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回暖:有的炙手可热,有的正在路上

锌刻度

锌刻度

· 10月17日

不同领域,复苏进度不一。

播放 暂停

外贸回暖:有的炙手可热,有的正在路上

00:00 08:4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锌刻度,作者丨陈邓新,编辑丨高智

一度坠入冰点的外贸,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近日,国内外多家主流媒体报道,因为印度多家纺织企业因疫情无法正常出口,订购商纷纷取消在印度的订单,将订单转移到至中国。

而2020年10月13日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第一、第二季度我国进出口增速分别为-6.5%、-0.2%,第三季度同比增长7.5%,其中出口5万亿元,增长10.2%,外贸正在逐季复苏。

资本市场对上述消息立即做出反应,这两个交易日纺织制造、服装家纺等涉足外贸领域的上市公司纷纷强势上涨,譬如聚杰微纤、新野纺织、华纺股份、万里马等更是集体涨停。

锌刻度于2020年3月咨询过一批外贸人,如今再度进行回访,渴望从中寻求答案:外贸市场水温到底有多高?销量暴跌、订单取消、物流匮乏等问题都得到妥善解决了,又有哪些新问题出现?而出口转内销又有怎样的变化?

不同领域,复苏进度不一

“绝处逢生呀!”主打服饰出口的亚马逊卖家郑束河感叹道。

当危机降临、销路不畅时,郑束河立即转型与朋友一起做医用护目镜、防飞沫帽子,医用护目镜进价14.5元一个,防飞沫帽子进价36元一个,且取得CE(欧盟认证)、ANSI(美国认证)证书。

郑束河转型销售的医用护目镜

“我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放弃、不畏惧,心若向阳总会找到解决办法。”郑束河告诉锌刻度,这两款产品主要在四五月份应过急,销量不大早已停止销售,“6月虽然还是很难,但有了回暖的迹象,欧美订单多了起来,后面就慢慢步入正轨了,现在工厂的订单差不多排满了。”

郑束河进一步表示,已关注到上游面料涨价的状况,其所在的多个微信群都在疯传相关的视频,譬如一个视频显示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濮院不断有大货车深夜拉货,另外一个视频宣称“面料持续紧张,身价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大佬都在疯抢……”

郑束河严重关切上游面料的价格变化:“四件套、毛巾、棉拖等面料的确紧俏,其他的相对好一点,不过印染厂出货有点拥挤,这点更令人担忧,比上个月延长两三天了。”

不过,郑束河认为这波面料上涨不能简单将原因归结为印度订单回流,而是四重因素的叠加:一是中国疫情控制地较好,生产体系未受影响,承接了从印度、东南亚回流的部分订单;二是黑色星期五、圣诞节临近,海外订单高企;三是国内“双11购物节”临近,相关厂商正在备货;四是由于“拉尼娜”气候影响,业界对冷冬有一定的预期,对冬装的备货有所增长。

与郑束河不同,万鞠的焦虑未完全消失。

万鞠在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创办了一家玩具厂,亚马逊上拥有一家玩具店,已经营数年:“亚马逊差不多占一半的量,剩下的主要通过广交会、中国香港玩具展、德国国际玩具展览会卖出,这部分主要走的是线下。”

万鞠玩具工厂的展厅

万鞠的亚马逊店铺有两个销售节点,一个节点是圣诞节,另外一个节点是六一儿童节,这意味着需要提前三四个月就备货。

“亚马逊的销量还不错,谁家还不过圣诞节了。”万鞠半喜半忧地告诉锌刻度,线下恢复的较为缓慢,“广交会从线下搬至线上,一个摊位还是9万多,价格没有变,但我们的节奏乱了,订单缩水了95%。”

万鞠表示,其是中小玩具卖家,对应的也是国外中小玩具买家,部分国外买家习惯了线下交易,短时间难以转至线上。

这意味着,我国外贸企业的确在回暖,但不同领域的回暖程度不一。

出口转内销难做,重返海外市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饰品商家林燕如此描述外贸市场。

