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小米变阵,与组织的三个支点

摘要: 小米的系统正义是什么?我的答案是:性价比。也就是雷军所谓的“厚道”。你觉得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扯氮集(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

合鲸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黄维同学有一个常规活动,叫“合鲸夜习班”,安排在每周的某个晚上,邀请一位有一定建树的人士闭门开讲,时长一般在三个小时以上,听众不广,非常小范围的活动。

本周他邀请了梁宁。如果你不知道梁宁的名字,我估计你大概读过《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那是一篇在全网创造8000万阅读的爆文。

梁宁有中关村才女的称号,履历也很丰富。早年在联想干过,后来在腾讯混迹了一段时间,现在有个湖畔大学的产品导师的活,又给百度做顾问。BAT都给她占全了。

梁宁在本周的合鲸夜习班分享了不少内容,其中有一个观点,对我启发很大。我感觉,以她和雷军的密切关系,后者肯定听她说过这样的看法,也会有启发。

这应该是小米此番变阵(大规模调整组织架构)的原因之一。

在梁宁看来,一个优秀的组织,有三个支点,如下图:

KPI、系统正义、员工安全感

KPI、系统正义、员工安全感

KPI很好理解,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KPI的设定。

KPI是目标导向的,结果导向的。

我在读传播学的时候,修过一门“组织传播学”的课,KPI基本类似于泰勒的科学管理。

深入到KPI的本质后,你就会发现,KPI其实是push式,被动态的。

员工由于某些原因——比如害怕被炒鱿鱼或者希望升职加薪——被KPI推动,去完成工作。

KPI这种偏向于科学管理模型的指标设定,非常适合于流水线工厂,但对于需要创新创造的企业而言,KPI不是不要,而是远远不够。

系统正义,也就是在组织内部,从上到下,信奉一些理念。

当在争论时,符合这种理念的看法,容易胜出。

是,你可能会说,企业价值观嘛。

梁宁也用了价值观三个字。

但我不太喜欢这个词。这个词过于大而化之。而且,你很难说,人的价值观和商业组织的价值观,到底有什么关系。

乔布斯也好,扎克伯格也好,他们个人的价值观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但这不妨碍苹果和Facebook成为优秀的公司。

我更倾向于把这种东西理解为一种组织的追求,英文里有个词,叫mission。也可以理解为组织在问题的解决方法上的偏好,你可以理解为路径。

英文中,legitimacy是个不错的词,可以翻译为正当性,也可以翻译为合法性。或者合理、正统,等等。所以,梁宁这个发明,我冒昧地翻译成:system legitimacy。

比如说,腾讯内部有一个著名的词,叫“用户体验”。

在任何一种争论中,祭起用户体验这四个字,有很大的赢面(因为很正义^_^)。争议越大——比如一直吵到马化腾那里,或者吵的全公司乃至全天下皆知——站在用户体验这一方的,赢面越大。

系统正义需要员工认同。无法认同的人,会被清洗出组织。

所以马云会说,再优秀业绩再好的员工,价值观不match,就不适合待在阿里。

为什么要强调系统正义这件事?

当你充分认同组织的系统正义后,你会主动做事。

比如说,一个产品某一个细节,不是太照顾用户体验,如果组织以用户体验为重,你会“主动”地进行优化。这和KPI没什么关系。

组织越大,越需要系统正义。因为大型组织的领袖级高层不太会注意到那么细节的地方,于是很难有KPI传导下来。

即便完全从功利角度出发,一个小员工对一个小细节的修补,因为符合系统正义,存在这种可能会被高层注意到,就算没有得到提拔,留下一个“是我们的人”这样的印象,都是好的结果。

如果说KPI聚焦于“事”,系统正义则聚焦于“人”——人的内心。

所以说,优秀的组织都有宗教感,这话大体是不错的。

系统正义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但不完全等于企业文化。

因为光有KPI和系统正义,依然会产生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团队思维,创新难以为继。

KPI是目标导向的,系统正义是路径依赖的。只有这两个支点,企业也很难算得上一个优秀的企业。

梁宁提供了第三个支点:员工安全感。

有个段子能为这说法做个注解。

据说张小龙因微信大火后,被提拔为腾讯的SVP,照例要参加深圳的总裁办会议。但张小龙不愿意从广州跑到深圳,明言不想参加。马化腾一急,说那我每次都派个车去接你。

这个段子其实说明了一件事:张小龙的安全感超级强。

安全感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足够自信,认为自己能力一流。一个是老板包容,允许员工做点小出格的事。

安全感缺乏的员工,可能会尽力去完成KPI,也会在系统正义的认同下主动做事。但他们不会逾矩,而是在组织既定的轨道上行动。

但安全感强的员工,则会展示出刺头的一面。而组织内部创新,通常由安全感强的员工发起。因为ta不怕犯错。

一个组织,安全感最强的是创始人。因为在大部分情况下,ta并不担心会被踢出局,所以敢于带头做一些可能会失败的创新。而大部分职业经理人本身的安全感不会那么强。恐惧降职减薪甚至失业,是极为正常的心态。

