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关于百度沈抖的一切

摘要: 故事说到这里,也该结束了。“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既宣告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也可以看作是“扶正”信息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其将承担百度更多营收指标。


百度高级副总裁

百度高级副总裁 沈抖

文|唆麻

多年以后,当沈抖成为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的一把手时,可能还会记得2019年百家号内容创作者盛典大会的那个下午。

2018年1月23日,天气非常冷,狂风不止。尽管已经不少企业已经喊出了凛冬将至的口号,但北京的互联网圈子还是洋溢着一片乐观积极的气氛。

然后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很快就被打破了,至少某些公司是被打破了。1月22日晚,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檄文犹如一颗突如其来的深水炸弹,在意想不到这篇文章直指的问题,正是沈抖所负责的信息流业务。

一时间,信息流千夫所指。

沈抖当时负责百度的信息流业务,而他第二天又是百家号大会第一个演讲嘉宾。压力可想而知。

回应好了,化险为夷,回应不好,说句不爱听的,还记得那个因为PPT离职的百度总监吗?

第二天,百家号大会,会场已是人山人海,连一向爱迟到的科技唆麻都早早到了,当他上台的时候,略显拥挤的场地空气似乎有些凝固了,所有人都在等沈抖的回应,当然,也有人是想看沈抖的笑话。

沈抖大步走上台,扶了扶他的镜框,也不回避,直接聊起昨天那篇文章:“好多人问我,我昨晚睡得好吗?我还真睡得挺好,问心无愧。”

说完这些,沈抖开始继续不急不忙的说起百度的信息流业务。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告诉科技唆麻,沈抖的特点就是敢于面对各种问题,不藏着掖着。

“比较真诚,比较果断,也不兜圈子,比如采访的时候,敢与面对各种问题,聊都比较透。”

这只是沈抖职业生涯里的一朵小浪花,哦不,可能连浪花都算不上。

职业经历

据说沈抖对他名字里这个“抖”字非常得意,沈抖曾透露,抖字寄托了父母希望他能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地做一些事情,是对自己精神状态的一个期望。在回母校演讲时,他都忍不住要让学弟学妹“抖起来”。

而沈抖的职业轨迹,基本上可以分为-求学-微软-创业-加入百度这几个阶段。

换句话说,就是先疯狂补刀攒钱,然后出大件推塔,中期逆风,后期大翻盘的经典操作。

在清华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接连拿下硕士、博士学位后,2007年,沈抖进到了微软 AdCenter 实验室(西雅图),先后担任研究员、科研项目经理,从此开启职业生涯第一站。

有多厉害呢?他拿下过 2005 年数据挖掘领域顶级竞赛 KDDCUP 三个奖项的冠军;在微软任职期间,钻研信息检索和计算广告学领域,手中多个项目获得 10 多项专利,在国际学术会议和学术期刊上发表了 40 余篇高质量学术论文,三年两获金星奖,获得过“微软学者”称号。

同时,沈抖还在数据挖掘、信息检索、自然语言处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顶级会议和期刊担任主席、组委、评委、编委,并受邀为 RecSys、ICDM 等国际学术会议发表主题演讲。

以在微软 4 年的生涯来看,说沈抖的业务能力是“天秀”毫不过分。

by the way,在那时候,微软已经在广告服务的潮流中慢了一步,微软的 AdCenter 不过刚刚推出一年,背负着快速追赶 Google AdSense 的重担。而另一个主要竞争对手雅虎的 YPN,正由陆奇执掌走到了巅峰期。沈抖所在的 AdCenter 实验室压力可见一斑。

而微软的工作强度到底有多大呢?说实话,996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曾经在微软工作的刘润回忆过在微软时的工作强度。

当年微软的办公室在上海的美罗大厦有5~6层,每一层都有2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有两张床,如果工作到很晚,可以休息。

每天早上,就有很多员工像大学生争抢教室座位一样,早早把员工卡扔在床上,他们不是抢地方午休,而是要为彻底在办公室,抢一张床位,稍微来晚一点,连床都抢不到。

在拼命这一点上,沈抖与陆奇倒是同一种风格。

2009 年,沈抖辞职创业,创办了 Buzzlabs 公司,这是一家为客户提供综合性的社交信息收集、分析、反馈的舆情监控平台,说白了有点类似现在的广告渠道监测效果平台。后来被当时最大商户内容和广告提供商 CityGridMedia 收购,沈抖也由此成为后者高级技术总监。

在任职期间,沈抖也没闲着,为 CityGridMedia 组建起了应用研发团队,把CityGridMedia 的内容、广告系统的核心算法大大的往前提升了好几步。

2012年,大概是看到国内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建设,沈抖辞掉了工作,回国加入了百度。

并没像想象的那样直接开挂,事实相反,沈抖刚加入百度的那几年其实并不算特别顺,百度并没有给沈抖“重操旧业”的机会。

2012 年回国加入百度后,沈抖负责百度实时流量交易系统。虽然做出了几个令他“还算满意”的项目,比如百度新首页以及百度搜索导流等项目。但对于沈抖而言,至少有 5 年时间都处于“蛰伏期”:

