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的未来

摘要: 文化论者对汉字式微莫大的愤慨和悲哀,我也有那么一丝丝,毕竟正如我前文所说,汉字彰显的,是一种智慧,还很高级。但高喊保护传统文化之类的口号其实是没意义的,人说到底是功利的,什么简单什么方便,大多数人就会选什么。

有人这么说:明祝枝山擅行草,写过气势磅礴的《洛神赋》,由此获明朝“第一草书”之誉。千年后,祝枝山的第N代后人,竟不知道这上面涂画的是什么。这个事是不是真发生过,不得而知,但要说今人大多不识行草,大致所言不虚。

作为一种符号,汉字的能指意味很强——符号包括能指、所指、意指三个部分[i]——大致在全球比较通用的文字中,它的能指意味是最强的。在英文中,elephant为啥是elephant这种拼法大体上没什么太多道理可讲,但“象”这个字为啥要这么写,就可以讲得头头是道了。中国古人用象形意会等方式造字,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智慧。

但在今天,汉字遇到了一些问题。好学不好学倒是其次(英文背单词也不是很轻松的事);提笔忘字也不是只是中文,英语单词在word的友好帮助下一样会让人忘记拼写;至于繁体字简化成简体字所谓丢掉了老祖宗的文化,在我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老祖宗还没有标点呐,你今天没个标点试试?

关键的问题在于,汉字的分词是一个麻烦。我曾经教过一个学生,名字就叫“果然”,如何让计算机知道这是个人名而不是一个副词,是需要一些技术技巧的。另外,“管理和服务”要让计算机意识到这里不存在“和服”,也是需要再行学习一下。我这里举的都是简单的分词例子,实际情况是分词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一直到今天,都不是一个可以被精准解决的问题——你不信在百度里搜一个能指试试,看它第一页里会不会返回“能指望谁”的结果,但在Google里,signifier就是signifier,绝对不会搞错。

汉字天然是一种智慧,但它不是一种智能,它需要联想力和理解力,这个事计算机最欠缺。人工智能的研究进路曾经有一条就是想让计算机能理解信息,结果发现折腾了半天,理解力尚不如三岁小孩。今天的人工智能主要是匹配:计算机得到一个信息,然后进行信息匹配,最后返回结果。你以为搜索引擎真能理解你说些什么么?不,它只是匹配信息罢了,它把信息搬来搬去,但其实完全不懂这里的所指和意指是什么。要把信息匹配做好,就要把信息分解成若干片段,这里面重要的环节就是分词。汉字恰恰就是在这点上,比英文差很多。

汉字的另外一个麻烦是:其实我们早就在用无意义的符号来输入汉字了:拼音输入法。虽然有一些和汉字结构有关的输入法——比如五笔——但我绝对相信的一点是,今人大部分是在使用拼音输入法,有部分人——主要是中老年人——在用手写输入。大多数英文单词会拼就会写(或者写出来也差不离),但汉字不是,会说和会写完全是两回事。在汉字输入(以前叫写)这个环节,其实是很脱离的。拼音输入法看似找字是件麻烦事,但如果用联想输入,它的效率比手写输入高很多。拼音输入成语的速度远远快过手写输入的。

这是一个计算机横行的时代,什么是计算机?就是具备输入、输出、算法三种功能的东西。现在我们在输入上,已经抛弃了“写字”而采用无意义的符号,在算法上,汉字又有一定的缺陷,只剩下输出还是汉字了:不过为了展示考虑,什么篆体、行草基本上都被忽略了,大体上只有做一些设计的时候,才会考虑到这种字体。

文化论者对此表示莫大的愤慨和悲哀,我也有那么一丝丝,毕竟正如我前文所说,汉字彰显的,是一种智慧,还很高级。但高喊保护传统文化之类的口号其实是没意义的,人说到底是功利的,什么简单什么方便,大多数人就会选什么。发个短信还要考虑要保卫老祖宗的东西,就赶紧换成手写输入,还得用繁体字书写,我猜也不是很多人能做到的。爱国主义也好、民族主义也好、文化捍卫也好,在效率面前,都是苍白的——这句工具至上论的话看似有点悲凉,但真的是事实。

这事最终的解决方案不是文科生能解决的,得有理工科的人来解决。重点的环节在于输入和算法。当这两样东西变得高效率起来,汉字自然就没什么问题。尤其是算法,计算机对中文的理解能做到对英文的理解一样好的时候,汉字就不可能会消亡。毕竟,十多亿人在用这种符号系统。

[i] 这个说法其实并不是严谨的学术说法。我当年读研的一位同学直接私信来说:你把*教授的传授全忘记了?我当然知道在索绪尔的说法里,符号由能指和所指组成,其实意指是一种“关系模式”,它是用来看待能指所指一种整体的方式。但我始终认为,象这么写法,是能指,指代的那个动物,是所指,人们看到“象”而引起的联想(比如笨拙,比如巨大),是意指,这三样东西才完整构成了一个符号。事实上,我对索绪尔的能指所指之间是任意的自由的,也深表怀疑。一家之见,不是学术定论,绝对可能有错误成分。

(南方都市报 供稿 )

(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