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和从未来回来的儿子聊未来。

穿越和科技

(序言)

“爸爸。”

我看着面前这个三十多岁比我还苍老一点的男人,回忆着过去5分钟发生的事情:在我卧室的墙上出现了一个黑洞,这个穿着菲尔普斯鲨鱼皮游泳衣似的长得很像我的家伙就出现了,迅速的叫出了我的名字、生日、证件、各类生活细节、私人小秘密,为了证明一点:

“爸爸。”

“所以你说你是从2045年穿越回来的?为了和我聊一聊?”

“是的,爸爸。我现在是宇宙航天局的科学团队的一员。时空穿越是个实验项目。我来和你谈谈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有些事情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我还没有从懵逼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本能的问道,“如果你是从几十年后回来的,你是不是知道股票走势、彩票号码什么的?这样。。。”

“是的爸爸,我知道,也可以告诉你,但是这样并不改变你和我的生活轨迹,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这个并不重要。”

“所以我几十年后有没有因为你今天告诉的我的事情而发财?”我呼吸有点急促。

他想了一想,在我看来不是个好兆头。“没有,爸爸,你好像就是个普通的作家,在写黄色小说方面略有建树。”

“好吧。。。”我突然感觉到人生灰暗了很多,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更惊悚的事情,“那2045年的时候我还。。。”

我儿子脸上突然露出了从容的笑容,“是的,理论上是的。这也是我来的目的。”

“宇宙航天局规定每次时空穿越一定要有个目的,不能刻意的影响过去。”他接着用缓和的语速说,仿佛是练习了很久的话,“大约从您的今天再过十几年,冷冻技术就很成型了,您是首批选择把自己冷冻起来的人类之一。”

“不治之症?癌症?”

他咯咯的笑了,“没有。这就是好玩的地方。别人把自己冻起来,都因为是不治之症,那么解冻的时间就是当病症有治愈方法之时,这也非常合理和人道。您呢,属于自找的,说是对世界失去了希望,所以把自己冻起来,等到希望重现的时候。”

“听起来好扯淡啊。”

“是啊。”他耸耸肩,“不过正因为希望重现是没有具体期限的,所以,结合我们前沿的的时空穿越技术,我们正好有一个理由,让我回到过去,您的年代,来给你描述一下未来,看看您是否觉得,可以把自己解冻了。”

(一)

我们这样对视了大约1分钟。虽然看到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儿子的确是奇幻,但是我现在更关心的是,我该问些什么,如果知道明天的彩票号码并不能改变我是个二流小说作家的命运,问了也是白问。如果我在未来已经计划把自己冻起来,那么问为什么也是白问。

儿子仿佛看到我的犹豫,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车流,“啊,还是一样啊。”

“嗯,2045年会有很多车飞在天上吗?”

他回头很无辜的看着我,“没有,交通和现在基本差不多。”

“什么?”

“路上车会多一点,更拥堵,新能源的也有一些,但是总的来说没有石油便宜,所以还是一直在用汽油,海洋里的油井开发出来以后石油价格又降下来了,过去一直起起伏伏,所以新的交通方式也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动力被研发出来。有些历史上的科幻电影,我是说您这个年代的电影,的确幻想过空中飞行的汽车,但是彻底改造一个城市的交通系统,是庞大的不可思议的工程,所以理论上可行,但是实际操作中,只有游戏城里有天上的飞行器。”

“那你们出门是怎么解决的呢?”

“叫出租车咯。”他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小时候我们也一起坐的呀。”

“至少是无人驾驶吧?”

“没有,还有有人驾驶的。”他仿佛有点好奇我为什么关心这些不重要的细节,“无人驾驶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出租车还是有人驾驶,听起来很诡异,但是总的来说因为人太多了,出租车公司都宁可雇人,无人驾驶的车要贵好几倍,而且很慢,人开的车,总是快一点。当然也一直有夸张的公司说要把整个城市变成无人驾驶的,但是和飞行器一样,完成的改变整个城市的交通规划,涉及到太多人和利益,无法完成。”

“哦,听起来不是那么有意思呀,我是说,你的所在的未来,至少交通方面。”

“还好吧,至少现在上海到北京,半小时的轨道车,人要全程躺着。交通行业,后来大家发现也遵守摩尔定律,不过就是倍速慢一点而已。”他又突然想起来什么,“然后汽车有一点不一样的,全是共享的。”

“就是像滴滴什么可以用软件叫?”我觉得这个无趣透顶了。

儿子不屑的摇摇手,“我们的时代一辆车,可以按照四个座位分开,变成一个座位一辆车,随时按需求组合。比如开车的人一个座位,这个叫做动力车,可以拖动右边一个座位,叫做副驾车,变成二人车;如果想多载两个人,可以再拖动后面的后排的座位车,甚至更多,也可以拖动后备箱之类,随意组合。座位是通过磁力技术粘合和,组合、分拆很容易。这样的话,如果一个人出门,只要开一个座位的动力车就好,如果两个人出门就是两个座位的车,全家出门就是多几个座位,随时调整。”

他看这我仿佛很困惑的样子,继续解释道,“这样对道路没有什么修改,但是节省了道路空间,车子变小,变窄了。原来一个人开车,空三个座位,很不经济。因为这个技术,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共享司机车,出门的话,叫一个动力车过来,接上自己家的私人的副驾车或者座位车,直接走了。很多出租车公司,都给送免费的副驾车。”

我觉得这个还有点意思,“那这样开车很方便了吧,交通不拥堵了?”

