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再累也要回家”:17个小时行程700公里,一位骑摩托返乡人的回家路丨钛媒体《在线》

摘要: 有这样一群务工者,在春运这场“全球最大规模人口迁徙”中,选择骑摩托车返乡:从珠三角出发,骑行几百甚至上千公里返回广西、湖南、贵州、四川等地农村。广东省交通部门统计,高峰时,摩托大军超百万。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1月26日9:17,广西梧州321国道,骑行回家的一家人。

1月26日09:17,广西梧州,321国道上骑行回家的一家人。

“路再远,也要回家过年。”这是中国人对团圆的执念。

此时此刻,你是否还奔波在回家路上?

近十几年来,有这样一群务工者,在春运这场“全球最大规模人口迁徙”中,他们选择骑摩托车返乡:从珠三角出发,骑行几百甚至上千公里返回广西、湖南、贵州、四川等地农村。广东省交通部门统计,高峰时,摩托大军超百万。

(1'26"视频:他们为什么骑摩托回家)(视频:田毅涛)

随着铁路网络、农村路网不断完善,春节骑行返乡人数在逐年递减,但仍有大量务工者因为各种原因骑摩托返乡:有人买不到票、有人为了省钱、有人地处偏远来往火车站不便、有人要携带活物年货、有人要把摩托车骑回家当春节代步工具。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84期跟随一名来自广西南宁马山县的务工者从广东肇庆出发,历经17个小时行程700公里,用图文和纪录片的方式,记录了春运这场大迁徙中这名普通务工者的回家路。

(4‘55“视频:务工者苏宏杰的千里骑行返乡路)(视频/田毅涛)

2019年1月23日,广东肇庆一家大型家具企业车间,试装工苏宏杰在组装柜子。苏宏杰40岁,来自广西南宁马山县里当乡一个小村庄,他在这间家具厂打工已3年。

2019年1月23日,广东肇庆一家大型家具企业车间,组装工苏宏杰在组装柜子。苏宏杰40岁,来自广西南宁马山县里当乡一个小村庄,他在这间家具厂打工已3年。

家具厂工人们大都来自广西、湖南等周边省份,春节到来,他们也将以各自的方式返乡,其中不乏摩托骑行者。1月23日,高德地图在这里举行了一场摩托返乡服务的发布会,发布会结束后,工人们排队领取春联、反光背心等礼品。

家具厂工人们大都来自广西、湖南等周边省份,春节到来,他们也将以各自的方式返乡,其中不乏摩托骑行者。1月23日,这里举行了一场摩托返乡服务的发布会,发布会结束后,工人们排队领取春联、反光背心等礼品。

1月24日,最后一个工作日结束,苏宏杰在宿舍遇到一位工友,两人问起对方回家的时间。苏宏杰计划26日凌晨3点骑摩托出发,同行者还有他的侄儿和另一位老乡,他已经连续3年骑行回家。工厂宿舍距离车间两公里,为了方便上下班,苏宏杰购置了一台摩托车,这台车也是他返乡的交通工具。

1月24日,最后一个工作日结束,苏宏杰在宿舍遇到一位工友,两人问起对方回家的时间。苏宏杰已经连续3年骑行回家,今年他计划26日凌晨3点骑摩托出发,同行者还有他的侄儿和另一位老乡。工厂宿舍距车间两公里,为了方便上下班,苏宏杰购置了一台摩托车,这台车也是他返乡的交通工具。

出发前两天,苏宏杰就开始整理行李,他给儿子买了件羽绒服,给除夕夜的团年饭买了一份海鲜火锅,他觉得孩子肯定会喜欢这件新衣服。“小孩平时都住校,只有周末回家才能跟我视频通话,他已经放寒假了,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苏宏杰对钛媒体《在线》说,他很想儿子。

出发前两天,苏宏杰就开始整理行李,他给儿子买了件羽绒服,给除夕夜的团年饭买了一份海鲜火锅,他觉得孩子肯定会喜欢这件新衣服。“小孩平时都住校,只有周末回家才能跟我视频通话,他已经放寒假了,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苏宏杰对钛媒体《在线》说,他很想儿子。

1月26日凌晨3点,苏宏杰打包行李准备出发。前一天白天他睡了一整天,导致自己晚上兴奋得没怎么睡觉,“要回家了,根本睡不着,一点都不累”。

1月26日凌晨3点,苏宏杰打包行李准备出发。前一天白天他睡了一整天,导致自己晚上兴奋得没怎么睡觉,“要回家了,根本睡不着,一点都不累”。

宿舍大门,值夜保安检查苏宏杰的行李。工人携带大件行李物品出宿舍区,都要接受这样的例行检查。

宿舍大门,值夜保安检查苏宏杰的行李。工人携带大件行李物品出宿舍区,都要接受这样的例行检查。

从苏宏杰的工厂宿舍附近到他老家南宁马山县里当乡,一路沿着国道省道县道,骑行路程约为700公里。苏宏杰选择凌晨出发,就是为了在当天晚上早点到家。这一趟他预计要骑行15到18个小时。

