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时代,运营商人的“好日子”来了

摘要: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运营商不好过,运营商人却迎来“好日子”

今天读到宁宇的一篇文章《运营商的“好日子”在哪里?》,宁宇是运营商内部人士(见宁宇在钛媒体的专栏)。作者提出衡量“好日子”的标准:有钱花、有事做、有人爱。以此衡量运营商企业,迫于制度限制、流程要求、考核压力,有钱不能花;监管的行政化与企业的市场化冲突,目标不清,无所适从;对国家贡献利润、对用户做好服务,却换不来多少正向回馈。所以,运营商企业没有“好日子”。

对于运营商人来说,“好日子”的标准:安全感和成就感。以此衡量运营商人,政策与市场的变化,让运营商人寝食难安;成就感过去曾有,现在空有“加班加点”的职业现状。所以,运营商人没有“好日子”。

对于运营商没有“好日子”的观点,我深表赞同;而对于运营商人没有“好日子”的结论,我觉得值得商榷。

 

首先,企业不好过与员工不好过并不一定是强相关的。尤其在运营商这种奇葩企业中,这个结论不完全成立。简单说两个例子,中移动是最赚钱的企业,可是员工能拿到多少呢?某运营商被查出腐败,企业环境“变坏”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人员晋升路径的打通,对于员工来说,死水盘活,又见一春。

次之,安全感与成就感并不能完全衡量“好日子”。某些情况下,这两个词是冲突的。比如在华为的生存理念中,始终对活下去感到不安,在不安中奋斗,却有成就感。这算不算好日子呢?

接下来,我继续以中移动为例,分析一下运营商人的“好日子”在何时。

可以简单的把中移动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2G时代,是“黄金十年”,突出特点是有钱花。可是,“好日子”只属于某些人。

从1999年电信重组、中移动成立算起,到2008年3G牌照发放之前,共十年。在2G时代,中移动凭借政策红利与用户需求红利,高速发展。中移动的员工工作轻松、高薪水、体面,既有安全感,又有成就感,过上了“好日子”。

所有中移动员工都过上“好日子”了吗?没有。在这个时期,招聘不够开放,新人进入难;等级观念较强,基层晋升难;合同制与派遣制差异较大,身份不平等;法律观念淡薄同时缺乏规则制约,容易滋生腐败。这十年的“好日子”属于某些人,而且,部分人的“好日子”背后隐藏着噩梦。

3G时代,是“指标五年”,突出特点是有事做。有环境的恶化,也有“好日子”的雏形。

从2009年3G牌照发放到2013年4G牌照发放之前,共五年。之所以称其为“指标五年”,是因为这五年的胜利,指标当给头功。无论上面指标下的多么变态,下面都会以更变态的方式完成。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移动拿到TD烂牌,又不甘心落后于竞争对手,只能用指标来鞭策企业前进,是竞争的需要。另一方面,3G为移动互联网提供了繁荣的基础,OTT企业势如破竹而来,要用整体指标的上升来应对局部业绩的下滑。

这个时代有事做,是“好日子”吗?指标压力,让很多基层员工喘不过来气;企业业绩在上升,员工薪水却在下降;有些领导昨天是劳模,今天进牢房。会有成就感,却无安全感。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中移动的招聘面向全国了,尤其是广东移动的“领先100”,打响了品牌,在进入机制上更开放了。内部竞聘虽然多有诟病,但是大面积推广,在晋升机制上有了突破。更重要的,很多员工有了居安思危的意识,认真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为成长或者离开储备能力。

4G时代刚刚开始。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说其坏,从前段时间的媒体报道及公众关注可窥见一斑。来看看技术发展和政策环境带给运营商四个方面的压力:

利润方面:三大运营商陆续发布一季度财报。联通、电信凭借网间结算获得十几亿“额外”收入,利润上扬;中移动“被成功调控”,利润如期的大幅下滑。6月1日将要到来的营改增,也将给中移动带来阵痛。

产品方面:在中移动内部被寄以厚望的融合通信,没有得到业界的一致认同。有人认为用明天的牌来对付今天的微信,只是理论美好。明天用户需求会变,明天到来之前竞争对手不会等死。

