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南偏南”的奥斯汀城,早已经不止是小众极客的乐园

摘要: 西南偏南音乐节(South By Southwest,SXSW)是世界上同类型音乐节中规模最大的活动,它成立于1987年,每年3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市举办。今年 SXSW 也有不少中国公司参加,除了蔚来汽车会发布一款无人驾驶汽车之外,来自中国的共享单车如 ofo 和摩拜也来到 SXSW 推广自己。

头图来源/SXSW.com

西南偏南,早已经不是你印象中的“音乐节”。西南偏南,已经成为一个文青、极客和幸运女神面基的文化创意领域的盛会。Twitter、Siri、Meerkat从这里发迹,奥巴马、扎克伯格、Lady Gaga是它的座上客。西南偏南早已经不是音乐节,更是科技公司抢占潮流先机的重要盛会——什是“酷”,在这里被重新定义。

钛媒体不但把首席钛妹送到了美国奥斯汀的“西南偏南”现场,我们还推出了「西南偏南」专题报道,快来收藏等更新吧!

这里有关于西南偏南的一切:

源起

1986年7月,纽约市音乐节“新音乐论坛”的举办单位与任职于《奥斯汀记事报》(The Austin Chronicle)的罗兰·斯文森(Roland Swenson)联络,计划在奥斯汀当地举办新音乐论坛的延伸活动。这项计划最终没有实现,因此,斯文森决定自己与人共同筹办当地的音乐节。他找来了三个伙伴加入这个计划,分别是记事报的编辑和共同创办人路易斯·布莱克(Louis Black)、记事报出版者尼克·巴巴洛(Nick Barbaro),以及星探兼音乐家路易斯·梅尔斯(Louis Meyers)。

因为德克萨斯州在美国的西南偏南处,而布莱克以希区柯克的电影《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为灵感,将活动取名为“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把它定义为地区性质的活动。

活动于1987年3月首次举行,一开始只预期有150组表演者参加,但最后吸引了超过700组表演者报名。 1990年,有1500多支乐队申请参加西南偏南,最 后只有420支被审核通过,包括《洛杉矶时报》等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开始用“SXSW”称呼西南偏南。

1991年,百事可乐IBM等知名厂商开始赞助西南偏南;从1990年的20个互动节目演变为1991年的60个互动区块,演出乐团数达500多组。 1994年,西南偏南新增“交互式多媒体(Interactive)”和“电影(Film)”单元,此后, 音乐、电影和交互式多媒体三个大会共同组成了目前为人所熟知的西南偏南大会。

西南偏南大会通常持续1周左右。这段时间里,奥斯汀全城出动,品牌宣传活动、创意互动、音乐电影主题的设置随处可见,当地商贩也因此得利。据西南偏南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购买大会门票的人数高达87971, 当地酒店订房数量达14415, 大会给奥斯汀城直接带来了3.25亿美金的收入,而2011年这个数字只有1.68亿美元。

带有商业性质的科技娱乐创新大会

从1995年活动搬进奥斯汀中心起(第一代图形交互的桌面系统 Windows 95 于同年发布),西南偏南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音乐节了,科技、媒体融合的属性从那时起贯穿至今。 各种会议、讨论电影和线下/场外活动同时发生,世界上最热门的话题都会被覆盖到,从大数据、3D打印、比特币(奥斯汀还出现了真正的比特币ATM机),到太空探索、基因测序、极尽其能的自我营销、实验电影与可能大火的乐队。

任何时候你都可能遇到穆斯林科技创业达人,土生土长的美国玻璃管乐艺术家,搞神经推测性技术先锋实验的非裔女权主义者。如果运气好,那位非裔女权拥护者还可能邀请你参加她的“神经美容术实验室”(neurocosmetology lab)。这是一股还未被发现的科技业新势力—由黑人女性创造的虚拟现实体验。它采用了探索脑电波优化的前沿技术。受试者像走进一家美发沙龙,不会被扎起普通的发辫,而是接受释放经颅电流的电极,让自己享受与数字技术结合的虚拟美发体验。