从苏宏杰的工厂宿舍附近到他老家南宁马山县里当乡,使用高德地图摩托车导航,一路沿着国道省道县道,骑行路程约为700公里。苏宏杰选择凌晨出发,就是为了在当天晚上早点到家。这一趟他预计要骑行15到18个小时。

整理并绑好行李,跟同行的侄子和老乡汇合,已经是凌晨4点。3人戴好护具,穿上反光背心,开始了回家的旅程。

整理并绑好行李,跟同行的侄子和老乡汇合,已经是凌晨4点。3人戴好护具,穿上反光背心,开始了回家的旅程。

苏宏杰在外打工已经24年,他干过伐木,喷过油漆,割过橡胶,修过铁路,挖过煤。“修铁路最累,挖煤最危险。”苏宏杰告诉钛媒体《在线》,他20出头去的煤矿时,矿上发生一起小事故之后,他就离开了,他觉得挖煤太危险了,“搞不好命都丢了”。

苏宏杰在外打工已经24年,他干过伐木,喷过油漆,割过橡胶,修过铁路,挖过煤。“修铁路最累,挖煤最危险。”苏宏杰告诉钛媒体《在线》,他20出头去的煤矿时,矿上发生一起小事故之后,他就离开了,他觉得挖煤太危险了,“搞不好命都丢了”。

在珠三角,像苏宏杰这样长途骑行回家的人不在少数。虽然摩托大军人数逐年递减,但这仍然是这一地区春运的一个符号。每年春运,相关企事业单位会沿着国道设置一些大型服务站点,为骑行返乡者们提供热饮、方便食品、理赔、免费维修等志愿服务,交警部门也会在现场进行安全引导。

在珠三角,像苏宏杰这样长途骑行回家的人不在少数。虽然摩托大军人数逐年递减,但这仍然是这一地区春运的一个符号。每年春运,相关企事业单位会沿着国道设置一些大型服务站点,为骑行返乡者们提供热饮、方便食品、理赔、免费维修等志愿服务,交警部门也会在现场进行安全引导。

一路上,苏宏杰和同伴短暂休息了五次:停下来抽烟、加油、吃早午饭。苏宏杰的侄子小梁(中)在外打工十几年了,他在海南割过橡胶,做过芭蕉种植,还在云南和福建的工厂做过。小梁在肇庆打工8年了,在一家电子厂做烧焊工。近三年春节,他都和叔叔苏宏杰一起骑摩托回家。

一路上,苏宏杰和同伴短暂休息了五次:停下来抽烟、加油、吃早午饭。苏宏杰的侄子小梁(中)在外打工十几年了,他在海南割过橡胶,做过芭蕉种植,还在云南和福建的工厂做过。小梁在肇庆打工8年了,在一家电子厂做烧焊工。近三年春节,他都和苏宏杰一起骑摩托回家。

早上8点,吃过早饭继续赶路前,苏宏杰再次检查两台摩托车轮胎。每年骑车回家,动身前他都会仔细检查车辆,换好机油。苏宏杰说,自己很幸运,没遇到过什么危险,他最怕下雨天,下雨天路很滑,容易摔跤。

早上8点,吃过早饭继续赶路前,苏宏杰再次检查两台摩托车轮胎。每年骑车回家,动身前他都会仔细检查车辆,换好机油。苏宏杰说,自己很幸运,没遇到过什么危险,他最怕下雨天,下雨天路很滑,容易摔跤。

早上8:36,321国道,苏宏杰通过粤桂交界进入广西,此时他距家还有440多公里。

早上8:36,321国道,苏宏杰通过粤桂交界进入广西,此时他距家还有440多公里。

苏宏杰的一些工友买了小车,过年开车回家。“我没那么多钱,也没读过什么书,考驾照都不一定能通过。”苏宏杰对钛媒体《在线》说,肇庆到南宁高铁二等座148.5元,骑摩托一路油费80元左右,谈不上省钱,但是方便。“南宁站到我们乡下还有150多公里,坐车也不方便,还不如我骑车回去,春节摩托车也是我的交通工具,不然我没法出门了。”

下午6点,骑行途中,一只猪从马路上横穿过去。从凌晨3点多走出宿舍,苏宏杰和他的同伴已经骑行了15个小时。此时他们已进入南宁马山县,离家只有50公里左右,黄昏也开始降临。

下午6点,骑行途中,一只猪从马路上横穿过去。从凌晨3点多走出宿舍,苏宏杰和他的同伴已经骑行了15个小时。此时他们已进入南宁马山县,离家只有50公里左右,黄昏也开始降临。

苏宏杰家所在的村庄比较偏僻,要进去需要走大约30公里起伏的山路。进山之前,他们最后休息了5分钟,各自打了电话跟家人报了平安。

苏宏杰家所在的村庄比较偏僻,要进去需要走大约30公里起伏的山路。进山之前,他们最后休息了5分钟,各自打了电话跟家人报了平安。

去往里当乡的山路,急转弯和上下坡很多,他们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去往里当乡的山路,急转弯和上下坡很多,他们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晚上8点,苏宏杰终于到家,此时他已经连续赶路17小时。在儿子小苏的帮助下,他把绑在摩托上的行李卸了下来。儿子看到爸爸回家,掩饰不住高兴,他一直在倒数着爸爸春节回家的时间。

