部指控微软利用与个人电脑制造商和其他公司的限制性合同,抑制浏览器市场的商业先驱Netscape的软件分销。经过漫长的审判,微软被发现多次违反国家反垄断法。

前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官员、卡多佐法学院教授萨姆·温斯坦(Sam Weinstein):“这是政府取得的最后一次重大胜利,所以规划一条类似的道路是有意义的。”微软案还有助于政府在谷歌案中为消费者损害进行辩护。在反垄断中,消费者福利通常与垄断者通过提高产品价格以实现利润最大化来展示其力量有关。

谷歌的搜索服务对消费者是免费的,这意味着政府不能指责价格上涨,但价格也没有真正计入微软的案例中。这家软件巨头将其网络浏览器免费捆绑到其占主导地位的Windows操作系统中。政府辩称,对消费者的伤害可能会在几个方面造成。从长远来看,市场竞争减少意味着创新减少,消费者选择减少。从理论上讲,这可能会对那些为定向广告收集的数据比谷歌少的竞争对手不利。

然而,微软的案例也是个警示,其影响一直争论到今天。许多观察人士说,如果没有这起诉讼和多年的审查,微软可能已经扼杀了谷歌的崛起。其他人则坚持认为,技术转向互联网,而不是个人电脑,意味着微软失去了它曾经掌握的“看门人”权力。他们说,打开竞争大门的是技术,而不是反垄断

前司法部反垄断部门高级官员、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道格拉斯·梅拉米德(A.Douglas Melame)说:“胜负很难说,但无论结果如何,这起案件都会真正改变搜索领域的竞争格局。”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斯科特·亨菲尔(Scott Hemphill)也说:“像这样的诉讼确实向市场和公司本身发出了信号,表明什么样的竞争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谷歌面临的两大抉择

无论谁在明年1月份就任美国总统,这起案件都会继续下去。民主党人已经准备好与大型科技公司展开较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发布了长达450页的严厉报告,概述了它认为苹果、亚马逊、Facebook以及谷歌违反垄断法的行为。

事实上,如果民主党赢得选举,针对谷歌的案件可能会扩大,包括指控谷歌在搜索结果中偏袒自家服务。这是像Yelp这样的公司多年来始终在抱怨的事情,尽管它不是这起诉讼的一部分。

当微软的审判结束时,法官托马斯·彭菲尔德·杰克逊(Thomas Penfield Jackson)下令拆分微软,这是可能采取的最严厉补救措施。尽管拆分令在上诉中被推翻,但该公司最终不得不同意进行诸多行为改变,外加三名“独立的、现场的、全职的计算机专家协助执行”判决。接下来的几年对任何为微软工作的人来说都不是太轻松。

不过,谷歌现在有了一个选择。它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打这场诉讼,外加应对各州总检察长威胁要提起的诉讼。它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声誉受损,进一步的指控被曝光。它的固执只会鼓励民主党人起草旨在遏制大型科技公司权力的新法律。亦或者,谷歌可以从微软身上发生的事情中吸取教训,并努力避免同样的命运。

如果谷歌真的相信自己有最好的产品,那么谷歌就不应该向苹果支付80亿美元来成为默认的搜索引擎。它可以与美国国会合作,帮助制定新的法律,同时承认做了可能应该被禁止的事情。谷歌与监管机构斗争的时间越长,其面临的最终结局就可能越糟糕。这是微软反垄断案为其提供的最重要教训。

本文系作者腾讯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