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网络中立与摇摆

摘要: 网络中立这四个字,简单说来,就是付费标准的问题。用流量越多付费越多,这事天经地义无可争辩,但如果流量消耗越大,单价越贵(或者说,不同种类的服务实施不同数额的单价收费标准),这就需要争论一番了。

谷歌

谷歌

时间:2006年

话语: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信息高速路,任何人──不管是大是小,是传统公司还是新兴公司,都可以公平的接入。

话语人:谷歌公司

话语场景:在谷歌官方网站的help页面中(www.google.com/help/netneutrality_letter.html)

后续: 2013年,谷歌就人们使用谷歌光纤这样表态。“你的谷歌光纤账户只供个人以及访客的合理使用,除非你拥有谷歌光纤提供的局面授权协议,否则你无权利用谷歌光纤连接架设任何类型的服务器、利用谷歌光纤账户为大量使用者提供互联网访问或者利用谷歌光纤账户向第三方。”

 

时间:2006年

话语:除了在山景城以及旧金山的Wi-Fi试点项目,Google目前还没有成为ISP的计划。我们的IPv6配额只是对于未来的一个计划,那时候我们目前通过IPv4提供的服务可能要通过IPv6来实现。”

话语人:谷歌发言人

后续:谷歌董事长施密特于2012年12月在《纽约时报》组织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千兆光纤上网不是谷歌的一次实验,而是一个未来将会拓展的业务。

 

关于网络中立法则与ISP业务,谷歌的摇摆,我仅仅举了两个例子而已。早期谷歌对网络中立原则的支持有相当多的言论,到了谷歌慢慢开始布局ISP业务时,它已经开始收缩它对该原则的支持度。2010年,谷歌和Verizon就无线网络上的网络中立达成过妥协。他们是这样发布宣言的:“两家公司都同意有线宽带提供商不应该区别对待合法的互联网内容、应用或服务……而无线宽带服务商则可以不按这个规则办事,因为无线互联网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网络,它有别于有线网络,有着独特的技术和运营上的挑战,严格来说跟有线网络完全不同。”

网络中立这四个字,简单说来,就是付费标准的问题。用流量越多付费越多,这事天经地义无可争辩,但如果流量消耗越大,单价越贵(或者说,不同种类的服务实施不同数额的单价收费标准),这就需要争论一番了。谷歌收购youtube之后,据说光是加利福尼亚州,youtube就吃掉了全州9成的流量(也许夸张了点,但消耗之大肯定是事实),运营商要求youtube——也就是谷歌,为之付出更高的单价标准,于是谷歌就一直在主张网络中立原则。

其实国内也碰到过类似的事,13年,中移动声称微信占据了它的6成信令资源,抱怨微信消耗资源太大,媒体上关于“微信收费”这件事也就讨论得不亦乐乎。最终在大众层面上这件事不了了之,但腾讯是否向运营商支付了额外的费用却不得而知。如果没有,那就是走了网络中立的路径,如果有,显然就和网络中立相悖。只不过国内很少讨论这个舶来的词汇,在微信收费这股言论热潮中,鲜见这四个字罢了,但实质,是一回事。

如果把互联网上的商业组织划分为两大类:ISP(提供基础服务)、ICP(提供内容等增值服务),很显然,ISP是主张网络不中立的,而ICP会鼓吹网络中立,越热门的ICP越会鼓吹这个。谷歌早期的时候是一家纯ICP,加之旗下视频站youtube的确消耗流量惊人,不力挺网络中立原则,才是咄咄怪事。

但谷歌不会只局限成为一个ICP,谷歌多年来一系列动作都难以消除人们对它开始准备成为一家ISP的怀疑。05年谷歌获得了一大块IPv6地址,其规模和ISP SBC以及Earthlink所获得的地址规模大小相当。06年前后,它采购了大量的光纤设备,具备了修建骨干网的条件; 10年的时候,它宣布建立一个“实验性”的超高速网络,宣称目标是达到1G的速度。12年Netflix发布报告称,谷歌在堪萨斯城启动的光纤上网服务,已经成为美国最快的ISP,达到2.55Mbps,超过Verizon旗下Fios光纤服务的2.19Mbps。

随着谷歌在ISP上的布局,它对网络中立的态度也开始悄然转变,12年的时候,它还支持SlingBox,与之签订了友好的法律概要文件,并在其中对网络中立性给服务带来的可能性与实用性提升大加赞扬。但到了13年,它就人们使用谷歌光纤服务所给出的法律警告,其实就是排除了人们使用SlingBox的可能性——这样的变化,其实和苹果也有关。Slingbox是一种机顶盒,“Sling公司能够在iPad平台上克服来自苹果与AT&T公司的阻力”,谷歌曾经是那么地推崇SlingBox。

谷歌在无线网络上用力更深,一方面到处在建wifi热点,一方面也积极购入小型无线运营商,这大概也是谷歌和Verizon在无线网络上妥协的重要原因。它对ISP的青睐不是没有理由的,一来可以更好地了解用户,二来如果无法控制网络,谷歌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服务被日益恐慌的运营商(比如AT&T、Verizon、T-Mobile等)屏蔽。一旦涉足ISP业务,包括对无线频谱的部分控制可以提高移动设备的网络速率,也能确保谷歌旗下服务(比如谷歌钱包)的可用性。

目前谷歌对网络中立的态度更多是沉默(或者说投弃权票),但随着谷歌大踏步进入ISP角色之后,迟早有一天,它会对这个法则投下它的反对票。(21世纪商评供稿)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1

  • PCTCNSamfurth PCTCNSamfurth 2014-03-16 08:15 via weibo

    运营商掌握着通讯元数据,积累了网络服务能力。从降低流量、保障体验的角度,如何利用这些,并转化为新产品、新服务,接入到上层用户服务质量保证体系中。这就用到了通信服务零部件。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