危机之下,林燕没有像郑束河一样选择转型,也没有像万鞠一样选择硬抗,而是寻求出口转内销:“家底厚的公司还能慢慢熬,我们这样的小企业等不起。”

彼时,林燕在国内某电商平台开了一家网店,独自一个人在打理:“都要愁死了,朋友喊我去直播带货,可我既不是李佳琦,也不是薇娅,更请不起他们。

半年过去了,该网店的销量没有多大起色。

对此,林燕也表示无可奈何,由于没有经过详细的市场调研与有针对性的版型设计,还一度被消费者指责产品是山寨货:“竞争太激烈了,早就不想干了。”

有市场人士指出,出口转内销存在三大难点:出口商品能享受退税优惠,商品转内销后就不能享受了,这会影响利润;厂商之前长期注重国外,没有内销渠道与铺货网络;国内外的消费习惯、环境不一致,厂商缺乏相关的销售经验。

五月起,林燕的主要精力就重回海外市场了。

“朋友在亚马逊上卖日化产品,今年5月就回血了,10月中旬的销售额几乎与去年快持平了。”林燕告诉锌刻度饰品并非刚需,但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年初是一点生意没有,现在好了一点。”

不过,林燕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国外疫情有反复,年初那一幕会不会重现谁也不敢保证,为此国内的网店也没有关。

“反正有枣没枣,打一杆子。”林燕如是说。

一名跨境电商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虽然海外疫情日益严重,但疫情总有结束的那一天,那些出口转内销、挺下来的中小外贸企业最终还是会回去的,毕竟那才是他们熟悉的港湾。”

回暖之下,三大痛点无法回避

外贸虽然回暖了,但三大痛点也浮出水面。

首先,原材料可能面临涨价,或增加成本。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一方面随着订单激增,短期可能在局部领域出现原材料涨价的情况,譬如这次纺织服饰业的部分上游面料就出现抢手的局面;另外一方面,棉花、煤炭、钢铁、陶瓷、玻璃、造纸、化工等大宗商品价格不断走高,价格传递到相关的外贸出口产品的压力不容忽视。

其次,运力偏紧,交货难度提升。

疫情之下,因为物流匮乏就出现过运力偏紧的问题,譬如客机停航意味着腹舱运货能力清零,压力全转移至货机身上。

当下,运力偏紧的根源不再是物流供给少,而是订单陡增。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9月深圳盐田港创单月吞吐量超146万标箱,再次刷新了全球单一码头单月吞吐量纪录;阿拉山口海关最新统计,2020年1~9月阿拉山口口岸进出境中欧班列达3554列,超去年全年总数;疫情之前,菜鸟国际每月出口货运专机为40架,如今每月高达160架次,全年预计超1300架次。

盐田港连续两个月刷新纪录

郑束河告诉锌刻度:“我们现在都是早早预定好货柜,40尺货柜相当紧俏,下手晚了交期可能就赶不上。”

再次,美元持续贬值,利润遭冲击。

美联储大放水导致美元持续贬值,从2020年5月下旬起,外贸企业就深受美元贬值之苦,据外汇市场数据显示,高峰期1美元可兑换7.1775元人民币,如今只能兑换6.7147元人民币。

万鞠告诉锌刻度,现阶段出口主要是以美元结算,美元贬值意味着可兑换的人民币减少,一个应对不慎可能成本都无法完全覆盖:“看到美元结算账户心在滴血,亏大发了。”

好在国内监管层已经出手,试图平稳外汇市场,万鞠也算有了盼头。

而国务院办公厅于2020年8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的意见》,为外贸市场稳定提供了政策了保障,上述痛点或将迎刃而解。

从这个角度来看,熬过寒冬的中国外贸企业可能成为全球价值链、供应链的中流砥柱,呈现国外情形越糟国内外贸越好的格局。

毕竟英国首相丘吉尔曾有言:“不要浪费任何一场危机,每一次危机,都隐藏着机会。”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万鞠、郑束河与林燕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锌刻度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709 钛aw26M5 钛粉94035 钛粉15375 钛哥儿 钛粉85193
384人已赞赏 >
384换成打赏总人数38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