为员工打造安全感——或者说,允许犯错,是一个优秀组织的企业文化中必须具备的因子。

这也和人心有关。

小米极大幅度地调整了组织架构,有一点很明显:为年轻人留出空间。新设立的十条业务线,其负责人一半是80后。整个公司的管理层,也都是80后为主。

但这并没有什么,一个组织大力提拔80后早已不是新闻,提拔90后的也多了去。小米的架构调整,更让我感兴趣的是“组织部”这个新设的直接向雷军汇报的部门。

本次调整我们全面强化集团总部职能,加强公司价值观传承和组织建设,提升组织效率和活力,强化公司人才梯队建设,发掘更多年轻人才并给予更多提升的机会。同时,对相关业务进行梳理,让组织结构更合理、团队更有战斗力。

在我看来,面向全员的这封邮件的开头第二段的话,几乎就是为“组织部”设立做铺垫的。

大多数公司都有HR部门,小米的组织部应该有HR的职责,但又不完全等同于HR,因为它注重的是“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结构设计和编制审批。”

也就是说,组织部的主要工作对象是干部(管理者)而不是普通员工。

小米管理团队80后当道,这意味着相当多的中层、骨干并非雷军当年旗下老部下老员工。而光有业务能力,光有冲杀能力,雷军显然并不满足。

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梁宁想出来的三个支点,雷军是知道的。我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比起业务来,雷军已更重视人心。因为到底业务是人做出来的。

组织部的任务,除了盯着团队长们的KPI之外,恐怕会更看重他们是否具备认同系统正义以主动做事,同时,为他们打造足够的安全感以刺激创新。

对于小米而言,手机制造与售卖,已属于成熟业务,它不再是推动小米高速增长的助推器。小米需要第二根成长曲线,而这条曲线的漂亮与否,其实很难用KPI去驱动了。

最核心的,是人心。

最后留一个问题。

小米的系统正义,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性价比。也就是雷军所谓的“厚道”。

你觉得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16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回复
    16

    的确如此。但我个人认为,梁宇提出的这三个支撑点里,最有价值的其实是安全感。 1、KPI和系统正义真的不少见,诸如华为,诸如阿里。认识一些曾在里面工作过的朋友,两家企业共有的关键词是:KPI,价值观,末位淘汰,高投入高回报…… 2、但与刚才几个关键词紧密联系的还有一个词,就是“不安全感”。阿里说要“拥抱变化”,华为“主动辞职,竞争上岗”,两家的员工都要有“狼性”。你行你就上,你不行你就下来,这是基本,这还不够;“加满油的火车头为何不跑了?”华为四大名著不是盖的,阿里员工抢月饼被开除了。 3、不安全感的后果是什么?造就了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开口闭口“以客户为中心”,努力追求“KPI”好看,从流程,从数据上来看,你挑不出毛病啊,可你和他打交道,为什么就是不舒服?“以客户为中心”,看起来很正,但这句话应该怎么用?推卸责任的时候,我说你“不以客户为中心”,你说我“不以客户为中心”,咱俩都是“以客户为中心”,没毛病啊,但咱俩中至少有一个人有问题吧,那个人是谁? 4、自如出甲醛问题一点也不奇怪,我也住自如,他的管家客客气气的。你问他,灯坏了怎么搞,他特别热情的告诉你,APP里可以自己报修哦,我说你帮我报下,他说管家在第一个月以后不能帮你报哦,需要客户自助。多了一个去年的水电账单,我问去年X月的账单为啥今年X月结,中途住户有变化怎么处理的,管家亲切的告诉你,没问题的哦,客户走之前都会结算了,我说那人四五月走的,你六月才出的账单怎么结的?他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了一遍。看着他天天发的“自如以客户为中心”之类的朋友圈,看起来价值观好像很正。他说没问题,我觉得大大的有问题,但绝不是价值观、流程和KPI的问题,至少不是那个通常公司管理意义上“价值观”,“流程”,和“KPI”的问题。滴滴也类似。 5、原因是什么?因为所谓的“价值观”,或者说“系统正义”,它也变成了一个KPI,但标准又特别“人治”。所以完整的逻辑是:A、KPI加价值观的大棒,悬在每个员工脑袋上, -》B、员工有了不安全感;-》C、员工只能以公司条款和领导为中心。公司领导说“以客户为中心”,员工也跟着说“以客户为中心”,员工的潜台词是“客户重要个屁,反正领导说的都对”。实际上他是“以公司和领导为中心”,其源头就在“价值观”上。 6、“价值观”的问题在哪?其一是,例如,知乎上有个问题大意是“素质是什么”,有人回答,素质是自我要求,而非要求他人。要求别人了,你就没素质了。“系统正义”,或者说“价值观”也是一样,你去要求别人和你一样,你就不正义了。“价值观”一旦被用来要求别人,你就没有价值观了,还能指望员工有价值观?如同不读书的父母要求孩子读书一样,孩子打不过你只能服软,但口服心不服。其二是,“价值观”太宽泛,实际上作者不喜欢价值观,觉得宽泛,但在我看来,“系统正义”其实也宽泛,根本没法具体。没法具体的结果就是,这杆尺子,在权利者的手里,他说你有价值观,你就有,他说没有,你就没有,其逻辑是A、没法具体量化的价值观-》公司给与了诸多解释-》最终解释权在权力者手中-》下面的人,要努力贴合“拥有解释权”的人-》下面的人,没有行动自由。没有行动自由,当然只能成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他真的以客户为中心,说不定第二天就被领导开了,领导开他的理由说不定就是“不以客户为中心”。 7、所以我个人认为,本文中提及的三要素,最重要的还是“安全感”,安全感是系统正义的前提;而追求系统正义,就不能打着系统正义的名号去审判异端(构建正义的方法,也需要正义),更不能简单粗暴的把它纳入考核范围。“安全感”和“不以考核的方式构建系统正义”二者缺一不可。

