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印度人也爱补习,在线教育却只有一家印度“好未来”

摘要: 对几乎所有的教育科技创业公司来说,扩大规模都不是一件易事。稳健的收入模式和突破性创新的缺失,正在拖累整个行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志象网,作者|周鑫 Avanish

2015年6月,德里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EduKart拿到了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它的投资者包括硅谷孵化器500 startups、Kae Capital的创始人Sasha Mirchandani,以及Paytm创始人Vijay Sekhar Sharma。对四岁的Edukart而言,没有比这更梦幻的开头了。

彼时,印度创投圈正值融资寒冬,Edukart却逆势而行,看上去形势一派大好。但好景不长。

2016年9月,它就被Paytm收购,EduKart联合创始人Ishan Gupta和他的50人团队也加入了Paytm。“EduKart在2011年创立时候确实走在了时代前列,可当蜜月期一结束,我们就再也无法扩大规模。”Ishan告诉志象网

仅仅在Paytm待了9个月后,他就离开了。现在,Ishan是美国教育科技公司Udacity的印度董事总经理。

“我仍然是一名创业者。唯一的区别是,在EduKart,我白手起家创建了公司,而在这里,我有机会在印度运营一个全球品牌,它提供在线教育方面的最佳培训项目。”他说。

在过去的挫折中,Ishan逐渐掌握了诀窍。他说,这是个艰难的行业,耐心至关重要。

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Vedantu是一家提供K-12在线辅导的科技公司。A轮融资后,它花费了整整三年来进行B轮融资,终于在2018年11月从Omidyar Network和Accel Partners那里拿到了1100万美元。

Vedantu计划利用这些资金,将业务扩展到二三线城市,并推出GMAT和GRE的速成课程。

“筹集资金是一个筋疲力尽的过程。在麦克苏珊戴尔基金会(Michael & Susan Foundation)看到我们所做事情的价值之前,我们接触了许多投资者。我们的投资者专注于有社会影响力的创业公司,而教育是他们感兴趣的一个领域。我们很幸运有他们的支持。”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Kings Learning的联合创始人、CEO Arshan Vakil对志象网说。

去年8月,Kings Learning从Michael & Susan Dell基金会和其他美国科技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50万美元。

境遇各异

根据谷歌和毕马威的联合研究,到2021年,印度在线教育行业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预计将达到52%,市场规模达到19.6亿美元。

然而,现实恐怕与这种乐观的预测仍有一定差距。

研究平台Tracxn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3日,2018年印度科技教育领域的投资数量从2016年的79笔和2017年的64笔大幅下降至47笔。

然而,就流入的资金总额而言,差距却并不明显——2018年为1.73亿美元,而2016年为1.84亿美元。原因很简单,资金基本上都流入了头部玩家的口袋,Byju 's、Unacademy和Vedantu占全部融资的76%。

今年,一半的创业公司的融资额甚至都不到200万美元。投资人认为,这是因为在线教育赛道的玩家模式众多,不可能雨露均沾。

“在线教育领域不会只有一个市场领军者。它是一个分散的市场,这让它成为一个难以进入的行业,一种模式并不适合所有用户。你必须建立一个可扩张的公司,能够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Ishan说道。

Stellaris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Rahul Chowdhri在接受志象网采访时说,“在投资层面,我们不希望对现有的教育科技公司进行渐进式创新的公司进行投资。我们一直在寻找能够提出新想法的创始人。”

棘手的教育生意

对几乎所有的教育科技创业公司来说,扩大规模都不是一件易事。稳健的收入模式和突破性创新的缺失,正在拖累整个行业。

今年4月,信实集团以1.8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Embibe公司72.69%的股权。由Kalaari Capital和Lightbox投资的在线辅导平台Embibe,声称将使用人工智能开发K-12类、职业课程、语言等教学模块。

人工智能会是解药吗?