这是一场跨界狂欢。

在创业者眼中,西南偏南的魅力正在于这种无所不包的特性。当你把这些拥有不同背景、兴趣和期望且心态开放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人,用音乐、互动、电影(和酒精)搅在一起, 一定会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对于小的创业团队来说,没有哪里比西南偏南更适合测试产品和找第一批用户了。

2007年,Twitter花了1.1万美元在会场主过道用时间线做实时播报的宣传,第二天每日推文的数量就从2000飙升到了60000。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Ev Williams回忆,正是在西南偏南爆红之后,Twitter 的创始团队才认真成立了公司来雕琢这个产品。2014年7月,Twitter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8年,记者Sarah Lacy和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的采访在这个音乐节上引发过火爆的推特潮。

2009年,定位应用Foursquare延续了这个运气,这个基于地理位置的信息发布功能(Location-Base-Services,简称 LBS)在当年的西南偏南上蹿红。

2014年,阿桑奇和斯诺登视频对话,掀起了公众对数据隐私、数据开放的思考。市场营销人们也因此受益良多。

2008 年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参与SXSW。图片来源/bing

2008 年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参与SXSW。图片来源/bing

音乐方面,Mike Posner、Imagine Dragons和Foster the People这些如今家喻户晓的艺人和乐队,都是在西南偏南音乐节上被发掘出来的。

图片来源/billboard.com

图片来源/billboard.com

政府也意识到了艺术对经济的驱动力,对音乐的投资目前也正上升到政策层面。

科罗拉多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办公室最近向音乐产业研究计划Colorado Music Strategy(COMS)投入了20万美元的资金;圣安东尼奥市也向非盈利项目San Antonio Sound Garden提供了2.5万美元,以收集音乐人创作和发行音乐的数据。 这个以SXSW和Austin City Limits音乐节闻名的城市,在福布斯最新的科技工作就业机会城市榜单中排名榜首。从2004年到2014年,这座城市科技类的人员就业增长了73.9%。相较之下,同样以音乐闻名的城市纳什维尔和孟菲斯分别以68.6%和35.3%的增幅排名第8和第10。

大公司们也看到了在这个大会上做广告和品牌推广的潜力。 2016年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索尼三星这样的大公司吸引了到场媒体的关注。其实,这些公司早已过了发掘新音乐人、注重实验性的年纪,他们看中的是西南偏南吸引来的几万年轻人——几万值得花钱争取的潜在消费者。IBM 把“认知实验室”搬进了会场,用人工智能 Watson帮人“算命”;马自达做了个 DJ 台;连德勤会计事务所这种看似无关的企业,也入场设展台。

2017年后的西南偏南还是最In的活动吗?

越来越主流的西南偏南,也被大公司的市品牌推广和政要们的声音占满。

2015年,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在SXSW上就环境问题演讲;2016年奥巴马为了参加西南偏南,缺席了前总统里根遗孀的葬礼。他在会上讨论了国家安全和民众隐私的话题,还邀请科技公司的员工参与到美国政府科技变革行动中。

借音乐节表达政治观点的作法古已有之,但一般来说都是没实权的抗议者发表自己的观点。当总统级别的人参加,情报机构官员到场谈论监控必要性的时候,这个音乐节已经从先锋彻底变成了主流活动。 这么做的代价就是,西南偏南的先锋小众感一去不复返,原有的特色也被较强的政治感稀释。

今年的西南偏南最重磅的嘉宾之一是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他的演讲主题是利用政府资源与社会力量对抗癌症(The Cancer Initiative)。

大会另一亮点是本周将举办的20场主题为“特朗普治下科技业”的研讨会。SXSW对这类互动政治色彩极强,评论很有争议的话题一向毫无保留。SXSW的策划编排主管休·弗罗斯特( Hugh Forrest)表示:“我希望(美国)新政府重视他们目睹的现状,倾听今年活动的声音。特朗普的科技与创新政策还有很多问题悬而未决。”

与会者看来也支持弗罗斯特的观点。一位业内大佬说:“政治在美国社会各方面都占据核心位置,所以,对特朗普这么有争议的总统会成为SXSW的一大关注焦点,我没感到意外。”另一位权威人士则表示:“反正无论如何,大多数研讨会都要谈论特朗普,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作为正式议题?”

