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罚》(九)失控

大首领走到郭去的眼前,捏住郭去两边脸颊,冷然道:“你真得很自私!“

沉睡375年后醒来,发现人类已经灭绝了,艾德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机器人……

点击查看《天罚》(八)不翼而飞

大首领单手支颐看向前方,空旷的厅室中里,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道光幕,光幕上呈现出来的是暗室里的画面。

这个地下城里密布了很多毫发粗细的监控,但是依然有人悄无声息的穿越了所有的监控设备,走向了最深处的暗室里,拿走了刚刚得手没几天的能量块。

这已经是大首领第十七次看这段监控了。

画面的正中央只得到那个人的背影,一身白色的劲装紧紧裹在身上,背后绣了一只线描的单眼图案。这人的头上不见一根头发,借着暗室的灯光隐约可以额头有僧侣的戒疤,这人竟是一名和尚。

艾莉斯歪着头看着这名僧人,嘴巴微微嘟起,茫然的看着画面里的那个人缓缓转过身子。

就在他刚刚转过身体的那一刹那间,整个画面忽然变成一片雪花点,耳边听着沙沙的声响画面已经不见了。当画面再一次出现的时候,那名僧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紧接着大门便被人从外面打开,郭去和魏莱冲了进去。

两次画面的间隔仅仅不过五秒钟的时间,那就说明郭去他们进暗室的时候,这名僧侣其实也并没有离开,那么他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为什么自己丝毫没有感受到其他活人的气息在里面!

大首领的眼色微微有变,黑色的瞳孔里亮起红色的光,那一刻他整个视野都变的不一样了。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以数据的形式展现,每一件物品的信息都呈现在眼前的空间里,转过头看向囚室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五色的人形光谱在微微活动,每一件活动表面散发出来的温度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然而在暗室的那一刻,他什么也没看到,竟然有人能够躲过自己的微型AR。

这名僧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他为什么知道能量块的事情,他是已经带走了能量块还是依然潜藏在某个角落里?

就在大首领失神回想的时候,AR锁定了监控里的一点微弱的闪光,通过扫描获得了数据立刻在视野内构建了一个模型,那是一枚正面刻了字母“E”的圆币。

之前画面的播放一直没有看到这里,此刻的失神让他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

囚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机械人站在郭去和魏莱的囚笼外,像死神一般居高临下。

“怎么了?”

魏莱几近崩溃的看着机械人,下意识的想要抓住郭去的衣袖,触手的片刻似是想起了什么,想要抓住衣袖的手就那么僵在了空气里,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袭来。

就在魏莱失神的片刻,机械人打开了笼子,像抓小鸡一样把郭去拖了出去。

“放开他!”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郭去,魏莱还是疯了一样的扑了上去,想要把郭去从机械人手里救出来,然后机械人仅仅只是挥了下手,魏莱就被推翻在地,整个身子在笼子里打了个滚倒靠在笼壁上。

眼泪倾刻间倒流下来,顺着眼角流向了额顶,染湿了满头的秀发。

“放开他……”

魏莱倒挂在笼壁上,小声的昵喃,重复着那三个字,眼神开始恍惚起来。

郭去面无表情的被机械人抓在手里,整个身子无力的垂了下来,被带出囚室的时候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囚室大门关上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站在了囚室的最深处。

郭去被机械人扔在了地上,眼前就是那个恶魔一般的大首领,此刻他正冷冷的打量着自己。

这个少年只是他抓捕诺亚时的意外之获,然而最令他意外的是,这个看来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拥有徒手与机械人搏斗的力量。他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就消灭了从这里通往暗室路上所有的机械人,而且全身毫发无伤。

大首领隐约感觉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失控。

“给我!”

脆声脆语的童声打破了大首领的沉思,艾莉斯伸出两只手,嘴巴高高的崛起,仿佛自己有什么东西被郭去抢走了,她要郭去现在把东西还给自己。

郭去眉头微起,艾莉斯又被充了一句:“把硬币给我。”

“你从哪找来这么个怪物?”

郭去冷笑一声,看也不看艾莉斯,对大首领说:“和你一样的怪物”

“怪物?”

大首领重复了一次郭去的话,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声音嘶哑如从地狱传来。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潜藏着一个怪物,只不过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罢了,这个世界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人心里的这只怪物,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帮助这个世界完成自己的救恕罢了!”

大首领从椅子里坐起来,走近郭去,俯看着他:“终有一天整个世界都会感谢我!”

“明明是个恶魔却要扮演天使,真是可笑……。”

话还没有说完,大首领忽然掐住了郭去的脖子,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你把硬币藏到哪去了?”

通过AR遍查郭去全身,大首领没有找到那枚硬币丝毫的影子。

“是放到那个小姑娘身上的么?”