    2018-09-14 09:53 via pc
  • 在我的理解中,雷军所谓的“厚道”是: 以我们的天才和勤奋去挣良心钱------利、义兼守

    2018-09-14 15:24 via pc
  • 抱歉,不是我的错啊。。。。

    2018-09-14 15:13 via pc
    • 姜子牙垂钓互联网 系统正义??? 对不起,这是搞政治吗?能否有更合适的表达?!
      2018-09-14 14:59 via pc
      回复
      1
  • 系统正义??? 对不起,这是搞政治吗?能否有更合适的表达?!

    2018-09-14 14:59 via pc
  • xzrrrr xzrrrr
    回复
    0

    找到安全感和压力的平衡点 并对不同部门以不同待遇

    2018-09-15 13:30 via android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回复  姜子牙垂钓互联网
    回复
    0

    在一个“价值观”没有明确标准却又强制考核且影响巨大的公司里,达成KPI的员工也不可能有安全感。我说的是这种情况,我认为作者说的也是这种情况。

    2018-09-14 15:09 via pc
    • 姜子牙垂钓互联网 感觉不吐不快,就说几句了; 1) 这个 “安全感”的提法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吗?你去问问银行金库的黄金,它们安全吗?你去问问菲律宾总统杜尔特,你安全吗?你去问问你的老板,你安全吗?。。。。。在一个竞争的社会,经济上的安全感是不存在的,除非没有了竞争。 2) 在一个企业的内部,员工的安全感来自何方?来自于对企业文化的认同和KPI的完成,这两个是前提,缺一不可。安全感是有条件才能得到的 !如果微信的KPI很差,小龙可能就变成小虫了。。。。 3)在现今,许多人不是为了可怜的安全感去一个公司的,在动荡和竞争性的职业市场里,求职者(员工)所关注的是对企业的综合认可和认同 ------- 一颗红心,随时跳槽(此处夸张一二) ! 4)现在的公务员是个有安全感的职位吗? 其实,比起四十年前的国企,那还差远了。。。 5)不要太多地指望别人给你安全感,他能够给你,也就能够拿走和要挟你。
      2018-09-14 14:52 via pc
      回复
      0
  • 系统正义??? 对不起,这是搞政治吗?能否有更合适的表达?!

    2018-09-14 14:59 via pc
  • 系统正义??? 对不起,这是搞政治吗?能否有更合适的表达?!

    2018-09-14 14:59 via pc
  • 系统正义??? 对不起,这是搞政治吗?能否有更合适的表达?!

    2018-09-14 14:59 via pc
  • 感觉不吐不快,就说几句了; 1) 这个 “安全感”的提法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吗?你去问问银行金库的黄金,它们安全吗?你去问问菲律宾总统杜尔特,你安全吗?你去问问你的老板,你安全吗?。。。。。在一个竞争的社会,经济上的安全感是不存在的,除非没有了竞争。 2) 在一个企业的内部,员工的安全感来自何方?来自于对企业文化的认同和KPI的完成,这两个是前提,缺一不可。安全感是有条件才能得到的 !如果微信的KPI很差,小龙可能就变成小虫了。。。。 3)在现今,许多人不是为了可怜的安全感去一个公司的,在动荡和竞争性的职业市场里,求职者(员工)所关注的是对企业的综合认可和认同 ------- 一颗红心,随时跳槽(此处夸张一二) ! 4)现在的公务员是个有安全感的职位吗? 其实,比起四十年前的国企,那还差远了。。。 5)不要太多地指望别人给你安全感,他能够给你,也就能够拿走和要挟你。

    2018-09-14 14:52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