他叹了口气,“我们宇宙局也有研究交通问题的,实际上,交通就是资源分配,任何技术,一旦提高效率,就会让人口继续增加,反过来加剧交通问题,所以这个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经济问题。

“啊,好吧。那现在大城市都什么规模?”

“大约1亿多人吧。”儿子继续说,仿佛跟爸爸抱怨生活的不容易,“我现在上班,一样要一个小时,但是因为副驾车是私人的,可以在里面吃早饭、换衣服;也不用送小孩了,因为副驾车、座位车可以锁定,到学校才打开。”

“所以还是要上班?”两个男人又沉默了一会儿,仿佛聊到了宇宙间最悲伤的话题。

(二)

“老爸,其实我还是挺羡慕你整天蹲在家里,什么都不干,晚上写写东西的。”

“这个嘛。你老子这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突然意识到对面的人是我儿子,所以也不同太客气。“那有没有什么脑机接口什么的,脑子里想到的东西,就出来了?现在我腰椎颈椎都不好了。”

“主流的还是键盘,实体的和虚拟的。”儿子竖起来两个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下,仿佛是描述一个虚拟键盘,“虚拟的很厉害,利用超声波,两根细细的棒子,随便放在什么位置,中间就是键盘、触摸屏,通过超声波来感知和反馈手和手指的动作。”

说到这个他看了看我桌子上的电脑,仿佛看到了一点能打动我的东西,“我们的时代,电脑没有了,手机也没有了,你带着一个芯片样的东西,这个是每个人的ID,可以随时征用周边的计算能力。怎么解释呢,这个有点难,我们这个时代任何地方都有计算能力,比如所有的实体物品,比如桌子、椅子,都带有一个小小的微芯片,这个芯片和你的ID芯片连接上以后,可以直接接通各种储存在云端的服务,比如你想给妈妈打个电话,你只要带上耳机,对着桌子说,打给妈妈,就可以了。”

“因为所有的计算都储存在云端了,对吧?”

“爸爸你还懂这个啊。”儿子很诧异的看着我,“所以我们一般只带一个手表手环一样的东西,里面是ID芯片、可伸缩的超声波键盘棒,耳机贴片,女生甚至放在项链吊坠里。”

“耳机贴片?”

“哦对,现在的耳机是一个指甲盖那么大的片,贴在耳朵边的皮肤上,通过耳骨传输声音,更小更方便更清晰。”

“厉害。”我吐吐舌头,“那么屏幕是不是也那种空中的、透明的,手势操作那种?”

“这个目前并存的还有好几种科技。大屏幕的户外的,很多是电流屏幕,光线要柔和很多,因为这个其实是几层涂料,成本很低廉,只要在任何接近平滑的物体的表面上刷几层涂料,接上芯片,通上电流,就能显示了。像你们这个年代电影出现的科幻的技术也有,比如玻璃的透明屏幕,可卷曲的柔性屏幕,都出现过,现在商务场景上还是用到,开会的时候,复杂的文件和图表要用到柔性屏幕,有时候也用到全息投影技术,支持手势互动。其实更像几百年前说的魔法书那样子,一张纸,上面的图像会动,还能跳出来。不过因为耗能厉害,所以没有变得特别主流。”

“哦,我可以想象。那主流的是什么?”

“嗯,视网膜技术,或者说多种结合的。”儿子闭上眼睛想了一会,“视网膜是你这个时代就有的技术,到了2045年就很成熟了,并且可以远距离实现,比如你走在街上,看到左边走廊上的墙壁上是一幅画,比如是一个征婚广告,一个咖啡桌,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士,对面的椅子空着,那么旁边隐藏视网膜投影仪,会扑捉你的眼球动态,把你的印象投影到你的视网膜上,和你看到的画面对应起来,这样你看到的是你和这位漂亮姑娘喝咖啡的场景。”

“你是不是还没有老婆?”

“爸,不谈这个,我受够了,你和我爸一个样!”

(三)

“这也正常,你才。。。30多,”聊了一会我感觉跟突然出现的儿子距离亲近了很多,我看着他,努力的拼凑这未来是什么样子,随便嘟囔着,“你自己拿婚恋广告说事儿的。”

“啊。说到这个。”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故意岔开话题,儿子突然提高了声音分贝,“广告。我们这个时代,广告是违法的。”

“什么?”