“会,也不会。人工智能不是万能药方,它可能在语言培训和翻译等领域有用。但真正的问题是,你怎么使用它?”投资了在线教育企业Unacademy的Blume Ventures的董事Sajith Pai反问。

“我认为,有很多教育科技公司都在提供免费产品来吸引用户。在网络教育中,找到合适的价位还是有点困难的,尤其是对于直播课程来说。因为我们也要付钱给老师(成本会更高),我们必须确保顾客不会因为价格而退缩。”Kings Learning的Arshan说道。

Kings Learning的英语学习软件Enguru在今年10月推出了付费课程,现在,它拥有了2000名付费用户。

它还开发了B2B业务,与其他公司合作,培训员工。

Arshan说:“我们目前与35家企业合作,包括零售业、酒店业、银行业等。我们为印度各地Westside商店的7000名员工制作了单独的教程。”

他声称,到目前为止,已有2.5万名来自不同公司的员工在Kings Learning的软件上学习英文。同样,Udacity也与Infosys、Flipkart、Myntra、Wipro等合作。

Ishan则认为,教育科技公司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想出一个无懈可击的收入模式。“这是每个公司都必须经历的一段旅程。”他补充道。

Sajith Pai则称,教育科技对投资者来说是一直是一个棘手的行业。“这是一个消费者友好型的行业,但对投资者并非如此。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完全放弃教育科技行业,但想靠它赚大钱很难。此外,投资者没有耐心等待收入模式的改善。这种(趋势)对投资者之外的人来说却很不明确。”

被夸大的市场

Sajith Pai还认为,虽然印度的在线教育市场看起来很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对于印度的学生来说,线下的辅导中心是卓有成效的。Aakash Institute、jee等大型的线下辅导中心都占有巨大的市场份额,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Arshan也承认如此。他说:“科技还没有达到取代教师的程度,但正在变得非常接近。”

Sajith的观察基于统计数据:印度人均收入为2000美元,只有1亿消费者愿意为在线服务付费。参加在线课程的学生大约有1400万人,其中只有10%参加JEE考试(大学入学考试)。在140万名学员中,只有大概是50%的学员在认真准备考试,线下辅导又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市场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他表示。

这和中国市场的情况类似。

目前,仅在中国大陆上市的教育科技公司就有30家,还有3家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根据央视财经2016年的统计,这些公司中只有5%实现了盈利,10%的企业实现了收支平衡,仍有70%的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剩下的15%则面临破产。

此外,中国在线教育公司也大多未能找到一个有力的盈利模式。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K12英语教育公司无忧英语在上市两周年之际,2018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仍高达1.061亿元人民币。

上市首日,它就因亏损持续扩大而遭破发,今年,无忧英语的股价更是下跌了超过40%。

Byju的印度“好未来”

出身于教师之家、起初在印度南部卡拉拉邦一所公立学校做老师的Byju,从给朋友的小孩补习数学开始,做起了课外辅导的工作。

后来他的名声越来越响,来找他补习的人也蜂拥而至。最多的时候,他曾经在礼堂里给两万两千名学生上课。

2011年,他创立了线下辅导公司Byju’s。2015年,Byju’s转向了在线教育。目前,它的业务布局为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可谓是印度的“好未来”。

据悉,这家腾讯投资的公司正在与腾讯等投资者进行2 -3亿美元的融资谈判,估值为35亿美元。如果交易落成,Byju 's将成为印度第四大估值的创业公司。

“Byju’s所在领域的市场份额很大,他们能够做得很好。Cuemath和Unacademy也做得很好。”Stellaris的Rahul对志象网说。

Byju’s提供K-12的辅导课程,并拥有两个独立的APP。Byju’s的旗舰APP适用于6-12年级,而另一个APP适用于4年级和5年级的学生。Byju’s的一位发言人声称,它已经有了170万付费用户。

Ishan则认为,创业者们还会继续在教育领域寻找机会。他说:“这个行业提供了一个建立独角兽公司的巨大机会。”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志象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象网
志象网

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