一个技术天才,要在一群天才的地方崭露头角,无疑是非常困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

这五年,对于沈抖来说无疑是难熬的五年。

在那个“动荡时期”,沈抖甚至一度作为技术研发,与曾经的王劲、孙云丰一起帮百度挑起了“追赶华尔街”的大旗——百度金融。

不过,日后成为度小满掌舵人的,是负责产品策略和体验的孙云丰,孙云丰师从俞军,是典型的“百度老人”。和沈抖没啥关系。

好在,与阿里京东以来电商场景不同,百度金融的自我定位其实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所以,当时沈抖反而时常代表百度金融露面参与行业活动。

从百度联盟研发部的技术总监,到网页搜索部技术总监、再到金融服务事业群组执行总监,辗转多个部门,沈抖的职级总是徘徊在总监,一直未能真正进入百度的权力中心。

尽管职能兜兜转转,沈抖最想做的依然是老本行。

其实沈抖很早就开始提议跟进信息流,但是或许某种程度上“低调”使得当时的提议并未被重视。

沈抖的想法足够清晰,但也足够“委婉”:

“百度搜索作为一个平台,能成为用户上网的集结点,这里既能帮用户找到他们想要的信息,同时也会为用户推荐他们感兴趣的内容。”

据不少百度内部人士透露,早在那时沈抖就已经开始试图说服百度高层,为手机百度App 引入信息流。沈抖当时将其描述为“百度+今日头条”,几乎已经是如今百度App 的样子。

尽管,前辈陆奇在雅虎时,曾有过为了说服杨致远推翻老系统转而支持新的广告系统,提前考虑了所有问题并安排团队模拟实验的,顺利当上了雅虎掌管工程的一把手的经历。

但彼时的沈抖不过只是人微言轻的“一介总监”,而李彦宏也还在和 O2O 死磕。

就这样兜兜转转了几年,张一鸣的今日头条已经开始展现出信息流的威力。而百度此时才刚刚卖掉糯米,逃离了O2O的泥沼,百度急需一个人,一个能带兵打仗的人,为百度开拓出一块新的疆土。

四十出头的沈抖可能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日后会进入这家5万人公司的权力核心层,但命运在沉默中已经悄然改变他的轨迹,设定好醒来的一刻。此时此刻,他只需要一个贵人,一个有缘人来渡他,而这个人已经来了。

这个人就是陆奇。

信息流上位

沈抖能够上位,真的应该感谢陆奇。

2017 年初,陆奇加盟百度,这位高管很快给百度开出了药方。那就是以主航道和支持航道为纵坐标,关键使命和非关键使命为横坐标,再打上以“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目标,对百度的业务挥出了大刀阔斧。

陆奇曾在接受 YC 合伙人丹尼尔·格罗斯采访时说过,百度、微软、谷歌等公司都存在“偏科”现象:非常重视技术,但对产品以及用户需求的理解非常弱。

他开出的药方是,其一必须关注产品;其二要对价值与商业有所了解。

或许是创业经历与理念的契合,沈抖在治疗偏科的“陆奇时代”倍加重视。

移动搜索、Feed 流和手百,三大块划到了四象限左上角最重要的格子里。

2017 年 5 月,沈抖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成为“主航道”负责人。虽隶属于向海龙,但沈抖却能直接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也会亲自过问,甚至将办公室搬到了其办公区域。

对信息流早有准备的沈抖,没有错过这次机会。

上任当季,百度营收同比增长14.3%,净利润同比增长82.9%;其中移动营收占比 72%,高于去年同期的 62%;截至当年 6 月份,百度资讯流日活用户已超过 1 亿,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提升高达 200%。

而顺理成章地,当年底百度成立的内容生态市场部,也就是被戏称为“打头办”的部门,甚至调来了前百度公关总监熊赟,而熊赟则直接向沈抖汇报。

信息流是长在搜索下面的一棵小树,但很快便展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不出时日,这株小树定能长成参天大树,那到时如何平衡和旧业务之间的关系呢?

好在当时百度外部有今日头条这么一个最大敌人,而扶持信息流业务抗击头条则成为全公司上上下下的共识。在当时,这个问题,被掩盖过去了。

事实上当时便有人分析指出,沈抖正面临着与当年李明远同样的处境。作为已经离任的陆奇战略的现任实施者,如何平衡好与向海龙等百度老臣之间的关系是一大难题。

这不但考验情商,也考验人性。

好在沈抖做的不错,在大踏步创新时不忘和搜索业务搞搞平衡,在 2017 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沈抖提出了百度App 的新定位。

“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

是啊,先有搜,再有看。你看,说的还挺聪明。

故事说到这里,也该结束了。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既宣告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也可以看作是“扶正”信息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其将承担百度更多营收指标。

这让我想起在《大话西游》中,蔡少芬饰演的铁扇公主嗔怒道:

“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啦,叫人家牛夫人”

是啊,新人胜旧人了,当年沈抖接受完采访拿出微信,让记者挨个扫,对媒体老师们毕恭毕敬,非常客气,以后采访再遇到沈抖,恐怕没这个机会了。

不过幸好我已经加了:-D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唆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唆麻
唆麻

科技唆麻,不飞不快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