“对,说起来有段悲哀呢。其实过去30年,发展速度最快的领域,不是航空航天,医疗生物或者军工,而是那些看不见的科技。比如,互联网方面的,电子商务、采集个人数据、数据营销什么的。”

“为什么?”

“因为容易挣钱啊。大约你的时代再过10年,人工智能就非常发达了,可以说,可怕了。”

“所以你是机器人派来的么?”

儿子不确定我是不是在说一个笑话,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您后来也写过一些激进的关于人工智能统治世界的小说。。。”

“天啊,我的天啊!”我脑子飞快的闪过一些科幻的画面。“Matrix!! ”

“但是很不幸这些都没有发生,”儿子看着我有些激动,连忙补充说,“人工智能是很发达,但是还是没有到超过人类的地步,至少在复杂的决策上,比如,理解另一个人。但是反过来,在理解单个人方面,人工智能比人强很多。”

“说些我能听懂的。”我一头雾水。

“这样子,人工智能不能理解一个人类的正常思维,永远比不上人的思维的复杂程度,但是人工智能可以监测、收集、整理、归纳、判断一个个人的行为,从而得出一些甚至你本人也想不到的你的特征。”

“嗯?”

“比如说我上面说的墙壁上的画面,一个女生孤独的喝咖啡,人工智能看到一个男的经过,通过各种数据,比如这个人的ID芯片所透露的个人信息,年龄、身份、资产、网络购物记录、娱乐记录、阅读记录、工作记录等,加上这个人的相貌、身高、穿着打扮、走路姿势,加上当时的环境比如时间、地理位置、之前的地理位置和活动、天气等等,实时的和网络上几亿人的数据库对比,推算出这个男的的爱好,从而定制出符合他爱好的画面,包括他在这个画面上的坐姿、打扮、表情,以及对面女士的对话、动作、表情,等等。”

“效果很好?”我仿佛有一点理解这个假想的场景。

“很好,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满意的画面,甚至有时候你都不知道这就是你喜欢的。”儿子反而谈了一口气,“有那么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几乎活在理想世界里,你看到的所有的虚拟的东西都是如此的完美,不能说完美,而是,如此的符合你自己的品位,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麻烦?沉浸于虚拟世界不能自拔?”

“没有那么恐怖,的确有小部分人换上了虚拟综合症,分辨不出虚拟和真实的世界,但是大多数人不会。”儿子像教育一个小孩子一样一本正经的说,“但是还是相当的麻烦。当人工智能知道了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你自己的特点的时候,你的消费、娱乐、各种行为,都是可以被人为或者人工智能左右的,比如商品公司可以销售给你大量的你原本不需要的物品,促销活动可以完美的把握你的敏感点,进行营销;而表面上看起来,你买的东西,的确是独一无二的,非常定制化的推荐。”

“所以有很多购物狂?”

“并且因此而破产、甚至自杀,但是也拜托不了购物的欲望。你们的年代较什么来的?剁手?大概是的。我们的时代,真的有人弄瞎了双眼,以求解脱。”

我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寒意。

儿子大概看出来了,安慰我说,“后来,广告,所有的广告类型,就被整体禁止了。因为信息的流通足够发达,所以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需求,找到自己要的商品和服务就好了。”

“好吧。听起来很无趣。所以在那个年代阿里巴巴、百度都不行咯。”这话我说出来就后悔了,想想也是30年后的事儿了。

“啊,对,百度我不知道是什么,阿里巴巴的确是上一代伟大的企业了,很受人尊敬,现在的最大的企业都是经营数据的。”儿子说了一个听起来很顺口但是遥远的名字,然后双眼发光的说,“他们强大到什么地步,仿佛真实世界有一个你,而服务器构成的虚拟世界里,你的所有数据,又被他们重构了另一个你,和你无关,但影响着真实的你。”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我给儿子看了一段视频网站上的90秒前贴片广告,他们那个时代的禁品,他看的津津有味,仿佛毒品成瘾的人又吸了一口。

(尾声)

这样我们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墙上出现了一个他来时的一模一样的黑洞。

“我恐怕要走了,爸爸。”儿子有点惋惜的说,“能看到你还是很不错的,自从你冰冻以后,很多年没有见到你了。”

我点点头。

“爸爸,”儿子有些哽咽,“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您要给我一个答复,如果我们的世界是这个样子,是不是应该把您唤醒。让我总结一下,您的未来是这样的,不完美,甚至有时让人失望,您时常愤怒,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您是第一个致力于反对广告的媒体人,我很崇拜你。”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我抱了他一抱。

“爸爸,世界可能没有变得理想,但是世界在进步,我们在进步。”我看到他眼睛里有些泪花,“我很想你,真的,爸爸,我们希望你回来,我爱你。”

“我。。。”

然后黑洞亮了一下,儿子和黑洞一起消失了。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7
  • 续写

全部章节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