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四月夜里的末班车(1)

我穿着沉重防核辐射服,在战后世界里去赶一辆末班车,它会带我去向哪里?

四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我坐上了一辆末班车,开始了一次神奇的旅程。司机长得像E.T.,他说而我会是一位幸运的乘客。
收音机里的小蛋蛋努力推销着至尊防护公司的各种产品,可惜我都买不起。小蛋蛋还说,至尊防护公司已经在火星建立了乐园,第五批火星移民正在招募。那里有适宜人类生存的环境,没有核辐射。对了,忘了告诉你,今年是2041年,核战争之后的第七年……

四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我在公司里加了一天班,终于能回家了,还是很开心的。579路还有一趟末班车,我要尽快赶到公交车站,兴许能坐上它。

我的工作是至尊防护公司的仓库保洁员。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防核辐射装备生产企业。我穿的防核辐射服,就是自己公司生产的。不单是我,可以这么说,地球上现存的1亿2000万人口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穿着这家公司生产的防核辐射服,使用它们提供的其他产品和服务。

我的防核辐射服是最便宜的基础款,穿起来像宇航员的太空服,连同头盔,一共二十多斤,对于体重只有八十多斤的我来说,过于沉重了。

除了在公司,我几乎不会把它脱下来。

七年前的那场核战争之后,地球上每一粒尘埃都被放射性物质“附体”了,它们随着空气四处扩散;杀人的射线像幽灵一样,随时可以轻松地穿透人的身体,甚至墙壁。

一个人如果没有防核辐射装置的保护,就意味着癌症和死亡。

防核辐射服是我的另一层皮肤,或者说“壳”比较恰当。我躲藏在里面,在战后的世界里活着。

有钱人可以买高端的防核辐射服,质量更轻,穿起来很舒服,防护效果好,还有行走助力装置、内外部清洗系统、空气过滤系统、核辐射剂量智能检测等功能。这简直就是一件奢侈品,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

有钱人的住所都经过防核辐射装修,有水和空气的过滤系统。在家里,他们可以脱掉防核辐射服,穿着轻便舒适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听广播,看电视,还能洗澡、烹调和煮咖啡,跟战前的生活一样。

战后的七年中,我没有洗过一次澡。这是不是很让人羞耻?有点儿吧。

我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洗澡,是在战前的一个傍晚。红色的霞光映在浴室的磨砂玻璃上,我听见花园里孩子们的笑声。

水洒落到我的头上,滑过我的脸、脖颈、乳房、手臂和腿。地上的水,舔着我的脚趾。轻盈的湿润的水汽填充了我的每一个毛孔,它们进入我的血管,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我听见了尖利的警报。核炸弹从陆地、深海、太空的发射平台上起飞,射向了政治建筑、军事基地、机场、武器库、网络中枢、发电厂、水坝等战略设施,强大的冲击波摧毁了它们,湖泊与河流,被热浪蒸发了,森林、原野和沙漠变成了焦土。

那些在战争中心地带的人们,被上亿摄氏度的高温杀死了。那些在战争边缘地带的人们,被射线牀伤身体,即使活下来,他们也可能会死于癌症。

战争之神的长矛与盾牌在碰撞。拦截的核炸弹与攻击的核炸弹在空中撞击,刹那间,很多个太阳同时出现,发出足以刺瞎人双目的光芒。

我生活的城市遭受了灭顶的核打击,我本该被核战争从地球上轻易地抹去,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轻松。

幸运的是,那天我回了老家,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县城,我活了下来。

当时整个地球都在颤栗,它也不能完全幸免。浴室的玻璃震裂了,碎片飞溅,割伤了我的身体,地上全是血水……

战争结束后,我一天24小时都在这身防核辐射服里,再也没有体验过水荡涤身体的美妙感觉。

只有在公司里,我可以脱掉这身衣服。我会故意加班到很晚,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水清洗我的脸、头发、胳膊和脖颈。

我难以抑止地接一捧水,从衣领洒进去,水顺着我的身体流淌,流过每一道疤痕。

我湿淋淋地走出去,身后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终于,我的“罪行”被主管发现了,庆幸的是他还保留了一点儿慈悲心肠。他饶恕了我,但是决不能有下次,否则就会被炒鱿鱼。

我不能失去工作,工作和防核辐射服一样重要。只有工作,才有收入,才能接着活下去。每一天都很艰难,每一天都像在刀刃上行走,我想过放弃,但是我不甘心,有一些心愿没有实现,我要坚持下去。

【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3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