人事方面:中移动某地市公司3月份离职人数达74人,环比下降30%。流传到网上,引起轰动。

媒体方面:各种唱衰,OTT的跨界,虚拟运营商的竞争等等,“唱衰中移动必火”几乎成为规律。

对于运营商来说,4G时代确实可能不是“好日子”;但对于运营商人来说,“好日子”即将到来。

第一,指标压力减少。4G时代,中移动在压力之下提出“放水养鱼”的考核思路,轻指标,重能力。尤其是在利润下滑的当前,放下利润包袱,是企业与员工的幸事。指标压力减少,发挥能力的空间将增大。

第二,提升机会增多。转型改革时期,最重视人才。电信搞了内部孵化,员工可以内部创业;联通试点营业厅内部承包。类似的举措,中移动必将实行。盘活员工能力,是转型必由之路。

第三,激励机制变革。随着体制机制改革进入深水区,激励机制必将发生变化。无论是量化薪酬的推广,还是研发人员的变动薪资试点,在稳步推进中将形成巨大的内动力,突破单纯职级工资的束缚。

第四,身份认同提升。新《劳动法》规定,到2015年底,企业派遣制员工的比例要控制在10%以内。这对于中移动的劳务派遣制员工是利好。他们将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转为正式员工,获得平等身份;另一种是以外包形式提供服务,获得更多效益。

第五,腐败隐患降低。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将“反腐倡廉”上升到战略层面,未必是坏事。国企有公共职责,有利润诉求,稳中求进是良策。有规则与规范的约束,也是对领导干部的保护。

第六,激发深层思考。安全感固然重要,但是在温水里煮久了,人会缺乏抵抗力,没有竞争力。成就感也很重要,习惯了思考,培养了能力,发展空间自然会扩大,无论是留在企业还是离开,成就感可以由自己来选择。

 

【作者:梅花园陈述,微信公众号:陈述(mhy_chenshu)】

本文系作者 梅花园陈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手机、通信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陈述(mhy_chenshu)

评论(14

  • gz小米粥 gz小米粥 2014-05-07 07:14 via weibo

    考核指标有做变革性调整之日,好日子才到了

    0
    0
    回复
  • 天歇难 天歇难 2014-05-06 21:32 via weibo

    续集言之无物。CMCC类政府机关作风其实一直是员工上升乏力的。上面领导再怎么换,下面士兵依旧凭关系升迁。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领导”。现在搞得人力资源提升,要求员工保岗位就要学几十门学院课程,员工要想升迁平移还要学想去的岗位的几十门课程抓狂,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1
    0
    回复
  • 戗盘子的老合 戗盘子的老合 2014-05-06 09:20 via weibo

    在移动混过的都不会信吧。。。

    0
    0
    回复
  • 哑巴1 哑巴1 2014-05-06 09:02 via weibo

    不信。陈先生一切论述的基础都是建立在领导同志意识到压力而作出改变的前提下。且不论领导们会不会改变,就作出他所说的改变,就能有好日子了吗?

    0
    0
    回复
  • 冬冬 冬冬 2014-05-05 15:55 via pc

    牛头不对马嘴

    0
    0
    回复
  • 阿桑奇 阿桑奇 回复梅花园陈述 2014-05-05 14:21 via pc

    如果这个“拆分”成立的话,也就预示着这个企业不会有个好的结果。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abgndksl abgndksl 2014-05-05 13:19 via weibo

    主流废话文

    0
    0
    回复
  •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回复阿桑奇 2014-05-05 11:42 via pc

    国企与民企不同,企业发展与员工发展不是正相关,这种情况下,可以把企业和员工拆开分析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淡定哥3707 淡定哥3707 2014-05-05 11:06 via weibo

    确实是痴人说梦

    0
    0
    回复
  • 阿桑奇 阿桑奇 2014-05-05 10:26 via pc

    读了半天还是有些模糊,怎么界定“运营商”和“运营商人”呢,这样区分开来是不是把一个主体强行的拆开了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