拜登在今年西南偏南的主题演讲。图片来源/thedailybeast.com

拜登在今年西南偏南的主题演讲。图片来源/thedailybeast.com

总体来说,今年以智慧城市、智慧医疗与人机交互为主的互动环节,科技性也不如往前先锋。由于基因测序、人工智能 无人驾驶等话题已在去年全面发酵,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这样的巨头占据了最好的资源,最聪明的极客也转而为他们工作;厂商、创投机构已在年初的CES、底特律车展上吆喝了一阵,并不太在意3月的这场音乐节。

但与人工智能有关的活动还是吸引了大批参与者。业内人士也在此次SXSW碰到一大麻烦:讨论会爆满。 到目前为止,多个谈话和研讨会都已经提前预约满场,甚至在开始一小时前,很多场次的报名参与者就已经人满为患。从组织者的角度看,这种火爆可能说明他们未能准确估计到活动的参与人数,并相应分配面积适合的场馆。这也是继续今后成功举办SXSW的一大挑战。

电影节以关注LGBTQ团体为主线,尝试着在特朗普当政、民粹崛起的时候,提醒更多美国人他们应该引以为傲的文化多元性。

今年SXSW首映电影Song to Song海报。图片来源/variety.com

今年SXSW首映电影Song to Song海报。图片来源/variety.com

但和前几年热火朝天相比,今年的西南偏南开始现出颓势。

根据收集排队预约信息的在线服务机构RSVPster的数据,今年一些盛大的派对正在消失或选择缩减规模,今年派对数量为350,比去年足足减少了100场。而就在2014年,这一数字还停留在600场。更加遗憾的是,曾经花名册上规模最大的两项企业活动Hype Hotel和Spotify House也缺席了本次西南偏南(尽管后者赞助了一系列小规模的现场演出)。过去三年先后带来Prince、Kanye West、Jay-Z、Sia、The Strokes、2 Chainz、Elle King等大咖的三星在今年选择了退出微软雅虎、埃森哲这些以往的赞助大户也不会出现在今年的奥斯汀。

除了演出规模的减少,今年SXSW演出阵容的分量也远不及前。2014年Lady Gaga在舞台上故意为《Swine》那首歌安排了“呕吐演出”后(当时她的出场费为250万美元),各大品牌商似乎都收紧了腰包。虽然去年The Roots、Future还有Willie Nelson所需的商家赞助并不低,但对比Kanye West、Jay-Z还有Lady Gaga来说,却要便宜许多。反观今年,Spoon、Ryan Adams和Weezer已经是最大的腕了。

此外,西南偏南与艺人的关系也走到了近几年的最低点。

本月初,来自布鲁克林的Told Slant乐队宣布取消其在西南偏南音乐节的演出计划,原因是音乐节主办方在其演出合约中的某一遣返条款。根据该条款,如果西南偏南主办方认为参演艺人或其代表的行为给官方演出的正常举行带来不良影响的话,主办方有权利告知美国移民机构。 西南偏南音乐节的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兰·斯文森虽然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大会对川普“旅行禁令”(Travel Ban)的反对立场,但Told Slant乐队取消演出的这一事件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却很快引起了人们对于川普政策下“打击移民”的争论纷纷,也给大会带来了较为负面的影响。

30年后,西南偏南成功地将极客文化从“小众”推向“主流”,却面临着转型的尴尬。主流玩家和大赞助商的撤退有好有坏,不过,这好像是新世代产品面临的共同难题:如何保持自身特色并持续盈利。

(本文首发钛媒体,综合自外媒报道和公开资料。)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元婕
元婕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 yuanjieluo@tmtpost.com

评论(3

  • 一懿 一懿 2017-03-14 09:26 via pc

    其实西南偏南更像是一个平台,一方面盘活了创新、音乐等,另一方面展位、广告等也为其带来收入,同时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艺术经济,希望转型成功。

    1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3-14 05:23 via iphone

    很赞

    0
    0
    回复
  • 找你科技 找你科技 2017-03-14 00:51 via pc

    谢谢分享,看历史轨迹,科技后的文化复兴更有助于创新创业的进步!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