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能看网文了,网文青年的阅读市场可能更大

摘要: 面对年轻一代阅读趣味的转移,面对国内对手挟海量网文的围攻,亚马逊应该如何突破?引入网文的Kindle能开拓文艺青年之外更大的用户群体吗?

当Kindle已经凭借着高中低档产品线实现无缝覆盖,当电子墨水屏技术的“牙膏”已经挤无可挤,只能在防水、窄边框上做文章,当翘首等待Kindle每年升级的渐行渐稀,这款已有10岁高龄且早已进入硬件瓶颈期的产品该如何重启“飞轮”?

实际上,Kindle早在几年之前就进入了“微迭代期”,对于读者来说则是进入了“更新换代疲劳期”。正如周围很多朋友所表示的:除非出现彩色墨水屏这样的“革命性”升级,否则手中的Kindle还可以再战N年。从商业逻辑来说,亚马逊并无足够动力去为Kindle配备彩色墨水屏或更大的屏幕。

以全球市场来看,持续多年被认为摧枯拉朽的电子书革命似乎三鼓而衰,近几年进入了“滞涨期”。根据美国发行商协会的数据,在2016年前9个月的时间里,美国市场电子书销售同比下降了18.7%,与此同时,平装书销售同比增长7.5%,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了英国。这或许是亚马逊自2015年开始接二连三开出线下书店的原因之一。

至于中国市场,虽然网络文学带领着中国的数字阅读市场狂飙突进,然而亚马逊并不能从中分一杯羹,而烽烟数起的网文平台之争、IP改编热潮都与亚马逊无关,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数字阅读行业研究报告中,亚马逊甚至不见踪迹。在业界和读者的印象中,Kindle等同于数字图书而与网文无涉,Kindle的用户与网文的读者绝少重合。

虽然有盛大覆军在前,掌阅、京东等依然以海量网文为卖点,推出了自家的电子书阅读器,而早在一年前,阅文集团吴文辉就放言“要做国内内容最全的电子书阅读器”。很显然,如果将网络文学计算在内,那么Kindle书店内30多万的电子书立刻就会被后来者“秒杀”。

6月8日,掌阅发布了一款号称全球最轻的电子书阅读器iReader Light,并首次杀入600元档价位,在与友商产品的对比中,掌阅剑指Kindle,而52万图书版权也将亚马逊甩到了身后。

实际上,并非是亚马逊专注于“纸书电子版”而对于网文不屑一窥。早在去年1月,独立出版(相当于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占到了美国亚马逊销售份额的42%,这一部分未进入任何行业销售检测。所以,上文所说的美国电子书革命“滞涨”存在着统计失真,更准确的说法是:数字图书增长停滞,但网络出版方兴未艾。

如此一来,则海峡两岸光景无二了,只不过由于政策及平台所限,亚马逊的独立出版很难在中国落地。中国特色的网络文学市场也远非亚马逊可以玩转。面对年轻一代阅读趣味的转移,面对国内对手挟海量网文的围攻,亚马逊应该如何突破?

近日,我们获得了一部后背打着中国移动咪咕标识的入门款Kindle,与原版Kindle相比,这款Kindle最大的变化是在Kindle书店之外,引入了咪咕阅读书店,这意味着在Kindle上终于可以购买、阅读网络文学了。

然而,这不意味着你可以直接通通过亚马逊的账户来购买,咪咕阅读仍然保留了自己的用户系统,你需要登录咪咕账号,才可以开启你的网文之旅。甚至,咪咕阅读的书架和Kindle的书架都是分开的,这就避免了《婚后试爱》、《晚安小妞》和《自控力》、《中国通史》比邻而居的尴尬。

查看这部Kindle的设备信息,软件版本中除了标示出Kindle OS和Kindle的版本号,还显示了咪咕阅读的版本号(V1.0.0)。按章节付费的百万字级网文一旦搬进了全本下载的Kindle,价格一时之间让人难以接受。

比如,一本长达2521章、785万字的《极品桃花运》,如果按照咪咕推荐的方式下载阅读,那么就要为前1442章支付151.21元,你可以选择移动话费或支付宝付款,也可以开通手机悦读会,享受全站图书8折优惠。手机上已经司空见惯的网文付费模式,一旦移植到只能WIFI上网的电子书设备上,水土不服在所难免。

Kindle Fire咪咕权益版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款内置咪咕产品的Kindle设备。2016年6月29日,亚马逊联手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文化有限公司,推出了Kindle Fire咪咕权益版,咪咕旗下的三款应用(咪咕阅读、咪咕视频、咪咕学堂)被内置于Kindle Fire中。发布会上的数字显示:咪咕阅读上有近50万册正版内容(15万册免费内容),月访问量达1.28亿。

然而,由于Kindle Fire并非亚马逊的战略级产品,用户规模更难以与百万量级的Kindle相提并论,所以并未在市场上掀起什么波澜。目前,在亚马逊官网上,这款产品已经显示“无货”。而用户评论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咪咕版Kindle Fire并没有“fire”起来。

“进咪咕发现大多是网上的小说,对这个真不敢兴趣,咪咕的礼包也没法领取。”这条评论代表了很多用户的心声。咪咕的内容资源不仅未能给Kindle Fire“加分”,反而被视为无法卸载的流氓软件,令Kindle Fire掉价不少(当然用户吐槽最多的还是预装的百度“全家桶”)。Kindle与咪咕用户群体的错位让这次合作为“亚马逊不懂中国市场”又添新例证。

而咪咕版Kindle阅读器的推出,意味着“试水款“Kindle Fire的不温不火并没有阻止双方合作进入深水区。就像在Kindle Fire咪咕版发布会上双方宣称的那样:咪咕将会帮助Kindle拓展在文艺青年之外的更广阔多样的用户群,而亚马逊将助力咪咕开拓海外市场,而双方的内容合作将丰富各自的内容品类。

结合文章开始时分析的Kindle所遇到的瓶颈,我们此时更能理解亚马逊携手咪咕的良苦用心,在文艺青年群体几乎收割完毕、人手一台且缺乏换机动力的情况下,开辟新的市场无疑是当务之急。而纵观数字阅读市场,阅文、掌阅、京东、小米等都有自己软硬并进的野心,只有立足移动基地的咪咕是最佳合作对象。

我曾经在掌阅推出iReader阅读器时,分析过E-ink版“网文神器”的市场空间。实际上,网文读者可能是一片远比追求逼格的Kindle用户群更大的市场,前提是在连载模式、付费方式上不能照搬手机。更重要的或许是,避免它沦为一台看txt的“盗版神器”。

不知是否是因为测试版的原因,这台咪咕版Kindle不支持USB模式,这意味着用户无法自己上传图书。这样的限制在以前的Kindle中并未出现过。 

一台能看网文的Kindle或许将会从文艺单品的神坛上跌下,逼格尽失,不过这是Kindle走出小众的必要代价。其实文艺青年大可不必担心,霸道总裁与后宫穿越只会“入侵”入门款Kindle,而不太可能向上杀入进阶款、轻奢款与豪华款,只不过逼格的门槛以后将会提高罢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3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6-11 16:18 via pc

    "文藝青年"是很小衆的市場,國內大衆閱讀市場付費能力和意願都十分有限,Kindle在美國是大衆市場,不是小衆市場。

    1
    0
    回复
  • 东野至辰 东野至辰 2017-06-13 15:11 via pc

    kindle让我坐坏了···读小说还是用手机

    0
    0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06-11 17:54 via iphone

    很接地气的尝试 阅读习惯是可以培养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