兜帽下绽放出恶魔的微笑。

“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跟随我,和我一起见证人类伟大的复兴,只要你把那枚硬币交给我。”

郭去双手死死握住大首领的手腕,想要从他手心里挣脱,挣扎间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话:“你只会把世界拖进地狱。”

眼见招安无效,大首领顺手将郭去扔了出去,看似随手的一扔却将郭去扔出去了十几米,直到他的身体撞在了墙壁上才停了下来。撞上墙壁的那一刻,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口腔里喷了出来,眼前的世界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现在不是你出来的时候。”

“可是……”

郭去和诺亚的人格开始争抢身体的主控权,大男子主义下郭去想要出去替诺亚承受这种身体上的痛苦,然而面对眼前这个怪物却又没有半片的胜算,终于诺亚的人格重新占据了上风,眼前的世界恢复了平静。

“我一直没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

“即然你有机会可以进入我的身体,那么你完全可以以机械虫的形态离开这个地下城,在外面找个身体不就好了。”

“我的机械体在人类的身体里待的越久就会越虚弱,我必须尽快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可是你的身体已经变成一堆废……铁了呀!”

诺亚的声音忽然沉默了,失去了能量块的她,想要重新回到本体里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了。

十几米开外大首领和艾莉斯远远的看着“他们”,像一只饿狼看着自己的猎物,对付一个已经是不可能了,眼前却有两个怪物。

囚室的大门忽然又被打开了,艾莉斯看了看郭去,微微一笑转身走了进去。

“不好,魏莱有危险!”

“你不是他的对手……”

对魏莱的关心让郭去瞬间抢占了身体的主控权,世界在轻微晃动之后复归平静,郭去拔腿向艾莉斯冲了过去,想要阻止艾莉斯的行动。

然而就在他快要接近艾莉斯的时候,背后忽然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身体随即便被打倒在地,一架机械人立刻将郭去拖到了大首领的面前。

大首领把玩着手上的一颗螺丝,冷冷道:“机会给过你了,只是你不懂得珍惜。”

“你知道人类最大的问题在哪吗?”

“人类最大的问题在于不自量力,总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干成不可能的事情,从来不愿意向现实屈服,明明是以卵击石,一世都在被卑微的自尊趋使者走向毁灭。明明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那枚硬币最终还是会到我手上,你却非要牺牲同伴的性命来成全自己。”

大首领走到郭去的眼前,捏住郭去两边脸颊,冷然道:“你真得很自私!“

“你胡说!“

郭去用力摆了摆头,将头从大首领的手中挣脱出来,大喊到。

“大首领……“

艾莉斯从囚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

大首领不解的问。

“那个姐姐也不见了。“

【未完待续】

钛妹科幻公众平台:tmt_kh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61
  • 续写

全部章节

  • 《天罚》(十一)把命留下

    “我叫莫邪,是个行渡人,专门带人穿江过海的。”

  • 《天罚》(十)路过的和尚

    和尚微微一笑:“我若想活呢?”

  • 《天罚》(九)失控

    大首领走到郭去的眼前,捏住郭去两边脸颊,冷然道:“你真得很自私!“

  • 《天罚》(八)不翼而飞

    不远处悬挂干尸的地方,多了一具尸体,阿利克斯被倒挂在那里,翻白的一双眼睛快要鼓出眼框。

  • 《天罚》(七)借用身体

    就在郭去准备打开铁门的时候,一架机枪已经顶在了他的后脑。魏莱吃力的举起一架机枪,因为紧张双手有些颤抖。

  • 《天罚》(六)艾莉斯

    这个自称艾莉斯的女娃,穿着一身干净的粉红色公主裙,脸上的表情也是那么的天真无邪,仿佛一个邻家的小妹妹。然而从阿利克斯的脸上,郭去却看到了一丝的不安和紧张,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娃,身体里似乎透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 《天罚》(五)等待命运的人

    那一天艾德和司马苍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最后拂袖而去,司马苍以及他的四名助手从那一天开始突然人间蒸发,三年后天罚便降临人世。

  • 《天罚》(四)梦

    我的身体具有自我复原的功能,只要能量块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就可以就地取材再造一个身体出来。

  • 《天罚》(三)机械少女

    在天罚降世之前的时代,据说有人发现,将年轻的血液和老人的血液进行互流,可以中和两个人的生命体征,老人有机会返老还童。然而这项技术由于触犯到了伦理,一直没有办法开始人体试验。

  • 《天罚》(二)狼袭

    这里曾经是一家超市,据古书上记载这是先民用来购买生活用品和食材的地方,传说这些先民们非常讲究日常生活,创造出了千奇百怪用来满足私欲的东西。

  • 《天罚》(一)幸存者们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上帝因为不满人类对自然所犯下的罪,降下了天罚,短短数年时间,几乎夺去了全人类的性命。

  • 《天罚》(序)·苏醒

    艾德已经沉睡了将近375年,这三百多年的时间里,人类已经灭绝了,也就是说艾德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机器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里有太阳能蓄电系统,只怕他也已经不能动了。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