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滑的礼物

摘要: 我很欢迎经济下滑,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不负责任,而是确信经济下滑有其好处。

我很欢迎经济下滑,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不负责任,而是确信经济下滑有其好处。

我1992年在日本创业,8年后成为第一个在日本上市的中国人,就是要感谢日本的经济下滑。大家知道,日本的泡沫经济在1991年破裂。正是这一年,我刚参加工作不到3个月,公司就因急速的经济下滑而倒闭,我也因此而失业。

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就想试试能否把在读博士时开发的土木结构软件卖出去。这是一种可保证土木工程既安全又省钱的计算模拟软件。因经济下滑,原本大手大脚的土木建设项目也不得不精打细算,而我的软件正好碰上了这个需求。

经济若不下滑,我就职的那家公司就不会破产,公司没破产,我也不会失业,而没有失业,我就不会创业。回过头看,我必须在那个时刻创业才能赶上那个需求,让一个穷青年在异国他乡挖到第一桶金。说起我的创业历程,尽管不是很容易,但也不是很难。我没有借银行一分钱,也没有拿风投一分钱,最重要的是我碰上了机遇,一个由经济下滑而产生的机遇。

回顾二十多年在日本产业界摸爬滚打的经历,我发现有数不清的企业在经济下滑时消失了,也有数不清的企业在这期间诞生。即使存续下来的企业,也和以前判若两样,它们不是改变了经营方式,就是改变了产业领域,或是改变了商业模型。很多优秀的企业更是把这三个方面都改了,简直可以用“面目全非”来形容。

就拿我来说吧,我在创业后的第7年就开始改变产业领域,这也与经济下滑有关。

1991年的泡沫经济的破裂,并没有立刻引起日本经济界足够深刻的反思,政府和企业家都在期待着下一轮的反弹。直到5年后的1996年,经济界才慢慢放弃了幻想,着手经济结构的改革。这时候人们才注意到比制造能力更重要的是市场适应能力,也就是对不确定性的适应能力。

这和中国现在的情况一样,经济学家们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反正说错了也不用赔钱。利益集团更是想出各种各样的路子来从政府那里要钱。其实,与其苦寻旁门左道,不如通过自己的销售团队或代理商,实时地掌握市场变化。

我正是看准了这个机会,第一个在日本提出了“科学销售”的概念,并开发出配套管理软件。我靠抓住这个新的机遇,完成了在东京创业板上市,又在05年完成主板上市。

经济泡沫的破灭给我带来创业的机会,经济模型的转型,又给我带来上市的机会。尽管很多既有企业倒闭了,但是它们的人才又转到新的领域和新的企业里,原来的办公大楼也转租给更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破产没有产生浪费,死撑着赔钱才是在毁灭价值,用政治或政策保护过时企业更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房价高腾为何还有人买呢?那是因为经济一直上升给人们带来房价不会下跌的幻觉;为什么品质粗劣的电子产品仍能占据市场?那是因为对经济的乐观让人们放松了对质量的苛刻;为什么管理糟糕的企业仍在存续?服务恶劣的店铺仍有生意?工作不认真的人仍能领到工资?为什么呢?

回答就是一个,他们需要改善却又不去改善。能是迫使他们换脑筋的老师只有一个,那就是经济下滑。马克思对经济危机的论述只对了一半,危机确实会不定期造访,但它不是病,而是来治病。它不会让经济社会灭亡,而会让经济社会变得更强。

对一个企业家来说,一场经济危机,就是一场全国甚至是全世界范围的考试,合格者生存发展,不合格者默然离场。下滑的经济,可以淘汰掉企业家里的滥竽充数,造就能走向世界的企业家。

让消费者受益,让社会进步,让企业家成长,这些,难道不是经济下滑的礼物吗?

本文系作者 宋文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文洲
宋文洲

宋文洲,28岁创建软脑株式会社,2000年实现公司在东证创业板上市,开创来日外国人创办企业在日上市先例,软脑集团于2005年东证一部上市。是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中国企业家。 1963年生,山东威海人,1985年作为国费留学生赴日留学,1991年北海道大学博士课程修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