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性、人性与神性:《阿丽塔》的它他她

翁章

翁章

· 2019.03.02

阿丽塔则进一步发问,神人之后呢?

播放 暂停

物性、人性与神性:《阿丽塔》的它他她

00:00 08:15

文|翁章

《阿丽塔》是部好电影。

如果非要用「国内」与「国外」作为电影的两个分野,「国内」的科幻片已经做到了“亦步亦趋”且有些惊喜,「国外」的科幻片则在创造一种新技术。

「我承认我们落后,但不代表我认为我们会一直落后」。很多小粉红们非要拿《流浪地球》这种特例硬磕《阿丽塔》,我是不认同的。

然而,从立意的角度,《流浪地球》对逃离、重生的思考与《阿丽塔》想要深挖的“人之属性”,从思想上是不分伯仲的。对于人类命运与人作为哲学本体的深刻思考,是个永远不可能无趣的话题。

对《流浪地球》的解读与思索已经超载了,所以作为同时期聚焦到个体的《阿丽塔》真的如影迷所说的那样,是部「特效满分,剧情零分」的烂片?

怕还真不是这样。

至少,从卡导想要探述的阿丽塔作为异类个体,它/他/她的物性、人性、神性,就对科技解构旧体社会,赛博人(Cybermen) 崛起后血缘与阶层上的伦理矛盾和族类区隔等许多“超现代”的问题有了很深刻的思想见地。

阿丽塔的它

阿丽塔所处的时代,是物性永生的时代。钢铁城下的赛博朋克,很难界定赛博人的价值属性,这一城市的出现甚至稀释了从生物学上人纲中对人的定义,也顺便抛出了一个新的议题——有人类大脑的机器,算人类吗?

从表观的第一特性的角度,作为黑科技体系下的衍生物,肢体的改造是对工具性的极端追求,无论是阿丽塔,还是扎潘、格鲁依什卡,他们脱离开人类大脑而言,本质上是高度智能的机械兵器。

既是兵器,既为工具。因此,阿丽塔的第一重属性就是作为工具的「物性」,而电影想传达的第一个冲突就是「工具的失控」。

在未来的钢铁城,原本服务于人类的工具,因科技的高度发达,走向了与人类融合的道路。科技驯服了哲学意义上的人与工具的二重性,将工具彻底凌驾于人的意识行为之上,原本作为兵器的赛博人,承接人类大脑后,反而超越了人之为人的终极拷问——生死。

在阿丽塔的故事里,没有生死的概念,唯科技论让工具与人都超越了宇宙的恒定法则,你很难去界定阿丽塔是活着的死人,还是死着的活人,工具失控的必然结果就是「规则的坍缩」,以往的人类社会的规则在钢铁城是无法适用的,政府体制、经济体系、社会结构都以一种超常规的方式存在。

暴力机关由「工厂」主导,巨大的机器爬虫和赏金猎人成为社会稳定运转的基石,而工厂背后的主导经济产业只有「机动球大赛」,社会阶层上升的唯一途径就是赢得比赛,拿到进入天空城的门票。

在这样一个规则坍缩的社会模式中,主角阿丽塔实现角色的究极任务的不二途径也只有比赛——证明自己的独一无二工具性。

很难说阿丽塔是机器人或者定义它为人工智能(它是人造物吗?还是本身就是机器智能造物?),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目前并没有可以类比的标的物。

所以,卡梅隆想借角色的工具性想说的,阿丽塔好比篮球上的篮球鞋,但这双篮球鞋有自己的想法,而最后人类将与高科技球鞋平起平坐,甚至最后变成一双球鞋——「被创造的科技,最终将以创造者的身份成为科技本身」。

阿丽塔的他与她

大部分影迷都在批判卡导在阿丽塔中讲得稀烂的情感线。

确实,作为机器智能的工具人的感情线确实不好讲。以往我所熟知的「他或她」的法则,在阿丽塔中完全失灵了,除了原著中很明确地表示阿丽塔的性征的女性,但在电影中,你很难去讲阿丽塔到底是男是女?

从人类的原生意义上来说,性生殖是族群延续的关键,父系或母系的血脉凝结成了基因遗传的关键。从子宫中诞生的那一刻,才有人了之所以为人的概念,而到了出生后,个体才被赋予更多的社会意义。

但阿丽塔的诞生是超越「性生殖」的,因此你很难讲阿丽塔代表了女权或者男权,阿丽塔与依德不存血缘纽带,只存在于以依德的技术作为联系的工具关系中。

父爱是不存在的。

阿丽塔至始至终从未对依德产生浓厚的依恋,也就此说得通。而依德的情感波动在于,阿丽塔是自己一件完美的作品,哪怕起初用了女儿的身体,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漠视其作为战斗工具的存在。

回到阿丽塔本身,其实电影并没有揭示它的性别,它仅有作为倾向于女性的机体(机体上也很难察觉出男女的唯一性征),假设不从声线上判断,也可以默认他作为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而我们熟知的神也是没有明显的性别的(最明确的例子就是观音菩萨)。

卡梅隆从性别上有意模糊男女的界限,其实是想造神的,阿丽塔作为赛博人,是机器智能的产物,它兼具了极端的物理的特性和完美人格的,也印证了导演想到传达的理念——「科技能够让智人超越为神人」。

神性下,科技是宗教?还是宗教的本源是科技?假使我们所说的耶稣基督,也只是未来智能科技下的赛博人,创造与被创造似乎也没了明显的分野。

同样,雨果的被舍弃也成为了必然。阿丽塔必须经历作为人性的最艰难卡口——爱情,之后才能彻底成为神人。雨果只是一段经历,在机器智能的认知中,生殖延续不是生命的究极目的,超越生命,永生不灭才是最后的中二归途。

这也是阿丽塔的故事中的第二重冲突——「人性与神性的存一」。卡导也深刻认识到这个道理,于其讲娓娓动听的爱情,不如将阿丽塔的神性按自己的脚本孤独到底。

阿丽塔所追求的,其实和《守望者》中的曼哈顿博士一样,神性下的别的生物只是被拯救和被观察的对象,他们不是希望打破规则拯救世界,而是追求打破规则成为规则本身。

在这样一种追求下,阿丽塔最终也将成为新的自然法则的代名词。

这也是全片最值得不断思索的地方,科技成为一种规律、成为一种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后,人类的存在意义?

结语 

其实,要我看阿丽塔其实是在致敬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否则卡导怎么能对,人要升级为神,有三条路径可走:生物工程、半机械人工程、非有机生物工程,如此烂熟于心?

赫拉利在书中写到,人类未来的第三大议题是为人类取得神一般的创造力及毁灭力,将“智人”进化为“神人”。

阿丽塔则进一步发问,神人之后呢?

本文系作者翁章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aB1IyM 钛粉65171 钛粉38610 钛粉91023 钛粉25879 钛粉50426
412人已赞赏 >
412换成打赏总人数41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知足9是福v 知足9是福v
    回复
    0

    人类永生好么,身上大部分器官都被机器代替了

    2019-03-02 15:03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