晚上8点,苏宏杰终于到家,此时他已经连续赶路17小时。在儿子小苏的帮助下,他把绑在摩托上的行李卸了下来。儿子看到爸爸回家,掩饰不住高兴,他一直在倒数着爸爸春节回家的时间。

小苏试穿了一下爸爸给他买的新衣服,他很喜欢这件衣服,准备等到过年那天再穿。

小苏试穿了一下爸爸给他买的新衣服,他很喜欢这件衣服,准备等到过年那天再穿。

回家不到半个小时,苏宏杰父母提早准备的热饭热菜已经上桌。一路同行的3人,终于可以放松下来。骑了一天车,苏宏杰感到很疲惫。“很累,但是再累也要回家。”苏宏杰对钛媒体《在线》说。

回家不到半个小时,苏宏杰父母提早准备的热饭热菜已经上桌。一路同行的3人,终于可以放松下来。骑了一天车,苏宏杰感到很疲惫。“很累,但是再累也要回家。”苏宏杰对钛媒体《在线》说。

1月27日早上,苏宏杰的父亲一早就起床喂牛。

1月27日早上,苏宏杰的父亲一早就起床喂牛。

当地的房子,最底层专门修给牲口住,只要通过一层厅屋的长方形投喂口,就可以向底层的牲口投食。苏父年轻时外出打工多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林场伐木。

年轻力壮出门打工,老了就回家守着几亩地,是这个地方很多人的一生。苏宏杰在重复着自己父亲的一生,他不希望自己儿子将来也如此重复下去,他希望儿子能把书读好,不像祖辈父辈一样在外卖力气。

村子里,一位背着犁耙的老农赶着黄牛下地。在卡斯特地貌的群山环绕中,旱地梯田不成块地零星散落,耕地里裹挟着数不胜数的碎石头,使得这里土地有些贫瘠。当地主要种植的农作物是玉米。

村子里,一位背着犁耙的老农赶着黄牛下地。在卡斯特地貌的群山环绕中,旱地梯田不成块地零星散落,耕地里裹着数不胜数的碎石头,使得这里土地有些贫瘠。当地主要种植的农作物是玉米。

群山环绕的村庄。外出打工,其实苏宏杰也可以不跑到珠三角那么远的地方。“我们这附近也能找到事情做,可以去砍树、砍甘蔗。”苏宏杰向钛媒体《在线》介绍,家门口的事情,工价不高,加上当地雨水多,一下雨就无法开工,非常影响收入,“不像工厂,天天有事做,每个月收入也比在家多。”

群山环绕的村庄。外出打工,其实苏宏杰也可以不跑到珠三角那么远的地方。“我们这附近也能找到事情做,可以去砍树、砍甘蔗。”苏宏杰向钛媒体《在线》介绍,家门口的事情,工价不高,加上当地雨水多,一下雨就无法开工,非常影响收入,“不像工厂,天天有事做,每个月收入也比在家多。”

这栋3层房子,是苏宏杰打工20多年攒下的,攒够房子的装修款和儿子将来读书的费用,是他外出打工的目标。

这栋3层房子,是苏宏杰打工20多年攒下的,攒够房子的装修款和儿子将来读书的费用,是他外出打工的目标。

“我十几岁出门打工,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根本想不到自己可以建一栋房子,那时候家里都住在泥巴砌的房子里。”苏宏杰的房子每层220平米,建成于2011年,他一年建一层,没钱了就出去打工,还借了七八万块钱,建了3年才把房子建起来。

这个小村庄,基本上每户人家都建了水泥砖房,但是做了装修的寥寥无几。苏宏杰已经还清了建房的借款,接下来是赚钱回来把房子装修好,还要为将来孩子读高中上大学存钱。

这个春节,他计划把二楼的冲凉房砌完,然后赶在正月十五之前骑摩托返回肇庆,回到家具厂继续上班。(图文/钛媒体摄影师/陈拯  视频/钛媒体 田毅涛)(感谢我们的好朋友黄达醒对本文拍摄采访的支持,感谢苏宏杰和他的工友及家人)

—————————————————————————————————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拯
陈拯

照相师傅。钛媒体影像总监。VX:flybutchery 邮箱:zhengchen@tmtpost.com

评论(6

  • 钛iAAAdR 钛iAAAdR
    回复
    2

    平凡的世界

    2019-02-03 18:07 via iphone
  • 葱葱 葱葱
    回复
    2

    真实的力量

    2019-02-03 10:15 via pc
  • 钛axe76s 钛axe76s
    回复
    1

    安全,健康,有钱赚,感觉这才是最幸福的事。

    2019-02-05 23:24 via android
  • 古往今来, 平日, 人们都在 “忙生活” 。 过年,却是很特殊的日子, 人们以不一样的 “忙生活”来纪念、感恩和祝福关于“忙生活” 的所有内容:天、地、人、事。

    2019-02-04 13:06 via pc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回家过年!

    2019-02-04 09:55 via android
  • BulySky BulySky
    回复
    1

    真实而又伟大

    2019-02-03 23:3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